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申鹏@36氪江苏 · 2019-08-13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2019年8月12日,《上海堡垒》,这部上映刚刚4天的大型流量IP电影在票房方面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悬念:它的单日票房上是否会被身后的《红星照耀中国》超越。

尽管两者还有200万左右的差距,不过这主要是排片量造成的区别,《红星照耀中国》没有强大的粉丝基础和宣发,但是上座率相比《上海堡垒》还要高一倍。

事到如今,已经无需赘言,《上海堡垒》堪称中国流量电影史上一部总失败的纪录。

被称为“每一帧都能找出五个吐槽点”的影片质量,鹿晗并无亮点的演技,以及从7000万到2000万再到300万的单日票房,还有激起路人极大愤怒的浮夸宣发。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堡垒》还在网上众筹10万元左右的金额来制作“上海大炮”的模型,但众筹开展两天之后,众筹金额为——60元。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这样惨淡的成绩,逼得导演滕华涛都不得不出来道歉,为电影票房不利背锅。他在道歉信中写道:“看到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把它关上了,真的非常难过。”

滕华涛在写道歉信的时候,打造了烂片的歉意未必有多少,不过委屈肯定是有的,毕竟他也不想顶着流量小生的反噬逆天而行,强行挑战这个时代口碑为王的准则。

但是电影从成片到播出,是有很长的间歇期的,以《上海堡垒》为例,虽然播出时间是2019年8月9日,但是开机拍摄的时间是2017年9月,中间相隔长达两年。

而2017年,是流量最后的辉煌期,前一年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票房高达十亿元,这一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建军大业》这样的大型IP电影上映,虽然中间被《战狼2》抢走风头,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吴京的成功是不是昙花一现。

所以,2017年9月,《上海堡垒》选择鹿晗做主演开机合情合理。

而在此之前四个月,后来被称为“推开中国科幻电影一道门”的《流浪地球》选择了总片酬不过30万的两个小演员做男女主,把一切都赌在了影片的质量和特效上。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这两部在2019年口碑两极的片子,在2017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这难免让人想起一个笑话,卖房子炒股的人和清仓买房子的人在股市交易厅碰头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对方是个笨蛋。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虽然中国科幻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0年《珊瑚岛上的死光》,但是人们不约而同将《流浪地球》放映的2019年称呼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这样的称呼能够得到公认,也足以证明此前中国科幻电影已经断代了。

所以无论是《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还是《上海堡垒》的导演滕华涛,此前都是在拍摄受众更加广泛的爱情片。毫无疑问,其中滕华涛的成就明显更高。

自从1995年首次执导电视剧《新言情时代》后,滕华涛一直佳作不断,2007年执导了爱情惊悚电影《心中有鬼》,2009年,作品《蜗居》引发了大众的关注,2011年导演的电影《失恋33天》获得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滕华涛也因此成为中国以爱情主题见长的著名导演之一,2013年,他开始了《上海堡垒》最初的筹备工作。

而与之相比,郭帆的执导经历就逊色许多了,他比滕华涛小八岁,第一部作品却晚了16年,一直到2011年,郭帆才推出了第一部自编自导的电影作品《李献计历险记》,而此时,滕华涛已经靠着《蜗居》家喻户晓。

到了2014年,郭帆才推出了自己第二部电影《同桌的你》,票房达到4.7亿,不用说,也是爱情片。

值得一提的是《同桌的你》中,郭帆拍了一部分奇幻的情节,但是后来被剪掉了。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2015年,中影叫了一些导演去聊合作意向,郭帆从中影储备的IP中挑中了刘慈欣的科幻小说《流浪地球》,然后编剧严东旭等撰写了包括自然环境、人类社会、技术概况在内的详细“世界观”,设定了《流浪地球》的故事背景,甚至还撰写了从1977年到2075年的百年编年史。

郭帆拿着这些设定争取到了流浪地球的立项和投资,整个拍摄过程中,郭帆和他的好搭档龚格尔写过上百万字的剧本。

尽管风格完全不同,但是郭帆和滕华涛都是选角注重“眼缘”的导演。

滕华涛在2014年,靠着一张照片与男主角鹿晗建立了最初的联系,而2017年2月,后来《流浪地球》的男主屈楚萧在横店拍摄《如懿传》,在咖啡店见了负责选角的制片人张宁,张宁让他把帽子摘下来拍个照片。郭帆一见到照片,就认定屈楚萧是他心中的刘启。

只不过,他们能开出的薪酬天差地别,虽然《上海堡垒》的制作组宣称鹿晗的薪酬不超过3000万,但是外界普遍认为,鹿晗加舒淇,薪酬不会低于一亿,而郭帆支付给屈楚萧的片酬是20万,女主角赵今麦的报酬则更为稀少——5万元,只能算是一份不错的暑假兼职。

而后来才加入的吴京,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一个大概不太好超越的纪录:他的片酬是——负8000万元,也因此留下了郭帆“空手套战狼”的传说。

2017年5月,《流浪地球》正式开镜,当时披红挂彩的郭帆们一定不知道,他们以后是如何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新篇章,而2017年9月踌躇满志开镜的《上海堡垒》制作组也一定不知道,他们以后是如何终结了电影的流量时代。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如果以历史下游的角度来看,2013年-2019年可以算作流量电影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电影遵循的规则是流量大于演技,IP重于质量,正如某大文娱总裁所说:“我们不需要演技,只要有IP+流量,就可以源源不断的生产电影!”

