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前线 | 余承东:华为手机今年销量“保二冲一”,预计达2.4亿台

苏建勋 · 2019-08-09
华为手机销量目前受到怎样的影响?鸿蒙下一步如何发展?巨头为什么都做不好系统?余承东在采访中逐一作答。

8 月 9 日,华为开发者大会开幕,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宣布“鸿蒙”系统正式对外亮相,该系统采用微内核,主要面向下一代 IoT 设备。未来三年,除完善相关技术外,鸿蒙系统还会逐步应用在可穿戴、智慧屏、车机等更多智能设备中。

“鸿蒙目前在手机中已经适配完成,已达到商用的程度。”余承东谈到。而之所以尚未启用,是为了考虑生态原因,目前华为手机仍优先使用安卓,但如果安卓无法使用了,可以随时启用鸿蒙。

余承东还表示,未来鸿蒙将全面开源,鸿蒙具备确定时延,高可靠性,非常适合工业领域,在工业、航空、航天、机床自动化有更强优势。

除了万众瞩目的鸿蒙系统以外,受中美事件影响下的华为手机销量,也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在会后的采访环节,余承东也对这一问题毫不避讳。他谈到:“如果没有贸易战的影响,华为手机今年销量可达3-3.1 亿,但目前销量预计在 2.4 亿台左右,做不到全球第一,也能做到全球第二。”

由于华为开发者大会恰逢余承东 50 岁生日,这位在华为工作 27 载的“老华为”也谈到了他目前的工作状态。“曾想过退休,但一系列事件后我们有的干了。”他也表示,一系列事件让华为不得不加快系统、芯片的研发进程,这对于华为也许是塞翁失马。

谈及阿里、微软等巨头对操作系统的过往布局,余承东也谈到了华为的优势。

“很多巨头没有强大的终端能力,但我们一年出货 3-4 亿台终端,所以很容易打造这个生态,可以让应用平稳快速转移过来,我们可以一夜之间将所有主流应用升级到鸿蒙系统。”余承东表示。

以下为余承东接受 36 氪等媒体采访,略有删减后发布:

Q:对于上半年的业绩有什么看法?在鸿蒙生态上有什么规划?

余承东:在美国制裁的情况下,能取得今年的经营业绩,团队做了很多努力,制裁发生后消费者业务受到了一定影响,第二季度海外本来要做到全球第一,业绩增长很快,但之后海外受到影响,有了不少的下跌,现在恢复到制裁前的 80%。目前个别国家恢复到制裁前水平,消费者业务的销量全球已经增长至40%多。  

如果没有制裁,华为原来的全年四个季度会实现 6、7、8、9,即一季度 6000 万,二季度 7000 万台,三季度 8000 万台,四季度 9000 万台,相当于全年可发货 3 亿台左右,没有制裁的话我们大概率是全球第一,制裁后做不到第一,做到第二也可以。

从 PC 时代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需要下一代操作系统,我们也在研究,今天发布的系统是面向下一代,同时对现在的应用也能集成,面向 AI 全场景分布式,整个操作系统都在从宏内核向微内核转移。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我们要有面向下一代 OS ,对国家的信息产业有利好消息,我们不是做另一个 Linux 和安卓,而是要做一个下一代的,领先一代跨越一代的系统。

鸿蒙开源是为了让全世界参与进来,也是解决信任问题,和开发能力问题,打造成最强、最优秀的操作系统。

Q:鸿蒙的开源是什么条件的开源?

余承东:我们是全面开源。现在是分节奏,未来会全面开源,非常适合工业领域,具备确定时延,高可靠性,在工业、航空、航天、机床自动化有更强优势。

Q:您如何看待贸易战背景下,华为手机之后两个季度的销量?

余承东:受到制裁后,加上接下来两个季度一共是 2.4 亿台,没有贸易战大概率是3-3.1亿,去年全国第一是 2.8 亿,他们减少多少,我们增加多少。

中国互联网应该有全球化野心,中国互联网公司坐向全球,1996 年就进攻海外市场,屡败屡战后,全球市场占据 70%的份额,中国互联网公司决心不够,在国内做的好,海外也能做得好,我也借助各个媒体呼吁国内互联网公司也要出海。

(鸿蒙系统)不会选低端或高端,其实在高端上用最好,我们还是考虑支持谷歌的生态,支持合作伙伴。如果一直用不了的话,那就会启用。

华为消费者业务已经变革 4 年多,今年宣布一下而已,让 To C 业务相对独立运作,让华为的终端业务和消费者业务保持相对独立运作,保证了高效简洁。

现在 B2C 的业务效率比 B2B 要高一个数量级,就是因为独立运作后,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让小树离开大树远一点,接受阳光,目前 B2C 空间很大,增长很快。

Q:民族情绪对华为有什么影响?

