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井岛俊一 · 2019-06-01
这个时代,是CEO最轻松的时代。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18年,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年薪接近23亿美元,是全球收入最高的上市公司CEO。就这些公司的CEO而言,其平均薪酬上涨水平是普通员工的两倍之多。如今的时代,当一名CEO是否是一件既轻松又赚钱的事?这篇文章来源于《纽约时报》,原标题是It’s Never Been Easier to Be a C.E.O., and the Pay Keeps Rising,作者Peter Eavis在文章中跟大家分享了薪酬福利咨询公司Equilar在调研2018年美国境内薪酬排名最高的前200位CEO后的5个重要发现。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图片来源:Joan Wong

如今,当一名首席执行官,并不难。

经济的稳定发展,促进并提高了各个公司的整体销售业绩。而特朗普总统的减税政策,也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的经营利润。股票回购的大幅增加,还进一步刺激并抬高了股价。

虽然有这些结构性的因素影响着公司的发展水平和股价变化情况,这些公司的董事会却认为,其CEO对公司的良性发展起着独特的作用。因此,也不遗余力地通过各种方式回报他们。

最令人瞩目的例子,不得不提到特斯拉向其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提供的价值23亿美元的年薪大礼包。据有关薪酬行业权威专家表示,这个数目不仅是2018年全球大型上市公司CEO中薪酬最高的,更是历史上最高的薪酬。

这种发展趋势,仿佛势不可挡。

每年,薪酬福利咨询公司Equilar都会帮助《纽约时报》展开一项调研,研究调查美国境内薪酬排名最高的前200位CEO。调查发现,几乎所有CEO的薪酬回报每一年都呈上涨趋势。

根据分析显示,2018年的相关数据非常惊人:这些CEO的平均年薪为1800万美元,较前一年平均增长6.3%,达110万美元。

相比于普通员工的工资,CEO的工资的上涨速度基本是其两倍之多。2018年,在整体劳动市场发展良好的情况下,美国私营企业工人平均工资上涨幅度仅为3.2%

表面上,这些企业顶端管理人才的薪酬呈增长趋势,但背后却有不少限制CEO薪资增长的阻碍。

几年前,美国国会要求,美国企业必须披露其CEO的薪酬与员工平均薪酬的比例。此外,由于部分股东和咨询公司的压力,不少公司的董事会也更加依靠公司业绩来决定CEO的薪资待遇。

不过,即便存在这些阻碍因素,CEO实际的收入却仍然保持着上涨趋势。

在Equilar公司的CEO薪资调研排名中,特斯拉CEO马斯克位居榜首,年薪高达20多亿美元。第二名则是Discovery公司CEO大卫·扎斯拉夫(David M. Zaslav),其年薪高达1.29亿美元。

全球网络安全领导者派拓网络(Palo Alto Networks),据称向其新上任的CEO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支付的年薪是1.25亿美元。

软件公司甲骨文(Oracle)给两位联合首席执行官支付的年薪是1.08亿美元,而支付给其总裁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年薪还稍微多一点。其中一位联合首席执行官,萨弗拉·卡兹(Safra A. Catz),更是2018年年薪最高的女性(Equilar公司的排行榜上一共仅有8位女性)。

而Uber公司的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本来能够以年薪4530万名列排行榜第10位。但去年Uber还不是上市公司,因此并没有纳入Equilar公司的排行榜。

此外,这个排行榜上也没有对冲基金和私募公司的CEO,这些高管的收入最高也超过了上亿美元。

Equilar公司调研报告中的5个发现: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图片来源:CNN

