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的崛起、鼎盛与隐忧

王颖@36氪重庆 · 2019-05-03
新的技术竞赛已经拉开帷幕,要想不再受制于人,中国的通讯企业唯有老老实实地把精力放在研发上。

编者按:本文来自励石商业评论,作者:张军智,36氪经授权转发。

苹果在全球手机供应链体系中的强势,众所周知。凭借自身的行业地位和订单规模,苹果总能把供应商的报价压倒令人发指的水平,以大陆的苹果供应链企业为例,目前其净利润率普遍在2%-5%之间。2018年,大陆地区的富士康、歌尔股份、蓝思科技、欣旺达、德赛电池这几家苹果供应链的企业,净利润之和尚不足40亿美元,而苹果的净利润却达到了595.31亿美元。上述企业的净利润之和连苹果的零头都不到。

一方面通过绝对的议价能力,将巨额利润留在自己内部,另一方面,苹果还对合作企业提出各种苛刻的要求和条件。这些条件如若不能被答应,被苹果淘汰的供应商,接下来的命运将是被投资者迅速抛弃、股价大跌、企业倒闭。股价曾经大跌70%的GPU厂商Imagination,破产的蓝宝石玻璃供应商GT Advanced Technologies都是先例。毫不夸张地说,在全球手机供应链体系中,苹果如同“帝王”一般地存在。

但即便如此强势的苹果,在面对供应链上的这家企业时,也不得不放下傲娇的身段,主动求和。这家企业便是美国半导体巨头,人称“专利流氓”的高通公司。

1

可以“征税”的高通公司

高通这家公司为国人所熟知,主要源于其手机芯片,每当高通推出新的手机芯片时,国内一众手机企业都会为争夺其“首发权”,抢的“头破血流”。通过销售芯片,高通每年从中国市场都能攫取丰厚的利润,但这并非高通全部的利润来源,高通还有另外一笔大收入:高通税。

所谓的“高通税”是指,不管手机厂商是否使用了高通芯片,只要你的手机依然需要连接2G、3G和4G网络,高通就有权利向你收取专利授权费,而且这笔费用是按照“手机零售价”的4%左右进行收取,以至于有手机厂家吐槽:即使你想在手机壳上多花点工艺和成本,都等同于要多交专利费给高通。

一部5000元的手机,如果按照4%计算,高通授权的专利费用就高达200元,与之相对应的是,中国大多数手机企业的净利润率都在3%以下。

高通如此强势的条款,自然有企业反抗。苹果在过去两年就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用,结果在6个国家16个地区的50场官司中,苹果都基本以失败告终,苹果的几款主力产品也一度面临下架的风险。不久前的4月16日,苹果宣布与高通就过去两年的知识产权纠纷达成全面和解,和解内容之一就是苹果向高通支付专利款项。

魅族也曾因对高通的专利费用不满,在过去几年一直坚持使用台湾联发科的芯片,但当高通找上门后,魅族还是不得不补交了之前欠下的专利费用。

苹果、魅族的遭遇并非个案,全球的手机厂商,几乎都在高通身上,躲不过“挨一刀”的命运。华为和联想就曾在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公司发起的反垄断诉讼中证实,高通曾利用断货来威胁自己,让他们不得不继续使用高通的产品同时,还要缴纳大量的专利费用。华为的法律顾问在法庭的视频证词中说:“业内人士都清楚高通的手段,他们明确表示,我们必须签署某种形式的许可协议。对此,我们别无选择。”

手机大厂尚且如此,更多的中小厂商在面对“高通税”时,只能选择默默接受。2017年,高通从中国地区“躺着”收到的专利费用就高达260亿元人民币,当然其中并不包括销售芯片带来的收入。

但为何高通可以做到如此强势?

2

高通的崛起

手机厂商之所以甘于忍受高通的“压榨”,说到底,都是因为高通的技术和专利。要说高通的专利和技术,绕不开一个人,就是高通公司的创始人,《通信工程基础》的合著作者,前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艾文·雅各布斯博士(Dr. Irwin Mark Jacobs)。 

1985年,从自己创立的Linkabit Corp公司退休后,52岁的雅各布斯和6位老同事,决定继续创业。创业之初,他们没有商业计划,钱也没多少,脑子里也没成型的产品,但他们都懂无线技术,所以最终把创业方向定在了数字和无线通信领域。

高通公司就是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高通”二字意为高质量的通信,代表着雅各布斯和同事创业之初的梦想和期望。

选择有时候真的是比努力重要很多,高通一出场,就选择了一条奠定了其后来在通信领域霸主地位的赛道——CDMA(码分多址)技术。

CDMA的技术源于“跳频技术”,是由40年代的好莱坞女影星海蒂·拉玛(Hedy Lamarr)和作曲家乔治·安太尔(George Antheil)发现的,当时他们受到音符组织方式的启发,推测可用多个频率发送一个无线电传输信号。这种称作“跳频”的方式,可以避免无线电信息受到阻塞。他们为这项技术申请了专利,但并没有引起重视。

