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担心AI威胁人类?先担心人类不停“变笨”吧

秘丛丛 · 2019-07-20
AI被夸大了,我们距离好莱坞式的AI还太远。

文 | 秘丛丛

编辑 | 黄臻曜 

现在我们不必害怕人工智能,而应该害怕人工‘智障’,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撞死3个人了。” 

不同于其他人的AI乐观主义,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uffi)认为人工智能还是来得太慢了。皮埃罗是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创始人,被誉为“硅谷精神布道师”。此前,其写作的《硅谷百年史》已经成为研究“硅谷模式”的重要参考书籍。 

AI被夸大了,现在人们谈论的AI一种是好莱坞(电影)式AI,一种是自动化系统。”皮埃罗觉得现在的AI产品,比如机器人,它的智能非常有限。究其原因,或许是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拖了AI的后腿。而计算机之所以难以提速,又和摩尔定律的日渐失效有直接关系,即芯片上的元件尺寸不可能无限制缩小。

2016年英特尔宣布,不再生产超越7纳米的芯片产品,就说明芯片的物理层面已经接近极限。如果摩尔定律的效用不再,那么依靠高性能硬件设备的深度学习等暴力型AI,就即将告别高速发展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皮埃罗没有给出确切回答,但他不否认摩尔定律正在失效。 

AI的发展虽然进入瓶颈期,但人机互动却越发频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减少人际交往的必要性。皮埃罗曾说,人类社会正经历“变笨”的过程,计算机导致书法的衰落,语音识别将奏响书写的哀歌,人类应该担心的是自己的智力退化。“就像我曾是电视机的产物,而现在的孩子是智能手机的产物,技术的优缺点并存。它会创造一些机会,也会带来一些问题。”皮埃罗对36氪说。 

除了这些远虑,AI也有近忧,比如安全问题。前不久美国旧金山通过法令禁止政府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但皮埃罗认为这并不会阻碍AI的发展,因为人脸识别技术只占AI的一小部分,这不应成为AI研究的重点领域。 

谈及未来最有意思的技术,皮埃罗早前就表示是长寿的科学。人不可能有不死之身,但长寿以及有尊严的老年生活是人们都想要的。皮埃罗说:“大家都想活得更久更健康,这是最大的商机。”就像上世纪60年代的“婴儿潮”带动了玩具和动画产业,老龄化社会也将催生大量围绕老年人的经济模式。 

皮埃罗对创新的敏感始终如一。近几年他敏锐地捕捉到“和平科技”这个概念,并积极探索该产业能否引发新一轮社会变革的可能性。他携资深媒体人牛金霞深入斯坦福和平创新实验室,写作了新书《科技与和平》,呈现了科学家们测量“积极和平指数”的10年研究成果。 

在大数据时代,“和平”不再囿于传统层面的释义,而是用来衡量人与人之间的合作。皮埃罗表示,目前和平科技虽然还只是雏形,但对于未来的智能城市或许很重要。他认为,现在很多智能城市几乎像座监狱,交通电力都受到精确控制,但城市中的人却“消失不见”。“和平科技能推动人与人的协作,打造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新平台。”皮埃罗很看好它的未来前景。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担心AI威胁人类?先担心人类不停“变笨”吧

图片来自东方IC

以下是访谈部分(经编辑): 

AI进入瓶颈期?

36氪:我们是否应该为AI的技术突破感到恐慌? 

皮埃罗:我觉得AI被夸大了,现在当人们谈论人工智能时,大多谈论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好莱坞(电影)AI”,这也许能在一千年内实现,但肯定不是现在。另一个极端是自动化系统被称作AI。现在洗碗机和工厂里的机器人有区别吗? 按下洗碗机的按钮,它就开始洗碗,按下机器人的按钮,它也会执行对应的程序。很多自动化系统说自己是AI,只是为了时髦并且方便融资。 

而真正的AI介于这两者之间。目前语音助手是真的AI,但是它和人的智能差距很大。有时,我问Siri很简单的问题,它能给出回答。但是我问它,你是怎么知道答案的?这个问题对于核实回答的准确性很重要,它却无法回答。在硅谷,很少有人把自动化称作AI,他们对于什么是AI很谨慎。 

目前的机器人,比如酒店机器人它们比20年前的好,但是智能非常有限。我在旧金山看到的酒店机器人,它能带你到想去的楼层,但是如果你改变了房间号,就可能犯错。目前它们最大的优势是帮人搬运行李。总而言之,我们现在不必害怕人工智能,而应该害怕人工“智障”,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撞死3个人了。 

36氪:2016年,硅谷人工智能初创企业CEO Scott Phoenix宣称:“在15年内,最快的计算机每秒的运算速度将超过所有在世的人类大脑的神经元总和。”这个假设会实现吗?如果实现了有什么意义? 