1. 无论逻辑怎么样,CEO都能得到相应薪酬

2018年1月,特斯拉公布的马斯克未来十年薪酬方案中,如果特斯拉股票市值涨到约6500亿美元,那么马斯克的期权收益将达到560亿美元。

消息一出来,人们都为之震撼,并称其为“大胆的实验”,当然也符合一个有超常远见的领导者应得的回报。

毋庸置疑的是,这个消息中的收益的确看起来像天文数字,但前提是在马斯克的领导下,特斯拉能够实现其雄心足足的目标计划。

特斯拉目前的股票市值只有350亿美元。也就是说,要实现这个目标,其市值必须要涨至少18倍。

特斯拉董事会之所以会通过这个期权收益方案,主要是怕马斯克会将其关注重点转移至其它项目,比如SpaceX太空探索项目,或者甚至怕马斯克会全身退出特斯拉的经营管理。

在关于这个收益方案的声明中,董事会描述说“他们希望以此激励马斯克不仅要继续领导特斯拉实现其长期目标,而且还要通过其个人的商业敏锐和兴趣,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特斯拉上。”

几个月过后,按理说马斯克的关注重心应该进一步聚焦在特斯拉上才对。然而,特斯拉以及马斯克却都遭遇了不小的“挫折”

特斯拉研发交付电动汽车受阻、高管离职,公司还经历了财务问题。而马斯克自己因为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称特斯拉将要私有化,此举却遭到美国证监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质询,并认定其披露的信息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

为什么特斯拉董事会愿意答应给马斯克的期权收益方案?

据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的分析师称,当时马斯克已经持有特斯拉约20%的股份,可以说其财务收益实际上和公司的收益是紧密相关的。

如果特斯拉股票市值达到6500亿美元,实际上马斯克持有的部分股份价值都将超过1000亿。所以,目前并不了解为什么还要给马斯克支付约23亿的额外年薪。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迪士尼CEO鲍勃·艾格尔(Robert A. Iger)。图片来源:TheStreet

2. 即便做的普通工作,CEO也可以获得额外薪酬

Equilar公司发布的排行榜上,有两位值得关注的排名靠前的CEO。他们分别是迪士尼CEO鲍勃·艾格尔(Robert A. Iger)和电信巨头T-Mobile CEO约翰·莱格尔(John Legere)。

他们两位得到较高报酬的原因,在于其领导公司完成了多个大型兼并项目。

但是,主导兼并项目本应该是CEO工作职责的核心部分,并不应该享有额外薪酬。比如,美国药品零售企业CVS就因几名高管负责监管其收购安泰保险公司(Aetna)而获得额外薪酬奖赏,但其CEO拉里·梅洛(Larry J. Merlo)却没有享受到额外薪酬。

据Equilar公司估计,迪士尼CEO艾格尔因在任期间完成对大众媒体公司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收购案,而获得额外薪酬后年薪高达7400万美元。艾格尔前一年获得的薪酬为6560万美元。两者加起来则有接近1.4亿美元。

迪士尼联合创始人罗伊·迪士尼(Roy O. Disney)的孙女阿比盖尔·迪士尼(Abigail Disney),最近对公司的薪酬支付方案表达了自己的不同看法当谈及艾格尔的薪酬时,她说:

他应该获得更高的薪酬奖励。对此,我从来没有表示。但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上线到底在哪里?

据迪士尼发言人大卫·杰斐逊(David J. Jefferson)透露,迪士尼和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双方的董事会都请求艾格尔延长其雇佣期限,从而监管这笔收购案。

他还说,完成这笔收购案的股权奖励方案“只有在迪士尼在2021时实现良好的业绩表现后才会支付给艾格尔。”

T-Mobile CEO莱格尔在完成和另一通讯巨头Sprint的合并案之后,还获得了一笔价值约3700万美元的特别兼并薪酬奖励。即使最终合并不成功,他照样能获得这笔奖励。

据T-Mobile公开文件显示,这笔奖励是为了激励莱格尔做到让公司股东利益最大化,所以最终即便没有成功地与Sprint合并也不重要。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富国银行CEO蒂莫西·斯隆(Timothy J. Sloan)。图片来源:Baaz

3. 无论有什么丑闻,CEO都能得到相应薪酬

今年3月,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CEO 蒂莫西·斯隆(Timothy J. Sloan)对外宣布他将于今年6月30日退休并卸任CEO一职。

