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中国音乐财经 · 2019-06-13
刘洲1500万侵占罪成立,获刑4年6个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 宋子轩,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从风暴到刘洲: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才华和生产力的音乐人、有经营管理经验的操盘手、投资经验丰富且有人脉和资金的个人投资者,明明看上去是一个黄金组合,然而原本前途无量的音乐人却被捕获刑,职业经理人也受到种种指责,一贯低调的投资人被迫浮出水面讨伐创业者,为什么结局会变成“三输”?

这是一个眼看他们起高楼,眼看他们宴宾客,眼看他们楼塌了的故事。持续了近一年的“刘洲侵占投资人资产案”终于在本周迎来了“结局”:刘洲1500万侵占罪成立,获刑4年6个月。

很快,这位凭借担任多个综艺节目音乐总监而声名鹊起的音乐人,就将被快速更新的行业热点所淹没。然而这起焦点事件却是当下投资创业失败中的典型案例,我们整理了三方去年在该事件爆发后的各自说辞,供行业人士参考并反思。

三方如何走到一起?

投资人张建华:看好的人才,一定要及时下手;

音乐人刘洲:投资人中张建华最有诚意,把他捧得非常高,反复表示投资的是他个人;

职业经理人贾春雷:对张建华并不是特别了解,被刘洲的热情打动成为经纪人。

三人当中最先达成合作关系的是刘洲和贾春雷。据贾春雷接受新浪娱乐采访称,其在刘洲的多次劝说下,于2016年2月辞职来到北京,此前他在深圳一家文化连锁企业工作了7年,主要工作是艺人管理。

经过两个月的接触和观察,贾春雷认为刘洲是值得合作的人。“我发现他在音乐这方面是个非常有创造力的年轻人,浑身充满了音乐家的气场。”于是在2016年4月,贾春雷正式开始以刘洲经纪人的身份帮助刘洲运营多耳文化工作室。

据贾春雷对新浪娱乐透露,作为经纪人,其主要工作是负责打点刘洲的个人日常工作,包括接待客户、谈合作、对接具体的制作工作以及宣传推广等等。尽管在接手多耳工作室的工作后发现,刘洲这间工作室几乎没什么钱,但他认为刘洲是一个比较热血的音乐人,“我觉得行,大家只要一起拼了去干,只要有生产力,照样能赚到钱。”

而刘洲与张建华相识,则是通过某音乐公司创始人牵线搭桥,据去年刘洲对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以及张建华对娱乐资本论的透露,双方相识是在《中国有嘻哈》播出前后。(刘洲称是在《中国有嘻哈》爆红之后,张建华则称是在节目播出前。)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刘洲表示由于《中国有嘻哈》首期爆火,当时无数投资人涌入,包括有钱的个人投资人与众多投资机构都很兴奋。而围绕在他身边的投资人,一时感觉张建华最有诚意,反复表示投资的是他个人,连商业计划书都“拒绝”过目。便最后选择了与张建华合作。

而之所以选择刘洲,张建华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也透露了自己“快”的投资之道。“看好的人才,一定要及时下手,不然等他火了,你都排不上号。”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刘洲向张建华介绍8亿规模的Livehouse项目,图片来源:娱乐资本论

然而,与刘洲的说法有所出入,张建华并非没有听过刘洲的商业计划。他表示刘洲计划先买下美国Billboard榜单的中国代理权,再在几十个城市同时展开Livehouse的线下运营,每年以翻倍的速度签下音乐人,再跟QQ音乐合作搞Billboard中国版的电台打榜,大概需要8亿。

尽管张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当时觉得刘洲的演讲有些“虚夸”,但是最终还是被刘洲的热情“打动”。

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贾春雷透露,作为经纪人,其与刘洲的合作模式开始是三七分成的比例,之后刘洲跟他商量,变成工资加股份代持的模式(工资+代持股30%)。贾春雷称刘洲执意要换这种模式,但刘洲并不想与他签订书面协议。他当时意见非常大,对此持怀疑态度。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2017年综艺节目《金曲捞》合影,刘洲(右三)、贾春雷(右一)

据贾春雷对新浪娱乐透露,从2016年4月到2016年底、2017年初8个月左右的时间中,多耳文化通过为包括《盖世英雄》、《我是歌手》、《蒙面唱将猜猜猜》一些大型综艺的明星艺人编曲,公司获得了1800万元的利润。“刘洲想跟我表达的是想借助资本,比如说把公司做到音乐这个领域的最顶层。”

