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个体户”,人力服务赛道的新一春?|36氪新风向

林鲁比@36氪Pro · 2019-08-22
灵活用工在整体用工中占比还会不断提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最近身边的“个体户”越来越多了。

有的朋友是近来一波波裁员潮的一份子,失业后“被迫营业”;有的朋友厌倦了996式的自我燃烧,干脆辞职当小老板;还有的朋友进入了职业发展的瓶颈期,30多岁摸到职场天花板,作为上有老小有小的夹层中年,开始琢磨着还能干点什么事情,于是开始卖保险、做微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对“个体户”很友好的时代,各种赋能型的平台崛起,即便不依附组织,个体也能找到谋生之道:

    知识型个体可以在知识付费平台卖课程;

    资源型个体可以做金融、房产等领域的居间、经纪服务;

    技能型个体可以在众包网站上接项目;

    才艺型个体可以成网红、主播;

    劳动型个体可以做外卖骑手、货车司机;

    ……

国家信息中心披露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中提供服务的人数达到7500万人,同比增长7.1%。2018年年末,中国劳动人口(16-59岁)为8.97亿人,也就是说,大概每12个劳动力中就有一个人是这种新经济模式下的“个体户”。个体被赋能的场景变多,一部分传统雇佣关系正在被解构,对旧的人力资源服务形式产生挑战。

这篇文章希望与各位一起探讨:

  • 新一代“个体户”是如何出现的?

  • 人力资源服务行业因“个体户”发生了什么变化?

  • 新一代“个体户”为人力资源服务带来哪些新商机?

新一代“个体户”指的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普遍?

这里的“个体户”是加了双引号的。按照国务院《个体工商户条例》的定义,个体户是指:

有经营能力的公民,依照本条例规定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从事工商业经营的,为个体工商户。个体工商户可以是个人经营,也可以家庭经营。

经过工商登记的才是正经个体户,目前还有大量游离在体系外的“野生个体户”。上文提到7500万人,是指在共享经济模式平台(滴滴、得到等)上提供服务的个体。结合另一个统计口径的数据来看,中国新一代“个体户”的数量应该会更多:据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全国实有个体工商户为7137.2万户,这个数字并没有统计"野生个体户"。

前面提到的“个体户”越来越多只是一个以小窥大的生活观察,结合统计数据来看,7000多万确实已经是个不小的群体。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新一代个体户?这个群体的规模会继续变多,还是已经到达平台期?

先从短期原因来分析:

首先,当前经济增速下行,企业承压,为了降本提效,企业需要进行用工结构优化。裁员仅是用工优化的第一步,如何降低成本又不耽误生产是HR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将工作量分包给个体户,一方面帮企业实现按需用工,解决高忙期人力紧张的问题,另一方面企业又无需增加五险一金等成本。

崛起的“个体户”,人力服务赛道的新一春?|36氪新风向

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找工作”、“招聘”等关键词的热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第二,新经济模式快速发展,创造众多可以让个体户发光发热的平台。中国第三产业在2010年前后快速发展——猪八戒网成立于2006年;饿了么成立于2008年,同年阿里巴巴启动“大淘宝战略”,9月份淘宝单月交易额突破百亿;2012年滴滴和小猪短租成立;2013年美团外卖成立;2015年也是一个重要年份,爱彼迎进入中国,映客、云集微店、闪送成立……个体劳动者和小B在新经济生态中快速繁衍。

崛起的“个体户”,人力服务赛道的新一春?|36氪新风向

数据来源:安信证券《人力资源行业深度:灵活用工市场大发展时代的来临》

从长期和宏观原因来看,千禧一代的认知改变加上用工市场走向成熟和多元模式,让“个体户”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首先,出生于1982年到2000年间的千禧一代已经成为社会劳动力的中坚力量,到2020年全球有一半劳动力人口属于千禧一代,他们对灵活的工作方式接受度更高,德勤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五分之四的受访者表示会从事自由职业或合同工,且61%的受访者愿意接受灵活的兼职工作。

第二,国内企业用工模式正变得多元和成熟,雇佣关系、劳务派遣以及经济合作关系多元并存,企业对灵活用工的接受度正在提升。在美国、日本等国家,以外包形式弹性用工的渗透率为32~42%,而在同样统计口径里,中国渗透率为9%(去掉劳务派遣则仅剩1%)。

企业控制人力成本的压力一直都在,过去主要的解决方式是劳务派遣2010年全国总工会统计的国内劳务派遣职工已经达到6000万。不过,劳务派遣关系中的劳动者与雇主间的权责关系不明确,纠纷频发。2014年《劳动合同修正案》和《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实施后,企业劳动派遣用工比例被压缩到10%以下,劳动派遣模式也进入收缩期,企业灵活用工的需求也就产生了缺口。

到这里,我们可以形成第一个初步结论:企业需要更灵活的用工模式实现降本提效,劳务派遣受政策影响进入收缩阶段,企业灵活用工需求产生缺口;同时,千禧一代劳动者对灵活用工的接受度更高;新经济模式为新一代“个体户”提供友好的发展空间——以上因素叠加,让新一代“个体户”的群体数量和灵活用工市场迎来增长红利期。

崛起的“个体户”,人力服务赛道的新一春?|36氪新风向

新一代“个体户”崛起,灵活用工迎来增量

在新一代个体户崛起之前,蓝领人群占据了灵活用工市场的绝大部分。

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上个月刚刚披露了一组数据:“中国有4亿蓝领,6个月换一次工作,一次平均需要2周。”比起蓝领4亿的规模,7500万“新个体户”不算很多,却也是灵活用工市场不容忽视的增量。

与蓝领相比,“新个体户”的人群画像有显著不同:

  1. 所在行业不同,新个体户主要集中在新经济平台,如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知识付费讲师、设计师、微商等,而蓝领人群主要从事基层劳动,在各大工厂、工地以及餐饮零售门店间流动;

  2. 网络化程度不同,投资人都苦于蓝领人群网络渗透率不足,导致创业项目不得不做线下网点,新个体户完全就是从网络中生长出来的人群,受教育水平和专业技能水平比蓝领平均水平更高;

  3. 工作的方式不同,蓝领找工作的方式以线下为主,依靠中介门店、老乡亲友,劳动身份单一,而新个体户不仅懂得线上找工作,还有不少是斜杠青年,拥有民宿老板 / 摄影师 / 顾问 / 微商 / 网红等等多重身份,收入构成更多元。

面对“新个体户”的崛起,灵活用工市场又出现了哪些新商机呢?

