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福利的阴暗面:老板用“福利”控制你的生活

神译局 · 2019-05-19
只要福利给得够多,公司就是我的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1914年1月5日,当美国普遍的日薪是2.5美元的时候,亨利·福特做出了一个划时代的决定,把工人报酬翻番,一下子直接提高到5美元。并且福特后来还推出了分红制,让员工分享企业的红利。这些举措革命性地改善了劳资关系,同时也为公司带来了更大的收益。Elizabeth C. Tippett总结了美国(尤其是硅谷)现代的一些类似的福利措施,并分析了企业背后的动机和员工需要付出的代价。一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原文标题是:How your employer uses perks like wellness programs, phones and free food to control your life

公司福利的阴暗面:老板用“福利”控制你的生活

从医疗保健到优先认股权乃至于免费食物,公司提供了各种福利和额外好处来吸引最受青睐的员工。但所有这些额外津贴需要你付出一个代价:你的自由。

劳工历史学家称这些额外津贴为“福利资本主义”,这是一个用来描述公司城镇(company town,企业生活区)及其补贴住房,免费课程以及娱乐活动的术语。之所以这么叫有个原因。就像政府福利一样,给大家提供任何形成依赖的福利也是塑造其行为的便利手段。

同样地,就像亨利·福特寻求通过一项慷慨但有扩散性的分红制来改变汽车工人一样,今天的雇主也利用津贴以微妙或不那么微妙的方式来影响我们的行为。

企业津贴的阴暗面

你可能会按照时薪或者工资来看待自己的报酬。但公司不这么看。

想当年我我作为劳动法律师起草劳动合同和政策时,公司往往按照“全面薪酬(total compensation)”来看待报酬,这里面包括了佣金、奖金、股票期权以及医保和休假等福利。这就是他们影响行为的地方。

按照相关法律,公司不能瞎搞你的时薪。你迟到5分钟公司不能扣掉了整天的工资。或者每6个月才发一次支票。

但是,其他报酬类型就不是这样了。像我这样的律师会给这些福利附加各种政策和限制来影响员工行为。此类政策的目的很多,从一般的让你工作更努力,到加大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的痛苦不等。

比方说,像Facebook、Dropbox以及LinkedIn这样的公司提供免费食品,但未必是为了员工福祉,而是为了盈亏底线。如果你的雇主提供健身房、免费干洗或者小憩舱(但愿不会),可别以为这是慈善事业。正如前Zillow CEO Spencer Rascoff观察到那样,这类额外津贴意味着“员工得工作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不会经常离开办公室。”

另一方面,福利可以通过鼓励吃香的员工呆久一点的方式来安排。股票期权往往要用4年时间才能慢慢挣得,这是硅谷一项特别有价值的工具,因为这里的员工有跳槽的倾向。对于新员工来说,休假天数似乎总是攒的不够快。

甚至据称是开始工作的奖赏的签约奖金,有时候也会有陷阱——如果你在头1、2年离开的话就得返回来。

公司城镇,企业控制

我最近在研究一本关于公司如何对员工施加控制的书,正如我从中所了解到那样,情况已经变得糟糕许多。结果表明,利用福利来作为行为改变手段的雇主实验有着丰富的历史。

福利,尤其那些员工视为必需或特别有价值的福利,让雇主可以对员工实施监视,并要求做出行为改变,而这些是他们光靠威逼做不到的。

历史上看,公司宿舍(company housing)是兼具必要性和价值的甜蜜点。

20世纪初如果你要开设一个新的矿山,如果附近没有住房或者交通的话,你可能就得提供住房。但就像今天的股票期权或者带薪休假一样,一旦公司开始提供这些,他们就克制不住干涉的冲动。

比方说,根据历史学家Angela Vergara的研究,企业生活区通常会限制饮酒。宾夕法尼亚的煤炭企业甚至租约里有条款要求员工如果罢工的话10天之内就得搬走。这样员工想要进行类似行动时就得好好掂量掂量。

尽管亨利·福特出名的是每天给员工付5美元的工资——这在当时是非常大方的手笔——但这还只是故事的一半。其实福特每天只给员工2.5美元的工资。

另2.5美元是分红。要想有资格拿到分红,工人必须接受福特社会部门的住房调查,并且允许调查员找他们的家人朋友访谈。某员工不通过此类调查的原因包括有负债、有妻子在外面打工,或者属于讲英语不够多的移民。

福特还有一份调查得分最高的员工的优选名单,但即便这个地位也是不确定的。根据公司的记载,一名员工曾因为“出售房地产”而被取消资格。另一位则是因为“饮酒”和“奢华婚礼”而被剔除。

医保和手机

现如今尽管很少雇主还会提供住房了,但员工仍然严重依赖于雇主提供另一个基本的必需品:医疗保健。

尽管《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给雇主和医保提供商之间制造了一些障碍,雇主仍然可以选择提供什么样的保险商和健康计划给员工。而且他们还就希望我们在工作以外如何行为发出了相当明确的信息。

比方说,我雇主提供的医保就采用了一种“健康参与模型”,除非你同意填写一份冗长的问卷,并且承诺改变两项识别出来的不良生活习惯,否则的话就要收取高额保费和免赔额。

诚然,没人问过我朋友我的婚礼是不是极度“奢华”。但他们会问这样的问题,“你每天要吃多少饼干、蛋糕、甜甜圈、糖果、苏打或者多少包糖?”拜托。我吃多少蛋糕是我跟超市收银员之间的私事好吗。

现代生活的另一个必需品是手机——大学生在一项关于“适度食物剥夺”的实验研究中显然更偏爱食物。但公司配的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要小心。这不仅建立了你要随时待命的期望,而且那些设备上面所有的信息技术上来说都属于公司。甚至你在个人手机上下载用来上班打卡的app也能跟踪你的位置。

保姆雇主

历史学家Christopher Post曾观察到,企业生活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镇议会。公司就是政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我们每天去工作时我们都生活中企业生活区。

大部分情况下,工作场所其实是我们生活当中指挥控制最严格的环境。公司可以决定谁配得上最令人垂涎的额外津贴,以及如何最好地诱惑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我发现雇主利用工作福利控制我们的个人决定如此令人恼火的原因所在。有时候,你只是想回家、开瓶啤酒,然后坐在电视前吃块蛋糕而已,而不是还得担心老板同不同意。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how-your-employer-uses-perks-like-wellness-programs-phones-and-free-food-to-control-your-life-115681

译者:boxi。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每天多花一两个小时,事半功倍地实现自己的职业目标。

2019-05-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