而据贾春雷透露,刘洲之所以接受张建华的原因也并非仅仅是因为“诚意”。他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表示,当时多耳原本计划引进天津的一家投资机构,据工商资料显示,该家投资机构为天津君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进入。刘洲去年也曾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自多耳文化2012年成立,便一直和君理有接触。但刘洲强调,对方只是顾问的角色,没有真正进来。

“但是因为前期君理会做一些尽调,比较慢,正好那个时间点,他碰到了张建华,俩人便谈得非常快。”贾春雷把刘洲快速接受张建华的原因归结为刘洲急需这笔钱(抢占市场)。至于张建华本人,贾春雷表示自己了解并不是特别深,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只是表示:“据我所知,张总在北京也投了很多文化公司。”并表示,刘洲和张建华具体怎么聊的,他并不清楚,只知道有了结果后让他具体去干事。

“在整个《有嘻哈》期间,当时整个势头很猛,我可能是先驱者,我发现了这个市场,我需要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来引领这个市场。这个时候引起了很多个体投资人和资本投资人的注意,那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张建华——你必须找我投,不要找别人,就找我。”刘洲去年回忆时说道。

综合来看,三人的合作看似是被各自的热情所打动,而真正的原因,明显则是在“中国HIP HOP大潮”在彼时袭来的当口,进行市场的快速抢占。

从高楼拔地而起到互不信任

投资人张建华:刘洲作为公司法人,不懂公司运营。

音乐人刘洲:自己是内容生产者,公司由贾春雷管理,投资人不断插手,财务和公司十几个艺人的唯一经纪人均不是自己人。

职业经理人贾春雷:自己逐渐被架空,公司向来做决策都需要刘洲签字。

其实在该事件于去年爆发之前,关于“门和钥匙”办公室天价租金的话题就曾在各社交平台被传播开来,而对于一年高达900万元的金额,无论是刘洲还是贾春雷在接受采访时都没有否认。不过双方都表示此事与自己无关,贾春雷甚至表示这件事自己拦都拦不下来。

据知情人士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惠通大厦的办公地点为张建华所找,也是张建华投资的种梦传媒的所在地,非贾春雷出面找的地方。而除了办公地点,“门和钥匙”的日常业务和公章究竟是谁在管理,目前仍没有定论,这也是刘洲和贾春雷互相指责的关键点。

刘洲称自己在《中国有嘻哈》录制期间非常忙,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公司的事情,自己作为内容生产者只负责艺人和出歌,公司财务、规章制度等具体事务均由贾春雷负责。此外,刘洲还透露,该公司任命贾春雷为CEO,也是由张建华“任命”,自己当时也没有什么意见。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贾春雷

而财务管理以及公司公章的使用更是非常混乱。据刘洲去年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此前Door&Key巡演前期是他在和Bravo Entertainment对接,然而当门和钥匙的公章出现在与Bravo的合同上时,他并不知情。

不过对于刘洲的说法以及坊间众多传闻,贾春雷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一口否认。“他(刘洲)是公司法人,账户U盾、公司法人章全在刘洲手里,我怎么动公司的钱?”此外,他还表示,实际今年以来,自己就逐渐被架空,后期更是无法插手公司事务,能干预的地方越来越少,就连普通拿个报表看都得反复几次,“公司向来做决策都需要刘洲签字。”

“投资人中间插手了很多,基本上每一步怎么打怎么弄都按照他的方式走,我管内容,我制定不了方向,而且在公司里面也老说,刘洲不懂生意不要听他的要听我的,于是乎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闹到最后就是因为公司没弄好。去年11月中,我就提出来,公司这么管理,加上你这么插手,很多东西我做不了,就别做了。”刘洲说,“2017年Door&Key本来是一盘很好的棋,因为自己把自己给活活搞黄了。”

2017年11月,彼时国内的HIP HOP风头仍处在快速上升的阶段,但由于对公司经营管理方式不满已久,刘洲便提出将自己的股份和艺人都给张建华,退出公司。据刘洲透露,当他向张建华提出这一要求时,张建华表示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随后在中国HIP HOP经历了PG ONE事件后,整体大环境迅速变化,双方的矛盾也骤然上升。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另外,同样据刘洲的说法,当时抢一波艺人签的时候,是用多耳这家公司签的,但所有的收入全都是走门和钥匙,当时签艺人、注册公司的事情是同步、叠加在一起发生的,刘洲说,“你不签别人就都签走了,所以都签到了Door,因为你必须得签,但是所有艺人赚的钱、流水都给的Door&Key。我在忙着干活生产音乐,他觉得我不管公司,我又不是一个管理者,在这个厂牌,我生产了很多首歌,演唱会的音乐,版权都在Door&Key,我从来没在里面分过钱,所有的利润全部给Door&Key。”

