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经济的野望:从“目光移不开”到“生活离不开”

神译局 · 2019-05-16
智能设备提高了效率,但也把我们困在了相互依赖的枷锁之中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注意力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但注意力经济还远远不是当前经济模式的尽头,真正值得我们警惕的应该是依赖经济,拜其所赐,我们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会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认知能力偷懒,从而在个人和社会层面削弱我们的适应能力。技术和设备,已经被扭曲成一种获取和增加利润的工具。本文作者Jesse Weaver,原文标题The Dawn of the Reliance Economy

依赖经济的野望:从“目光移不开”到“生活离不开”

图片来源:Bram Van Oost on Unsplash

“你一到城里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向右拐到主街上去。走过消防站,穿过铁轨。过了铁轨再右转。如果你看到一个巨大的金属建筑,还有一辆卡车停在杂草丛生的草地上,就调个头……”

上面这些都是如何回我老家的路线的一部分。几十年来,我们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别人该怎么走的。

我得说,这么指路是个非常低效的过程。它需要预先对话,确定方向,然后司机需要在迷惑中作出分辨,以“破译”别人告诉他的口头路线图。如果你足够幸运,副驾驶座上也许会坐一位“导航员”,试图助你一臂之力。

再说一遍,这种方式的确效率低下。尽管如此,这一过程代表了一种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意识和联系。

从“目光移不开”到“生活离不开”

为了快速告诉别人他们想去的目的地怎么走,你的脑海里必须有一份详细的区域地图。你和问路的人必须对主要地标和地理位置有共同的认识和理解,这样你就可以迅速告诉他应该留意的细节:“你能到70号州际公路吗?哦?可以?那太好了,你先到70号公路然后再往西走……”

为了遵循指示,你必须在整个旅途中对周围的环境保持敏锐的意识。迷路的话也很常见。但每一次迷路都代表着一次新的学习和发现,一个扩展你自己的认知地图的机会,一个锻炼你韧性的机会——因为你能够解决问题,回到正轨。

当然,如今这种事已经很少发生了。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我们的地址发送给某人,剩下的工作由Google Maps完成就行了——效率的提升是指数级的,但却削弱了我们的意识和联系能力。我们不再需要刻意留心周围的环境。我们可以等着手机告诉我们该去哪里。如果我们碰巧拐错了弯,立即改正就行了,我们什么都不用想。

一些人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依赖会削弱我们更广泛的认知能力。目前还不清楚这是不是真的,但我们能说的是,它确实降低了我们的技能和自给自足的水平。

如果你经常使用导航,想想你自己心目中的城镇或城市地图。你脑海中现存的地图能帮助你走多远?你能说出自己家周围的街道和主要地标吗?几个街区之外的呢?你能轻易地告诉别人如何从几英里外到你家吗?与5年或10年前相比,你脑海中的地图产生了哪些变化?

对于那些过分依赖导航功能的人来说,这些问题可能会具有挑战性。随着我们的对地图的意识逐渐淡薄,GPS的导航变成了我们“离不开”的东西。

今天,我们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集中在注意力经济上,我们的注意力和时间都被充分挖掘和利用,结果数据就被操纵并作为商品出售,以推动广告收入和提供算法。作为服务架构师本身,我们正痛苦地意识到这种安排的缺点,这将使我们永远处于一种“不能将视线移开”的状态。但是,尽管注意力经济是有害的,它只是我们通往一个完全不同的目的地途中的暂时停留而已。

“不能把目光移开”从来都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的目标一直是“没有它就无法生存”,而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

认知和技能向设备转移

2016年,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测试互联网对人类记忆的影响。参与者被分成两组,并被要求回答一系列具有挑战性的琐碎问题。一组参与者被允许使用互联网来回答问题,而另一组参与者只能依赖于自身的记忆。之后,两组人都被问了另一组问题。这一次,问题很简单,两组人都可以用他们选择的任何方法回答问题。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已经使用互联网寻找困难答案的人更有可能使用互联网来寻找简单的答案。事实上,30%的使用了互联网的参与者甚至没有试着凭记忆回答任何简单的问题。

正如本研究的第一作者Benjamin Storm博士所说:

记忆正在改变。我们的研究表明,当我们使用互联网来支持和扩展我们的记忆时会变得更加依赖互联网。以前我们可能会试图自己回忆一些事情,但现在我们不这么做了。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获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信息的依赖程度也越来越高。

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开始将越来越多的认知功能和技能转移到设备上。这并不完全令人惊讶——我们在生活的其他领域也会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认知能力偷懒。

