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教父”李斌还好吗?

36氪的朋友们 · 2019-08-26
李斌曾说,自己最强的能力是从悬崖边上把自己捞回来的能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孔明明,编辑阿伦。36氪经授权发布。

作为新造车行业的明星企业,蔚来汽车依旧在困境中挣扎。

8月22日,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发内部信,宣布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在此之前,关于蔚来汽车裁员的消息已经被媒体多轮报道。再往前,蔚来发布的2019年Q1财报显示,蔚来汽车的交付量正在下滑,而公司的市值也由高峰期的100多亿美元下跌到30多亿美元。

有接近蔚来汽车的人士告诉燃财经,因为李斌之前对市场和公司前景过于乐观,且在花钱和扩张方面缺乏节制,导致蔚来汽车资金链非常紧张,目前融资困难,“之前的很多投资人已经不愿意再投钱给这么一个‘无底洞’,大家都赔不起了”。另一方面,汽车行业的宏观环境在变差,蔚来ES8也深陷自燃危机,前景似乎不太美妙。

这家从成立以来就自带光环的新造车公司,背后不仅站着56个明星投资人,还站着在汽车行业从业近20年,成功带领易车、易鑫、蔚来3家公司上市,且站在摩拜、优信等30余家互联网出行公司背后的明星创业者——李斌。

有媒体将李斌称为“出行教父”和“关键先生”,其主导创办或投资的互联网出行公司,涉及到互联网汽车服务的方方面面,看起来,李斌正在试图建立一个与出行相关的庞大帝国。

李斌自己不喜欢“出行教父”的称呼,也不喜欢“出行帝国”的叫法。他告诉媒体,“我只是一个创业者,而不是教父”,相比帝国,他称更愿意将其投资的公司称为“出行的朋友圈”——“帝国是一言九鼎,属于强者;朋友圈更多的是弱者或自愿的整合,这是两种思路。”

谦虚不影响野心。李斌曾说过,他最大的能力就是能在悬崖边上捞回来的能力。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在易车网建立初期,发展不顺,李斌在背负400万债务的情况下,让公司起死回生。之后的易车、易鑫相继上市,都让李斌一次次证明了自己。

4年多以前,李斌被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成功所鼓舞,并看到了汽车行业被互联网改造的机会,选择创办蔚来汽车。他多次称,蔚来可能是他做的最后一家公司。

然而,李斌主导的蔚来、易车、易鑫如今都发展不顺,其布局的出行生态也在经受着挑战。“出行教父”的称号没喊多久,海水就已浇灭了火焰。

这一次,李斌还能把他的事业从悬崖边上捞回来吗?

狂奔失速

多名接受采访的蔚来员工告诉燃财经,“李斌这几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老。”

如果把时间倒回到2014年,特斯拉进入中国,许多互联网大佬成为特斯拉的第一批用户,为了在新的市场打响名气,马斯克专程从硅谷赶到北京,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一个流行的说法是,当时马斯克在一个场合演讲时,下面坐着李斌、李想等人,后来他们宣布也要开始造车。

李斌们造车的宏观背景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巨大,政策也不断加大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力度,而在共享化、智能化等趋势的加持下,创业者和投资者都争相涌入这班通向未来的列车。公开数据显示,从2009年至今,中国出现的新造车势力约有500家,其中发布品牌的大约有六七十家。

自2014年年底宣布成立以来,蔚来汽车凭借李斌的强大人脉和过往经历背书,拿到了多家明星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投资,据李斌透露,蔚来拥有56个投资人,这其中,高瓴资本张磊、腾讯马化腾、京东刘强东、小米雷军都是李斌的支持者。李斌曾表示,200亿是新造车的最低入门门槛。毫无疑问的是,在这个高端玩家才有资格玩的游戏里,李斌拥有一个堪称华丽的开场。

