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世春:大风口毁灭大财富,小镇青年向上的欲望是中国发展的长期动力

谭文琦 · 2019-07-11
找到那些贫穷、聪明又有野心的年轻人

文 谭文琦

编辑 洪鹄

隔着一条马路,落地窗对面是一排北京老式红墙矮楼,还有一片施工中的空地。这是吴世春的办公室——不追求居高临下俯视的快感,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地面,就像是吴世春和他所创立的梅花创投的缩影。

2019年上半年,创投行业异常清冷。根据企名片的统计,上半年国内投融资交易笔数可能不足2800笔,不到2018年同期的一半,预估全年将跌至2014年以前的水平。在整体出手谨慎、信心偏低的行业背景下,吴世春的出击却并未见少。过去6个月,梅花投出了近30个项目,保持着和过去两年近乎相同的节奏。

迄今为止,成立于2014年的这批VC2.0们已度过了各自第一个5年。在吴世春看来,梅花创投经受住了创投周期的考验:在这个募资之冬,梅花创投完成了5.325亿人民币第五期基金的募集,历时仅5个月。目前,梅花创投的在管金额近30亿元人民币。

5年前中国刚刚进入“全民天使”时代。市场上人民币资金充裕,大批早期互联网创业者和一群大机构年轻人纷纷出山,成立新的基金。当年,228只人民币基金完成募资,这些新基金的募资额占当年募资总额的九成。这一年,单打独斗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变成了“梅花天使”。但是,从2018年起,好光景不再,人民币基金资金入口收窄,2019年第一季度,VC/PE募集完成基金共94只,同比下降58.77%,其中人民币基金劣势明显,基金均值仅1.64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元基金则高达14.4亿美元。大潮退去,留下了时间的检验结果。

为什么梅花能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在吴世春看来,梅花的草根与他本人的自信是其中的原动力,也成为这家机构区别于他人的最显著标签。

吴世春从2008年起从事天使投资,他不是学过金融的科班生,也未曾供职于投行或咨询公司。他曾经创立酷迅又离开。对于投资,吴世春有自己的直觉。在共享单车大火之季,梅花没有出手;货运赛道上强手如云,他不顾众人反对投资了当时的“后进者”福佑卡车,如今已走过了D轮融资,成为整车平台中的头部品牌。小牛电动CEO李一男入狱后,投资人们纷纷撤资,吴世春“动用全部人脉资源,游说其他人入局或留下”,并选择了加注。3年后,小牛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吴世春认为,早期投资必须穿透表层数据,去看人的本质,才有可能赚取超额回报。他来自江西农村,称自己是小镇青年,也喜欢投资小镇青年,他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强烈的改变命运的冲劲。他甚至认为,“小镇青年的欲望与野心是中国发展的长期动力”。

以下为对话。

那种背景blingbling的人来创业,很难破釜沉舟

36氪:今年上半年很多机构出手频率都大幅降低,梅花投了多少项目?

吴世春:20多个。 我们不太受大环境影响。我们甚至还希望行情淡一点,这对创业有几个好处:第一,大家花钱更加谨慎,第二,流量成本更低了,第三,人才更容易招募。很多好的公司都是在寒冬时期诞生的。

36氪:普遍认为人口红利以及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大机会不再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效率提升和产业升级。今年梅花接触的创业者中,这种转向明显吗?

吴世春:我们增加了一些toB方向的投资,但我认为toC领域在中国永远有机会。

举个例子,电商早已有不止一个巨头,很多人认为饱和了,但是这两年直播电商的兴起,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会。这是技术驱动下的模式创新:以前的模式创新1.0版本,只需要比别人少几道环节,没有中间商差价就行了,而现在呢,是AI、大数据的普遍应用,是基础设施达到一定程度后模式创新2.0。

另一方面,这种模式创新对技术、对供应链的要求都更高了,它又带来了toB领域的创新机会。现在科技创新尤其硬科技是举国的最强音,这里面有很多领域值得投资,科创板也是鼓励这个方向。但模式创新是不会停止的。

36氪:乐观是不是早期投资人的第一职业要求?

吴世春:如果你站在当下,很多事情看不清楚。但把时间拉长,我们站到5年10年后去看现在的事,那画面就会清晰得多:现在有可能是个比前几年更好的时间点。中国的经济结构正在做非常大的调整,过去我们最担心的是什么?中国现在的人均GDP超过9000美元,大家怕的是在1万美元的时候掉进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但现在看来,我觉得不会,我们已经跨过去了。

36氪:判断依据是?

