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Tech星球 · 2019-07-20
猴子猴姬们的十二年梦想将成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马微冰,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A站「复活」?》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热血、青春、友情,不是从教科书,而是从A站的日本动漫。”回想起自己第一次上A站,枢玖依然甚是激动。

作为一名95后愤青,拥有十年宅龄的枢玖曾是A站的一名用户。小学时电视中转播的动漫已经看遍,市面上开始涌现日本动漫光碟,《犬夜叉》火极一时,枢玖的追番路由此开始。

电脑成为中学时代枢玖追番的新工具,QQ群里每天讨论新番,AcFun这个名词数次被提起,从2008年开始,枢玖便形成习惯,每天都会去A站首页逛一逛。

“十年来A站一直陪伴着我,看到此次卷土重来很是激动,我们acer不希望它倒下。”2007年创立的A站迄今走过11年风雨,在2018年归隐一年。近日A站推出一系列动作,让无数的acer(A站粉丝昵称)又看到了A站复活的希望。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的技术架构底层已经蜕变,经常卡顿即将成为过去式。同时在第八任猴王文的带领下,近期A站正式上线全新UP主激励榜单“熋榜”,同期推出打赏功能“蜜桃计划”,不断增加新鲜内容,A站这座猴山要再次崛起了吗?

中国N站,基因使然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既拥有过人的勇气也具备异人天赋。

2007年6月6日,一名ID为Acg_xilin的用户将一款带有评论功能的网站——AcFun展示给世人,后来被称之为A站。在中国的ACG视频网站发展史中,作为国内第一家大型ACG弹幕视频网站的A站,便是那个吃螃蟹的人。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早在A站之前,日本已于2006年上线了弹幕视频网站N站(Niconico),首次将另类的弹幕文化带给观众,受到年轻御宅族的追捧。一年后A站在国内上线,雷同的模式使其从成立伊始便有“中国N站”的名号。

对于国内ACG爱好者而言,A站的建立无疑是一种创新。不同于其他规模化网站,A站早期是从个人网站演变,其平台运营完全依赖于元老用户的自发组织,开放的站长制使A站迅速崛起,用户量高居不下。

“天下漫友是一家,认真你就输了。”这句响亮的口号瞬间在acer中扩散。2007年6月24日,在成立的第18天,A站便收到了100个UP主的投稿视频,随后内容数量呈指数增长。2008年随着日本N站的入侵以及论坛事件,A站迅速声名大噪。

激增的用户量超出创始团队预期,服务器宕机数见不鲜,甚至有好事的网友专门搭建了一个网站,用于检测A站的稳定状态,每当A站挂机该网站便会有提醒。还有一位忠实粉丝自发另建了一个备用网站以防A站再次宕机,名为Mikufans,也就是如今的上市公司——哔哩哔哩。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面对A站的404常态,老用户早已见怪不怪,大家依然对这个新生事物给予高度包容。但不善于管理也无心经营的Xilin,2009年与员工发生内讧,导致A站在7月开始因为故障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无法访问。

第二年年初矛盾再度激化,站内氛围急剧恶化,服务器负荷和内容质量逐渐失控,各路牛鬼蛇神的出现击垮了骨干UP主的士气。由于无人管理,网友在弹幕上展开骂战,从4月持续到至5月才有管理员出面肃清。

彼时A站面临着运营、人事、资本的三重压力,Xilin无力承担高昂的视频带宽成本,在未与任何人商议的情况下,将A站以 400 万元的价格出售给陈少杰,从此与A站划清界限。

接手杂乱无章的A站后,陈少杰并未直接进行阔斧改革,而是将其作为流量入口,拓展边锋网络一直不温不火的直播业务,当时称之为“生放送”。在A站粘性极高的用户属性下,原本平淡的直播业务开始逐渐有了起色,短时间内就吸引了近10万用户。而原本收购而来的A站,一直处于放养状态。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2013年IDG资本童晨对A站慕名而来,却被陈少杰婉言相拒并建议其投资B站。在直播网站风口正热的2014年,拿到新融资的陈少杰带领“生放送”团队从A站中脱离,成立新的公司,这正是刚刚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斗鱼TV。

