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硅谷密探 · 2019-07-09
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已来,自动驾驶的真正未来,还有多远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作者 Zhan Zhang,36氪经授权转载。

在硅谷,谁会成为第一家开展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行的公司?

这一答案尚无定论,不过,中国背景的创业企业 AutoX 给出的答案是:

“不是背靠 Google 的 Waymo,不是通用旗下的 Cruise,而是我们。”

六月二十号,AutoX 和另一家中国初创企业小马智行(Pony.AI)同时获得了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颁发的自动驾驶出租车许可牌照。与自动驾驶上路测试的路试许可不同,在小马智行和 AutoX 之前,只有美国创企 Zoox 于去年获批商业试运行牌照。如此算来,加州现今三间获批商业试运营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公司里,中国公司竟已居其二。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不仅如此,相比于 Zoox 拟于 2020 年推出试运行的保守计划,AutoX 便显得激进得多。

甫获许可,AutoX 便迫不及待地向外界宣布,他们将成为首个在加州进行商业试运行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公司,在硅谷核心区——圣克拉拉(Santa Clara)和北圣何塞(North San Jose)地区部署十余辆 L4 等级的自动驾驶车辆。届时,乘客们将可以从 AutoX 的手机应用上召唤相关车辆,体验自动驾驶出租车出行。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AutoX 官网,报名成为试运营用户的表格)

AutoX 于 2016 年 6 月由普林斯顿大学前助理教授肖健雄创立,如今刚刚走入其第三个年头,却已在各方面取得了不少建树。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AutoX自动驾驶车辆)

在衡量自动驾驶的智能性时,有一个指标叫做MPI,Miles Per Intervention,即 “平均多少英里需要一次人工干预”,这个数字越高,就意味着该自动驾驶汽车需要相对少的人工干预,也就意味着更智能。

AutoX 在该指标已经取得了 190.8 英里(约合 307 公里)的不错成绩,与百度阿波罗计划、文远智行处于同一梯队,虽远不如一骑绝尘的 Waymo (11017英里,约合 17730 公里),但放眼同侪,绝不算落后。

而从路试里程来看,在 2017 年 11 月 31 日到 2018 年 12 月 1 日 的一年时间里,AutoX 完成了22710 英里(约合 36548 公里)的路试,超过了百度的 18093 英里(约合 29118 公里),在一众中国公司中位居首位。

此次,他们试图抢滩加州自动驾驶出租车首秀,又是否能为我们带来惊喜呢?不妨拭目以待。

01.谁在提供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营?

放眼加州之外,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早已不是件新鲜事。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Waymo自动驾驶出租车)

在亚利桑那州的烈日下,Waymo 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已经显得司空见惯。

早在 2017 年 4 月,Waymo 便已在凤凰城展开其 Early Rider(早期乘客)计划,向部分试运营乘客提供免费出行。

去年 12 月,Waymo 更将这一计划升级为更为成熟的 Waymo One,开始向乘客收费,商业化的尝试徐徐展开。据 Waymo 披露,截止五月份,Waymo One 已经能够在一天内为逾千名乘客提供服务,帮乘客解决包括日常通勤、接送孩子、超市买菜在内的多方面出行需求。不过,Waymo One 仍然局限于小规模试体验乘客,并未真正向大众开放。

上个月,Waymo 的凤凰城版图又迎来了新的合作伙伴——共享出行巨头 Lyft,也借此真正意义上地向普罗大众打开了大门。

借助双方的合作,乘客可以直接从 Lyft 打车软件上叫到 Waymo 自动驾驶出租车,进一步拓宽 Waymo 的受众面,让更多人得到自动驾驶出行的体验。

Waymo 并不是唯一一家想到与 Lyft 合作、打入更广泛乘客的公司。在 “罪恶之都” —— 拉斯维加斯,总部位于英国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公司德尔福汽车(Delphi)拆分后、旗下主打自动驾驶的公司 Aptiv 与 Lyft 于去年五月携手推出了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在这项合作里,Lyft 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手机应用叫车出行。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Aptiv 的自动驾驶出租车)

根据他们今年一月披露的数据,Aptiv 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完成了逾三万单出行订单,成为数据公布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案例。

