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大象公会 · 2019-05-24
既因字幕本身的优势,又因为特殊的历史进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ID:idxgh2013),作者 akid。36氪经授权转载。

买票观看「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好莱坞大片时,很多观众可能只会考虑「英语 3D」和「 英语 3D IMAX」这两个选项,甚至都不知道还有一个选项是「国语 3D」。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如今北京四环以内的电影院,已经很少能找到配音版进口片的排片。国语配音版电影的主要市场是三四线城市和更细分的动画、小语种影片市场。

但这种偏好并没有很长历史,199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泰坦尼克号》引进中国造成轰动效应,购票时「国配/原声」的选择题才第一次广为人知。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国家领导人对《泰坦尼克号》的赞赏为这部电影的票房奇迹起了不小推动作用

由于不习惯字幕,许多观众在观看原声版时「忙着阅读」而无法代入剧情,不少年轻人也会先刷一遍国配,在知晓剧情的前提下再接受原声洗礼。

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国语配音仍是许多观众走进电影院的首选。如果国配质量不佳,还可能毁掉一部电影在观众中间的口碑。

某些失败的「国配大片」甚至被刚普及的互联网编成了段子:

首领咆哮着:放黑客2,放配音的黑客2。

手下:大哥,会出人命的,要不换一个。

首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过了一天,首领又问:怎么样,招了没?

手下说:他咬舌自尽了!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国配大片」才变得没有存在感呢?

01.从小屏幕到大屏幕

今天的电影观众非常挑剔,不仅能指出字幕里明显的翻译错误,对过于接地气的「神翻译」吐槽也屡见不鲜。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尽管在质疑译者时通常会用「四级过了没」这样的说法,但他们对原声影视的熟络并非来自四六级英语应试教育。因为特殊的国情,中国可谓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民间翻译文化,也养成了最为追求准确的观影口味。

这种独特文化的养成,高度依赖互联网。

中国大陆引进国外影视作品的名额极为有限,绝大多数境外电影都不会通过银幕与中国观众见面。在互联网普及之前,中国大陆影迷观看境外电影的主要渠道是自港台盗版而来的VCD、DVD。

而这些盗版影视所附字幕,往往高度本地化,甚至毫无理由的本地化,绝不可能通过它们理解原版包含的意味。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因此,这一时期的大陆观众在家中欣赏境外影视时,至少是无心去排斥国配的。讲普通话的周星驰、古惑仔,讲台湾腔的蜡笔小新、樱桃小丸子,甚至讲翻译腔的教父、郝思嘉、巴顿将军,牢牢扎根在一代人的记忆里。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各类影视下载网站逐渐发展至鼎盛,包括BT搜索引擎、资源发布网站、论坛以及字幕分享网站。终于与世界接轨的国内影迷,开始自行翻译字幕,改善同好的看片体验。

2005年左右陆续成立的各家字幕组,更是把零敲碎打的「同人汉化」提升到了集团化作业,其翻译效率足以跟上国外电视台每周更新剧集的进度,中国观众从此不必「落伍」。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2007年1月,仅在风软字幕组,《越狱》和《24小时》两大热门美剧,在两个星期内累计下载BT完成数总和超过了100万次。这个数字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当时中文互联网第一大社区天涯的「平均同时在线人数」也只有30万,可以想象字幕组曾经的热度。

凭借爱好聚集起来的翻译人员,对呈现台词原意多有偏执,他们不屑于本地化,也不在意招揽路人。由他们培养起来的观众,很快便学得嘲笑曾经哺育过一代人的港式奇葩翻译。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大陆民间翻译一直有强烈的直译倾向,尽管在90年代曾以港译《宠物小精灵》在省级卫视播放动画,大陆爱好者还是更愿意把「Pokémon」译为「口袋妖怪」

视频网站出现后,这些字幕组又开始将经过压制带有中文字幕的「熟肉」版电视剧上传分享,一集电视剧会经外挂字幕、「熟肉」下载、「熟肉」在线三种途径提供给不同口味的剧迷。通过这批作品,观众不但习惯了字幕,还形成了对原版音效的固定偏好,某些观众甚至记住了喜爱演员的声音和腔调,再难割舍。

随着版权运作愈发成熟,观众有更多正版的国外影视作品可选,野生的字幕组盛筵难再。他们建构的观众口味却留存了下来,很多负责正版剧集的译者也都是「招安」的字幕组成员。

根据《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到 6.09 亿,占网民总体规模的76%;手机视频用户5.78亿,占手机网民的73.4%。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图片来源:《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

人们大部分的观影活动,发生在通勤、吃饭时手边的各种智能设备上。当他们打算享受更进一步的视听娱乐时,无论是打开电视,还是走进影院,延续的都是在小屏幕上已经养成的「原声加字幕」习惯。

02.看母语视频也要开字幕

不过,特殊的字幕组历史大概也只是加快了中国人偏爱字幕的节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全世界观众都在养成打开字幕的习惯。

英文社交媒体上常有迷惑的父母发问:为什么我的孩子看剧的时候都要打开字幕?