一直到40多年后,雅各布斯和一群无线通信专家,在比萨店楼上的办公室里,兴奋地再次提起这项技术,他们认为这项技术可以用于卫星通信系统,也可以用于无线通信,也就是蜂窝式系统中使用。

当时的通信行业,主流技术都集中在TDMA(时分多址)技术上,也就是2G时代的主流通信技术GSM研发上。但雅各布斯认为,起源于“跳频”技术的CDMA可以将网络容量大幅提升四十倍,可以大大降低网络的成本,所以高通选择了CDMA技术作为主攻方向。

不过当时的市场对CDMA技术并不是看好,有的认为技术不行,有的认为开发时间太长,还有的认为技术成本太高,所以当时并没有太多人对CDMA抱有太高的期望。

但雅各布斯没有放弃,1989年时,他和同事开发了一个CDMA的演示系统,以此宣传CDMA的技术优势,他们还邀请了很多全球移动领域的专家到高通来参观。当时有人质疑,高通演示的版本难以在纽约曼哈顿这样高楼林立、街道复杂的地方成功。为了回击质疑,高通随后在纽约再次进行了技术展示,结果证明:与原来的模拟信号相比,CDMA能支持的用户数可以达到10到20倍,而TDMA只有模拟信号的3倍。

CDMA技术能够提供更好的通话质量,大大降低运营成本,电信运营商一下被打动了。经过高通的努力,1993年,CDMA被美国电信工业协会采纳,成为行业标准,1995年,CDMA在香港实现商用,1996年登陆韩国……到了1999年,国际电信联盟把CDMA选作是3G(第三代无线网络)背后的技术。

高通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3

高通的黄金时代

GSM与CDMA是2G时代两大技术标准,当时通信技术主要集中在语音通信上,拥有CDMA技术的高通虽然势头迅猛,但尚没有垄断市场的能力。到了3G时代,市场迅速变得不一样了。WCDMA、TD-SCDMA、CDMA2000,这几个3G标准全部都和CDMA有密切关系。高通起家于CDMA技术,也因此掌握了无数核心技术和专利,可以说3G时代,就是高通的时代。高通也因此大发横财。

在CDMA发展早期,为了让这项技术得到广泛应用,雅各布斯决定把CDMA技术授权给终端厂商,然后收取专利费用。到了3G时代,掌握着核心技术和专利的高通,处在整个产业链的金字塔顶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任何要使用CDMA技术的公司,都必须向他付费。这就让高通在3G普及的早期,运营商都在普遍艰难度日的时候,就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除了CDMA专利,高通还有一项很多公司难以企及的技术优势,就是在SOC(系统级芯片)上的研发优势。

在推广CDMA技术的早期,由于没有多少厂商愿意生产CDMA手机和通信设备,导致运营商没法采用CDMA技术,所以高通早年也生产手机和通信设备。到了1999年,手机业务已占到了高通营收的60%,但雅各布斯和同事却做了一个决定:将手机生产业务卖给日本京瓷公司,将网络设备业务卖给瑞典爱立信公司,高通仅仅专注于技术开发和授权、以及半导体芯片研究。

放弃主要收入,看似是极其冒险的决定,但正是这个决定,让拥有核心技术的高通,最终成为了手机SOC市场的主导者。

事实上高通也非常善于设计、研发集成芯片,在2000年,高通就在自己的多媒体CDMA芯片和系统软件当中集成了GPS,这也就把GPS和互联网、MP3和蓝牙功能结合在了一起。在随后的几年里,高通的芯片又获得了更多的能力,包括大幅增长的处理性能和改良的电源管理。发展到2007年,也就是乔布斯推出第一代iPhone那一年,高通已成为世界领先的移动芯片供应商。

SOC包括了CPU、GPU、ISP、调制解调器等多个部件,CPU和移动操作系统是智能手机的关键,而调制解调器则是负责让手机“始终连接,始终在线”的部件,它们共同组成了移动时代的基石。高通在CPU、GPU、调制解调器等产品方面都有绝对的领先实力,而且是没有短板的系统性优势。例如苹果的A系列芯片虽然表现不俗,但由于缺乏基带芯片技术,在2017年与高通陷入纠纷后,苹果选择了英特尔的基带芯片,结果如今的iPhone XS系列新品的信号问题,被广为诟病。 

先进的芯片技术,大量的核心专利,这两项构成了高通可以在市场中“征税”的基础。高通在研发上投入了巨额资金,收取专利费也是天经地义,但是高通的收费方法,却实有点“流氓”。

在3G时代,高通专利主要集中在通讯核心专利,其应用领域也主要是通讯芯片组,所占成本在整机约为4%-10%之间。而高通却以整机作为计算专利费收取的依据,包括显示屏、电池、内存、摄像头等众多与高通专利无关的部件,高通一样按照5%收取费用。这就好比你买了房子,装了一扇防盗门,不仅要掏防盗门的钱,还要交整个房子费用的5%给高通。

虽然通信厂商恨高通恨的牙痒痒,但由于高通的专利实在太多太重要,根本无法绕开,通信厂商根本没有选择和议价权。据说早年高通董事长跟华为任正非在游船上谈生意,任正非希望他把价格再降一下,雅各布斯假装为难地说,再降就要跳船了。气得任正非将船门打开,说那你现在就跳下去吧!