这个时代开始的标志,应该是2013年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

这个系列电影大量利用鲜肉和流量,四部电影总豆瓣评分17.9分,却拿下了整整18亿的票房,可以说让投资方赚了个盆满钵满,皆大欢喜。

IP+流量,一方面是IP作品,另一方面是流量艺人。

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年轻人,就算是闭门塞听,大概也听过2012年出道EXO组合,知道EXO组合的四名中国籍成员:鹿晗,黄子韬,吴亦凡,张艺兴,他们的粉丝为数众多,他们一举一动,都能轻易在微博上引起一场舆论地震。

而当时身为EXO组合门面的鹿晗则一个人便占据了流量明星的半壁江山,2014年8月,鹿晗微博单条评论创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中文社交媒体上的首位吉尼斯世界纪录获得者。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而流量明星的加盟,让IP电影如虎添翼。

2015到2017年,流量电影达到了巅峰,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在暑期档票房高达10亿,拿下2016暑期档冠军;吴亦凡被周星驰选中主演《西游伏妖篇》,在春节档拿下了16亿的票房。这两部电影,一部豆瓣4.7,一部豆瓣5.5。

观众们显然对这些电影并不满意,但是毫无作用,投资方仍然是往电影里塞鲜肉流量,无视观众们的反馈,因为当时的大制作电影,全都是流量电影,观众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国庆《爵迹》失败,让郭敬明委屈的喊出了“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2017年春节档《西游伏妖篇》也不如预期,不过最为关键的还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失败。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2017年的夏天,气势汹汹强势袭来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IP,杨洋+刘亦菲主演,微博热度惊人,猫眼和淘票票想看人数双双破纪录,但是却沦为了横空出世的《战狼2》的陪衬,一直到现在《战狼2》56.8亿的票房仍然是不可即的奇迹,后来气势汹汹的复联4也没能打破。

《上海堡垒》17年下半年开拍的时候,鹿晗还是流量的巅峰,鹿晗和关晓彤的恋爱,撑爆了微博服务器,热度惊人,以至于江南得意的炫耀“我的电影用了鹿晗”,引来圈内的阵阵羡慕。

以后来的视角看,江南不应该高兴那么早的。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2017年,是中国电影真正改变的一年。

这一年,《流浪地球》和《上海堡垒》同时开拍,然后走出了不同的曲线,一条向上,一条向下。

这一年,66岁的吴孟达此前做了心脏手术,但他坚持不用替身亲自上阵吊威亚。

虽然防护服里有供气系统,但吴孟达拍戏吊威亚这件事已经多年没做过了,何况还要穿着80斤重的戏服。为此导演郭帆从一开始就要求驻组人员里有一名全科医生。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这一年,鹿晗的游戏记录显示,在《上海堡垒》拍摄期间,他经常通宵打游戏,后来鹿晗自己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每当导演喊咔的时候,他都会抓紧掏出手机,争分夺秒看一眼足球球赛。

这一年,2017年6月25日,刘慈欣凭借《三体Ⅲ·死神永生》获得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他的获奖代表着中国科幻终于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提升到了世界级的水平。”

这一年,《上海堡垒》的作者江南依然没有写出《龙族5》,反而集中精力于自己图书IP的影视化与游戏化,两年之后,随着《龙族幻想》游戏下架,《九州缥缈录》与《上海堡垒》的扑街,他作为一名写手的声誉跌入谷底,不得不在滕华涛之后跟着向书迷和影迷道歉。

这一年,在2016年因为美国著名特效公司“工业光魔”过于昂贵而未能合作后,郭帆做出了依靠本土特效公司的决定,在反复超支之后,《流浪地球》制作了大概有4000个视效镜头,最终保留下来的有2200个左右,其中50%是高难度视效镜头,吴京曾经很激动地表示:“就算我们失败了,我们也为中国科幻电影留下了8000人的种子!”

这一年,因为片酬占据太多经费的问题,《上海堡垒》做出了后来看来十分一言难尽的特效,一些不走心的服化道,一些运动画面模糊失真的无人机和外星人,被人戏称“特效镜头全在预告里面了”。

不过撇去这些,可能最大的特效问题在于,他们没有把鹿晗的帽子P得压住刘海。

这样的对比还有许多,但是我们不再一一列举下去,2017年之后,中国电影突然变得百花齐放,2018春节档冠军《红海行动》,暑期档冠军《我不是药神》,2019年春节档冠军《流浪地球》,暑期档冠军《哪吒》,这些,都是国产电影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做到了战争片、现实题材、科幻片、动画电影各个类型的巨大突破。

【南京眼】2017年,中国电影的两种命运

正如前面所说,电影从成片到播出,是有很长的间歇期的,这些带给我们快乐的电影,是在流量当道的时代里,依然真正执着于本职的电影人的倾力贡献,他们当然是优秀的,但也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努力没有被辜负。

2017年,两种不同的命运在中国电影面前展开,而大多数中国电影的观众,用自己手中的门票,为中国电影选择了比较好的那一种。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申鹏@36氪江苏新锐作者

从来没有超人

下一篇

高像素对于手机软硬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9-08-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