“出行教父”李斌还好吗?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制图 /燃财经

赛道火热、资金涌入,意味着竞争也在不断趋向激烈,况且造车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大到三电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小到油漆、轮胎、空调、座椅等,每一个零部件后面都牵扯到一整条供应链,其中的复杂程度,远超想象。在新造车公司初成立的几年,“PPT造车”的质疑层出不穷,每个关注新造车的人都在观望,也在等待。

马斯克从入局特斯拉到量产第一辆Model S用了8年时间,而李斌只用了3年。2017年12月,李斌站在北京凯迪拉克中心的舞台中央,发布了蔚来旗下第一款量产车——高性能纯电动7座SUV ES8。2018年2月,蔚来首次公布量产计划,此后这个时间被改为了5月下旬,5月31日,蔚来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

“今年(国内)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2018年7月31日,小鹏汽车何小鹏在朋友圈评论一篇文章时提到。几天之后,在深圳第八家蔚来中心开业时,媒体问到李斌对这个观点的看法,李斌笑着说:“愿意和小鹏打一个赌,在年底前,不用去到12月31日,蔚来肯定能做到(交付一万辆)。谁输了,就输对方一辆蔚来ES8或一辆小鹏汽车。”

2018年11月27日,李斌在蔚来内部APP上发帖,宣布第10000辆ES8下线。1个多月后,蔚来官方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ES8累计交付11348辆。李斌不仅赢了与何小鹏关于“交付10000辆”的赌局,也为质疑缠身的新造车势力创下了一个里程碑,这是蔚来自9月份成功赴美上市后,又一个高光时刻。

在这背后,是蔚来汽车和李斌的一路舍命狂奔。

接近蔚来汽车的人士透露,在蔚来汽车成立之初,会花很多钱去传统主机厂挖人,“用150分的钱挖来100分的人,而这些人在市场上可能只能拿到90分或者100分的钱”;除此之外,李斌还会找到几个团队一起竞争某个产品或者功能,最后采用速度最快、做的最好的团队方案。在这些方式下,蔚来汽车的团队得以迅速扩大,生产能力也得到提高。

另一方面,就像李斌在创业之初所称,在创办蔚来汽车之前,他曾花了两年时间去思考电动汽车企业的商业逻辑,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要从用户体验做事情,用户永远只会为好的体验而买单”,这被李斌称为是用户的“痒点”,这也是李斌找到的蔚来最有可能形成核心竞争力的地方。

“傻傻的为用户好”确实没有成为李斌的一句空话,蔚来汽车前高管李威告诉燃财经,在蔚来成立之初,李斌会因为用户的一点体验不好,半夜把一堆副总、VP叫到办公室开会。蔚来内部员工也称,李斌经常会亲自赶赴各个用户线下活动。

李斌一路冲锋,把蔚来迅速带到了新造车势力的领头位置,但也因此带来了许多负面效应:团队竞争,导致内部产生内讧,滋生腐败且造成人员冗余,“蔚来不是腾讯,腾讯可以进行内部赛,但腾讯家大业大对吧?”

过度在乎用户体验,反而在用户体验上面花费了过多的精力和金钱,李威说,“蔚来是一个企业,企业的任何行为,都应该去算一笔账,没有哪家企业可以完全脱离成本去考虑问题。”

这些问题在进入2019年之后都集中爆发出来。蔚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ES8交付数量为3989辆,而2018年第四季度交付量为7980辆,交付量正在下滑,公司的市值也由高峰期的100多亿美元下跌到30多亿美元。

裁员消息不断传出,8月22日,李斌发内部信,宣布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资料显示,蔚来汽车员工数量在最高时近万人,而小鹏汽车、威马汽车员工数均在5000人以下。此外,蔚来ES8也深陷自燃危机,多次被媒体报道。

在多名接受燃财经采访的人士看来,李斌在花钱方面非常大手大脚、没有规划、不在乎细节,“虽然李斌也是从草根到实现财富自由,但是他花起钱来像贵族。”

“出行教父”

不仅仅是蔚来汽车,其他新造车势力都在面临着市场增量放缓、造车资金需求过大、中国市场对电动汽车的接受度有待提高等各种严峻挑战,之前业内曾有人放话,“这批新造车势力能活下来的最多不超过3-5家”。

