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神译局 · 2019-05-10
思维剥去情感的外衣。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思想为我们观察世界提供视角,造就我们的一切。正确认识思想的本质结构,寻求沉思与反思的平衡,才能恰当的运用思想,获得其真正的力量。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 The Delicate Balance of Human Thought"的文章,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如果你心爱的人形容你是一个“想很多”的人,那会让你感觉如何?你能把这句话理解为赞美吗?你会为自己被认为是这个世界的思考者而感到自豪吗?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或者你会感到轻微的侮辱?你是否担心自己倾向于想的太多而不是去采取行动?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对于被贴上“想很多”的标签,这时你的感受就反映了行动和思想的关系。

例如,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我经常发现自己在想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但是,当我把自己随意的想法告诉我母亲时,她会说,想得太多不能使我的时间得到有效的利用。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事实上,一直到今天她仍然对我这样说。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我的母亲认为,频繁的思考并不能带来任何成果。她觉得提出太多问题会妨碍你采取行动,阻碍你完成任务。相反的是,我却在思考过程中找到了很多乐趣。事实上,我发布的所有内容都是我思考的产物,比如知识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我们痴迷于旅行,以及对死亡的重新定义等。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无论你是同意我母亲的观点,还是同意我的观点,人类思想的成果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实际上,你所经历的一切几乎都是思想的产物。你用来阅读这篇文章的智能手机或笔记本电脑也是数以千计的思想的成果,如何从地球中提取原材料,把收集来的东西组合成你现在所看到的特殊形状,将计算能力融入其中,利用市场来巧妙地推销最终的设备,让你花费辛苦赚来的钱购买它,所有这些都是思想的集合。货币本身是人类思想集体化的另一种产物,作为一种价值储存的手段,语言表达(也是另一种产物)被用作工具,促进其构建和分配。

几乎所有每天我们接触到的有形的东西都会被思想所触动、塑造和修改。这也适用于所有支配和塑造我们世界观的无形力量——意识形态和制度,如法律、宗教、艺术、哲学、人权和历史等。思想是我们存在的不可替代的燃料,为人类生存所必需的每一个齿轮和部件提供动力。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所以,如果思想是人类进化的支柱,那么为什么我母亲一直警告我不要这么做呢?她不是在谈论思维的使用,而是在表达她对思维固有特性的信念。在基础水平上,考虑到其评价的稳定性和流动性,经常思考的结构可以是平滑的,或者它也可能是粗糙的,导致猛烈的震荡,在你的脑海中撞击。我母亲倾向于将持续的思想与后者联系在一起,将其视为毫无意义的担忧和恐惧的根源。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而我喜欢将持续的思想时间看作是检查和沉思的唯一可行途径。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两个视角可以被想象成跷跷板的两端,来代表我们的思想的特质——一边是穷思竭虑,另一边是自我反思。

虽然思想跷跷板有两个极端,但事实是我们很少处于任何一端上。虽然我认为持续的思想是获得深刻见解的可靠途径,但我发现自己很容易陷入导致焦虑和恐惧的思考之中。事实上,我发现自己经常处于这些情况中,以至于有时会让我怀疑专注地思考某些事情是否值得付出潜在的代价。可能我会开始以一种深思熟虑的方式审视自己的生活,但最后却为我正在审视的事情担忧和沉思。

现实情况是,跷跷板更像一个频谱,我们可以在任意时刻处在端点之间的任何位置。思想每时每刻都在轰炸我们,很多时候,我们任由它们摆布,被思想的内容所摆布。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思想之所以如此强大,是因为每一种思想都对我们的现实提供了深刻而令人信服的解释。它具有为特定事件赋予意义的独特能力,因为事件本身并不具有固定的相关情感。例如,如果我们失业了,失业本身只是一个客观的事件,没有天生的情感特征——它只是解释失业的一系列想法的结果,导致恐惧和焦虑的出现。正如斯多葛派的哲学家爱比克泰德(Epictetus)所说:“扰乱人们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他们对事件的判断。”

人类已经学会用思想来认清自身的存在,我们愿意相信自己是思想的有意识的作者­­­——我们的意图和指示来自于一个结构有序的地方,意志力在其中占据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然而,如果我们花一点时间静静地坐下来,我们会注意到思想的本质根本不是那样。对于许多人来说,想法会突然之间从脑海里跳出来——关于那些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不想做的事情,我们在当天早些时候说过的事情,我们后悔不说的事情,我们过去做过的事情,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事情......想法不停地蹦出来。那一分钟的沉默感觉像是一个小时不停的喋喋不休,每一个念头都在尖叫着引起注意。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就是思想的真实本质——随意、不请自来、零星的出现。当我们允许这些随机出现的诱惑来决定生活的方向时,就会使我们陷入思想跷跷板冲动和殚精竭虑的一面。

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每时每刻都陷入这种潮流,只是一时冲动,盲目地屈服于击中大脑神经元的浪花。如果我们不花一点时间停下来看看这些波浪的纹理,又怎么能在思想的海洋中航行并安全抵岸呢?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为了能在海浪中自由翱翔,我们需要反思,或者我喜欢将其称为“思想上正确的一边”。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在这一点上,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问,“站在正确的一边思考是很好的,但是花时间思考是否真的那么重要?毕竟,反思并不能解决问题,而且也肯定不会督促我开始工作,那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哲学教授西蒙·布莱克本在他的书《思考》(Think)中给出了很好的回答:

反思很重要,因为它与实践是联系起来的。你如何看待你正在做的事情会影响你如何去做,或者你是否去做。它可能会指导你的研究,或者你对不同人的态度,甚至影响你的整个人生。

