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的投资故事

时氪分享 · 2019-05-30
移动互联网潮起潮落,罗敏与周亚辉的故事纠葛,是这其中一个典型的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关系样本,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趣店的投资故事

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常常有很多很复杂的感情包含其中。既有像 ofo 这种矛盾公开化、闹得不可收拾的,也有投资腾讯过程中 IDG 因为过早退出而悔恨不已的,更有大疆这种傲慢到强制投资人在投资款之外必须捆绑提供无息贷款的。

但很少有像趣店和投资人们这样的故事,它不属于上述案例中的任何一种,这是关于罗敏和一群投资人们相互欣赏、相互信任、相互成就但也终有一别的故事——作为中国创投浪潮中的一朵特别的浪花,同样也值得玩味。

4 月 12 日,趣店(NYSE: QD)宣布与昆仑集团签署股票购买协议,趣店回购昆仑集团持有的全部 1817 万股公司 A 类普通股。30 日,趣店即宣布回购交割完成。

在此之前,周亚辉的昆仑万维已经有多次抛售趣店股份的动作,在趣店上市前,昆仑万维曾经持股比例高达 19.7%,是趣店的第二大股东。

此番出清,从资本层面来说,罗敏与周亚辉的「趣店物语」宣布告一段落。早早投资的昆仑获得了丰厚的资本回报。

罗敏在朋友圈对趣店回购昆仑全部股票一事发表了感想,表达了对周亚辉的感谢,「学到了特别多,亚辉总对我来说亦师亦友」。

来而不往非礼也,很快周亚辉也发了一条朋友圈作为回应,表示罗敏是他做投资以来见过几百个 CEO 里面,他认为少数几个比他水平高的人,「战斗力极其凶狠」。

趣店的投资故事

移动互联网潮起潮落,罗敏与周亚辉的故事纠葛,是这其中一个典型的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关系样本,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01

周亚辉是 1977 年生人,只比罗敏大 6 岁。2000 年周亚辉休学创业,创办原创动漫网站火神动漫网时,罗敏刚刚考入江西师范大学。

2007 年,周亚辉离开陈一舟创办的千橡,带了几十号兄弟决定另起炉灶,那时他的目标是用 4 年时间创办一家上市公司。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那时的社交和视频都是很火的创业选项,但周亚辉都没有考虑,最终选择了现金流更加良好的游戏赛道,原因是对自己的融资能力不够自信。「投资的本质还是锦上添花,我没有什么锦,别人干嘛给我添花呢?」

而融资能力,恰恰被罗敏在趣店创业过程中发挥到了极致。

2015 年,昆仑登陆深圳创业板,虽然比周亚辉最开始的预期迟了四年,但总算实现了心愿,历经多年的饱和工作,周亚辉打算试试投资。

趣店的投资故事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

罗敏的趣店,是周亚辉投出的第一个项目。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 2014 年 9 月,那个时候周亚辉还是投资的门外汉,连很多基本术语都不知道。

在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的介绍下,两个人很快熟络起来。罗敏给周亚辉一五一十地介绍了自己的创业失败史。

2005 年,还是学生的罗敏开始第一次创业,涉足校园 SNS,失败;2008 年前后罗敏还尝试过社交电商创业,但因为几个合伙人股权平均分配,你一言我一语,谁都无法拍板,再次失败。

后来罗敏还陆续尝试过电商导购、汽车团购甚至在线教育等各种领域。但大都因为不见起色无疾而终。直到 2014 年 3 月,罗敏开始做趣店,瞄准正在不断崛起的消费信贷需求。

周亚辉觉得罗敏是个「狠角色」,很快达成了投资意向,以源码资本 LP 的方式投资了趣店 2000 万美金。

一位资历很深的趣店财务高管,他告诉我们,传统 VC 投一家企业过程很繁琐,每家都是不同的表格,要看各种各样的数据指标,以便用财务模型进行诊断,但周亚辉不一样,经常是一个人背着包就来了。

