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 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没有裁员和亏损,产能有压力

赵新一 · 2019-08-29
零跑希望守好产品这个核心,以图长久的发展。

曾经,各路新造车玩家一拥而上,那是基于这样一种预判:技术发展到这个阶段,汽车行业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但随着新造车进入退潮期,资本对新造车也愈加谨慎,企业或倒闭或艰难维持,生存,已经是各家公司目前面临的最大课题。

新势力造车之中,主打中低价位汽车的零跑曝光量并不算多,2019年1月,零跑旗下首款量产车型零跑S01正式上市,享受补贴政策后,指导价为11.99-15.99万元。国内新造车大都是从SUV做起的,零跑一上手就开始做轿跑,一方面是为了避开SUV刀刀见骨的正面竞争,另一方面,作为后来者的零跑或许有以爆冷的姿态吸引注意力的考虑。

零跑副总裁赵刚在接受36氪专访时称,零跑是一家以产品研发为核心的公司,在营销方面下的功夫不多。

36氪专访 | 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没有裁员和亏损,产能有压力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零跑汽车亏损严重,但赵刚对36氪否认了这个说法,称别人在裁员的时候自己还在持续招人、给优秀员工加薪,当前的资金支出大部分是用在了研发和生产制造上。

和很多新造车公司不同,零跑是从安防跨界到造车的,全球安防领域第二的大华公司是零跑的原始股东,而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也是大华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此外,副总裁赵刚等多名高管是从华为出来的,因而零跑的核心成员大都有做实业的背景。

这种背景在很多方面影响了公司的发展路线。从生产上来说,零跑走的是相对重资产的路线,其他新造车企业大多找人代工,零跑是自建智能制造基地,通过长江总装来完成;从产品上说,零跑轻营销、重技术,声量并不是很大。

寒冬已至,新造车退潮,安防跨界造车的零跑现在的生产、经营状况到底如何,又有哪些应对的策略?

以下是36氪对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的专访,经过36氪编辑整理:

36氪:零跑B轮融资进展得怎么样,跟哪些投资方接触过?

赵刚:B轮在谈,境外、境内的都在谈,接触的资本也很多,但是零跑不太讲这些事,我们主要还是把产品做好。

我们在融资方面也比较务实,希望能跟给我们带来资源的资本合作,比如我们现在已经有的投资方都是实业集团,像上海电气和中车资本。

36氪:社会资本对整个新造车行业是个什么态度?

赵刚:也不是说他们什么态度,从去年年中之后,好像社会上突然没钱了。这个其实真的是资本没钱了,这也很麻烦,整个行业没钱了。但银行还是有钱的,国企有钱。

像蔚来、小鹏是资本在投,我们很有特点,就是国企在投,上海电气、中车集团这样的实业集团,因为我们都是搞实业的嘛。

36氪:零跑在资本方面会不会有压力?

赵刚:压力肯定有,但是我们不乱花钱,成本控制比较好。现在我们觉得一切都在控制中,我们也不会慌。简单的说别人都在裁员的时候,我们还在招人,另外我们年中给优秀员工加薪了。我们不是那种快速扩张型的,控制住人数,这样就比较稳定。

36氪:零跑现在还考虑上市吗?

赵刚:上市我觉得都不是现在要考虑的事情,现在还是好好地把车子做好、交付好,把用户服务好,这是我们现在全力要解决的问题。 

36氪:无论是国外的特斯拉,还是国内的蔚来、比亚迪,各家电动车企业盈利状况其实不是很好,您对电动车这个赛道怎么看,会不会大家刚开始对这个赛道的预判有些偏差?

赵刚:做任何产品前期都要投入,作为一个企业,要看自己什么时候能造血,什么时候能养活自己,那我们就算的比较清楚。今年目标是一万台,因为产能的原因,可能会减一些,到明年希望依然是能做到三万五千台,那么后年我们准备八万到十万台,当年就应该养活自己啦。所以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所以做一个事情就是一定要想清楚,什么时候能造血,你不能老去烧投资人的钱。

像我们对成本控制的很严,不该花的钱就不要花,现在就是聚焦产品,把产品做好,不要乱花钱。可能蔚来跟我们思路不一样,蔚来是一家营销型的公司,他就把品牌拉起来,烧了很多钱,当然他也是很厉害的,国内哪一个自主品牌四十多万的车能卖那么多。我们的核心就是核心技术的研发能力,产品的成本控制,还要以用户为中心。

36氪:就是说现在还是聚焦在产品质量、成本这些方面?

