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重庆汽车产业的困局与转机

36氪重庆的朋友们 · 2019-06-12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没有阵痛,就谈不上转型。

编者按:本文来自两江商业评论,作者:糜好奇,36氪经授权发布。

01

重庆悦来,车展落幕。

作为国内最重要的车展之一,重庆国际汽车工业展已经连续办了21年。本次共有110多个汽车品牌、1000余款车型参展,首发新车超过40款。

门庭仍然若市,车模美艳依旧。

但展场之外,重庆汽车产业却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

重庆市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汽车工业增加值下降17.1%,而2018年汽车增加值比2017年下降17.3%。

在重庆的支柱产业中,汽车工业是唯一出现负增长的行业。

汽车产量更是断崖式下降。

2018年,重庆汽车制造业的总产量同比下滑超过35%,今年一季度重庆汽车产量同比下滑超过30%。

这是大环境下的小气候。全国汽车产销量去年出现负增长,今年延续了这种下滑趋势,作为汽车工业重镇的重庆,下滑之痛尤为明显。 

长安不安,产销大幅下滑。

数据显示,去年长安汽车产销分别同比下降26.73%和25.58%。

今年前4个月,长安汽车累计销量约57万辆,同比下降32.54%。整体销量落至六大汽车集团的末席。

受产销影响,长安汽车业绩连续大幅跳水。

今年一季度,长安汽车营业收入约为160亿元,同比下滑20%,净利润亏损20.96亿元,同比下滑250%。

雪上加霜的是,长安福特因违反《反垄断法》,实施纵向垄断协议,被监管部门惩罚。

前不久,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处以上一年度重庆地区销售额4%的罚款,共计1.628亿元。

不只长安,力帆也是难兄难弟。 

2018年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销量跌破10万级,全年销售9.2万辆,同比下滑26.39%,营收110.13亿元,同比下滑12.6%。今年1季度营收同比下滑31.07%。

据《时代周报》报道,今年5月,力帆汽车总部遭遇了授权经销商的第四次维权。

由于销售惨淡,经销商向力帆方面施压,希望得到补偿后进行退网。

过去一年,力帆连续处置资产,缓解资金压力。其中,子公司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以6.5亿元转让给车和家旗下公司,颇为引人关注。

龙头尚且如此难熬,其它车企可见一斑。 

2018年,小康股份整车销量为34.78万辆,同比下降13.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6亿元,同比下滑85.33%;

北汽银翔产销量分别下滑50%和40%%,旗下品牌北汽幻速和比速汽车,陷入停产传闻。 

今年7月1日,重庆“国六”排放标准实施,而据重庆汽车商业协会统计,全市经销商库存的“国五”车辆还有8万辆。离“国六”标准实施不到20天的时间,“国五”车辆清库存压力巨大。

产业困局,喘息之间,重庆汽车工业如何破局?

02

时间是玫瑰,更是坐标。

解读重庆车企沉浮,应该放在改革开放40年重庆汽车产业的大崛起和大转型之中。

作为抗战时期和新中国初期重要的兵工业城市,重庆发展汽车工业占了很大的起手。上世纪80年代,长安“军转民”,开始生产微型卡车和客车,之后又陆续与铃木、福特、马自达合作推出合资品牌。

随之而来的是,一大批零部件供应商在重庆设厂,汽车工业产业链逐步完善,重庆汽车产销规模快速增长。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汽车就已经成为重庆工业的支柱产业,重庆也一跃成为全国第五大汽车生产基地。

进入2000年之后,长安发力自主车系,二次创业激励人心。

看到了汽车市场的红利,重庆一批民营摩托车企业纷纷与国有车企合作,借船下海,杀入造车江湖。

新千年之初,重庆“摩帮”,繁花似锦。那是一个属于尹明善、左宗申、涂建华的年代。

后来的造车狂人,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还在为出口10万辆鑫源摩托到越南而兴奋不已。

