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遭遇歧视与不公,韩国女性开启创业大潮

神译局 · 2019-09-12
女性对于工作环境和公司文化感到失望,因此她们才会想要创立自己的公司。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韩国企业歧视女性员工的这一毒瘤文化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女性往往会被束缚在收入低、没有什么晋升机会的工作职位之中。对此感到绝望的韩国女性开始自己创业,推出自己的公司,希望借此让自己掌握在职场中的主动权和话语权。本文以韩国创业女性为视角,讲述她们工作及创业过程中的经历和遭遇,女性的“平权”诉求要想得到满足道阻且长。本文选自《纽约时报》,作者Michael Schuman,原文标题“Blocked in Business, South Korean Women Start Their Own”。

乍一看,Energy Nomad好像就是一家很普通的韩国公司,只不过在那工作的员工都是男性。Energy Nomad的这些男性工程师大多都是40多岁的年纪,统一身着深色夹克,搭配成套的黑色裤子。他们或是在公司位于首尔的办事处工作,或是在外地的工厂生产线上工作。唯一例外的是这其中有一位年轻女性,当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带她走进一间会议室时,她表示尊重地点头致意。

但在Energy Nomad这家初创企业,表象可能具有欺骗性。这名唯一例外的女性名叫朴惠琳(Park Hye-rin),今年33岁,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她在2014年创立了这家初创企业。朴惠琳说道:“我的经历或许能够鼓励到下一代韩国女性,期待未来会有更多的年轻女性加入到我们这个群体中来。”

新一代的韩国女性开始自己创业,推出自己的公司,朴惠琳便是其中之一。在韩国这样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企业文化中,她们在攀登职业阶梯的过程中遭遇重重障碍和歧视,对此感到绝望地她们选择了创业这样一条全新的道路。

Altos Ventures是位于首尔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公司负责人朴希恩(Park Hee-eun)说道:“在接受教育方面,我们处于与男性平等的地位。但是在进入传统企业之后,女性的价值往往会被低估。女性对于这样的工作环境和公司文化感到失望,因此她们才会想要创立自己的公司。”

据全球创业观察(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有超过12%的韩国工作年龄女性参与创办或管理新公司(经营年限不超过三年半),相比两年前的5%,这一比例可以说是大幅增加。日本女性在工作场所也遭受着类似的偏见,但相比较之下只有4%的女性选择自己创立公司。

万事达卡国际组织去年对全球57个经济体进行了调查,报告称,韩国在推动女性企业家方面取得的进展最为显著,并且在韩国选择初创企业工作的女性人数超过了男性。韩国政府统计数据也显示,去年由女性创立的新公司大约占到了四分之一的比例,较之前都有所上升。

韩国企业歧视女性员工的这一毒瘤文化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而现在女性创业的这一趋势很有可能会重塑韩国的企业文化。过去50年来,韩国一直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奇迹,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发展成为以微芯片和智能手机为支柱的工业强国。但是,与此同时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也发生了微妙地变化,女性往往会被束缚在收入低、没有什么晋升机会的工作职位之中。

据经合组织调查数据显示,在韩国,只有大约10%的管理职位是由女性担任,在成员国之中处于最低水平,而韩国男性与女性之间的薪酬差距却在其中是最高水平。

这种偏见自然也会影响到创业领域。其实不论在何种情况下,创立一家新企业都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但在韩国,创业女性还需要额外承担来自男性银行家、高管甚至员工的区别对待这层压力。

职场遭遇歧视与不公,韩国女性开启创业大潮

35岁的金敏京(Kim Min-kyung)是个性化女士女性内衣创业公司Luxbelle的创始人,对此她表示:“要想成为一名女性企业家,你必须要付出额外的努力。”面对这样的环境,她并没有一丝退却。按照常规标准来说,她之前已经算是很成功了,在三星集团附属公司工作,这可是一个众人垂涎的工作机会。但在三星这样官僚主义浓厚的企业中,她感受不到来自公司的赏识和重视。虽然她在那里从未遭遇过明显的歧视,但她知道自己在那里最后也只能晋升到一个非常低的职位。