但如果再把时间拨回到2014年,投资李斌可以说是100%正确的选择。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一位投资人说,他当时几乎看过所有的同类型项目,最想投资蔚来,但因为资金和名气不够,根本投不进去。在ES8的发布会现场,刘强东的妻子章泽天透露过一个细节,李斌只花了15分钟在饭桌上讲述创业思路,而刘强东只花了10秒就回答Yes。

马化腾、张磊、雷军、刘强东、沈南鹏、李想这些互联网顶级投资人,愿意为蔚来汽车背书的原因,是李斌一直在互联网出行领域的长期耕耘和布局。

早在2000年,李斌预见到中国互联网和汽车行业将会迎来跨越式发展,2000年6月,李斌创立了国内最早的汽车网站之一的易车网,它也是国内最早的汽车电商网站,拿到了1000万的投资。在当时,中国汽车销量仅为208万辆,网民数量不足1800万,“我觉得自己是中国的比尔盖茨,创办一个公司只需三四年就能上市”,李斌说。

2000年,互联网迎来了泡沫破灭期,易车在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上都没有太强的抗风险能力,大股东不让花钱,李斌在2001年底的董事会上,拿回了公司的所有股权,并背上了公司已经花掉的400万债务。为了活下去,李斌什么都做,2003年他创办网络营销服务公司新意互动,并在2004年重新发布易车网,随后抓住汽车厂商加大网络营销的机会,迅速开始发展。2010年,易车在美国上市,这也是李斌打造自己出行版图的基础。

2014年,易车在摸索自己涉足交易的方式时,易鑫金融成立,试图通过金融切入交易,并逐渐找到了正确的方向。2017年11月16日,易鑫金融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主要涉足汽车金融领域的新车和二手车的消费分期、融资租赁,面向经销商的库存融资和车险等业务。

从2014年开始,李斌以易车为依托,密集地投出了4亿美元,投资了32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囊括了汽车媒体、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移动出行服务以及汽车周边服务等与车相关的领域和行业。覆盖了从造车到用户看车,再到购车、用车最后至卖二手车整个车辆生命的全周期。

“出行教父”李斌还好吗?

图 / 智东西

还有成立于2016年的蔚来资本,李斌为其合伙人。资料显示,蔚来资本由蔚来汽车、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和长江产业基金联合发起设立, 目标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核心投资领域覆盖电动汽车及其相关技术,智能驾驶、车联网及出行,新能源及能源互联网,新材料、先进制造等。

“出行教父”李斌还好吗?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制图 / 燃财经

李斌称,他做这些产业链的投资,原因一是因为这个行业都看得懂,二是这个投资会让他看到赚钱的机会,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一定要把他们变成一个有机的组合。

对“出行教父”和“出行帝国”的称呼,他并不愿意接受,他认为他打造的更像是蔚来的“朋友圈”,“‘帝国’是很强势的,阿里巴巴可以叫帝国,腾讯肯定是朋友圈,这是不同的思考。帝国是一言九鼎,属于强者;朋友圈更多的是弱者或自愿的整合,这是两种思路。“

但不管怎样,这样的李斌,看起来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进入新造车行业,也比任何人都看起来有机会能赢。

站在“悬崖边上”

对李斌,外界不是没有异议。

有人称,李斌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擅长资本运作的人,也有人称,李斌更适合做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而不是做一名CEO,“因为他更擅长做战略,而不适合做运营。”

据蔚来汽车的一位fellow(销售顾问)称——他是李斌在蔚来汽车买车的fellow,在李斌买完车之后,他陆续接待李斌的朋友们也买了蔚来汽车,大家对李斌的评价是,“李斌在结交这些资本圈的人的时候,有一个特点——他会让这些人先赚钱,多的给他们,少的留给自己,李斌在资本圈的名声很仗义。”有人认为,这也是李斌能够拿到这么多投资的原因。