从中国N站,到B站偶像,再至后来的斗鱼母体,看似凋零破碎的A站背后隐藏着巨大潜力。由于管理、团队等一系列问题,如今A站难以达到曾经的体量,但对于往日那些辉煌的成绩而言,绝非仅用“运气”二字能予以概括。

简言之,A站天生俱备复活的基因。

至暗时刻,摇摇欲坠

隐性基因尚存,使内部混乱的A站没能瞬间倒下,依然陆续有多家公司排队接盘。但此时的A站,除了面临原本用户逐渐被粉丝B站分流的危险,内部还经历了一系列的震动。

陈少杰带领斗鱼单飞之前,将A站转让给斗鱼的天使投资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占股92%,随即空降高管,A站迎来了一批新的管理者。

注入的新资解决了资金和人手的燃眉之急,还没来得及庆祝的A站,却被优酷土豆一纸诉状告至法院。

2015年1月,优酷土豆向A站高层连发6封律师函,但A站均未对此进行回应,随后优酷土豆选择进行实名举报。面对视频版权侵权的诉讼,新高管完美“甩锅”三位前任管理层,以至于在那年三人遭到一个月之久的刑拘,A站内部爆发恐慌。

4月份,蔡东青出让41%的股权,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更换为孙旻,由刘宽担任公司董事,但实际操控人为富二代杨鑫淼。在杨鑫淼的授意下A站从武汉迁往北京,使原本许多老员工在去留之间艰难抉择。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上演,原本起诉的优酷土豆撤诉,在8月化身A站新一轮投资人占股18%,此时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被称为A站第三代内容灵魂的刘炎焱,任职期间曾将A站的DAU1年内涨了5倍,但看似明朗前景没能坚持多久。

在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管理层再次发生变动,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曾在美国参与过漫威线下主题乐园建设的莫然,成为A站新的CEO。

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莫然从2016年年初开始陆续裁员,30多个技术猴子被清洗,刘炎焱被边缘化,猴山瞬间被掏空。6月,莫然向董事会辞去全部职务,奥飞娱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李斌被任命为新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频繁变动的管理层,使得A站传言不断,甚至有刘炎焱亲赴望京soho逼宫,将员工赶出办公室,还和莫然打了一架的说法。时间过去已久,真实性已无法考量,但不可置否的是A站在紊乱的股权交易中,内部出现明显的门派斗争。

回望下期间A站背后的资本,奥飞动漫、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软银中国、华策影视、中文在线等等,都与A站的主推业务相不甚匹配,此时的A站已沦为资本争权的筹码,公司业绩完全被抛之脑后,当初由热爱ACG而聚集的老用户,也在屡次寒心后转战隔壁B站。

十年六次易主,在资本与人心的冲击下,A站经历了至暗的低谷时刻,PC端崩溃、APP端卡顿、精品内容零落星辰,最终导致老用户流失,新用户摒弃,“药丸”成为“乙烷”。

崎岖复活,困难重重

走过至暗将沐浴晨曦,触碰底缝方回旋反弹。

跌入谷底的A站尽显衰退之势,然而在2018年5月,一则卖身快手的消息再次将A站带入大众视线中。在短视频风口蹿红的快手一直以土味形象示人,此次对A站的收购也是受到了各方的质疑,毕竟老铁和萌妹子的搭配实在难以联想。

在被收购的一年间,A站并未多次出现在观众视野。直至今年6月份,频繁推出新动作的A站,使情怀满满的老用户心中,再次燃起A站复活的希望。

6月6日,AC娘大手办最终拍卖2.75万元;6月13日联合SNH48,推出庆生舞视频;6月18日,对外公布最新管理层架构,前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文旻担任A站CEO;6月20日,推出全新版本的移动客户端;7月1日,现金打赏系统也即将上线。还有近期正式上线全新UP主激励榜单“熋榜”,同期推出打赏功能“蜜桃计划”。

A站在修炼了一年之后来势汹汹,但面对12年后的互联网环境发生变化,夕日粉丝已成为行业龙头,A站真的能够复活吗?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分析后认为,A站若想再度重生,需要定位、内容、商业模式、技术四个维度异步同驱,方能与B站乃至当今所有视频网站一较高下。

A站原本的定位是ACG领域,但在与快手相结合后,定位面临快手意志和自身发展意愿两难的考验。

过去两者所针对的用户群体不同,一方是三四线城市中年老铁,一方是Z时代的懵懂青年,双方用户覆盖率重合度较小,因此更能做到取长补短相互促进。但是现在情况正在发生一些微妙变化。