“我认为在这样一个非常传统的公司里,作为女性的我应该没有什么未来,” 金敏京解释道,“我认为我无法晋升到高层职位,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去开创我自己的事业,这事宜早不宜迟。”于是,她在2014年离开了三星,并在一年之后与一名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了Luxbelle,帮助女性选择合适的内衣款式和尺码。她将创业地点选在首尔江南区一个潮流街区之中,就在这个简单装修的办公室里,金敏京完成了创业所需的一切:设计内衣、管理网站、筹集资金以及亲自为线下过来的客户测量尺寸。

“现在有‘超级女人’这样一个概念”

无论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来说,这种类型的创业之前在韩国都很罕见。因为那里的家庭相对仍然比较保守,父母通常也会向子女施压,要求他们在政府单位或者是国企寻求就业机会。韩国的金融体系主要是为占经济主导地位的大型集团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因此风险资本较为稀缺。

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期,由于互联网泡沫的影响,这种情况开始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企业家这一身份,甚至认为企业家听上去很酷,并且可以提供给创业的资金也更加充裕。然而,虽然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态度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但速度很慢。无论是父母,还是配偶,都还是希望已婚女性能够承担养育下一代以及打理家务、照顾家人等责任。

对此,28岁的韩国企业家李智香(Lee Ji-hyang)表示,她相信韩国社会对于女性的职业诉求会越来越理解,接受度也会更高。她接着说道:“现在有‘超级女人’这样一个概念,是说能够完美兼顾家庭和工作的这样一种女性,她们作为一种榜样的力量存在。但另外也有一种观念认为现在女性承担地东西太多了。”

李智香去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Mark Whale,负责销售自己开发、调配的香水。她在首尔的一处全女性创始人孵化器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在那里开始销售自己的首款产品—车用空气清新剂,主要是通过线上途径进行销售。她说道:“我和我的丈夫在一同规划我们的未来,当我在找工作还是创业这个十字路口徘徊之时,是我的丈夫给了我鼓励。”

“我认为我绝对是韩国当下女性地位改变趋势中的一员”,她这样补充道。

韩国政府目前也开始为此采取相应措施。因为随着当下人口老龄化现象的加剧,韩国政府希望能有更多女性进入劳动市场,从而保持经济持续增长。据负责初创企业事务的政府部门表示,2019年政府拨款4.7亿美元用于支持由女性创立并经营的企业,这一金额是2015年的18倍之多。除此之外,公共机构还留出了76亿美元预算,用于从女性创业者的公司购买商品和服务。自2014年以来,由韩国政府成立的韩国风险投资集团(Korea Venture Investment Corp.)已向其他风险投资公司拨款3500万美元政府基金用于投资由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

但尽管如此,女性在商业领域中仍然面临着重重障碍,因为在韩国几乎所有的银行高层管理者或者是企业高管都是男性。也正是因为如此,金敏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有些尴尬的处境之中,因为她需要同风险资本家讨论Luxbelle的内衣业务,但对方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他们根本就想不通这竟然也可以成为一门生意。”毫无疑问,她也因此经常遭到对方的拒绝。对此,她表示:“我的信心跌到了谷底。”

除此之外,创业者通常所需要的人脉拓展和闲聊交际场合对于女性创业者来说也同样尴尬。Luxbelle的投资者之一是乐天商业集团的一个下属公司,该公司为金敏京提供了一处位于企业孵化器内的办公场所。这一投资公司的经理是一位男性,他经常会在下班之后与该孵化器内的其他企业家一起去聚餐、喝啤酒,这在韩国是同事之间经常会组织的活动。但金敏京不在邀请之列,她也不好意思主动要求参加。

她说道:“如果女性企业家想认识各行各业的人,拓展自己的人脉,那她们必须足够坚定,愿意让自己置身于男性俱乐部环境之中。要做到这一点,她们要鼓起很大的勇气,并且迈出第一步很难。”