但即便如此,有接近蔚来汽车的人士告诉燃财经,因为李斌之前对市场和公司前景的过于乐观,且在花钱和扩张方面缺乏节制,导致蔚来汽车资金链非常紧张,目前融资困难,“之前的很多投资人已经不愿意再投钱给这么一个‘无底洞’,以李斌这种挥金如土的性格,大家都赔不起了”。

李威告诉燃财经,在他接触过的很多从0到1的成功创业者中,都有一个典型的特征,“都特别会花钱。”在他看来,李斌在前期并没有过多的考虑企业投入产出比的问题,虽然现在正在调整、也在改变,但前期已经耗费了蔚来汽车过多的资源。“这个世界其实还是蛮残酷的,不是代表你拼就一定能成”,李威说。

从另一个层面看,易车、易鑫、摩拜、优信等公司,虽然都曾是明星公司,但始终未能占据头部地位。一度轰轰烈烈、前景无限的摩拜后来卖身给了美团,蔚来、易车、易鑫、优信的股价跌跌不休,投资人怨声载道。

“出行教父”李斌还好吗?

从上到下依次为易车、易鑫、优信、蔚来的股价图,均呈下跌态势

在蔚来内部,许多员工称,李斌是一个很快能看到事情本质的人。在这些过往案例中,李斌确实显现出了对趋势和机会的预判,并有很强的资本运作能力,有能力把一家在风口中起飞的公司迅速推至更高的位置。但恰恰也是他的这些能力,会在这个过程中,无法让企业真正能成为一家沉淀下去且不断上升的公司。更何况,造车这件事情,比他经历过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更加困难和复杂。

有从业者告诉燃财经,在2018年他曾经对蔚来汽车有过一个判断:李斌本人没有过从硬件研发到量产的从业经历,而过去互联网的成功会让他低估这件事情的判断,“这件事情在中国发生是正常的,资本的不专业性——基于逻辑而非事实进行投资,于是会有大量创业者满足投资人的投资逻辑,而不是建立在商业本质基础上创业。”

这个评价多少对李斌有一些不公平——如果真的如他所说,蔚来汽车是他准备花几十年准备去做的事情。

只不过,留给李斌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外部竞争还在继续,他需要补上的管理和运营的课,还正在进行中,李威称,自去年NIO Day之后,蔚来内部考核KPI已经由用户体验变为了销售考核。在李威看来,由于蔚来之前扩张太快的原因,官僚主义依旧在内部盛行,这次裁员“许多干活的人被裁掉了,而留下了交际能力更强的人。”

李威认为,李斌的很多设想非常好,但是他的设想应该存在于当蔚来卖了10万辆车、20万辆车的时候,“如果是蔚来的销量成规模,蔚来的模式是无敌的,但我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都不知道。当你的预期跟用户增长速度达不到一致的时候,你会发现之前做的所有假设都太超前了。“

上述接近蔚来的人士告诉燃财经,在他看来,如果蔚来汽车不能顺利拿到下一笔融资,有可能会面临像摩拜一样的结局。“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汽车工业的门槛非常之高,以至于对创业公司极度不友好,除了马斯克那样能集杀伐决断、非常聪明、有超强的融资能力和营销能力几项技能于一身的人之外,其他人很难进入汽车工业。“

李斌不喜欢自我否定。他曾说过,当真的承认自己做错了某些事情、要否定自己时,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他会把这种状态称为“人生低谷”。

李斌也不满足于只成为明星创业者,或者仅仅能让自己和资本赚到钱的创业者。但从明星创业者到成为马斯克,是一个更难跨越的高峰。世上只有一个马斯克。当然,李斌也不想仅仅成为另一个马斯克。他喜欢挑战,也一路冲锋,他希望能成为“改变历史的人”。

李斌曾说过,自己最强的能力是从悬崖边上把自己捞回来的能力,这次,李斌还能再次发挥出那样的能力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威为化名)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的朋友们资深作者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欢迎一线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分享你们的观察和看法 tips@36kr.com

下一篇

一个真诚的道歉可能就足够了。

2019-08-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