「周亚辉就拿着我的笔记本翻后台订单信息,没多久就确定投资了,他不是职业 VC,而且和罗敏沟通比较多了,尽职调查就随便翻翻。作为创业者,彼此欣赏,进展就会很快。」

到了 2015 年 3 月,趣店 C 轮融资因为各种原因有些受阻,迟迟没有进展,眼看着竞争对手分期乐已经拿到 DST 的投资,开始新一轮的地推攻势,周亚辉最终决定直接领投 5000 万美元。

据周亚辉回忆,决定投资前的那个晚上他整宿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着趣店这个案子,最终想通了,只要彻底解决了线上化的问题,公司就能进一步做大。

第二天周亚辉叫来罗敏和曹毅到他的办公室,敲定了这笔投资。曾经认为投资只是锦上添花的周亚辉,没想到在 8 年后自己成了那个添柴的人。

回过头来看,罗敏能够在那段狂飙岁月遇到周亚辉确实有运气成分。周亚辉投资掏钱很痛快,可以确保趣店在高速行驶中燃料充足。

而且和其他投资人不同,周能够以「老大哥」的身份在企业经营上给罗敏很多指导——最多时,两人每天要通 10 多个电话,经常要谈到深夜。

弹药充足的趣店很快铺开了规模,15 年 9 月,蚂蚁金服 D 轮领投,2016 年 7 月完成 30 亿人民币 Pre-IPO 融资。

02

2017 年 10 月,趣店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市值一度突破 100 亿美元,一路跟投的昆仑集团获得巨大回报。数据显示,仅在趣店上市时因超额配售的两次转让,就让昆仑万维获得收益 3.45 亿元人民币,相当于昆仑 2016 年净利润的 65%。

趣店的投资故事

2017年10月,趣店登陆纽交所

周亚辉也在投出趣店后,又因为投资了映客、快看漫画等明星项目获得了「独角兽猎人」的名头。

要知道,投资行业是一个极其看中 track record 的行业,趣店成为周亚辉的第一个成名投资案例,也成为其在后续投资生涯中撬动其他优质项目的重要支点。

在周亚辉的早期,是趣店的优异表现助推了其投资事业,而如今,当周亚辉到了合适的时机准备套现退出时,趣店也使其获得了丰厚的投资回报。

03

罗敏的创业路上不缺「贵人」。

不光是周亚辉,蓝驰创投朱天宇、梅花天使创投的吴世春以及源码资本的曹毅,都曾在趣店的不同阶段发挥过重要作用。

2007 年,吴世春和陈华在做酷讯,罗敏来面试运营总监的职位,那也是吴世春第一次见到罗敏。在吴世春看来,罗敏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那种对于某件事情强烈的执着,给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说到酷讯,这是一家颇有些「传奇」色彩的公司,它在五道口旁边的华清嘉园创立,在这家巅峰时期只有 170 多人规模的公司中,先后走出了数十位创业者。唱吧陈华、小猪短租陈驰、玩蟹科技的叶凯……但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字节跳动的张一鸣,他也是酷讯的第一位工程师。

罗敏去面试的时候,张一鸣就在酷讯。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张一鸣后来成了源码资本的第一批 LP,也就是说,张一鸣很可能间接投资过罗敏。

尽管令吴世春印象深刻,但最终罗敏还是没有拿到 offer,后来陈华做唱吧时想找罗敏做市场 VP,吴也劝陈华不要雇用罗敏。按照吴世春的说法,他认为「相比于给别人打工,罗敏更适合自己独当一面」。

趣店的投资故事

吴世春(左)和陈华

后来罗敏 2013年再次创业,吴世春多次进行天使投资,对于他的帮助,罗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担心融资,吴世春是我们最大的FA(财务顾问)。」

当年被陈华找来做「人才鉴定」的不只吴世春,还有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那之后罗敏见到朱天宇就问说:「天宇,我有一个新想法,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靠不靠谱?」

朱天宇认为罗敏拥有一个「特别罕见的特质」,就是愿意不断的找段位更高的人交流,这也是罗敏自我成长的方式。

后来 2014 年罗敏找他聊趣店的创业想法,只聊了半小时朱天宇就有了投资意向——彼时中国的消费信贷还是一片蓝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就这样,蓝驰创投成为了趣店的第一个投资人。