吴世春:中等收入陷阱依赖的是低端的产出,没有高科技高壁垒的行业。但现在中国,以华为、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一批科技企业,已经占到了全世界的顶端。在一个国家里,哪怕有一家站到顶端的公司,它都会创造出一个巨大的中间空间,可以有很多公司来填补。这意味着你这个国家有最顶端的竞争力,不会被人掐着脖子、割羊毛。

那么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跨过了中等收入陷阱,中国人均GDP会迎来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的增长,看起来只增长了两倍,年均增速不快,但现在我们的基数大,带来的增长体量可能比建国到现在创造的GDP量还大。

36氪:你认为中国能保持这种增长惯性的动力是什么?

吴世春: 我认为中国很大的推动力是小镇青年向上的欲望和野心。这里面很多人都是潜在的创业者,他们进入大公司,做到中层,不那么草根了,但他们身上那股改变命运的强烈欲望和动力仍然存在,这就是中国前进最主要动力。我自己就是小镇青年出来,其实我家乡还不算小镇,我是山沟青年,我们这种人永远不想停下来,不会小富即安,因为你知道逆水行舟,不进就退。中国的竞争这么激烈,你现在不拼以后就没机会再拼了。

所以我投的很多创业者都是小镇青年。那种家世很好,bling bling背景的,我们反而会谨慎。这样的人选择太多了,这件事我干不成,我也有一个回报丰厚的地方可以去。他很难有那种破釜沉舟。

我们喜欢的创始人,就是贫穷、聪明、有欲望

36氪:你曾经说早期投资做360度尽调是没有意义的。梅花如何挑选创始人,除去小镇青年出身这一条?

吴世春:人家喜欢PHD,我说我们喜欢的是PSD,就是贫穷(poor)、聪明(smart)、欲望(desire),我们投有这三种特质的人。你看我们投成的公司里,大掌门叶凯是小镇青年,罗敏是小镇青年,小牛电动的(李)一男,他26岁就做到了华为常务副总裁,但骨子里就是小镇青年。赤子城刘春河也是。 我们这些人都没留过学,清北复交都不是,罗敏上的是江西师范大学,一本里中等偏下的,这就是我们投的创始人基本面。福佑卡车单丹丹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但她创业方向是扎根到物流行业,非常接地气。

36氪:按照这个标准,王兴这样的创始人就无法入选了。

吴世春:我和王兴交流过,他没有那种精英感,成功的创业者包括潜在成功的创业者绝对不会老是提我是清北出来的,不会动不动以这个自居。如果一个人超过30岁,自己的邮箱、微信名还后缀pku,这个人我觉得没戏了,你自己不奋斗给母校贴金,都多大了你还在用母校给自己贴金。当然,我这条不针对任何人。

36氪:不过有时候你投的创始人并非他所在赛道的第一名,甚至有明显的短板。你是怎么考虑的?

吴世春:在早期你要否决掉一个项目太容易了。当时投罗敏,你要不投他理由太多了,比如,这个人说话比较满,他的对手肖文杰是腾讯出来的,可以列出来一堆。福佑卡车的单丹丹没有互联网背景,连技术都是外包的,当时她在的这个赛道,运满满、罗计物流都拿了很多钱了,赛道足够拥挤,理论上后来的项目跑出来的概率屈指可数。但企业发展不是连续性曲线,是跳跃性曲线,很多项目一开始觉得很难做大,最好反而跑得好,就是创始人能把这5%变成90%。

36氪:比如说没有互联网背景的单丹丹,凭什么让你觉得她能把变成90%?

吴世春:单丹丹最早来找我融资时我很惊讶,不仅是女性,长得还很弱小,怎么会干物流这么辛苦的事情。而且当时运满满、罗计物流已经跑得不错了,罗计刚拿了IDG的300万美元,运满满也敲下了500万美元的A轮。这时候投资刚起步的第N名,钱会不会打水漂,我心里也没定数。我问她对物流理解多少,她给我讲了过去十年里做物流时的痛点,包括她想把黄牛消灭掉,做一个人货匹配的平台。她说话的时候铿锵有力,眼神特别坚定,一点都不恍惚其词、躲躲闪闪。让我觉得她特别有信念。信念很重要,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这个事我也觉得可以做,就给她们投了300万。

福佑卡车的惊喜是逐步释放的。一开始比较普通,推出经纪人竞价机制后,开始弯道超车,现在已经从行业第八十跑成了龙头,比满帮、G7都要好。它一定会成为一家百亿美金公司。

所以我觉得创始人拼的不是起点,是信念,以及认知能力。认知决定了你能不能快速迭代。赤子城也是,当时APUS的李涛一出来就融了五六千万,我们给刘春河和赤子城才投了400万,他也慢慢做出来了。做无人机的科比特也是,当时市场上有五六十家拿到钱了,科比特估计排80名,现在长成了仅次于大疆的无人机企业。

36氪:电动车领域明星创业者云集,你为什么选择李想的车和家?

