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鄙视链”是怎么来的?

新音乐产业观察 · 2019-08-08
音乐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鄙视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新仔本尊,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从不听说唱。“我一位音乐行业从业者朋友曾经这么跟我说。因为身边听摇滚的朋友比较多,所以,类似的话,我听过不少。

可能因为过去身边有不少朋友喜欢摇滚,类似的话,听过不少。

除了“不听说唱”,我还听到过 “不听民谣”、“不听舞曲”、“不听周杰伦”。

当然,也有人说自己“不听摇滚”。

对于音乐,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喜好倾向。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音乐,无论再怎么流行或者再怎么高级,都是令人刺耳的声音,我不听,我不听。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鄙视”,但我还真的被人“鄙视”过。小时候慧根发育的晚,班里个别同学在听王菲的时候,我还在听各种大俗歌。

“有一个姑娘,她有一点任性,她还有一些嚣张。”

我说这首歌挺好听的,然后就被一位女生翻了白眼。

话说,“翻白眼”这种鄙视可能算是最轻微的“鄙视”,看看现在社交网络上的各种吐槽,要多恶毒有多恶毒。

音乐的“鄙视链”是怎么来的?

网友冒充Foo Fighters乐队主唱Dave Grohl吐槽Nickelblack

“如果你听了一首Nickelblack的歌,你随后会收到来自恶魔的消息,反之更惨,如果你收到自恶魔的消息,接着你就会听到Nickelblack的歌。”

至于,因为被乡村乐迷群围攻Billboard不得不把《Old Town Road》从乡村歌曲榜上撤下,则属于极端事件。(尽管曲风上有争议,但外媒普遍站《Old Town Road》)

更有甚者,请往下读。

音乐上的“鄙视”,国内外都司空见惯,而且历史非常悠久。

早在两百年前,肖邦就鄙视了同龄人舒曼,说舒曼的《狂欢节》(Carnaval)不成为音乐。

而买不买得起音乐演出的门票,给“鄙视”划了一条边界,那些那些买不起票只能在音乐厅外偷听的听众,就自然乖乖的站到了鄙视链下端。

19世纪末,音乐工业化起步,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流行音乐”出现,所有古典音乐听众在鄙视链中的层级都自动上调。

“在一份1895年的杂志中,人们认为流行音乐是一些朝生暮死的、关于琐碎事的和几乎没有任何音乐价值的歌曲,是唱上或是吹上几周至多几个月,然后就会被遗忘了的东西。”(摘自《贩卖音乐:美国音乐的商业进化》,大卫·伊斯曼)

20世纪初,黑人音乐的兴起,音乐的“鄙视链”多了一个种族维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黑人音乐不得不接受“ Race Music ”这样一个带有显著种族倾向的标签,白人听众看到唱片上的“Race Music”标识,直接就翻白眼。

直到后来有了R&B和 Urban ——媒体使用这些词汇的主要目的最初就是为了取代“Race”字眼,淡化种族标签。(关于Urban的争议仍然存在)

1960年代起,流行音乐曲风快速裂变,音乐的“鄙视链”也开枝散叶。民谣鄙视摇滚、摇滚鄙视民谣、乡村音乐鄙视黑人音乐、重金属鄙视华丽摇滚、朋克鄙视一切、人人都鄙视迪斯科(Disco)……

音乐的“鄙视链”是怎么来的?

1979年7月12日,五万鄙视迪斯科的美国群众聚集在芝加哥科米斯基体育场围观焚烧迪斯科唱片的活动,全世界都惊呆了,史称“迪斯科毁灭之夜”。( Disco Demolition Night

这可能是曲风鄙视上的最极端案例,之一。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尽管迪斯科潮流因此戛然而止,迪斯科却早已融入到了各种不同曲风之中,并由此带来了1980年代起到1990年代末的“流行盛世”,于是,半个世纪之后,“流行”再次站到了鄙视链的底端,成为众人鄙视的对象。

而那些曾经被鄙视过的老一代曲风,如布鲁斯、爵士、摇滚等,在新潮流出现之后,在“鄙视链”中的层级又往上蹭了蹭。

什么流行就鄙视什么,而前辈总有理由鄙视后辈,这基本上成为音乐的时代定律。

而在中国,情况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大家可以选择的不多,最多也就是听摇滚的鄙视听流行的,听欧美的鄙视听华语的,听古典的鄙视一切,乐迷鄙视发烧友。

近年来,情况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印象中,早年很少有“鄙视链”的说法,可能是因为过去,鄙视的层级太少,还谈不上有“链”,但近年来,“鄙视链”的话题越来越多,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密集。

一个重要原因,无疑是,大家的选择面广了。

得益于互联网的传播,每一种曲风都有听众,再小众的APP都会有人用。

选择越多,“鄙视链”就越明显,也越来越细分。但凡能叫出名字的,没有不被鄙视的,大众小众无一幸免。陈绮贞可以是“陈老师”,也可以是“陈装装”;City Pop可以是“愉悦迷药”,也可以是“过度炒作”。

哪怕是公认处于鄙视链顶端的古典音乐,也有自己的鄙视链。我在一篇文章里读到,古典音乐里的“古乐圈”连巴赫、亨德尔都鄙视。

一来二去,你会看到,在音乐领域,“鄙视”几乎是无处不在的,上不见头,下不见底。

曾经你以为,××之上,只有天空,但总有一天会听到有人说,天空之上,还有××。

话说,这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受众选择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里,是不可避免的:有选择,才有对比,有对比,才有“鄙视”,选择越多,“鄙视”也越来多。

一样米养百样人,百样音乐养不同人。

任何选择背后,都是个人社会地位、身份、学识、圈层、性别、语言、种族、审美等的反映,而在流行音乐这样一个“名利场”中,人们通常也很难平衡自己的羡慕嫉妒恨。

音乐的“鄙视链”愈发明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圈层的分化,跟社会发展有关,也跟互联网发展有关。

音乐的曲风本来就已经发展得非常细分,互联网带来的传播渠道的垂直化和碎片化,强化了不同圈层之间的“壁垒”,圈层之间的封闭性和排他性都不断加强。

与此同时,“流量”席卷天下,成为互联网时代的唯一价值标准。

音乐的“鄙视链”是怎么来的?

曾经,传统唱片业时代,“偶像”处于鄙视链底端,现在,“流量”取而代之,而随着短视频在传播端的愈发强势,这两年,“鄙视链”里垫底的可能是“抖×神曲”。

大家一比较,发现,嚯,传统唱片业时代幸存的“主流歌手”,如今也变得高大上起来了。

“鄙视”当然不是好事,因为不喜欢某一种音乐而蓄意拉仇恨,更是可怕。“焚烧迪斯科唱片时间”就是公众情绪被人利用来炒作的结果。

音乐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鄙视的。

话说回来,我认为“鄙视链”的话题不应过分放大。

所谓“鄙视”或者“鄙视链”,在我看来,不过只是一种“笑谈”而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喜欢某一种音乐或者艺人,纯属个人喜好,并不会上纲上线。

就像我身边的朋友,尽管各有鄙视,但并会因此影响相互之间的相处。

另外,我在英国《电讯报》一篇关于“鄙视Nickelblack现象”的文章中读到这样一个有趣的观点: 对于某个艺人某种音乐,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是在提醒自己,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跟别人怎么样没有关系,做好自己就行。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