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上市即破发,无法盈利的Uber成不了“下一个亚马逊”

真梓 · 2019-05-14
真正适用亚马逊长期主义的,只有具有规模效应并且可以形成垄断的企业。

(以下内容是36氪音频节目《观察+》的文字版,收听更多精彩解读,请在36氪app订阅《观察+》)

采访 | 龙真梓

文稿整理 | 陈丽丽

在网约车第一股的名号被Lyft占据之后,Uber终于登陆纽交所,但它的股价表现并不尽如人意。Uber的发行价为每股45美元,处于上市询价区间的底端,并且日内最深跌幅达到8.8%。Uber在二级市场上受挫,是不是意味着市场对共享出行的概念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怀疑?Uber会对之后的二级市场投资人产生什么影响?

本期观察员:罗超,雷科技创始人,知名科技自媒体“罗超频道”出品人

36氪:Uber遭遇流血上市,Uber方面宣称出现这种情况是由于市场环境的影响。

罗超:股价不好怪环境,是很多上市公司给自己找的台阶。这个肯定不是环境的影响,因为市场环境并不是Uber说的那么差,4月底,标普500和纳斯达克指数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说明整个美股的环境并不差。如果资本市场认可,就算是环境不好,也会逆势增长。而且Uber如果知道环境不好,也可以根据环境去改变自己的定价,但最终的发行价处于上市询价的底端,这说明Uber对自己的预期和资本市场对它的预期不一致。因为Uber上市以前的估值最高达到了1200亿美元,现在它的最新市值不到700亿美元,差不多腰斩,让人大跌眼镜。所以我觉得核心还是投资者对于Uber现在的业绩,特别是它的增长和盈利能力不看好,也对Uber画的饼表示不接受。

36氪:网约车第一股Lyft上市之后,股价也在狂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Lyft的股价下跌了大约21%。两家网约车公司先后在二级市场上受挫,是不是意味着市场对共享出行的概念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怀疑?

罗超:至少没有以前那么看好了。因为共享出行是一个新事物,以前大家都非常看好。

高估一个技术现在的影响力,低估它在未来更长时间的影响力,这是人们对一个新技术出现以后比较常见的表现。

以前大家对共享经济都是非常乐观的,但是Uber的招股书揭露的数据说明,它的盈利能力和增长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乐观。整体来说,共享出行公司面临的问题都是类似的,从商业模式来看,只要还有竞争,就很难停止补贴,停止补贴就会给对手机会,最好的商业模式都是垄断,但是共享出行很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垄断。

36氪:在盈利、增长双双表现不佳的情况下,Uber还有没有其他可以说服市场的方式?

罗超:Uber在增长放缓和盈利短期内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讲了很多故事,一个是它在进行业务扩张。不只出行,比如做了外卖、货运服务等业务。第二个是面向更长期的未来,Uber在做自动驾驶,因为自动驾驶会是未来。Uber之前的高估值,也跟这个业务布局有关系。Uber基于共享出行的场景,做自动驾驶是有优势的,但问题在于Uber在这一领域没有技术优势,在各种自动驾驶的技术榜单上都是垫底的。

36氪:Uber CEO之前在采访里说,他计划在2019年,Uber的亏损将达到顶峰,就像亚马逊IPO时那样。你怎么看Uber和亚马逊的这种对比?

罗超:亚马逊在成立20年以后才实现盈利,上市以后整个资本市场非常认可,因为亚马逊有一个独特的模式,叫做亚马逊的长期主义。采取这种模式最重要的一点是亏损,亚马逊是主动选择不盈利,放弃现在可以去赚的钱,用大量的资金来构建物流和技术的基础设施,进行各种跨界业务的扩张,最终达到市场的领导地位,进而把未来的现金流最大化。