从企业需求来看,主要有两个需求:① 随着个税改革、电商法等新规落地,企业处理人事薪税问题的复杂度突然提升,短期需求是摸清新的法律法规,在合规前提下,找到薪资税务成本控制的最优方案② 长期需求来说,则是管理好固定员工、劳动派遣、灵活用工等多元并存的人力资源,解决灵活用工的招聘、薪税问题。

中智上海外服等老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以及51社保金柚网用友薪福社等新兴人服机构都推出了类似的灵活用工解决方案。

用友薪福社合伙人杨锴介绍,从2017年转型为“社会化用工解决方案提供商”之后,薪福社迎来了转机。2017年10月薪福社实现月度盈亏平衡,到2018年则实现了全年的盈亏平衡。杨锴告诉36氪,2019年年中开始,用友薪福社每月签约机构数量更迎来同比近10倍的增长,2018年每月签约机构10-20家,但近一个季度每月签约机构数量可达100-150家。

崛起的“个体户”,人力服务赛道的新一春?|36氪新风向

灵活用工市场:蓝领占大头;新个体户在崛起;企业组织创新任重道远

51社保联合创始人张轶认为,灵活用工市场可以分成三部分:

  • 蓝领市场:人群以蓝领劳动者、兼职在校生为主,劳务中介和兼职平台为主要玩家,满足企业用工高峰时大批量的招聘和人事管理需求;

  • 新经济市场:人群以“新个体户”为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HR SaaS机构均有涉足,新经济平台自身可组织劳动力(网约车、直播平台等),不需要外包招聘,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主要通过技术平台帮企业提升薪资税务保险的管理效率;

  • 大企业组织创新改革市场:大企业为了提升内部效率、员工主观能动性,对旧的管理方式的改革,需要人力资源服务具备管理和财务咨询能力和交付能力。

张轶告诉36氪,2018年51社保的顾问咨询团队在全国各地飞了100多趟,推动大约50家大企业的组织创新,但是最终能够落地的不到5家。落地的阻力来自企业固有的组织方式、员工安全感和归属感、公司对员工忠诚度的担忧等。蒙娜丽莎摄影集团是少数落地成功的案例之一,目前摄蒙娜丽莎的摄影师均变为平台上的自由职业者。特殊的职业属性是这个案例得以成功落地的重要原因。

新经济市场的灵活用工业务落地则要顺利得多。张轶表示,泛娱乐行业、知识付费、顾问平台、物流等行业都有灵活用工的人力资源服务需求,不过,灵活用工模式存在被滥用的风险,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要避免风险转移,就需要慎重选择行业。

以社会化营销为例,微商体系庞大,存在以系统方式高效处理外部销售薪税的需求,但是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无法控制企业的分销机制,一旦变为传销,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也会有风险。又比如物流行业,货运、外卖、快递等工作的工伤风险较高,一旦发生意外事故,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也可能面临诉讼风险。目前,51社保灵活用工业务主要服务知识付费、直播等泛娱乐行业。

蓝领市场方面,2015年左右已有一批创业者和资本进入,经历洗牌后,目前留存下来的有我的打工网斗米青团社兼职猫店长直聘喔趣科技盖雅工场等项目。

蓝领市场人力资源服务利润主要来自包括招聘外包在内的整体项目外包。

兼职猫CEO王锐旭认为,薪税福利代理服务因近期政策变化而备受关注,但这是临时、短期的机会,缺乏竞争壁垒,发展窗口期预计到明年下半年就会逐渐收缩。兼职猫选择把服务做重,除了兼职平台已有的线上业务、众包业务外,还在拓展了项目外包业务,为企业提供从筛选、招聘、管理到薪资发放等一系列服务。外包业务比起事务性代理的服务深度更深,同时业务利润率会也更高。

“新个体户”BUFF加持过后,人力资源服务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集中出现的企业合规需求就像给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加了BUFF。一方面我们看到新的创业项目入场,但另一方面,则是具有先发优势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原有客户池和销售网络的基础上,快速收割客户

用友薪福社告诉36氪,自转型以来已签约1500家企业客户,目前获客方式有三种:直销、用友渠道合作伙伴以及薪福社事业合伙人,贡献度分别为30%、50%、20%。用友集团的销售网络贡献了接近一半的客户。51社保联合创始人张轶则表示,灵活用工的新业务主要是增加了存量客户价值,但并不是获取新客户的方式。

新经济市场灵活用工的改造工程不会持续太久,但业务还要继续发展。

张轶认为,灵活用工方案在新经济市场普及之后,新的发展空间在C端薪资、税务和保险的综合服务业务,而支撑自由职业者综合服务的底层能力,则是薪税保的交付能力,只不过是通过SaaS将B端的服务能力移植到了C端而已。

对7500万新个体户们来说,这应该是好事,至少自由职业者要解决基础保障问题时,可以用上更加移动、智能的终端了。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