2017年随着GAI的大火,公司营收3000万,刘洲甚至说,收入全部打到了门和钥匙公司的账户上,但相关艺人活动结束后,GAI的经费还没有结,反而先结算了经纪人的费用。而这个经纪人是全公司十几个艺人唯一的经纪人,而这个人就是贾春雷的表弟,会计也是贾春雷从别的公司挖过来的。据刘洲的说法,贾春雷作为CEO的年薪更是达240万元。而在2018年,贾春雷与刘洲也当面爆发过一次大争吵,刘洲情绪激动,口头解除了贾春雷的CEO职务。而在此之前,贾春雷已提出过辞职(时间未知),但未征得刘洲同意(原因未知)。

一个公司,法人和CEO均纷纷想趁早脱身,核心原因为何?

1500万元的具体动向

据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8月(工商资料显示为2017年8月10日)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成功,注册资本1000万元,刘洲出资510万元,是最大股东也是法人,张喆(张建华的儿子)出资350万,为第二大股东,贾春雷出资140万。

实际出资方面,据贾春雷和张建华分别接受新浪娱乐和娱乐资本论时表示,张建华其实一共投了700万入公司账户,其中350万作为股本金,另外350万作为启动资金。贾春雷的140万元实际是张建华打给刘洲个人账户中1500万元中的一部分(对此贾春雷并没有否认。)刘洲也确认了在1500万元之外,投资人还往Door&Key账上打了700万元。至于后面打入公司的700万元,刘洲的回复是,“后来我才知道,老张又给公司打了700万,没经过我允许,我完全不知道。”

第一笔1500万元到底是什么?投资款还是借款,便是投资方张建华与刘洲的核心分歧所在。

刘洲在去年的说辞为,在2017年8月公司未完成注册前(张建华透露是在《中国有嘻哈》播出前后),张建华便直接往刘洲的个人账户里汇入了500万元(第一笔投资款)。刘洲表示,与张建华确定合作关系后,便陆续开始签约艺人,谈合约,只是公司一开始没有注册下来。刘建华陆续给其汇入的另外两笔500万元的投资款(银行汇款备注),大部分都花在了公司(门和钥匙)账上。刘洲强调,这些钱花在什么地方,每一笔都有记录。而在公司注册下来后,刘洲称他随即便安排,把个人账户上的余款都转入了该公司。在被问及在公司还未完成注册前,其个人账户便收到共计1500万元当时是否觉得有些不妥时,刘洲表示,他个人一开始并不知情,其个人账户是由其经纪人贾春雷在管。

不过张建华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单独打到刘洲私人账户的1500万,并非为了投资Door&Key,而是刘洲之前与自己诉说的“LIVEHOUSE计划”中的一步——即为了拿下Billboard中国区代理权,需要向版权方提供相关的财力证明,拿到代理权后,和平台方合作,在国内多地打造LIVEHOUSE,届时他们歌手运营、歌曲创作、现场演出、平台打榜一条龙。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4页报表中的利润表,图片来源:娱乐资本论

此外,据张建华向娱乐资本论透露,刘洲在收到这1500万元后,就再绝口不提Billboard中国区代理权、Livehouse项目和新公司的事,也未向他返还这1500万元。双方的矛盾就此爆发。据张建华向娱乐资本论提供的“门和钥匙”的银行流水账单显示,迄今为止,刘洲也只打过一笔510万的款项到公司账户。今年1月份,他和贾春雷在多番催促下,“门和钥匙”的财务才出具了一份4页报表。利润页显示,2017年“门和钥匙”累计收入为3000万左右,但扣除营业成本、税金、管理费用等,营业利润为-535万,公司净利润为-639万。没有收回自己的1500万元,而在GAI帮公司赚了几千万的情况下,刘洲表示全亏了,这让张建华无法接受。

这一点和刘洲方的说法符合,“但问题是,我不管帐,这个公司起得特别大,拔地而起,大家不想一想,养不养得起,生不生存得了,一年房租900多万,照着每个月发工资150多万,起这么大盘子,玩感觉,我看就觉得没对,是在不停的消耗我。而且公司就一个经纪人,所有的流水变成经纪人说这场演出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于是乎会计把帐做好,想黑多少黑多少。这样的公司我能玩吗?”