这些影视输出大国的老观众,在电影院一向只看没有字幕的母语电影,很难理解年轻人观看英语剧集也要打开英文字幕的行为。

这一现象还引起了教育研究者的关注。2015年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与传媒公司 3Play Media 调研了2500 名学生,调研对象包括听力正常和听障学生。

之所以有听障学生,是因为这些年轻人使用的是「隐藏字幕」(Closed Captions),这种字幕原本是为听力障碍人士设计的,我们有时会看到带有「(尖叫声)、(汽车发动声)」的就是这类。如果DVD格式的光碟和电视节目带有「CC」标志,那么就可以开启隐藏字幕功能。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调查显示,听力正常的学生中有32.5%的人都会在看视频的时候频繁使用字幕。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而所有学生里有65.3%的人开启字幕是为了「集中注意力」。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绝大多数学生都表示字幕对他们的保持专注、获取信息等都非常有帮助。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为什么在看片时需要额外去「阅读」的字幕反而能帮助集中注意力?不会顾不过来呢?

其原因在于:人类大脑对视觉干扰和听觉干扰,有不同的反应和处理效率。根据Donald J. Tellinghuisen的相关研究和文献综述,声音类型的干扰源相较更易影响实验对象群体的反应速度。再加上测试者更需要理解的信息也来自听觉,还会因为认知负荷过重,降低对目标声音信息的理解水平。

不使用字幕时,观众依靠「听台词」来接收台词等必要信息,这非常容易受到各种杂音干扰,尤其今天这样各种智能设备的「提示音」都在分散注意力的环境。

使用字幕将「听台词」变成了「读台词」。观众可以避免杂音带来的声源干扰,通过「阅读」保持专注。而阅读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更主动的认知行为,这也有利于专注。

使用字幕不仅可以帮助容易分心的现代年轻人,还可作为某些注意力缺失患者的辅助治疗手段,尤其是听觉处理障碍(APD)患者,这是一种常与多动症(ADHD)并发的疾病,症状包括容易被噪音干扰,在嘈杂的环境中难以集中注意力,以及健忘。

03.进击的字幕文化

1990年,美国通过《电视解码器电路法(Television Decoder Circuitry Act)》,联邦通信委员会开始推动隐藏字幕能为更多观众使用。

2010年,奥巴马签署《二十一世纪通讯和视讯协助工具法案(21st Century Communications and Video Accessibility Act)》,要求基于现代通讯技术的互联网视听节目也须为听障人士提供字幕。

对听障人士来说,字幕是一种权益。

对于其他观众,字幕则可以是一种文化。

创意性使用字幕的案例从1975年的经典「巨蟒马戏团」到伍迪·艾伦的文艺片一直层出不穷。

如电影《安妮·霍尔》中,演员对话的台词(第一排)与字幕(第二排)并不一致,第二排才是演员脑海中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但字幕更常见的作用还在于拓宽了制片方的创作边界:它的普及让美国影视作品不再拘泥于英语,而是可以使用更符合角色背景、更具真实感的语言。

2015年开播的《毒枭》,大量情节就是毒贩之间的西班牙语对话,只有依靠字幕,一般美国观众才能够跟上剧情。

在《星际迷航》《权力的游戏》等热门影视推动下,为架空世界加入虚构语言成了一种潮流。这自然更离不开字幕,没有字幕帮助,没多少观众能听懂丹妮莉丝说的多斯拉克语和瓦雷利亚语。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权力的游戏》最后一集里,「龙妈」用瓦雷利亚语向她的无垢者军团和多斯拉克骑兵发表演说,观众靠英文字幕理解意思

反过来,在观众已经熟悉的情况下,制作方也可为影片配上虚构语言的字幕来增强观感。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权力的游戏》里最著名的一句瓦雷利亚语:Valar morghulis(凡人终需一死)

Netflix甚至为部分地区的《星际迷航》提供了全片克林贡语字幕。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注意,不是将克林贡语翻译成英语而是相反。效果如图: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这么发展下去,字幕终将不再是观影的辅助,它会变成影片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当然,影视配音仍会是娱乐产业中重要的一环。与我们相邻的动画强国日本,配音演员本身就是明星,拥有自己的粉丝群,甚至能开演唱会。由他们配音的进口影片也可能把声优阵容作为一大卖点。

《声临其境》这类配音综艺节目的出现,也让中国观众直观看到配音演员的表演不易,可能助推国内老牌声优从幕后走向幕前。

为什么中国观众爱“原声加字幕”

影视全球化的今天,配音演员不但没有失去舞台,反倒赢来了更好的知名度和更高的报酬:好莱坞倾向于为知名角色指定固定的配音演员,德语配音演员迪特马尔·文德尔(Dietmar Wunder)作为007系列中詹姆斯·邦德的「德国声音」就因此走红,每部电影的配音报酬也涨到了1.5万-2万美元。

也许不久的将来,又会有一波年轻人在电影院专门选择配音版,好细细品味美国队长那一口浓郁的东北腔。

参考文献:

1. Linder, K. (2016). Student uses and perceptions of closed captions and transcripts: Results from a national study. Corvallis, OR: Oregon State University Ecampus Research Unit.

2. DONALD J. TELLINGHUISEN and ERIN J. NOWAK(2003).The inability to ignore auditory distractors as a function of visual task perceptual load, Calvin College

★我们建了一个电影兴趣向的微信群,还会请大象公会的老师们参与交流,有意者请加大象公会助手号:idaxiang2018 ,回复「电影」二字,届时邀请您入群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Grab Finance 负责人谈“小产品”如何拼出“金融宏图”

2019-05-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