近年来,中国手机企业在全球市场发展迅猛,但绝大多数手机企业的命运,却掌握在高通手中:高通的芯片谁先首发,谁就会获得市场先机;高通供给谁的货少,谁就有可能“断炊”的风险;高通不给谁供货,谁就有可能面临倒闭的风险。

4

高通的帝国隐忧

高通崛起于2G时代,在3G时代予取予求,无限风光,到了4G时代,早就对高通不满的通信企业纷纷抛弃CDMA,选择了OFDMA。高通原打算带领通信企业搞UMB标准,可是没有人跟随,最终几百亿投资打了水漂,CDMA被淘汰的命运,也就此注定。

不过作为具有深厚技术背景的企业,高通在通信的各个领域都有大量的技术积累和专利,选择UMB标准,并不能让通信企业彻底摆脱高通的专利“魔爪”,但高通的优势再也不能像3G时代那么强势。很明显一个例子是,在2014年的全球4G标准必要专利中,美国以1661件核心专利排行第一(其中高通655件),中国大陆以1247件专利总数排行第二。而在即将拉开的5G时代,中国的华为、中兴也早已开始布局,并且已拥有大量的关键性专利,高通帝国要想再像3G时代一统江山,已不可能。

另外,随着高通在SOC市场的横行霸道,日渐猖狂的它也引起了各国反垄断部门的重点关注。2010年1月,韩国政府在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后,对其处以2.36亿美元罚款;2015年1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反垄断罚款60.88亿元人民币;2015年7月,欧盟委员会对高通公司展开了反垄断调查,并处罚了12.29亿美元;2016年12月,韩国监管部门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宣布对高通处以8.8亿美元罚款…… 

除了各国的反垄断部门,高通也收到了很多通信企业的反垄断诉讼:2005年7月,美国博通公司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诉讼,最终高通赔付了8.91亿美元;2007年10月,欧盟委员会根据Nokia等六家公司举报,对高通进行了反垄断调查,最终以和解结束;2016年4月,黑莓公司抗议高通公司收取的特定专利费用过多,在仲裁之后,黑莓获得了高通8.15亿美元的赔款;2017年1月,苹果起诉高通“垄断无线芯片市场”,并提出了近10亿美元的索赔……

另外,目前全球出货量最大的几家手机巨头,都在试图摆脱高通的束缚,三星的高端机曾是高通芯片的忠实客户,但近年来,三星加大了自家Exynos系列芯片的研发投入与应用;华为的高端手机也已抛弃高通,海思麒麟芯片的表现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而在与高通纷争中落败的苹果,有传言说已在开发自身的基带技术;中国市场的OV等安卓手机阵营也试图逐步摆脱对高通基带的依赖性……

相信在未来,高通的生意模式,将不会再这么无敌般的存在下去。

5

结语

近年来,中国在很多领域都涌现了一批明星公司,外界看来也颇为繁华,但其实这些繁华的根基都是搭建在别人的基础之上,也很容易受到对方的限制和“敲诈”。

在手机领域,除了芯片,中国手机厂商的操作系统除了阿里YunOS之外,都是基于Android开源的技术修改的。2019年1月2日,有消息说,谷歌将在第三季度针对中国手机厂商收取Android系统的授权费,结果一时间,搞得中国手机厂商颇为紧张。

移动支付被称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但扫描的二维码技术却是日本DW公司在1994年发明的。火爆的区块链行业,大多也是基于比特币、以太坊、超级账本等国外开源技术进行开发。大数据技术领域的创业,这几年也颇为热闹,但国内做大数据的公司,用的都是美国的hadoop底层核心技术,对方一旦切断技术,国内很可能没有一家数据公司能存活下来。

对中国的很多企业来说,要想避免像手机企业受制于人的境遇,真正提高竞争力,少交“高通税”,不被卡脖子,还是要将更多的精力,老老实实地放在搞研发之上。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王颖@36氪重庆新锐作者

36氪重庆站主编

下一篇

工业互联网的应用除了做出更好的产品之外,还能让我们的合作伙伴、生态方、资源方在其中获得更好的利益。

2019-05-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