余承东:只谈爱国大家不会买账的,核心还是要产品体验本身好。华为手机不用充电可以用一天,苹果老是充电,我们的电脑有 300%增长。华为不能总是打民族牌,但我们要感谢大家对华为的支持,感谢全国人民对华为的支持和厚爱。

Q:您现在的工作状态如何?

余承东:今天是我本人 50 岁的生日,我曾经思考过什么时候退休,但贸易战之后我们有的干了,操作系统对于我们来说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我在华为干了 27 年,还是保持奋斗的精神,最近的压力下休息时间减少,但还好,还活着,整个公司还是很朝气活力的。

我们希望全球化的今天,大家还是能互相帮助、相互支持,比如我们自己有芯片还是买高通的,但如果被政府逼的,就只能用自己的,说不定这样会塞翁失马,让我们会做得更好,但我们仍然希望与全球企业,包括美国欧洲日韩等企业更好合作,去进行更多社会化分工。

Q:鸿蒙目前的投入是什么量级?

余承东:鸿蒙现在投入人力 4000-5000 人,早期投资没这么大,现在大规模突进是近 5000 人,短期要把系统完善。

华为在各个领域都有备胎,贸易战加速了这个进程,短期内蓄积了很大的资源去做,我们有全世界最领先的专家,我们在操作系统有面向下一代顶尖的架构师和设计师。

Q:在开发者生态这块,华为是怎么考虑的?

余承东:我们一直在考虑生态,会更多地与开发者进行分成,比如耀星计划的支持,华为在之后 App 运行后的提成比例也会减少,把提成更多分享给互联网开发者。现在一个季度会有好几个亿去支持。

Q:华为在出海有着丰富的经验,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余承东:首先是决心,要持续投入;其次是每个国家经营生意要遵守当地法律法规,要有优秀人才,融入当地社会,遵守当地社会,做一个当地的好公民好企业。

Q:目前华为在海外的发展有什么困难,如何解决?

余承东:海外增长速度下来了,但还是在增长,美国消费者有的以为华为手机不能用了,变砖了,但之后发现没问题后,这个信心还是会恢复的。不过美国制裁后,华为的新产品无法准入,会影响我们的一些销售,如果一直始终拿不到准入许可的话,就只能用自己的操作系统。

Q:自研操作系统的难点是什么?

余承东:设计操作系统的瓶颈是架构能力,特别是面向不同硬件和平台加载操作系统的能力,华为有自己的 IDE 的操作系统和开发环境,以及 OS 的架构部署。现在华为的漏洞主要还是生态,我们的鸿蒙是可以替代安卓生态的,但我们还是想先支持美国的生态。

Q:日韩半导体制裁事件是否会对华为造成影响?

余承东:这个事件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影响,我们是降低风险的分散式供应,我们是有多个供应渠道保证供应安全,这是供应链基本规则。

Q:最近的伟创力扣货事件对华为造成了什么影响,如何应对?

余承东:伟创力扣货事件对我们是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但合作伙伴不应该这么做,我们没有任何违规情况,但目前影响可控,我们也在用其他方式弥补这个损失。

Q:什么时候能见到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

余承东:鸿蒙手机随时可以出,没有出是有原因,但我们鸿蒙系统会更好,如果大家用着安卓还想着鸿蒙,我们会把鸿蒙一部分能力放到安卓,比如方舟编译器,用到安卓性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Top 级应用通过编译后性能会得到 60% 的提升。

Q:很多巨头都做不好系统,您觉得为什么?

余承东:我和很多互联网巨头都聊过,比如阿里、微软没有强大终端能力,但我们一年出货 3-4 亿台终端,手机占二点几亿,但这些公司没有这些终端、销售、品牌、零售的能力,所以我们很容易打造这个生态,可以让应用平稳快速转移过来,我们可以一夜之间将所有主流应用升级到鸿蒙系统。

Q:您怎么看 5G 带来的影响?

余承东:5G 来临速度会很快,华为从MATE30开始都会全面支持5G,明年中档手机 2000-3000 元都会换到 5G。我们跟手机厂商交流过,他们都很感兴趣,就是有点担心鸿蒙是华为的,但我们会让大家看到鸿蒙对大家是公平的,都能用。

(图:苏建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创投频道」报道的融资新闻,以及我们正在关注的各个领域早期创业项目。

2019-08-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