据36氪获悉,今日快手内测10分钟长视频。抖音与快手在短视频领域的战火以蔓延至长视频领域。在vlog盛行的2019年,10分钟以上的上视频受到人们追捧,而源自YouTube的vlog正是最早在泛娱乐平台B站上显现。

如今快手布局长视频领域,或许会直接影响A站的未来方向。是继续坚持初心深耕ACG领域,只为忠实用户打造内容社区,与快手互补用户分区,还是延续B站之路,从二次元领域扩展至泛娱乐,继续争夺中国YouTube的称号?

从目前快手对A战的扶植力度下,或许选择第一条路会更好走些。但无论选择哪个领域,优质的内容都是不可或缺的,而版权问题也是A站在成立之初就初现的。

2010年xilin在离开A站时曾在贴吧说:“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作为一家视频网站,内容是其成长的基础,但由于早期的UP主只是ACG爱好者,网站多数内容都是通过搬运其他网站将之简单加工而来,严格意义上与现今UGC平台的UP主不能相提并论。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A站曾面临的侵权诉讼高达16起,B站亦是如此。而随即B站大量采购日本动画版权,并投资ACG制作团,版权问题得以解决。

后知后觉的A站在逐渐意识到版权的重要性,去年拿下番剧《佐贺偶像是传奇》独播权,今年7月再次拿下3部新番转播权。知识版权争夺战,目前看来先入场的B站在很多地方依然占据主导位置。

此次快手推出的UP主激励计划,也侧面显露出A站优质UP的稀缺,相比起B站现在有超过73万月度活跃的UP主,每个月会投稿208万个原创视频,A站的UP主少的可怜。此次无抽成的平台奖赏方式,势必将会引来UP主围观,但后续能有多少留存要另当别论。

无论是购买版权还是UP主激励计划,雄厚的资金储备是至关重要。从中文在线 2016 年入股A站后公告中披露的数据显示,A站 2015 年实现营收 363 万元,负债1. 16 亿元,净亏损达到1. 13 亿元; 2016 年前 9 个月营收为71. 73 万元,负债总额1. 47 亿元,净亏损达到1. 46 亿元。亏损在视频网站领域是常态,关键是A站还需继续对内容投入,快手有多大决心继续投入是个问题。

被快手收购一年后,A站“复活”?

除去自身负债累累,A站的盈利也一直是个魔咒。B站在增加其他付费业务后,营收逐渐开始好转。据财报显示,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B站营收分别为5.23亿元、24.68亿元、41.3亿元,其主要收入分别来自游戏、直播、广告、电商等领域,但其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A站是兴趣社区起家,资深用户都是精神股东,因此用户黏性极高,但是除了页面广告,一直没能将自身流量进行有效变现。并且A站一直坚持“宁愿倒闭,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做法,没有模仿B站那样,开拓其他付费业务。

对于用户而讲精神可嘉,但对于投资方而言,无底洞的烧钱是不现实的。迄今发展12年的A站。不断变换投资方,皆是因为缺钱。那么A站后期将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盈利路,将是决定其能否复活的关键。

技术曾经一直困扰A站前行,服务器不稳定、宕机、崩溃一直是A站的标签,相比起邻居B站经常迭代的流畅,A站逊色许多。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A站的修修补补,要比快手另起炉灶,重新建一个A站还要耗费精力。现在相当于在一辆飞驰的汽车上换零件。”A站技术人员李伟博说。在被重技术的快手收购后,Acer们一直期待着A站的后台能够得到改进,但在A站需要多久才能赶超是个难题。

精确的定位、优质的内容、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以及稳定的技术,都是影响A站能否复活的重要因素。在新一任猴王的带领下,A站或将一改之前的混沌状态。

从中国N站沦落为默默无名,A站12年发展历程蜿蜒曲折。而B站已经从当时的“小破站”变身中国泛二次元领域第一者,相同的发展时间,截然不同的现状,A站此次能否抓住快手这最后一根稻草,还需时间检验。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Tech星球特邀作者

36氪旗下品牌媒体,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下一篇

​两江新区市场监管局表示,两江新区市场主体的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商事制度改革的创新推进

2019-07-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