2016年,时任富国银行CEO因虚假账户事件辞职,接任者斯隆在被任命为CEO之前已经在富国银行工作近30年。他担任CEO一职以来,一直致力于消除丑闻的影响,并修复与监管机构和政府机构的关系。然而事与愿违,直到现在,虚假账户事件还未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据Equilar的数据显示,斯隆的股票奖励价值约为2400万美元。而根富国银行透露,这笔股票奖励将在接下来三年中分派给斯隆。

2018年,对Facebook来说也是极其不幸的一年。

英国数据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丑闻,揭露了Facebook在用户信息数据管控方面的漏洞。此外,更有大量质疑,在美国2016年大选期间,俄罗斯利用Facebook并试图干涉大选结果。这些丑闻,引来了普通民众的愤慨。

Facebook也耗资数十亿美元并致力于打造安全的网络环境,但其面临的监管审查,则会带来长达数年的负面影响。

不过,Facebook高管的薪酬待遇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Facebook董事会向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首席技术官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支付的股票奖励价值1840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并没有像其他高管一样在公司领取薪酬。据报道,扎克伯格2018年只领了1美元薪水,但其总薪酬价值却从910万美元涨至2260万美元,这些费用包括差旅及个人安保等成本。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图片来源:Fortune

4. CEO实际得到的薪酬,往往比公司公开的数额还要大

Equilar的调查分析主要基于各公司的相关声明。但这些声明中提到的CEO薪资水平都是预估数据,往往都是基于股票和期权在未来的收益价值而计算的。

据某些专业分析师计算,实际上这些CEO的薪酬待遇比公司声明中的金额还要多。

比如,据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ISS)估计,2018年甲骨文公司的两位联合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价值高达2.07亿美元,而公司的声明中,这个数字却是1.08亿美元。

ISS的计算方式之所以存在不同结果,其原因在于其对于这些高管未来的业绩目标实现预估不同。对此,甲骨文公司拒绝作出任何评论。

当然,公司高管有时候也真的会因为公司业绩表现超预期水平而获得比公司声明薪酬更多的回报。

摩根大通(JPMorgan)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Equilar公布的2018年公司CEO薪酬排行榜中名列第22位。

戴蒙2016年获得的薪酬价值约为2050万美元。但因为戴蒙领导摩根大通实现了更出彩的业绩表现,他去年获得的实际薪酬高达5600万美元。

不过,事物总是存在两面性。既然有公司高管实际获得薪酬比声明预期薪酬要高的情况,那也存在相反的情况。

比如,艾格尔2014年基于业绩表现获得的薪酬价值约为6000万美元,但因为迪士尼的运营收入并未达到预期,艾格尔最后并没有得到这笔薪酬奖励。

此外,扎斯拉夫2014年也并没有全额获得原本价值1.45亿美元的薪酬,其实际获得的薪酬价值仅为6500万美元。

工作轻松又拿高薪,美国的CEO们迎来了黄金时代

派拓网络CEO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图片来源:Fortune

5. CEO投资自己所在的公司,还可以获得额外的回报

阿罗拉去年加入派拓网络后,他个人出资2000万美元用于购买公司股票。公司CEO将自己的未来投资于所任职的公司,可以加强其与公司高管的目标一致性。

同样地,戴蒙2000年加入美国第一银行(Bank One)担任CEO之前,就已经耗资约5700万美元购买其股票。2004年,第一银行与摩根大通合并,合并之后戴蒙出任摩根大通的首席运营官一职,直至2006年正式成为新一任CEO。

不过,在阿罗拉的案例中,其个人投资的激励作用可能并没有戴蒙强。

2018年,阿罗拉总的薪酬价值为1.25亿美元,因此2000万美元相对而言只占了较少的比例。此外,即便有个人现金投资,派拓网络发放给阿罗拉的仍然是限制性股票。

“只有在公司业绩表现良好、公司股东获得足额回报价值的前提下,公司才会给阿罗拉派发股权奖励。”派拓网络发言人本·马洛伊(Ben Malloy)透露。

译者:井岛俊一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