明势资本黄明明:为什么To B企业尚未长成大公司?

华兴Alpha · 2019-09-12
企业服务是企业先进管理理念和方式的输出或者物化,优秀企业和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是互相滋养。

本文由「华兴有个 Alpha」(ID:hxalpha)整理自黄明明在华兴Alpha主办的2019年第四届「影响力投资峰会」的主题演讲。

其中在「科技赋能企业服务」主题论坛中,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就「企业服务赋能产业升级」进行分享。他认为,企业服务是企业先进管理理念和方式的输出或者物化,优秀企业和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是互相滋养。中国过去十年涌现的第三代优秀企业家,他们的全球视野、组织灵活、无界扩张等特征,为中国出现自己的世界级企业提供了土壤,中国企业服务市场必将迎来高速发展的黄金十年。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明势资本在通用SaaS平台和产业SaaS平台都早有布局

明势资本黄明明:为什么To B企业尚未长成大公司?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

以下为观点摘要&演讲实录:

中国企业服务的“千年之问”:为什么To B企业尚未长成大公司?

讨论企业服务,有一个问题绕不开:为什么中国没有诞生BAT级的企业服务公司?通过粗略对比中美企业服务公司的市值,我们大约是对方的零头,差距明显。比如头部的用友是100亿美金的公司,而美国过千亿或者过百亿美元的公司层出不穷。据近期的硅谷报告显示,新晋独角兽80%都是To B的,而国内尚未出现。之前对答案也有过很多讨论,比如中国的客户不愿意为软件付费、不愿意为服务付费、中国客户对产品定制化需求高等。

我们认为,企业服务是企业的先进管理理念和方式的输出或者体现。换句话说,好的企业服务公司要有优质的甚至世界级的企业作为土壤

我们看一下过去世界级企业服务公司的历史就知道了。比如企业服务鼻祖SAP,诞生于拥有世界最顶级制造业公司的德国。因为制造业会生产资料,对资产的管理和运营有着最强的要求,SAP在服务这些企业时学到它们在管理、生产、物流里面的优势,然后固化到在它们的系统里,再向全球输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的各个领域都诞生了一批世界级企业,如JP Morgan、波音、苹果等等。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从成立之初就是全球化的公司。这必然要求这些企业从营销端开始,到后面的HR等后端体系要围绕这一目标,因此相应地美国诞生了一批如Cisco、Oracle、Salesforce等世界级企业服务公司。

优秀企业和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是互相滋养、互相成就的。一个国家/地区的垂直产业企业越是优秀、越是顶级,就越有可能培育出向全球输出企业服务的能力的公司。企业服务是先进管理理念的输出。

他山之石:美国企业服务公司发展历程的思考

美国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面临非常大的挑战:里根总统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最核心的一点是从立法层面、体系层面抓住计算机技术、信息技术洪流,鼓励各行各业进行升级和改造。从1986年开始,很多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可能会进入中等收入的陷阱,但其不仅没有进入陷阱,反而迎来了高速发展,后期也在很大程度上享受80年代里根的政策红利。通过近20年的发展,美国在每个领域几乎都诞生了在全球处于最领先地位的现象级公司。

沃尔玛:它不仅是全球最大的零售企业,也是一家非常厉害的科技公司。80年代开始基于条形码技术的商品登记系统及手持设备展示陈列商品的销售信息,和今天的新零售线下商品数字化是一件事情;1985年打通后台供应链数据和销售前端的数据(EDI数据交换),与今天的云中台、数据中台、业务中台也是一个概念。

虽然技术和现在不同,但背后支撑都是通过数据在线化,打通供应链所有数据透明和自由流转。大家看到的是沃尔玛出售的商品更便宜,而只有通过供应链效率的提升、真金白银投入众多企业服务产品,硬件和软件的结合,这样才能持续保证沃尔玛持续提供用户满意的高性价比产品。沃尔玛用了不到8年时间,它的销售额从9亿翻到160亿;用了1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企业——其背后是所有的科技、企业服务、数据化系统在后面支撑。

FedEx:其是最早在全球快递体系里加入数字化从下端监控到教辅系统COSMOS、GOC、DADS。我们看到今天中国很多快递公司司机手持终端对货品进行扫描,其最早是由FedEx在全球货运领域应用。从后端到前端支付完全打通交付系统,FedEx通过10-20年时间,收入增长42倍,成为全球最大快递领域的服务提供商之一。

机遇已来:中国企业服务市场迎接高速发展黄金十年

我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的企业家分成三代:第一代叫“92代”,这代企业家是我们熟知的创投领域的老一辈,他们突破体制、野蛮生长;第二代是新经济第一代创业者,如马云、马化腾,基本复制欧美的商业模式和管理经验,做得非常成功;第三代如王兴、张一鸣、李想这样的企业家,他们具有全球视野、组织灵活、无界扩张。

其背后的推动因素主要为:数字化的客户和互联网的原住民;监管和合规问题倒逼企业进化管理方式;产业生机的机遇和压力需要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巨头应用企业服务系统无边界扩张,跟随者面临生死问题。

回应一下最初的问题,中国到底会不会产生世界级的企业服务公司?尤其是今天的经济情况这么复杂多变,中美矛盾贸易战如此反复无常,在消费端也遇见了各类问题。我认为,对创投圈而言最核心的就是蓬勃发展的企业家精神。比如像刚才讲到第三代企业家都已经是亿万身家,但这些人比我们都要努力,中国只要有这样一群依然充满干劲的年轻企业家,我们对中国的未来永远充满了希望。

呼应今天的主题,世界级的企业服务公司需要世界级的企业。如果各位相信未来5-10年中国一定有自己的通用、摩根,我的答案是中国一定会在这些领域诞生自己的世界级企业服务公司。

免责声明:此文章涉及嘉宾立场,该等内容并不代表华兴资本集团(“华兴资本”)之意见。华兴资本不担保文章之准确性或完整性,仅供阁下作参考用途。任何人士如因使用此文章内之材料而承受直接、间接或相关之损失,华兴资本不会对此等损失负上任何责任。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整车之外,长城零部件一道进军欧洲。

2019-09-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