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极客公园 · 2019-05-12
​按照 CEO 科斯罗萨西的想法,「2019 年将是 Uber 亏损的顶峰,之后要再现类似亚马逊 IPO 之后的辉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于本一,36氪经授权发布。

周五的美国证券交易所,再次迎来一位行业巨头。

筹措多年,Uber 终于达成了上市的夙愿。可能开始并不尽如人意,42 美金的价格最终跌破发行价,为这个自 Facebook 之后美国科技公司最大的 IPO 案画上了一个不那么完美的句号。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上市当日的 Uber 股价表现(Google News)

不过抢下「共享出行第一股」的竞争对手 Lyft 同样开局不利,目前股票价格远低于三月份的 IPO 价,资本市场见证了其火箭般的下坠。

截止到本周四,Uber 以 45 美金的价格共发行了 1.8 亿只普通股,共募得资金 81 亿美元,公司最终估值为 822 亿美金。按照开盘价计算,Uber 的市值已经瞬间蒸发了 100 多亿美元。

周五开盘前,Uber 现任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接受财经媒体 CNBC 采访时表示,「Uber 发行价和估值低于预期,主要是因为此时上市的市场大环境不佳。」他同时指出,「我希望用户能够明年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持有我们的股票,就像手握那些优质的基金一样。」

显然 Uber 的高层和华尔街的投行们,为了避免出现类似 Lyft 的情况,刻意选择了低调行事。而本周受贸易紧张情绪影响,标普 500 指数跌幅近 3%,Lyft 周四曾大跌 10%,上市一个半月已较 IPO 发行价下跌近 24%。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Uber 上市敲钟现场(视觉中国)

Uber 的第一位实习生,现在已经是其中一位高管的 Austin Geidt,在纳斯达克的阳台上敲响了上市钟。他的周围簇拥着 CEO 科斯罗萨西,其他高管,Uber 的早期员工和司机代表。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Uber 的联合创始人、前 CEO 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只能像旁观者一样,远远地见证着这一历史性的一刻。他之前提出加入科斯罗萨西的请求被 Uber 方面「毫不留情」地回绝了。卡兰尼克是在其父亲的陪同下乘坐 Uber 来到现场的,并与其他董事会成员一起吃了早餐。Uber 的员工、投资人以及董事会成员挤在一起,有人甚至穿着 Uber Eats 画着盘子和贝果的 T 恤。         

坎坷的盈利之路

今年本来有望成为科技独角兽们蜂拥上市、新股发行最好的年份之一,但 Uber 上市后表现不佳或令市场热情受挫。尽管 IPO 对 Uber 这样的巨头而言是种里程碑式的胜利,但监管方、消费者以及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分歧和撕裂,也是导致其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2018 年,Uber 订单金额总计 498 亿美元,同比增长 45%,实现收入 112.70 亿美元,同比增长 42%。但公司运营利润(Loss from Operation)仍然亏损 30.33 亿。

Lyft 方面此前曾表示,「2019 年将成为其亏损的顶峰时期」。科斯罗萨西在接受 CNBC 采访时称,Uber有着类似的想法。「不过这只是我们单方面的意愿,没办法给大家承诺些什么。」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Uber 2018年盈收详情(彭博社)

在过去两周的路演环节,高管和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从伦敦飞到纽约、旧金山、波士顿、巴尔的摩,拼命兜售关于 Uber 的价值和梦想。科斯罗萨西把 Uber 定义为「交通平台」,一个承载了网约车、公共交通、外卖、货物运输的综合性服务网络,屡次强调了 Uber 拥有类似亚马逊的市场潜力和机会。

但 Uber 之前在招股书中就坦承道,「在增长速度放缓的同时,2009 年就成立的 Uber 从来没有盈利过,同时又受到公司丑闻和同行业竞争激烈的负面影响。」从这里不难看出,Uber 实现盈利之路同样坎坷。

「与其说服那些私有投资人,Uber 和 Lyft 现在应该想办法去讨好股民们。」私募基金公司 SharesPost 首席分析师如是说。「在大家看来,Uber 这样的独角兽公司属于高风险、高回报的那类投资,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特点。但问题是,这个行业现在丝毫还没有显露出任何盈利的迹象。」

尽管最终估值并没有突破千亿美金,但 Uber 的上市依然将载入史册。它既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 10 宗 IPO 之一,同时也是自阿里巴巴 2014 年创下 250 亿美元纪录以来,美国交易所规模最大的 IPO。

亏损顶峰背后的万亿市场

尽管预计在可见的未来,Uber 的运营支出会显著增加,实现盈利的机会非常小,但投资自动驾驶可能会让这个局面得到扭转。

在 Uber 的招股书中,自动驾驶显然占据了相当的分量,被提及了 100 多次。而此前英特尔发布的报告称,「未来基于自动驾驶的出行市场规模将达到 7 万亿美元。」

德勤国内 IPO 项目合伙人 Barrett Daniels 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表示,「我不太肯定自动驾驶是网约车服务公司盈利的必要条件。但假设最终这项技术能够落地,就有机会实现大规模盈利。」可能投资人需要的是更多的耐心,毕竟 Uber 去年的运营支出就达到了 30 亿美元。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Uber 基于沃尔沃车型打造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视觉中国)

2016 年,当时还是主帅的卡兰尼克对自动驾驶的兴趣十分高涨。在他看来,这是一项「网约车服务公司必备的前沿科技」。「如果我们没有抓住机会,那么Uber 的未来肯定会变得不一样」卡兰尼克在接受 Business Insider 专访时如是说。

