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听器的下一站:新穿戴数字平台

神译局 · 2019-05-07
助听器朝着数字化迈进。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助听器产业正在发生变化,向数字产品转变。彭博社最近刊文,通过一家名叫Starkey的公司介绍行业的变化,我们节选其中一节,让大家稍微有一些了解。

当Brandon Sawalich在明尼阿波里斯市 Starkey Hearing Technologies公司工作时,他只有19岁,当时全球有70家公司正在制造助听器。那时是1994年。他的工作就是清理邮过来修理的助听器,或者是退货,退货是因为用户离开了人世,再也不需要。

助听器的下一站:新穿戴数字平台

(这就是Livio AI)

今天,Sawalich已经43岁,公司已经变成5家,他是Starkey的总裁,Starkey聘请6000名员工,去年销售价值8亿美元的助听器。Sawalich说:“自197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Eden Prairie(美国地名)。”当时他正与我走过总部。随后他又说:“从技术上讲,我们是从1974年之前的几年开始的,在Austin先生家的地下室开始的。它是美国最伟大的企业家成功故事之一。”

Sawalich一步一步朝上爬,最终于2016年爬到顶点,成为总裁,当时因为欺诈丑闻袭击了Starkey,他顺势上位。他也是Austin先生(William Austin)的继子,Austin是一名亿万富豪,正是他创办了Starkey,将公司变成私营巨头,似乎每一位名人都用他的助听器,包括美国总统、两位教皇、纳尔逊•曼德拉(前南非总统)和特蕾莎修女。

目前助听器产业有5大制造商,只有Starkey设在美国。为什么竞争对手减少?Sawalich说是技术造成的。曾经助听器相对简单,制造也便宜,各品牌的差异并不大。到了今天,助听器变成越来越复杂的数字产品,需要工程师团队,需要向研发投资。

一个很薄、几乎看不见的线圈挂在Sawalich的耳朵上,消失在耳道中,里面有小小的听筒,可以发出声音。Sawalich说:“真的,我的确有轻微的听力损失。”他年轻时喜欢听音乐,喜欢射击,伤害了听力。他戴的助听器很小,几乎看不见,是公司最新最棒的研发成果;300多位美国顶级听力学家将会在2天内抵达这幢大楼(William F. Austin教育中心),走过红地毯,旁边会有Starkey员工欢呼。

Sawalich说,Starkey制造的产品没人想要。在美国,需要助听器的人有三分之二没有,他们往往接受命运的安排,平均等待7年,出现第一次症状,然后才寻求帮助。Sawalich说:“助听器正在进化,并不一定非要听力损失才想要助听器。”

你没有听错。Starkey正在向世界上不需要助听器的人推销助听器。

Sawalich从夹克口袋里掏出iPhone,打开一个名叫Thrive的App,它是为新式产品配套开发的。新设备名叫Livio AI,它用微小的传感器和AI选择性过滤噪音,瞄准特定声音源,例如,在噪杂餐厅内,坐在对面的人;它还可以追踪不同的健康数据,包括行走步数、爬楼梯级数、认知活动,比如佩戴者在说什么,与其它人是如何互动的。

助听器的下一站:新穿戴数字平台

(用于测试的耳朵模型)

它几乎可以实时翻译27种语言,升级之后还可以测量心率。Livio AI价格不便宜,一台要2500-3000美元,甚至更高,具体要看医生以及他们提供的服务。

Sawalich说:“在未来5-7年里,你的助听器就会变得像《钢铁侠》里的Jarvis一样。它会成为个人助手,能对你的身体有更多了解,这些信息是你想知道的,比如心率、血压、葡萄糖。耳朵是新的手腕。”

这是一种荒谬的论断,只有那些身处穿戴科技泡沫的人才会不加讽刺地使用。不过构想并不疯狂。通过耳朵,儿科医生知道孩子的体温。我们还可以通过耳朵测量心率与平衡,正因如此,Livio可以知道老年人是否摔倒。如果用户跌倒,在几秒内没有告诉Thrive他或者她很好,Thrive就会寻求帮助。

Sawalich说Starkey是一家重生的公司。不只是因为它必须这样,还因为前总裁、前CFO被起诉,后来证实他们在公司诈骗中骗取2000多万美元。案件于2018年年初时交给法庭处理,本地媒体争相报道,给Austin带来很多的尴尬,他出庭作证,Sawalich也去了,他之前没有说过。Sawalich说:“我只是讨厌再去回想,这件事让我难过,就像得了病一样。”

