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吴军说错了吗?

keso · 2019-07-22
来往、多闪和飞聊做不成是正常的,做成了​,那就是牛逼。腾讯的产业互联网做不成是正常的,做成了那就是​伟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keso怎么看”(ID:kesoview),作者 keso,36氪经授权发布。

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吴军说错了吗?

腾讯滨海大厦。2019年7月2日

吴军最近在“头条有约”上,信口点评了几个互联网公司当下的情况,说百度“是一个基本属于僵化的公司,已经没有希望了”,Apple“是在吃乔布斯,那个时代的老本”,Google“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引起争议最大的,要数对前东家腾讯的点评,他说“腾讯从来没有过to B的基因”。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引起的争议这么大。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这事儿你刚刚知道?

如果换成我或者我的朋友刘润说同样的话,现在反对吴军的大多数人估计也会点头称是,因为毕竟腾讯没有to B基因也算是业内共识,而且我和刘润都没在腾讯工作过,而吴军曾经做过腾讯的副总裁,他领导的搜索项目恰好失败了。所以在腾讯有没有to B基因这件事上,我和刘润不会被安上一个“败军之将”的名头。一旦成了“败军之将”,对前雇主你只能夸,或者闭嘴,否则怎么说都是错的。

可是在我看来,腾讯没有to B基因,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判断,就像说广州从来都没有穿加拿大鹅的气候条件,根本就算不上一个评价,更不用说负面评价。他在访谈中还说,“腾讯是一个对社会真是没有危害的公司”,在科技公司被全面质疑的当下,这个评价基本上很正面了。别忘了Google也是吴军的老东家,他评价Google时用了“颇为平庸”四个字,相当负面。

有人搬出张一鸣、王慧文反驳基因决定论的言论,来证明基因决定论的浅薄和可笑。但如果对企业史有足够深入的研究,就会发现一个企业的发展路径、行为模式,确实受企业基因的深刻影响,能够突破基因限制,成功开创新天地的企业,少之又少,也因此尤其令人肃然起敬。

基因决定论其实说的是一个企业的路径依赖。一个尚未成功过的企业,谈不上路径依赖,也谈不上基因决定。企业的基因一定是在取得一次重大成功之后才形成的。

腾讯在把QQ做成之前,很长时间是用做外包(to B)的钱来养活QQ(to C),但真正形成腾讯基因的,不是最初的外包业务,而是QQ。

王兴和他的创业伙伴们在美团之前,先后做了校内、饭否、海内,都没成功,直到把美团做起来。所以美团这家公司的基因,一定不是在校内、海内时期形成的,而是在经历了百团大战,以及后来的并购和外卖大战,才逐渐形成的。现在让他们回去重新做校内、海内,很可能仍然没戏,基因使然。

所谓基因决定论,就是说那些曾经成就你的一切,终将成为你最大的束缚,使得你很难跨越边界。做胶卷的柯达终究成不了做数码相机的柯达,即便成了,也难有当年的江湖地位。不是它不想跨越,而是因为基因限制,它在胶卷产业有多成功,它跨出那个产业就有多艰难。

基因决定了一个公司的运转模式,决定了一个公司的资源配置。微软花了比Google多得多的钱还是做不好互联网,做不好搜索,是因为它的基因是建立在操作系统和生产力工具上的。再加上盖茨所开创的售卖软件许可证这个模式太赚钱,结果公司的各种资源都会围绕着操作系统和生产力工具这两棵摇钱树运转。

纳德拉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让这家已经超过40岁的公司,放弃了对成功业务的依赖。今天的微软,不再是一家操作系统公司,也不再是一家软件公司。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微软部分改变了自己的基因。能够成功改变基因的企业,凤毛麟角。

大多数有追求的企业家、创业者,都不想被基因约束。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就像卢梭说的,“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基因约束是一种客观条件,突破约束是一种主观意愿,就是孔子说的,尽人事,知天命,从心所欲不逾矩。

基因就像某种命运,总有人不信命。阿里巴巴也曾召令徒属曰:通信社交宁有种乎?于是做了个叫来往的产品。张一鸣当然更加不服:我没有新闻资讯基因,做了今日头条;没有短视频基因,做了抖音;没有通信社交基因,凭什么就不能做个多闪、做个飞聊?

说一个企业没有某种基因,并不是说就不能做某事,而是说由于基因的约束,你做会比别人多付出几倍、几十倍的艰辛,结果还未必令人满意。就像你要脱离地球,至少要达到第二宇宙速度,要脱离太阳系,至少要达到第三宇宙速度。星体的质量越大,需要的逃逸速度就越大。形成企业基因的那项核心业务的规模,就是星体的质量。

阿里巴巴虽然没做成来往,但它做成了钉钉。企业微信为什么打不过钉钉?如果你的核心价值观是平等,如果你不愿意去迎合企业老板“管人”的各种琐碎需求,如果你不愿意开发让员工觉得被管束、被盯梢的各种功能,有几个老板会为你的平等理念买单?

所以归根结底,这还是基因在起作用。

回到腾讯有没有to B基因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刘润说的很好,过去20年,腾讯一直是一家了不起的产品公司,而不是一家围绕不同客户运转的服务公司,腾讯基本上没有贴身伺候服侍乙方的基因。

说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等于说腾讯做不好云计算、产业互联网这件事吗?并不是,而是说,没有to B基因,做to B的事就会特别吃力,特别勉为其难。就是因为特别难,才显得腾讯全面进入产业互联网这个决心之大,以及这件事的义无反顾。

来往、多闪和飞聊做不成是正常的,做成了,那就是牛逼。腾讯的产业互联网做不成是正常的,做成了那就是伟大。

吴军对别的公司的评价靠不靠谱暂且不提,说腾讯从来没有过to B的基因,相当靠谱。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keso特邀作者

公众号“keso怎么看”制作人

下一篇

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讲了一个怎样的新故事?

2019-07-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