吴世春:很简单,他之前一直在赚钱。不管是汽车之家还是泡泡网。他做的每个公司都是赚钱的。而他的对手做的每家公司都在亏钱。

36氪:你会在和创始人沟通多久后,给他贴上PSD的标签?

吴世春:有很多纬度可以去了解一个人。聊天啊,看他朋友圈啊。发的特别少,说明这个人在隐藏。

36氪:那三天可见的你就不投了?

吴世春:只是一个参考。总的来说,首先这个人价值观要正,其次我更喜欢有幽默感,有朋友,热爱工作也兼顾生活的人。

36氪:只热爱工作有什么问题?

吴世春:会绷得太久,有时候容易掉进坑里。

大风口毁灭大财富

36氪:你的乐观主义对梅花的投资策略有什么影响?你更崇尚“别人恐惧时我贪婪”而不是某种顺势而为?

吴世春:市场上很多人的谨慎确实出自悲观,但我们恰恰是在不确定性中看到了Long China(做多中国)的机会。我们投资的公司都是要长期发展的,所以当下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忧虑。上半年我们投资了米乐为、硕橙科技、乐艺教育、Suntisfy等等,很多公司我们都是一投再投,硕橙科技我们投资了两轮,像讯轻,最近几家一线基金要投,我们又会跟注。看机会就像面对半瓶水,有人看到的是半满,有人看到的是半空。

36氪:和前两年相比,今年的投资环境没有主赛道、主风口,这对于创业者融资的难度肯定增加了,对于投资人挑选创业者来说会更难吗?

吴世春: 现在热点确实非常分散,从我们上半年出手来看也是有各种不同领域,有物流、有教育、有SaaS、有内容电商、有宠物,还有抑郁症赛道,很多。中国任何一个小的细分人群,都有两三千万以上的人,比一个欧洲国家总人口都多。这就值得出大公司大机会。

我们根本不希望有大风口去干扰自己的视线。大赛道大风口从来都是毁灭财富的时候。千播大战、千团大战、千单车大战,每次都造成大量社会资源的浪费。而热点分散的时候,理性的创业者凭借自己对赛道的深刻认知,更容易出成果。大家都盯着去做共享单车,反而是耽误了一批人,浪费了一批社会财富。

36氪:如果我们把早期投资本身看作一个商业模式,这似乎是一个高度同质化的竞争场。你觉得梅花的核心差异点在哪里?

吴世春:在我本人。以及吴世春的不断成长。

36氪:你的成长体现在哪里?

吴世春:我觉得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是我对投资这件事的自信更强了。做基金我不是科班出身,刚开始的时候也很想看一下,这个项目别人是怎么考虑的,别的机构是怎么做的。但现在我认为我的直觉更重要。

36氪:在投资决策中你经常需要用“你的直觉”来说服人吗?

吴世春:我在内部拥有一票否决权,可以做最后把关。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看表象数据,我经常跟他们别光看这些数据,相信直觉。你用数字去做决定那是最平庸的投资,所有数据都在桌面上,大家都看得到。只有穿透这些数据,看到人的本质,才可能赚取超额回报。

当然有时候,我还要找一些相对不那么虚幻的说辞,比如跟大家开玩笑说这个创始人面相很好。

我认为对于一个基金来说,灵魂人物的投资感觉决定了这个基金的成败。如果把梅花最好的10个项目都拿走,梅花什么都不是,而这些好项目都是靠感觉拿下的。

36氪:那些超出你最初预期的,和没达到预期的创业者,这两个群体分别有什么共性?

吴世春:超出预期的,第一,心态开放,第二,人找得对。也是因为心态开放才能不断更新认知,才能聚拢人。不如预期的,认知固化,心态封闭。

36氪:今年是梅花成立5周年。从长期看来,你对梅花有什么样的野心?

吴世春:去年4月我们从梅花天使改为梅花创投。因为很多项目在天使之后我们还能看到很好的成长潜力,就需要有创投这样的武器,去给创业者更多的子弹,我们也能有更好的回报。

我认为从长期来说,人民币基金应该有美元基金一样地位。过去10年更多的钱被美元赚走了,我相信以后更多会平分秋色。美国沙丘路出了一批声名赫赫的基金,它们对不管是美国还是全世界的创业者都提供了巨大帮助。我认为中国的VC同样有这样的使命感,也应该拥有这样的和历史地位。我希望梅花成为其中一家。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没有人的创业经历是一帆风顺的。

2019-07-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