但是Uber讲这个故事是讲不通的。因为Uber现在的亏损是被动亏损——不是放弃现在的利润,而是找不到利润。从商业模式来说,Uber跟亚马逊完全不同,首先Uber没有规模效应,共享出行并不是平台的规模越大,成本就会越低,利润率就会更高。第二,领导地位也是一个悖论。不管是对于Uber还是共享出行来说,对于共享经济的出行,最重要的是有好的体验和效率,而要有这两点都需要足够的供给和需求,缺一不可。要保证有足够的供给和需求,足够的司机和乘客,就一定要有补贴,如果补贴停止了,就等于把司机和乘客推到了对手的怀中。

综合来看,Uber在现在阶段很难盈利,未来也非常难盈利。同时Uber也很难建立领导者地位,因为亚马逊在大多数市场没有直接对手。但是Uber不管在美国市场还是在全球市场,都有非常多的对手,Uber跟亚马逊是不一样的商业模式,故事也不大一样。

36氪:亚马逊是有意识的去亏损,在亏损之后面向未来进行了一些布局,比如亚马逊现在已经成为了全球云服务做得最好的公司之一。Uber也做了一些面向未来的布局,比如说自动驾驶,但是和亚马逊已经做成了的云相比,自动驾驶对于投资人和市场来说还是比较遥远的。

罗超:我非常认同。Uber在做的跨界布局是很遥远的东西,但亚马逊当时在做的云计算布局,包括后面做的电子书,这些都是短期内不能盈利,但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业务。比如云计算,在亚马逊刚开始做的时候就具有明确的市场需求。虽然需求市场的增长需要时间,但应用本身是比较成熟的,但自动驾驶现在根本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变得成熟和商用。

36氪:贝佐斯的理念是企业要着眼长远,市场份额的增长要优先于利润的增长。对于还计划在今年内上市的一些巨头,比如Airbnb、Wework来说,贝佐斯的理念还适用吗?

罗超:贝佐斯的理念对这两家公司是不适用的。很多人对亚马逊的长期主义有一个误解,认为公司关注长期的价值,不关注眼前的利益就是长期主义,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如果这样看的话,基本所有的公司都是长期主义。

理论上来说,如果只关注眼前利益的公司是做不大的。大公司都会关注长期价值,包括腾讯、阿里等等。亚马逊的长期主义的核心是未来优先,主动放弃当前的利润,把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放在未来,优先去赚未来的钱。

真正适用亚马逊长期主义的,只有具有规模效应并且可以形成垄断的企业,比如电商或者云计算。但是共享经济,还有泛娱乐这样的赛道的公司是不合适的。云计算的客户越多,买服务器、租机房等等各种成本就会降低,所以最终能够形成盈利。

36氪:之前市场对Uber上市的期待值很高,一度把它看作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IPO,但后面的结果却比较惨淡。这会对之后的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以及上市、未上市公司产生什么影响?

罗超:首先,Uber上市以后股价表现非常不好,已经算整个科技行业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了。至少它表明了二级市场对新经济、对互联网、对高科技公司变得非常保守,不再像以前那么乐观了。

并不是因为二级市场没钱,因为其他的整个美股表现并不差,而是它们对新经济、新技术不再像以前那么乐观。而且不只是Uber上市以后表现不好,以前已经上市的科技公司的市盈率也变得非常低,以前腾讯的市盈率都是有五六十的,现在压缩了好几倍,很多中概股的市盈率甚至个位数。

具体来说,我觉得这件事体现出几点趋势:第一,一级市场会变得更加保守,导致的后果是创业公司的估值会缩水,因为一级市场知道上市以后这些公司们的表现也不会特别好。第二,已经上市的公司的估值可能还会进一步的回归理性。第三,以后创业公司不管是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拿钱,都要更多的拿当下业绩说话,而不是故事。

「PS:如果想和36氪《观察+》的编辑小姐姐以及上万氪友们近距离交流,欢迎添加氪君微信:hello36kr,加入我们的社群,一起学习玩耍。

如果你所在的公司、行业与新商业世界的热点话题息息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道,欢迎带着简介联系我们(联系人:龙真梓 联系方式:longzhenzi@36kr.com)。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北京北部,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怀柔科学城形成一个大的产业布局,汇聚先进能源、先进制造、医药健康等高精尖、高效能企业。北京南部和雄安新区之间,将会形成一个新的产业带。

2019-05-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