在辩护时,公司的策略似乎是想将两位被告救出来,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无情陪审团的受害者。Sawalich说:“我不认为他们做过,但他们的确做了。”

我们穿过很大的办公室,位于角落。里面有12张桌子,挤在狭小的空间内。Sawalich说:“这是我们前主管总裁的办公屋。”他叫Jerome Ruzicka,曾经是Sawalich的导师。Sawalich叹息说:“我儿子的名字就是根据他的名字取的,知道的人并不多。我儿子叫William George Jerome Sawalich。这些长辈在这里工作几十年,他们像家人,我尊敬他们,希望能成为其中一员。”

助听器的下一站:新穿戴数字平台

(用于测试产吕的消声室,没有回声)

Sawalich在办公室挥了挥手,他说:“每个人都认为我迫不及待想搬进去,我不想动它。”相反,他将办公室清空,交给工程师,让他们做一些先进技术项目。

Sawalich还说,办公室的大多东西都是新的。软件系统更换过,部门重新部署,组织结构重新调整。它们在Tel Aviv设有工程中心,那里有600个项目,近三分之二被淘汰。从太阳国航空(Sun Country Airlines)来了一位首席律师,从GE来了一位首席运营官,从英特尔来了一位新首席技术官。

Sawalich说:“在过去2年里,我们让Starkey变得更健康更强大,关注点缩小。我希望曾经发生的事没有发生,不过一扇门关闭,会有另一扇打开,是吗?”

大家都认为,Sawalich作为总裁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请来了新CTO Achin Bhowmik。他之前在硅谷工作,是英特尔感知计算集团的主管,这个部门有1400名工程师,正在开发自主智能系统,比如自动导航机器人、可以自动飞行并避开树木线缆的无人机,还有面部识别摄像头。

当Starkey想聘请Bhowmik时,他飞到Minneapolis,花了一整天面试。第一次会谈时,Austin闯进房间,与他畅谈新前景。他们一谈就是几小时。

Bhowmik回忆说:“Austin先生对我讲:‘我看了你的工作,感知计算,相当有趣。你是否觉得有可能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可以用相同的技术帮到人们?’”

Bhowmik之前没有用这种方式思考过AI。在英特尔工作时,他一直在研究人类系统,看看如何让汽车复杂,这样汽车就能自动驾驶,像有人驾驶一样好。Bhowmik说:“英特尔花了几十亿美元研究,Austin的看法完全不同。他说:‘不是用传感器、AI制造更智能的机器,而是用它们帮助大家,让大家更好理解世界,为什么这样做呢?’”

在随后的拜访中,两人来到Sawalich家中的地下室吃披萨,Bhowmik与Austin再次交流。Austin告诉他,要从两个角度看待,第一个,不要将它只是当成助听器产品,它是一个平台,这款设备可以帮助大家改善沟通。这就是翻译功能的深层意义,它可以让大家跨越语言门槛,实现交流。

第二点,它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对于Bhowmik来说,挑战就是将最先进的传感器技术、AI技术融入设备,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不只是帮助大家倾听。能做到吗?当然。耳朵是安放传感器的最佳位置。

在过去几个月,Bhowmik一直穿戴Livio AI,虽然他的听力很完整。Bhowmik说,他觉得自己像个超人。Bhowmik解释说:“我可以调高世界的音量,真酷,不是吗?”

向听力学家介绍新品时,先上台的是Sawalich,然后交给Bhowmik。他介绍了AI技术、先进传感器、45小时超长续航。设备很小很轻,穿戴者完全忘却它的存在。

助听器的下一站:新穿戴数字平台

这只是第一点。

第二点,它是一款突破性的穿戴设备,可以追踪身体和脑部健康。

第三点,它是一个很棒的语言翻译器,戴在耳朵上。说到这里Bhowmik停顿一下,他问听众:“你能相信吗?它就像科幻一样。”

第四点,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入耳式侦测器和报警系统。

会后第二天,Livio AI就会开售。4个月内,Starkey全球销售的产品会有50%是Livio AI。2019年,目标是达到80%。它会拉动公司销售,这项业务本身已经利润非常高。

译者:小兵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