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平台落在甘肃,“处方外流”加速前进

顿雨婷 · 2019-09-10
甘肃省、市、县、乡(镇)、村五级医疗机构信息网络已经打通。

老生常谈的处方外流,因全国首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平台落地而再度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9月6日,拿着一张电子处方从诊室出来的李女士来到甘肃省人民医院的一楼取药处,看到长长的取药队伍后便直接来到距离医院不足200米的药房取药,且药价跟医院相同,收费单也可以作为医保报销凭证。

中国首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平台落在甘肃,“处方外流”加速前进

甘肃省人民医院附近一家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店门口

上述流程得以实现的背后,是全国首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的落地。它由甘肃省卫健委牵头,联合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技术搭建方——百洋智能科技旗下易复诊共同建设。近日,该平台正式全面启动,接下来将覆盖全省各市州、兰州新区、甘肃矿区所有医疗机构,打通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电子健康卡数据平台,对接医保结算平台及慢病管理系统,解决长期以来“因药就医”的难题。

用更通俗的话讲,今后医生根据患者需求开具外延处方,经医院药师审核后,将处方信息推送给平台药店,患者在24小时内凭短信取药编码,自主选择一家平台药店即可完成线下购药。从线上到线下,从公立医院到零售药店,从医生处方、药师审方到售药结算、打印处方、配送到家,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药事服务链条,让患者免于来回奔走、排长队的看病取药过程

如何让处方“流”起来?

其实,早在2007年,以发布有关“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就诊人员持处方到药品零售企业购药”的管理办法为起点,国家已陆续推出了多项推动处方外流的政策,处方外流趋势早已显现。

  • 2016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更是明确提出要“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医药分开,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

  •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重申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

  • 2019年,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标准体系(试行)》,其中在诊后服务方面,处方外延、复诊管理、诊后随访等项目建设已成为智慧服务分级评估的重要加分项。

即便如此,因处方外流涉及到处方平台承接、医保政策衔接、医疗服务模式改变等多个环节,且牵涉到药企、医药流通企业、医院、医生、药店等多方利益再分配。种种因素牵涉其中,“处方外流”成为一个浩大的系统性工程,最终结果就是“流不动”。

破解难题的关键在于理顺各方的利益关系,并解决各环节涉及的合规问题。

此次平台的技术搭建方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表示,针对诊后服务中存在的药品流程不畅通等问题,随访系统和分诊系统的建设能让患者有更好的交流手段和更好的就医流程;针对某些药品的处方根据不足,难以判断处方真实性,及复诊必须到医院,药品到家不规范等系列问题也要结合具体的场景加以解决。

因此,在省级处方流转平台落地推广过程中,还要完成3个任务:1)建立全省统一的电子处方共享信息系统;2)开展智慧药房的服务体系建设;3)完成与已有信息系统的对接,包括医院信息系统的对接、社会药房的对接、基层医疗机构和电子健康卡等。

从具体实施上,马光磊透露会涉及多个部分:1)处方的规范化获取和审核,以整合线上处方和线下处方,以及院内购药处方和院外购药处方;2)建立多终端的取药体系,包括医疗机构到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到专业药房以及未来建设的医疗机构到第三方配送和智慧新终端;3)建设针对患者诊后的全流程服务内容,包括复诊续方、送药上门、在线随访和药师跟踪服务等;4)对卫健委医院的监管服务体系、可视化的监管服务平台;5)整体的运营规范。

中国首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平台落在甘肃,“处方外流”加速前进

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店配备的智能服务终端

不过,作为用户实际服务体验的重要供给方和处方外流市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平台对体系内的智慧专业药房也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包括设立共享处方销售专区、对处方药进行独立管理和规范存储、与零售药品销售区域分开;药品品名、规格、厂家均与医院药房保持一致,价格不得高于医院价格,并为患者提供处方、销售小票及服药事项的打印服务;配备执业药师审方等。

为什么是甘肃?

