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童改电影票房无法覆盖成本,《阿拉丁》能否终结迪士尼真人电影“低迷”?

娱乐独角兽 · 2019-05-28
“安全改编”成为迪士尼动画真人化的一大难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耿凌波,36氪经授权发布。

一边是超级英雄IP《复仇者联盟4》在全球狂揽26.50亿美金,另一边动画电影真人化遭遇票房、口碑双重遇冷,迪士尼内部正在出现“分化”。

事实上,从《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冰雪奇缘》到《寻梦环游记》,凭借强大的原创能力、精湛的技术实力以及情怀卖点的加成,迪士尼动画依然无往不利,与皮克斯合体更是支撑起全球动画产业半边天。但相对应的,经典动画的真人化改编业务,却一直呈现出起伏不定的状态,始终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和一套行之有效的改编方法。

自从去年11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在全球折戟之后,迪士尼动画真人化改编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年初,成本高达1.7亿美金《小飞象》,全球票房报收3.47亿美金,同样以入不敷出的结局收尾。

据悉,接下来迪士尼还将推出包括《欢乐满人间2》、《狮子王》、《阿特米斯奇幻冒险》、《花木兰》、《沉睡魔咒2》等在内的多部动画改编电影,其中第一位亚洲“公主”《花木兰》的呈现,更是寄托了无数中国观众的期待。迪士尼亟需找到这一电影类型的破题思路,为市场树立信心。

50%童改电影票房无法覆盖成本,《阿拉丁》能否终结迪士尼真人电影“低迷”?

《阿拉丁》剧照

由盖·里奇执导,威尔·史密斯、娜奥米·斯科特等主演的《阿拉丁》或许提供给了这样一个契机。就全球票房而言,《阿拉丁》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内地上映3天,票房已经累计1亿元人民币,猫眼预测最终将定格在2.30亿元;而北美地区,则在首映当天拿下3100万美金。北美票房统计网站BoxOfficeMojo数据显示,《阿拉丁》投资成本高达1.83亿美金,意味着全球票房不低于5.49亿(美金),才有望收回成本。目前看来,想要就此终结迪士尼动画真人化改编的“低迷”状态,依然任重道远。

“新时代的迪士尼公主不需要王子拯救”

《阿拉丁》改编自同样由迪士尼出品的同名动画电影,这部作品于1992年上映,当时在全球创造了了5.04亿(美元)票房的好成绩,并斩获两项奥斯卡大奖,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4%。

不仅主题曲《A Whole New World》广为传唱,其中由主演过《死亡诗社》、《心灵捕手》多部经典作品,斯皮尔伯格的老搭档——罗宾·威廉姆斯配音演绎的神灯精灵,更是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他透过声线变化,将那个珠光蓝色皮肤大块头的幽默、可爱、变化无常,刻画得十分传神,这让真人电影选角工作愈发艰难。

在原著传说《天方夜谭》(又名:《一千零一夜》)中,《阿拉丁》的故事发生地在中国,阿拉丁是一个中国人,而神灯出现的位置“极东之地”也代表着中国。尽管作者基于阿拉伯本土文化的影响,对东方的幻想十分模糊,但出于保守考虑,真人形象的选择上至少应该贴合“伊斯兰风格”,然而迪士尼方面却大胆启用了黑人面孔。

观察当前的市场反馈,威尔·史密斯的表现显然没有让太多人满意。《阿拉丁》IMDb评分7.2,烂番茄新鲜度57%,最突出的差评之一就是关于“精灵”角色的选择。

50%童改电影票房无法覆盖成本,《阿拉丁》能否终结迪士尼真人电影“低迷”?

对原版没有任何改进,只有在你从未见过其他版本的情况下才有吸引力。

——Eric D. Snider

50%童改电影票房无法覆盖成本,《阿拉丁》能否终结迪士尼真人电影“低迷”?