之后,Uber 就开始在自动驾驶研发上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根据公开的招股书显示,从 2016 年开始至今,Uber 在自动驾驶领域总计投入 11 亿美金。 Uber 方面指出,「我们认为自动驾驶将对现有的购车和用车模式产生重大影响,它属于未来的交通出行方式。」 

今年 4 月中旬,Uber 宣布得到一笔来自软银、丰田和电装的投资,金额高达 10 亿美金,主要用于其自动驾驶业务的发展。根据当时签订的协议,Uber 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Autonomous Technology Group,简称「ATG」)将进行重组,允许接受单独注资,设置独立的董事会,成员来自 Uber、软银以及丰田,其中 Uber 拥有主要的控制权。

据官方信息透露,该交易完成后 ATG 的估值将达到 72.5 亿美金,其中丰田和电装共计投入 6.67 亿美金,而软银则承担了剩余的 3.33 亿美金。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软银愿景基金 Vision Fund 共投资了 82 家公司(视觉中国)

不过从 2015 年上线开始,Uber 的自动驾驶之路走得并不顺。与竞争对手 Waymo 的专利官司弄得满城风雨,最终败诉并赔给对方 2.45 亿美金的期权,同时还要接受技术审查。之后紧接着发生了「无人车致死事件」,导致高层对该项目产生怀疑,业务甚至一度停摆。不过经过九个月的整改,Uber 自动驾驶测试重启,并在去年八月份拿到了丰田的关键投资。

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负责人 Rajeev Misra 表示,「Uber ATG 团队在开发高度稳健的自动驾驶网约车技术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由于具备平台的软硬件实力以及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网络,Uber 与丰田的合作为今后自动驾驶网约车服务的大规模实现奠定了基础。」

按照 Uber 的计划,未来主要是与第三方共同推动自动驾驶落地,目前和丰田、沃尔沃、戴姆勒三家公司展开了深度合作。

其实 Uber 如此看重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很大原因来自它对平台司机的补贴政策,这种大规模的烧钱方式令其始终无法实现盈利。2018 年,Uber 光是补贴这一项就支出了 8.37 亿美金,比 2017 年的 5.31 多出了整整 3 亿美元。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用在了给外卖服务 Uber Eats 的新手送餐员提供补贴上。

未来,Uber 花在司机上的钱还有持续增高的趋势。而且 Uber 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了,「大城市的司机招募竞争越来越激烈。」除非有公司进行了合并,像 Uber 收购了中东地区的竞争对手 Careem,否则为了招募司机、留住司机,网约车公司只能是往这个无底洞里持续投钱。

可一旦这项服务能够实现无人化,那么 Uber 这样的公司就不用千方百计地考虑用钱去讨好司机了。特别是在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一旦汽车占有率下降,网约车的用车需求势必会不断攀升,从而有可能使其实现净利润增长。

IPO 的赢家与 Uber 的未来

每次 IPO 上市,背后都是一次造富机会。而作为科技领域的独角兽公司,Uber 背后的投资阵容同样十分华丽。

根据招股书提供的信息,目前软银、硅谷风投标杆资本(Benchmark)、基金管理公司 Expa-1、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五大机构股东共持有 Uber 43.8% 的股份。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Uber 关键投资人及估值(雅虎财经)

以软银为例。上市后,软银作为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 16%,以目前的市值计算,软银持股市值约 111.52 亿美金,相较初期投入增值 21.5 亿美金。按照《纽约时报》的评论,Uber 上市,「这是软银得来的一笔意外之财。」

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对 Uber 的投资始于 2013 年,以目前 5% 的持股比例计算,持股市值约 35 亿美元,6 年时间涨了近 13 倍。而 IPO 主承销商高盛这次也赚得盆满钵满。目前高盛持有 Uber 1000 万股,加上此前卖出的收益,高盛这笔 500 万美元的投资获利甚至超过了 5 亿美元,8 年回报达 100 倍。

当然,Uber 创始团队坐收的「渔利」同样数目不小。以两年前被「辞退」的联合创始卡兰尼克为例。Uber上市后他持有公司 9% 的股份,位列第三大股东,持股市值约 63 亿美金。此外,软银收购 Uber 股份时,卡兰尼克还曾出售了价值14亿美元的股票,这些都似乎为其跻身全球富豪榜前 300 名奠定了基础。

IPO上市首日,Uber的困境与希望

Uber 联合创始人、前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现场(视觉中国)

虽然 Uber 上市让这些机构和个人笑开了颜,但上市首日即出现破发,在当前市场不景气的大环境下,Uber 还将面临重重压力和考验。

与两年前快速的成长相比,Uber 因自身产品和业绩的原因,增速正大幅放缓。从之前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来看,2018 年底,平台月活跃数为 9100 万,同比增长 33.8%,比 2017 年下降了近 17%。而从 2016 年开始的三年间,Uber 的运营亏损已经超过 100 亿美元。

此外,Uber面临着更高的司机招募、关系维护的压力。就在上市前夕,Uber 和 Lyft 的司机在美国至少八个主要城市及英国、澳洲和南美洲的部分地区实施了罢工,针对工作条件和工资待遇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

而从 2017 年开始,Uber 被内忧外患持续夹击,频发的丑闻和高管流失现象也令公共市场对其未来的表现堪忧。Uber 的招股书倒是对这些问题没有避讳。公司认为「目前维持和提升品牌声誉对业务前景至关重要。希望成为股东愿意长期持有的公司股票。」

所以上市绝非终点。Uber 一方面面临着自身业绩萎靡、增长放缓的困境,另一方面又希望借助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突破盈利瓶颈,获得长期收益。按照 CEO 科斯罗萨西的想法,2019 年是亏损的顶峰,要再现类似亚马逊 IPO 之后的辉煌。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