此外,管理男性员工同样是非常棘手的一件事情,Jihae Jenna Lee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她在华尔街工作了十多年之后回到了韩国,并在2015年创立了AIM,为客户提供金融投资建议。他们的办公地点位于首尔北部一个人气很旺的购物区内的WeWork联合办公空间,在那里,她和六名员工一起管理着来自4200名投资者的4000万美元资金。

2016年,Jihae Jenna Lee聘请了首尔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级经理人员,希望通过此举强化她们公司的本地业务。但后来她发现,这名高级经理人员(男性)很难接受他的老板是女性这一事实。有一次,他在全体员工面前让Lee下不来台。Lee私下找他解决这个问题,他表示歉意,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心结所在。“我真没想到我的上司会是一位女老板”,他这样说道。三个月之后,他便离开了Lee的公司。

Jihae Jenna Lee说道:“韩国的许多男性都不习惯看到女性掌权,他们不习惯女性拥有决策权,也不习惯与女性建立合伙人关系。他们一生可能也就见过一位女性高管。”

职场遭遇歧视与不公,韩国女性开启创业大潮

“男性并没有将我放在与他们平等的位置上。”

相比创立Energy Nomad的朴惠琳来说,应该不会有比她所经历的更极端的情况了。因为她所从事的是制造业,这是一个女性格外稀缺的领域。Energy Nomad设计并且生产的这款设备在放入流动的水中之后可以产生电能,类似于一个便携版的胡佛水坝。朴惠琳之前是在一家私营公司工作,该公司与韩国政府合作建立小型水电站,她的创业灵感也是来源于此。2012年,韩国选举出第一位女总统,政府加强对于职业女性的支持,备受鼓舞的朴惠琳也终于下定决心创立Energy Nomad。

最初,她对这一产品的设想及定位是用于那些贫穷国家农村地区无法获取常规电能的居民,帮助他们利用这一产品来获取清洁、可再生能源。但后来她发现客户主要是美国地区的露营者以及那些在偏远地区工作或旅行的人。2018年,Energy Nomad产品销售额达到280万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之多。最近,公司又从韩国能源企业SK Innovation员工那里拿到了165000美元的融资,这也为Energy Nomad进军东南亚市场提供了助力。

最开始,朴惠琳与两位合作伙伴一起完成了产品的设计工作,但在这之后她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制造这一产品。这也迫使她们开始调整公司结构,朴惠琳开始聘请具有工厂操作及运营经验的工程师。在韩国,这样的工程师通常都是中年男性。但是,随之产生的文化碰撞与冲突—年轻、兴致勃勃的企业家与年长、厌恶风险的工程师—导致公司结构发生了变化。朴惠琳原来的合作伙伴都离开了。

在这之后,她发现自己更加身处一个不同寻常的位置之上,一个韩国的年轻女性,管理着一个由十三名男性组成的工作团队,他们都比她年长。这种情况让她感到不安,也感到有些孤立无援。

“我感觉自己必须要尽快成长,这样才能与其他同事保持同等水平。每天早晨醒来我都是这样的感觉,”她继续说道:“但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在于我没有任何可以学习或者依照的榜样或者是女性领导者。”

她表示,自己在创业的过程中不断遭遇着各种各样的歧视,包括与其它商人的会面,甚至是与自己的同事相处时,她都会成为荤段子的受害者,但对此她感觉无能为力。“这种性骚扰每天都在发生,”她补充道,“并且男性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

Energy Nomad工厂的问题非常明显。随着朴惠琳与公司高级运营经理的会面日益增多,对方开始不再对她使用敬语,同她说话的语气好像她只是自己手下的一位下属一样。朴惠琳说道:“即便我是CEO,他们也并不认为我同他们是平等的关系。”但尽管如此,她依然坚信自己可以成功,为此她卖掉了车和房子来为初创企业筹集资金。

“做这件事其实让人感觉非常孤独,”她最后说道,“好处在于我可以成为开拓者,可以让其他女性看到我们也可以这样开拓自己的事业疆土。”

 译者:aiko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如今的西安,金融机构加速聚集,金融业态创新发展,金融辐射力和影响力持续增强。

2019-09-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