皮埃罗:这是荒唐的。电脑总是比你快,七十年前第一台计算机就已经比数学家快了。那又怎么样呢?没有任何意义,人类制作机器就是为了让它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速度也可能是个问题。例如股票市场上,如果所有电脑一起决定出售股票,最后整个股市就崩盘了。在这种领域,人们并不想机器做出即时反应。 

36氪:暴力型人工智能(依靠高性能的硬件设备和简单穷举的方式找到解决方案的计算方法)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独占鳌头,但摩尔定律正在逐渐失效,所以AI的高速发展期已经接近尾声了吗? 

皮埃罗:这是一个很好的考虑,我不知道确切答案。摩尔定律确实正在失效,为什么13年前,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自动翻译等技术才陆续出现?因为计算机不够快。 

有时,你会看到自动驾驶汽车移动起来有些卡顿,也是因为计算机的运算速度跟不上AI的发展速度。(这就造成了)即便未来AI有了飞跃发展,落地也是难题。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可以从机器人的发展上观望变化。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担心AI威胁人类?先担心人类不停“变笨”吧

图片来自东方IC

36氪:人工智能的发展,目前有很多近忧,比如安全问题。前段时间旧金山通过法令,禁止政府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这有碍于现阶段AI的发展吗? 

皮埃罗:我认为恰恰相反。深度学习和AI出现时,人脸识别技术并不存在,它只占AI的一小部分。如果人脸识别技术成了很重大的应用领域,可能太多企业只研究人脸识别,反而会阻碍研发AI其他领域的发展。 

36氪:未来机器会看管我们的家,丰富我们的娱乐生活等,也可能极大减少人与人交往的必要性。这会让人性发生什么变化?社会充分数字化、与机器融合共生,会让我们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吗? 

皮埃罗:这很难回答。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家买了第一台电视机。但我的妈妈意识到它就只是让孩子一直看电视了。我就是这台电视机的产物。虽然技术日新月异,但是故事还在上演——就像我是电视机的产物,而现在的孩子是智能手机的产物。 

技术创造了一些机会,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我认为技术已经进步了,现在的生活肯定比祖辈好得多。所以,技术不要后退,我可不想回到过去的时代。

老年人重返职场,年轻人做T型人才

36氪:你曾说,未来最有意思的技术是是长寿的科学。永生将成为可租借的服务,就像现在的云计算服务。前不久科幻剧《爱、死亡、机器人》就涉及意识上传和永生,我们终将迎来长寿时代了吗?

皮埃罗:生物技术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学科,长寿科学是生物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融合。我认为人们想活得更久更健康,这是最大的商机。人工智能被夸大了,但生物技术并没有。它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结果也将是惊人的。现在,生物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好处,比如可能治愈癌症、检查血液等。 

36氪:老龄化社会将带来什么样的商机呢?

皮埃罗:20世纪60年代,美国和欧洲出现了“婴儿潮”——一个家庭会养很多孩子。整个社会经济都在顺应这种现象,玩具和动画产业都在那时兴盛起来。同理,如果整个社会进入老龄化阶段,那么一切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现在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出现老龄化问题。特别是日本,有很多老人需要照顾。未来可能是机器人照顾老人,这会带来新的经济形式。比如老年人可能需要机器人在家里提醒他吃药,老年人上楼有困难,机器人可以直接把食物带入屋内。另外,老年人能在“云”上看病不必面见医生。 

36氪:面对这种长寿的趋势,我们将迎来“多段式人生”吗?