不幸的是,《阿拉丁》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努力来描绘中东的生活方式。

——Akhil Arora

除此之外,最大的槽点则源于故事呈现上循规蹈矩的安全改编。媒体网站IGN认为,“《阿拉丁》真人电影并没有完全展示一个全新的世界”,影迷Eric D. Snider也表示,“对原版没有任何改进,只有在你从未见过其他版本的情况下才有吸引力”。

确实,在故事情节上,《阿拉丁》与动画电影版出入不大,并没有做出颠覆性改编,因此也就无从谈起“惊喜”或是“惊吓”。但是整个故事的完整性、人物的丰满度却有了极大的提升。真人版阿拉丁与精灵之间的友谊呈现得更加细腻,完整了阿拉丁的成长弧光。

值得一提的是,《阿拉丁》与《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同为迪士尼“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标志着华特·迪士尼去世带来的衰落结束,在迪士尼动画史上有着极高的地位。也是在这一时期,“迪士尼公主”们开始顺应时代的潮流,逐渐拥有了更加独立的思想,追求着自我价值的实现。

在这一点上,真人版《阿拉丁》进行了更加明显的放大,茉莉公主不仅仅渴望自由、追求真爱,更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要实现。制片方希望将茉莉升级成一个当代女性,给予了她更强的执行力和抱负,“她饱读诗书,继承苏丹王位,成为了阿格拉巴的统治者”。

一个遗憾的点是,这部影片的导演盖·里奇(曾执导《两杆大烟枪》)擅长的荒腔走板和多线叙事并没有展示出来,《阿拉丁》几乎完全淹没了导演的个人风格。显然,真人版《阿拉丁》也做了一定程度的创新,只是创新得不够明显。

迪士尼童话改编电影,IP为何不再奏效?

自从2010年首部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公映以来,迪士尼已经陆续推出了包括《沉睡魔咒》、《灰姑娘》、《奇幻森林》在内的10部作品。

其中《美女与野兽》全球票房最高,高达12.64亿美元,《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创票房、口碑新低,烂番茄新鲜度仅35%,全球票房1.74亿美金。另有《魔境仙踪》、《爱丽丝梦游仙境2》、《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小飞象》四部电影,均未收回成本。如果此次《阿拉丁》票房依旧无法突破5亿美金,则意味着仅从票房的角度来说,迪士尼动画电影真人改编存在50%的赔钱率。

50%童改电影票房无法覆盖成本,《阿拉丁》能否终结迪士尼真人电影“低迷”?

(娱乐独角兽统计)

或许有人会好奇,动画电影真人改编具有如此大的不确定性,迪士尼为什么还要坚持做?

一方面,迪士尼需要将这一系列上世纪的经典IP不断进行当代化改编,注入符合时代发展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其线下乐园和衍生品授权等业务,拥有永不褪色的内容源头。否则基于当前用户更新迭代的速度,很快就有年轻人对说教式的表达体系感到厌烦。

因此,随着迪士尼全球化推进和美国多次女权浪潮的影响,90年代推出的那批公主,能够展现出更多元的特质,甚至出现了“新时代的迪士尼公主不需要王子拯救”的口号。

另一方面,动画电影真人化,目前为止还未表现出过分的亏损迹象,同时经典童话IP也具备充分的真人化市场,毕竟大家对于童话中的人物真正从书本、动画中走向现实,还是普遍会感兴趣的。

因此有观点认为,动画电影真人化初期的商机主要表现在“视觉奇观”的创造上,用CG技术还原一个逼真的童话世界成为最大卖点。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这种“奇观”的稀缺性优势不再明显,取而代之的依然是故事本身的深度性、趣味性和创新性。这也就是,为什么一部基调暗黑、角度全新的《沉睡魔咒》能在市场上激起不错反响的原因。

而这些,恰恰是迪士尼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的所欠缺的,正如上文所说,迪士尼当前的改编都“过分安全”

要么类似《灰姑娘》、《美女与野兽》,完全还原原著动画,虽然短期来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口碑,但是重复性改编势必会令观众产生疲劳感,毕竟这些经典IP的故事都过于低龄化、过于简单化,并不足以支撑其起合家欢市场的需求。

要么类似《沉睡魔咒》完全从另外一个极致的角度切入,重新创作故事,这样的改编风险极大,一不小心“惊喜”就成了“惊吓”。《阿拉丁》这种追求叙事新鲜,同时又保持原版动画怀旧感,或许已经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在玩转“情怀”这件事情上,迪士尼一直十分擅长。“再尊贵的公主也无法拒绝,月光下他站上魔毯,说跟我来吧,我带你看看世界。”——豆瓣短评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真的只剩下理解万岁了

2019-05-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