在亲密的关系中,比如婚姻,夫妻双方对生活任务的所有权经常是分开的,每个领域都由一个人负责,比如支付账单、做饭或管理汽车维修。这使我们能够提高效率,但也可能产生严重的不利影响。如果配偶突然去世或夫妻离婚,我们的某一部分能力就被剥夺了,只能重新学习技能,或者在多年来我们可能没有做过的事情上寻求外部帮助。然而,尽管存在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依赖在帮助我们维持长期关系方面具有进化意义上的好处,通过在互利的交换中共享依赖,我们建立起了更为紧密的关系。

但我们对数字设备的依赖并非如此。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不再依赖于他人,而是依赖于公司——即使我们与一家公司的关系在短期内是互利的,但长期互利关系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我们与公司之间建立起来的不是长期的关系——因为公司是被利润驱动来跟我们产生联系的,这就将我们置于了一个脆弱的境地。

技术角色的扭曲

不管我们如何定位,技术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工具——技术已被扭曲成一种获取和增加利润的工具。资本主义不是用来解决问题的。如果哪一家公司真的解决了问题,它就会破产。相反,这个系统的目的是让消费者永远处于需要之中。我们在创造出每一个解决方案之余,都必须创造出一个对应的新问题——做到这一点的方法之一是通过有计划的淘汰,即有意地设计具有较短寿命的东西,从而人为地制造出频繁的升级周期。这就是为什么苹果每年都会发布新款iPhone以及对老版本弃之如敝屣的原因。这也是每件电器现在的平均使用时间只有八年的原因,也是时尚行业营造和推动季节性潮流的原因。

但有计划地淘汰商品并不是一家公司能产生的最严重问题。一个公司能制造的最强大的问题是让消费者产生“我不能没有它”的依赖感。如果某个产品取代了人类的某项技能,我们就会变得依赖它。垄断不仅仅是为了排挤竞争,而是为了扼杀人们的能力。

但是,尽管这一过程推动了商业和经济增长,但它在个人和社会层面降低了我们的适应力。这在我们社会结构的基础上造成了复杂的脆弱性,我们越来越容易受到灾难性事件的影响。这是一个自我延续的恶性循环,随着我们的恢复能力不断下降,灾难发生的时间会越来越短。就像婚姻一样,当我们的伴侣离开或情况发生变化时,我们就只能独自承担责任。这就导致我们处理这些变化的能力越来越差。

我们对技术的依赖程度仍在上升。导航和在互联网上寻找答案只是这种现象的冰山一角。不断扩大的人工智能能力将显著加快我们推卸给设备的任务数量——自动驾驶汽车,人工智能个人助理,调度,沟通,写作,采购,求爱,设计,编码,解决数学问题,艺术,音乐——如此一切,都可以甩给设备。

有些人会因为人工智能仍然不那么智能而感到一丝安慰,他们认为,在它变得比我们更聪明之前,人工智能不会导致什么问题。但他们的眼光和格局不够大,因为这不是一场创造超级智能的竞赛——这是一场取代人类技能、打造一个“没有它就无法生存”的垄断世界的竞赛。在这场竞赛中,人工智能不需要变得比我们更好,我们只是需要变得比它更笨就可以了。随着智能设备越来越多地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效率的确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但也把自己困在了相互依赖的关系和枷锁之中。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走上这条路了。我们已经开发了许多潜在的增强功能的产品,并将它们扭曲成了依赖经济的工具。

就拿汽车来说吧。汽车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旅行能力,而且把我们的能力增强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程度。但在追求垄断的过程中,我们开发了一个系统,将我们束缚在基于汽车的旅行中,从而剥夺了这种能力。我们的整个环境都是围绕着汽车来规划和建造的,以至于到了一种没有机动交通工具几乎就无法生存的地步。我们现在有一整个部门的移动公司试图理清这些问题。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使汽车修理和维护变得越来越复杂,为了更好地使用汽车,我们不得不依赖复杂的机械和经销商系统。最后,我们通过结合市场营销和平庸的工艺成功地创造出了一个毫无必要的升级周期。这又是一个我们采用了一种增强自己能力的技术并将自己禁锢在其中的绝佳案例。

但其实,我们不需要非得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技术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而是我们选择创造的东西。我们有能力在设计和制造产品的方式上做出不同的选择,也有能力在激励公司的方式上做出不同的选择。不管我们被告知什么,我们可以建立授权关系而不是依赖关系,并仍然创造有利可图的业务。未来10年,我们的数字能力将大幅提升。是时候开始批判性地思考自己所做的选择和决定要做的事情了。

译者:喜汤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英特尔打造首台百亿亿次超级计算机

2019-05-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