即便放眼全国,李书福刚拿到轿车生产资格,做电池的王传福刚收购秦川汽车,民营资本进入汽车领域的口子也才刚刚撕开。

民企进场,重庆“摩帮”造车,为汽车工业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草莽却又充满活力。

力帆、小康、银翔、鑫源,那些风驰电掣在蜿蜒山城的摩托车,摇身一变,成了“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的乘用车。

蒙眼狂奔,旺盛生长。

在中国汽车快速增长的黄金年代,重庆汽车工业强势崛起,2009年产量已经是全国第三,2014年以260万辆的产量,跃居全国第一。

此后2年,重庆汽车产量持续保持在300万辆的高位。

目前,重庆已形成以长安企业为龙头、十多家整车企业为骨干、上千家配套企业为支撑的“1+10+1000”的产业集群。

03

沃野千里,满目生机之下,实则危机重重。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遭遇了28年来的首次下滑,重庆首当其冲。

究其原因,既有宏观经济层面和产业政策的因素,也与重庆汽车产业结构不合理,传统燃油车布局过大,创新能力不足有关。 

浪打来的时候,难免湿身,关键是自己要拥有一身不怕风吹浪打的“铁布衫”。

拐点时刻,重庆汽车产业已经到了必须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打造新动能,寻找新增量,彻底扭转大而不强的局面迫在眉睫。

事实上,汽车产业正迎来一个全球性的、革命性的发展机遇,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行业将迎来爆发。

今年1季度,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增幅,同比分别达到102.7%和109.7%,预计2019年2季度继续维持高增长。

重庆显然也意识到了潮水变化的方向。

2018年12月,重庆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要大力提升汽车产业产品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轻量化水平,打造现代供应链体系,壮大共享汽车等应用市场,实现产业发展动能转换。

该《意见》明确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创新投入力度。到2022年,全市汽车行业研发投入达到180亿元;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5%,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意见》提出,到2022年,重庆汽车产业在全国的领先地位进一步巩固,年产汽车约32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超过40万辆,智能网联汽车超过120万辆,实现产值超过6500亿元。

决心足够坚定,路径也足够清晰。重庆车企和地方政府加紧布局新能源和智能化。

去年,璧山区政府与比亚迪签订动力电池年产20GWh产业项目投资合作协议,比亚迪将在璧山启动生产动力电池电芯、模组以及相关配套产业等核心产品。

长安汽车开启第三次创业计划,祭出“北斗天枢”计划和“香格里拉”计划,分别对标智能化和新能源领域,试图实现从传统汽车制造企业向智能出行科技公司转型。

今年1月,长安汽车与华为联合设立长安—华为联合创新中心”,双方共同打造全新的用车生态,后续将在智能化与新能源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钻研L4级自动驾驶、5G车联网、C-V2X等前瞻技术。

4月,力帆汽车和武汉泰歌签署战略协议,进行氢能源乘用车试验,试图抢占氢能源汽车行业先机。

国内首个氢能“共享汽车”项目落地重庆南岸区,格罗夫氢能汽车公司新款氢能SUV汽车正式下线。

首批将有200辆格罗夫氢能乘用车投入分时租赁业务,进行示范运营。

福建雪人股份投资的氢燃料电池发动机项目,签约落户两江新区。

该项目达产后将形成年产10万套氢燃料电池发动机及核心部件的产能,年产值将超过100亿元。

 嘉兴德燃动力投资的燃料电池项目——车用燃料电池动力系统及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落户两江新区,项目达产后预计产值达25亿元。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没有阵痛,就谈不上转型。

今年初,工信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就曾说,汽车产业负增长不见得是坏事,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资源和产销量会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产业集中度会大幅度提升。

嘉陵江的水涨了又落,落了又涨。

重庆仍然有实力和信心重振汽车产业,但愿,越过山丘,便是坦途。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TA还在犹豫如何开场

下一篇

云服务大厂们通过收购来增加自己手中的“武器”。

2019-06-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