皮埃罗:不是多段式人生,可能有现在不存在的新阶段。我猜测老年人仍然能够工作,我父亲在我这个年纪已经退休了,但我现在依旧在工作、写作和旅行。现在90%的工作都能通过电脑完成,以后会变得更简单。具体怎么做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去创业了。但是日本的老龄化问题确实是危机,因为退休人群越来越庞大,但政府还没想到怎么利用好这群人。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担心AI威胁人类?先担心人类不停“变笨”吧

图片来自东方IC

36氪:AI时代是技术融合的时代,你对年轻一代的建议是什么? 

皮埃罗: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仍然有学校,而学校培养专家,这是个大错误。5年后,你现在的工作可能不复存在,你将从事很不同的职业。这就需要你快速学习新事物,这也是T型人才的重要之处——T型人才对很多领域都有所了解,并且在不同领域之间切换自如。当然,涉猎所有的领域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你必须要了解更多领域。 

36氪:在未来,了解很多领域比对某个领域精通更重要吗?

皮埃罗:这个时代,我们很容易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你登录谷歌搜索资料就能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了解很多不同领域的知识是很难的。就像缔造如今Apple的乔布斯,他先后打造了麦金塔计算机、iPhone、iPod等产品。但是你猜怎么着?他并不是计算机科学家而是一个设计师。 

“和平”与战争无关,与创新有关 

36氪:《科技与和平》这本书,提到了“测量和平”这个概念,这里的“和平”指的是什么?

皮埃罗:通常提到和平,我们想到的是人们不互相残杀。这本书里所说的“和平”,是用来衡量人与人之间的合作。目前可以通过统计互动的次数以及合作创造的成果来测量“和平”,比如一起聊天,一起做个桌子,或者建立一家公司。这就是斯坦福大学和平创新实验室正在研究的概念,它是该领域的首家研究中心。 

36氪:斯坦福和平创新实验室具体是怎样测量“和平”的? 

皮埃罗:我们仍然需要依靠人工测量人际间的互动,现在AI系统做读取和分析不太可靠。在普通的对话中,观察员会坐在一旁记录交谈者的表现,比如他们是否不开心,是否精力集中,最终是否达成一致的结论。这些都是“积极的和平”(积极的人际互动)的量化指标。 

36氪:测量和平或者和平科技有什么商业应用价值?和平科技产业未来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皮埃罗:今天这项技术的商业价值是零,因为它仍然只是实验,但它可以用在军事和智能城市方面。迄今为止最好的案例是应用于军事领域,很多当地人不喜欢外来士兵,人们看到他们拿枪就会觉得很危险,那么这就是在制造敌人而不是朋友。美国军队由此发展了一套测量军人和当地人互动的系统,从而提高他们之间的“和平”。 

我一直反对智能城市,因为它计算汽车、建筑物,控制交通和电力,让城市几乎像一座监狱,一切都受到精确的控制。而“人”在哪里?我们希望智能城市推动人与人的协作,而和平科技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新平台。我们最大的梦想是重新设计城市,为人们提供可以合作的技术。另外还可以设计游戏让人们玩,通过虚拟现实展现人们之间的互动,这也是测试“和平”的一种方式,同时省去了数千万的投资成本。 

36氪:我们如今拥有哪种程度的“和平”?

皮埃罗:现在人们多是表层交流,比如我在Facebook上有5000个好友但从未见过面,我的父亲有20个好友但他们多年一同工作,而我们也正付出代价——创造力匮乏。Facebook带来了更多的沟通,但也让沟通变得浮于表面。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 担心AI威胁人类?先担心人类不停“变笨”吧

图片来自东方IC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

「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是36氪一档关注科技、小趋势的全新栏目。在这里,我们会采访拥有聪明大脑的少数派,深入解读他们对未来的猜想。虽然少数派们的面孔不一,可能是书籍作者、创业者,也可能是科研领域的行业专家。但相同的是,不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无人驾驶和5G,他们预测未来趋势的灵感会在这里闪光。

「PS:如果你所在的公司与最前沿的科技、最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未来的趋势变化息息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道,欢迎联系我们。另外,如果你愿意业余时间做一些上述方向的编译工作,成为36氪《少数派的未来猜想》栏目的一名志愿者,也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为成功入选者不定时放送独家福利。(联系人:秘丛丛 micongcong@36kr.com,请附上个人简历或公司相关资料)」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