你如何看待世界,从根本上决定了你采取的行动。如果你认为人们通常都是合作的、善良的,这将影响你与他们互动的方式。另一方面,如果你认为人们天生就是不值得信任的、自私的,那么这将影响你处理人际关系和工作生活的方式。思维的框架是行动的先决条件,它只能用你所赞同的想法来构建。创意是运行在我们思想硬件上的软件,而反思是我们维护和更新它的唯一可靠的工具。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不幸的是,我们的大脑还没有进化成为一个可靠的理性来源,因此占据它们的想法可能是相当错误的。我们很容易受到各种心理现象的影响,这些现象使我们的思想偏向于负面事件,并且错误地将信息的普遍性与真实性联系起来。由于所有这些力量都在与我们作对,所以我们倾向于给想法披上一层情感的外衣,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将我们拖到跷跷板殚精竭虑的一边,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反思可能意味着许多事情,但在其核心,我认为它归结于我们从思想中剥离这些情感负担的能力,与其让思想的情感包袱决定我们的行动,不如我们不做任何判断,抛开这些能量来观察想法本身,这会是怎么样呢?当安静坐着的时候,我喜欢做的一个练习就是想象我的整个意识领域,将它看作是一个绿色和黑色相间的透视网格: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不一会儿,思绪就开始狂轰乱炸。一想到即将要做的事情,我就会有一种紧迫感;一想到之前说过的蠢话,我就会有一种后悔的感觉。我并没有被这些想法所迷惑,而是试着将它们看成是我意识雷达上的简单表象,时来时去,最后又不可避免地消失。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通过这个练习,我一次又一次地注意到,我的每个想法都有一个特定的结构。就像一个尖尖的松果碰到你的手会不舒服一样,我愤怒的思绪也有这种粗糙的质地,令人很不舒服。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我焦虑的思绪就像一个汹涌的旋涡,尖锐、痛苦的中心被不安而又缓慢迟钝的涟漪所包围。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另一方面,我那些安慰的想法就像一团炽热的球,自然而然地吸引着我。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即使是我无聊的嗡嗡声也有它的基调。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注意到每个想法的独特结构,可以帮助我们识别它,并客观地看待它,而不会产生多余的反应。想法在需要它的地方就没有必要去解释。这有点像在家里看到的虫子和在自然界看到虫子的区别,在前一种情况下,它会让你惊慌失措,因为你的家里不是一个你希望出现虫子的地方,然而在自然界中,这种虫子的外表与它所处的自然环境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你找不到任何理由对它的存在做出反应。观察思绪在我脑海中的结构就如同观察一只虫子在它的自然环境中飞舞——这里没有必要对任何事情做出反应。

当我可以通过其结构客观地识别出像愤怒这样的负面情绪,在它出现时,我就更容易丢弃它。这是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失败的事情,毕竟我以前是一个路怒症资深患者。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话说有一次我特意跟踪了一个人几英里,因为他曾经在停车标志前对我竖中指。我每走一步都对他按一下喇叭,一有机会我就吓唬他,最后这个家伙吓坏了,开车离开。我感到一种奇怪的孩子气的成就感……记得当时我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正坐在副驾驶座上,对她选择的这个男人的精神状态感到震惊。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是一个未能在反应之前识别想法的例子。如果我只是用那片刻的时间观察愤怒的想法,把它看作是一种粗略的随机能量模式,那么对它采取行动就显得十分可笑了。如果我刚刚采取那个短暂的时刻来观察愤怒的思想是一种粗略的随机能量模式,那么采取行动似乎是荒谬的。当从生理上消除这些负面情绪时,我发现它们不再对我产生影响。剥离思想的情感外衣,只剩下事件的内容,赤裸裸地回望着我,仿佛它也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羞耻。

“思维跷跷板”理论:想太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是当我从昏昏沉沉中醒来时,高涨的情绪最初让我进入的状态。从这个清晰的视角来看,事件本身可以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构建。如果那个家伙对我竖中指是因为他刚刚丢了工作,要养家糊口压力太大,因此做了一些他不想做的事情怎么办?如果他带着一位家人去看急诊,却因为我碰巧阻挡他的路径而惊慌失措怎么办?如果实际上是我挡了他的路怎么办?

从思绪中去除感情判断也有助于将叙述从自我身上转移。因为我只能通过一个独特的视角(我自己的视角)来体验这个世界,所以很容易把每一个故事塑造成以我为中心。然而,现实情况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我只是一个有意识的容器,由血肉组成,与数十亿其他有意识的由血肉组成的容器共存,尽我所能尽站在思想跷跷板正确的一边。

我认为,站在正确一边最可靠的方法就是认为自己并不是正确的。当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焦虑、钻牛角尖的状态时,我是否能够抓住自己确实错了的事实,研究这种思想的客观本质,并把它作为一个不必要的东西丢弃?最好能搞清楚,我要多久能站到正确的一边?被忧虑(或任何其他负面情绪)困扰几秒钟和几天之间可不是一回事,它们有着天壤之别,所以能够尽早做到这一点是一项了不起的技能。

反思思想的本质可能不是自然而然的,但通过坚持不懈的练习可以变得更容易。就像如果不进行体育锻炼,我们的肌肉就不会变得结实,,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足够的心理训练,我们的思维也不会变得敏锐。像冥想和祈祷这样的沉思训练是有所帮助的,但大部分人都是从“每天有规律地花点时间问问自己:我现在的想法是对的吗?”开始的。

思想为我们提供了观察世界的视角,并创造了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排斥思想的存在会让我们产生错觉,但是任由思想天马行空不受约束会使我们成为情感和冲动的奴隶。思想的真正力量在于这两极之间,只有对我们的思想内容进行仔细的检查,才能获得思想的力量。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more-to-that/the-right-side-of-thought-ac5841311472

推荐阅读:少做点事:现代世界中的成功法则

译者:Jane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