显然,“自动驾驶+出租车 / 共享出行” 的思路,也在中国被广泛运用。在广州,2018年11月1日,自动驾驶创业企业文远知行(WeRide.ai,曾用名“景驰”)联合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公司,在广州大学城推出了中国首辆自动驾驶出租车。虽然这项计划旋即被监管部门叫停,从路况复杂的大学城转向环境简单的生物岛运行,为公众提供有限度的预约体验机会,却依然为中国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运营试水拉开了序幕。

而此次获颁加州试运营牌照的小马智行(Pony.ai)也已在其大本营——广州南沙区展开了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计划。借助简单的微信小程序,用户可以获得从手机叫车到自动驾驶出行的全方位体验。

有喜自然有悲。

去年,Drive.ai 还兴高采烈地向公众宣布,将在十月得克萨斯州阿灵顿市展开面向公众的试运营服务,但时至今日,Drive.ai 的官网上,这一消息仍然是未来时态。

抢下硅谷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行首秀的,竟是家中国公司?

(Drive.ai, 右一为吴恩达)

而就在上周,Drive.ai 这家曾被视为自动驾驶领域的明星公司、获得多家著名 VC 投资、估值曾一度高达 2 亿美金的公司,在破产前夜,黯然宣布被苹果以相对低的价格收购。

其实,在收购之前,Drive.ai 便已被曝出裁员九十多人,办公室永久关闭。与其说是收购,更不如说是在公司倒闭之后,苹果出资接收了部分员工和剩余资产,商业化试运营的计划,也将永远只能是水月镜花了。

02.技术远未成熟,试运营意义几何?

不管现状是喜是悲,无一例外的是,现阶段的自动驾驶试运营车辆都还离不开安全驾驶员的监控,即使是公认遥遥领先的 Waymo,其技术离真正的“无人”自动驾驶仍有距离。安全驾驶员的额外成本,更让这些试运营计划与真正的商业化盈利相去万里。

在这一情况之下,自动驾驶公司们又为何会纷纷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业务呢?

显而易见,公关和宣传任务在第一位。

借助自动驾驶试运营,吸引公众关注,显示技术实力,进而寻求多方面的合作与资金投入,在自动驾驶这一烧钱行业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诸多公司争抢“全球第一”、“中国第一”、“硅谷第一”等等名号的首要原因。

除去资金方面的考量,试运营也能拉近大众与自动驾驶技术的距离,对社会的接受程度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若你真正体验过自动驾驶出行,大多数情况下,你对未知技术的恐惧感便会大大减弱,提高大众的接受程度。

另一方面,自动驾驶出租车商业运营之路上,政府的决策、法律法规的革新,都要历经各方面的磨合、协调。在这一过程中,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试运营正扮演着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角色,为各方面的决策作出实验支撑,为自动驾驶与社会、与普罗大众日常生活的融合作出准备。

技术方面,试运营业务同样意义深远。

借助试运营业务,公司可以对整个自动驾驶出行的各环节、各链条进行完整测试,在自动驾驶技术之外,不断改进包括叫车、调度、反馈在内的多方面用户体验。

调度,更是其中的核心环节。对于传统叫车软件,人类司机有其自己对路况、叫车需求量的判断,只能依靠价格激励等手段作简单引导。自动驾驶出租车则来的大为不同,各方面的优化、判断、决策都需要由算法自动化进行。

比如说,当自动驾驶出租车没接到需求的时候,它应该到哪儿去?在深夜的北京,灯火通明的西二旗显然比东西城的老胡同有更多的出行需求。那么,该如何设计算法,让车辆自动预测需求的相关位置,自动向热点区域靠拢,以期获得更高的收益呢?在未来的自动驾驶时代,这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接到用户出行订单之后,算法决策依然重要:是选择更近、但更危险的失修国道,还是选择稍远一些,但安全性大大提升的封闭高架?怎样选择路线才能更好地平衡出行速度和安全性,这些都是试运营需要探索的内容。

同时,用户的反馈数据也是公司眼中的金矿。

传统的 MPI 等数据指标只能对技术作出简单的评估,不能反映用户的真实体验。在试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真实反馈数据,则能对整个出行体验的舒适度、安全性作出全面的评估,帮助公司更好地找出不足,也能对自身技术的成熟度作出更好的评价。

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已来,自动驾驶的真正未来,还有多远呢?你期待自动驾驶的出租车运行吗?欢迎留言讨论!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从“人才跟着产业走”到“产业跟着人才走”,或是知识经济时代的必然现象

2019-07-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