赵刚:对,还有把用户的服务做好,说起来很简单,任何一个行业没有好服务,就踏踏实实做事做起来。华为这么多年的成功,用了也是最糙的这几句话,以用户为中心,产品要好,服务要好,价格还要便宜,听起来很糙。

36氪专访 | 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没有裁员和亏损,产能有压力

36氪:您怎么看待零跑自建工厂?

赵刚:我们主要都是实业出身,你看新造车里面谁家有工厂,所以刚开始有些媒体都笑我们,别人都是拎包入住,因为他们都是跟政府去谈,建好工厂什么的。

结果零跑是一上来砸个几十亿在这,建个工厂出来,把自己累得跟啥一样的。但这个事情其实就反映了我们这帮人的一个视角,一个态度,我们就自己花钱去买设备,然后建自己的工厂,可能别人觉得我们更重一些。

像电机和电控,我们自己做,坚持做,这一块得益于在大华这么多年在电子产品中的积累。

36氪:今年交付了多少呢?

赵刚:我们现在交付在逐步的爬坡,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个月下来应该能交到500台,我们希望能交到500台。当然产量也在爬坡嘛,尤其像我们这种自己生产的。

36氪:产能那边会有压力吗,就是生产制造那端。

赵刚:逐步在解决,我们认为到8月底就应该能解决了。一个新的产品出来总会有压力的,而且零跑做这种车,十几万的车配的全是豪华的设备,这其实给我们造成了很多工程上的制造的难度。不同的车身材料也导致我们在车辆的制造工艺上有很大的难度,然后我们对他要求又高。

这些导致我们在交付上有一定的延期,所以我们给之前的订单用户,每天给他30度电,或者是相应的积分,给他们做补偿,直到他们提车。

用户现在也能理解,刚开始有一些用户就受不了,交付时间一直在不确定。但现在慢慢地车都开始跑了,全国现在有200多台车在跑了,杭州比较多,杭州可能现在占100台,剩下的广州宁波南京天津深圳这些城市多一些,都慢慢都在交付。

36氪:T平台是做的租赁汽车吗?

赵刚:精品的四座车,这个也不一定是租赁,我们在看,小车有不少,但是真正高品质的小车是没有的。我们会配备自动泊车、智能驾驶的东西,所以这个T平台我们在明年开始交付了。 

们C平台的SUV,预计明年年底就上市了,这个车其实对标的是特斯拉的Model 3和Model Y我们希望价格比较大幅度的低于特斯拉,形成这种竞争,硬核的东西你有的我也有,但要控制成本。然后再晚一个多季度,C平台的轿车也会上市了。

36氪:您觉得新势力造车,跳过L3直接去做L4合适吗?

赵刚:这个不是说你想跳就跳的,因为他需要周边的环境支持,L4对5G、高精地图等方面,都是有很多需求的。所以在各个行业里面都是一样的,他一定要让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才去干这个事。

36氪:您觉得现在做会比较早吗?

赵刚:肯定早了啊,你说5G什么时候能出啊,以中国的速度,也得五年,就算你快点还得四年。

另外其实自动驾驶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法律法规的问题,道路适配的问题。你现在说特斯拉做的蛮好,也不敢放开开啊。但是我们认为整个这个车它的方向跟特斯拉跟我们现在做的一样,他会越来越像一个智能的电子产品,它会在交通工具本身之上,它叠加很多功能。

36氪:零跑在自动驾驶这块,资金上投入不是特别大吧?

赵刚:是这样,现在自动驾驶这些主机厂,除了特斯拉,谁有摄像头,谁有雷达,然后控制平台谁是自己做的。因为大华在摄像头、雷达、图像识别这些方面有积累,然后我们有中间的策略控制平台,我们是做芯片级的啊。

36氪:您的意思就是说成本低跟原来有积累有关系。

赵刚:当然了,没这个东西就要从头开始做,你重新干个摄像头试试。所以我们当然我们也不对外说投了很多,其实我们投入很大,我们的钱都花在研发上了去。我们在电机、电控、智能驾驶这些方面投入很大的,无非就是你看你跟谁比,你如果跟蔚来他们去比,因为他都没有嘛,他当然去买,买的时候更贵。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邀你免费入场 探索华为AI技术

2019-08-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