36氪了解到,从2017年起至今,全国各地已陆续有电子处方流转的试点,北京、天津、重庆、福州、西安等地先后颁布推行电子处方政策,希望公立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信息互联互通,但大多数试点地区只停留在医院和药店之间的流转。

其实,无论是医疗资源的发达程度和经济发展水平,甘肃都要落后于上述地区。问题的关键在于,上述地区的各级医疗机构的信息共享平台未能完全建立起来,电子处方流转只能从医院单向流转到药店。

甘肃省的特殊之处在于在省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的筹建上“快人一步”,包括统一的电子健康卡、统一的慢病服务体系等。

中国首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平台落在甘肃,“处方外流”加速前进

甘肃省全民健康信息平台一角

甘肃省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路杰透露,早在2016年,甘肃就开始建设全民健康信息系统平台,目前已实现省、市、县、乡、村,五级医疗卫生机构的互联互通,并将各类卫生的健康档案系统、研究规划系统、电子病例系统等各类业务已经全面被全民健康信息系统打通等。“目前,乡级和村级医疗的信息孤岛也被打通了。”

路杰表示,这一过程中,要突破多个难点,包括各地建设标准不统一、不联通,不能实时交换数据。在公立医院动力不足的情况下,要实现统一接口,就必须强制实施且有政府的财政支持,再配合省内的健康扶贫工作,该全民健康信息系统能更快的落地。

今年6月,甘肃省卫健委选择了白银市先作为电子处方流转的市级试点。路杰透露,经过一年多的运营,目前白银市每天的处方流转有100多张,运营进展顺利,可以在全省范围内复制。

当然,面临的困境也不少。路杰透露,过去只需要共享电子处方就行,现在除了共享还要流转;相应地,原来只要把接口都打通就行,现在还需要对处方数据进行审核以及控费干预;此外,过去对药店只有品牌、库存、建设及服务要求,现在还多了一些综合性的要求,包括零售终端布局的整体规划(处方共享店、慢病社区店、商圈医美店)等等;最后,还要在实施过程中进行动态监管。

关于监管问题,36氪了解到,在该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平台上,省卫健委随时能看到每一个患者的就医信息,及时发现和监管不合理的诊疗行为以及处方。马光磊则补充说到,除了在药品层面把住“入口”,对进来的各个终端有规范的要求,还要有以信息化为抓手的动态管理机制,譬如对所有入驻平台进行进销存对接;另外还会建立强效的惩罚机制。

延伸和复制

不过,省级处方流转平台的全面落地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为此,政府以及技术提供方在整个实施步骤上分成两个层面:其一是从2019年8月到2020年的12月进行整体的建设,包括省级平台搭建、信息采集、接口改造、入网药店的建设以及互联互通;其二是开展整体的应用推广,从今年的10月全面启动,包括了宣传、分级诊疗、处方监管、便民服务等。

过去,该平台的技术支持方易复诊已在北大人民医院、梧州市、白银市成功完成试点,而这次是要承接全省范围的处方流转,对技术能力和运营能力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对此,马光磊表示,易复诊将这几个市场布局分为了基础数据平台建设、针对老百姓各种需求的应用服务建设以及AI赋能的建设。“这三个层面的建设是逐步发展且逐步深化的。我们现在所推出的基础数据平台,也就是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在全国占据了最主要的建设方,服务了最多的这样的政府和医院。技术研发能力和服务建设能力能保证我们这种拓展速度。”

那得益于较强的信息化基础,甘肃省的省级处方流转得以率先落地。那该模式是否能在全国范围内复制呢?

马光磊表示,2019年全国已有11个省明确提出了建立省级处方流转平台,基础数据平台建设的政策越来越明晰且具有落地性,而甘肃做到了第一例,“后期相信在甘肃的样板作用和示范效应下,全国会有更多的省愿意建立更高层面的处方流转平台”。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通过引进龙头企业,不断围绕重点产业和优势产业链、产品链中的补缺环节进行重点招商,也能推动两江新区正在不断提升整个产业链的价值和竞争力,铸就更好的产业生态,进而真正实现“筑巢引凤”。

2019-09-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