04

曹毅也是很早经陈华介绍与罗敏相识,那时曹毅还在红杉,因为对项目方向不太认可,曹毅当时没有投资。

曹毅生于 1984年,比罗敏还要小一岁,高考时以浙江金华理科状元的身份进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后来他将自己的投资公司命名为「源码」,很可能从大学时代就埋下了种子。

曹毅一直很欣赏著名硅谷风投 A16Z,这家公司由大名鼎鼎的马克·安德森和本·霍洛维茨等人联合创办,投出过 Facebook、Instagram 等顶级案例,其特点与另一家知名孵化机构 YC 类似——在财务投资之外非常看重投后管理,为被投企业解决招聘、战略、商务等各个方面的问题。

趣店的投资故事

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

与吴世春、周亚辉自己就是出资的 LP 相比,曹毅一直扮演的是「替人理财」的角色。这也使他必须要更注重整合资源、精打细算。

趣店最早的工作地点,就和源码资本紧挨着,因为源码的办公室和会议室都更加高档,所以罗敏会面见人、挖人都是带去源码的办公室,源码也很支持。后来源码也是一路跟投,一直到趣店上市。

记者2015 年年底第一次见到罗敏本人,就是在源码当时位于互联网金融大厦里的办公室。

2014 年秋天,在源码的玻璃墙上,曹毅用九宫格矩阵的方式为罗敏分析市场,一条轴上是消费分期、汽车、租房抵押;另一面是白领、家庭人群等用户。

曹毅告诉罗敏,「在某些细分市场做到 1% 没有任何意义」,需要先专注在一个市场里,「当你真正聚焦时会发现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

后来趣店的诸多探索,很多在那面四年前的玻璃墙上,就已经被提前勾勒。

05 结语

在趣店上市的那天,周亚辉、曹毅、吴世春、朱天宇悉数到场。这是这帮老男孩共同的人生高光时刻。

趣店的投资故事

罗敏(中)左手边依次是周亚辉、朱天宇、吴世春、曹毅

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本质上理应是一种相互成就、相互平衡。创业者需要资金和人脉开疆拓土,投资人用真金白银给予帮助。能够像趣店投资人们这样套现离场,已经是皆大欢喜的商业结局。绝大多数的创业故事,都倒在了 B 轮之前。

实际上,趣店其实也是这里面很多投资人在投资生涯早期投出的项目。趣店成立于 2014 年,而这一年,恰恰也是吴世春成立梅花、曹毅刚刚从红杉出来创立源码的时间,一定程度上,趣店就是曹毅、吴世春乃至周亚辉这几个人的练手项目。罗敏的每一次求助与发问,也是曹朱吴周的绝佳练兵机会。高手碰撞,结果就是彼此加速度的成长。

与此同时,相较于经纬红杉这样的成熟一线机构,曹朱吴周们也愿意倾注更多的心力到项目中来。毕竟,项目成功就是投资人的最好背书——直到现在,在源码资本的官方网站上,趣店仍然在金融互联网的 Portfolio 下排在首位。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周亚辉在结束了一年多的围猎独角兽后,又重新将事业重心放回了企业经营,他把收购来的新生意 Opera 浏览器,直接放进了微信名。周亚辉投资趣店五年,终有一别的时候。

曹毅已于去年卸任了趣店董事,开始研究产业互联网,频繁出席 toB 的各类论坛,但罗敏作为「高年级同学」,每次源码年会都会到场分享。

即便买卖不在,情份仍在,周亚辉发在朋友圈的临别心迹,就是一种见证。

投资人和创业者毕竟是两个群体,有着不同的使命。如今,罗敏依然做着各种业务尝试,作为上市企业的掌舵者,他不仅要像以前一样,负责业务上的杀伐决断,还需要一点点理顺新的投资者关系:当过去那帮惺惺相惜的投资人相继退场,取而代之的是华尔街尖酸刻薄的分析师们,这是罗敏面临的新挑战。

但回过头再来看看这段惊心动魄的创业史,我深深地产生了一种感觉:正是有了这两个群体的互相促进,才有了中国这一代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商业奇迹。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科氪| 英特尔技术开放参观日,满满的黑科技展示

2019-05-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