贾春雷表示,2017年年底公司的盈利状态还是OK的,但是从1月份开始,公司的项目便越来越少,项目基本都进了多耳文化。

2018年4月份,张建华派财务人员到“门和钥匙”查账(贾春雷称这是第一次正儿八经查账)。根据测算,2017年的利润在2000万左右,但公司账号上却没什么钱。在调出“门和钥匙”账户的银行流水后发现,截至3月19日,公司运营账户上只剩163万元的现金,其中在2017年9、10、11月,有3笔打给四川晨星天曜建筑公司、共计1030万。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部分庭审记录,图片来源:娱乐资本论

张建华向娱乐资本论透露,2018年春节前,刘洲及大部分团队陆续搬进了朝阳北路一处2层独栋楼中。但该建筑的LOGO却不是Door&Key,而是Door(多耳)。贾春雷称,对此刘洲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好像说过一回,就是说他想有一个自己的地方自己可以很自由的地盘。”张建华在接受采访时称,花在装修这个新址和设备上的钱足足达到了3000万,“请问资金来源是什么?刘洲能不能在法庭上说明一下?”然而在庭审记录上,对于钱款去向的证明,刘洲以数次更换律师、交接不清为由,表示暂时无法提供。对此,刘洲的说法是,“花钱、公司都在北京,为什么不在北京审理,也不让我给出任何证词。明天要开庭了,今天通知,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我到了庭上,才拿到这些自诉人的提出的疑议,我不是职业律师,你不给我时间去整理,那我在现场怎么举?”

8月21日,荆州沙市区人民法院对刘洲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判刘洲犯侵占罪,有期徒刑4年6个月,罚款50万,判决生效十日内向张建华返还1500万钱款。

9月3日,刘洲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上诉状,上诉理由为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和“定罪量刑很粗糙”。最后的主张为1500万是张建华给“门和钥匙”公司的投资款,不存在“多次催要拒不还款的事实。”

二审法院根据张建华的申请,向北京农行调取了涉案银行卡的进出款记录。据娱理工作室报道,涉案刘洲银行卡在2017年7月11日至3日的收支情况如下图所示。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图片来源:娱理工作室

根据荆州中院的裁定,1500万元为张建华对设立音乐公司的投资款,公司未成立且该款未投资前,刘洲对该款系“代为保管”,因证据不足,门和钥匙的银行账号也未证明公司收到1500万款项,所以刘洲主张双方约定的公司就是门和钥匙公司,以及将1500万元全部投资到门和钥匙均不成立。并在在2017年7月12日至11月3日期间将代为保管的投资款全部占为己有。结合该事实,二审法院裁定刘洲构成“拒不退还”。

《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获刑:又一个楼塌了的故事

反思:欲望与底线的博弈

有才华和生产力的音乐人、有经营管理经验的操盘手、投资经验丰富且有人脉和资金的个人投资者,明明看上去是一个黄金组合,然而原本前途无量的音乐人“锒铛入狱”,职业经理人受到种种指责,一贯低调的投资人被迫浮出水面讨伐创业者。

如此结局值得深思。

此次“三人行”导致原本“前途无量”的“门和钥匙”的最终失败,显然不是一时的,而是节节败退的。从仅仅建立在“热情”基础上的相互信任,到毫无尽调的非理性投资;从没有落实在纸面上的商业计划和资金流动,再到分工混乱、财务混乱、公司管理一塌糊涂的发展过程。看似是为了抢占HIP HOP市场的一次强强联手,而实际上却是一场三人为了急于抓住商业风口,却从未从根本上达成一致而注定失败的创业。

其实该案件并非是个例,这与去年8月份“风暴电音”的崩盘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2014年初,资方喜临门向艾唐公司投入2000万元天使轮,计划用于欧美巨星巡演项目。但风暴电音创始人周铂弘却利用资方喜临门的投资款,在随后成立了唐艾公司,担任法人,开始运营“风暴电音节”,并频繁注册了与之相关的各类泛娱乐商标。据圈内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周铂弘在拿到投资后,自己也过着十分奢侈的生活。

从这些投资创业失败的案例来看,首先,很多创业者的自律性差,法律意识淡薄,公私的界限从未划清,以为资本投进来的钱自己可以随意支配,甚至挪用他处。

其次,创业维艰,很多项目本身是好的,然而资方与创业者在诸多方向上的不统一、业务以及财务合同签订的不清晰、草率甚至没有,为之后公司的发展埋下了诸多隐患。

第三,成为市场先驱并不是那么重要,抢占风口也不是最关键的事,盲目的目标与欲望只会使行动在热情的假象中丧失理智。而赢家也往往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是率先找到适合的投资人、投资对象以及合作伙伴,使公司能促进正向交易的人。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淘鲜达成为阿里新零售“旧城改造”的第一抓手。

2019-06-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