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Cado · 2019-04-19
没有哪种油脂像棕榈油这样“面面俱到”,行行通吃。

编者按:棕榈油是一种神奇的成分,桌上的饼干里有,浴室的沐浴露里也有。但是,依赖棕榈油会对我们的环境带来严重的影响——为扩张棕榈种植园,森林受到严重破坏,大量动物流离失所、濒临灭绝。现在想“戒掉”棕榈油,是否为时已晚?本文编译自the Guardian的原题为“How the world got hooked on palm oil”的文章。

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马来西亚棕榈种植园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 有一种魔法果实。用它榨出来的油能让饼干更健康,让肥皂更容易起泡,让薯片更脆。这种油甚至能让唇膏更润,让冰淇淋更不容易化。因为它的种种神奇特性,世界各地的人们想买这种果实和榨出的油。

于是果实发源地的人们就把森林里的树烧掉,来种更多的果实。森林变得乌烟瘴气,动物纷纷出逃。森林被焚烧时会释放出一种气体,让气温升高。很多人也开始抗议,因为他们喜欢森林里的动物,而且气温已经够高的了。有些人决定不再使用这种油,但是事态还是没有好转,一片片森林不断被烧毁。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只是魔法果实并不是什么魔法。油棕榈树的果实生长在热带地区,能榨出世界上用途最广的植物油。棕榈油在高温下是稳定的,可用于油炸煎煮;和其他油类也能很好地混合。棕榈油中不同类型的脂肪酸,以及在精炼之后仍然稳定的性质,让它在制作包装油炸食品时受到人们的青睐。它的生产成本很低,甚至比常用于油炸的棉籽油或葵花籽油更低。同时,棕榈油也是沐浴液、肥皂和消毒剂里的起泡剂。比起动物油脂,棕榈油便宜又易用,所以它在化妆品行业的应用也很广。棕榈油也可以作为生物燃料的原材料,尤其是在欧盟国家,这方面的应用逐渐普及。棕榈油可以用于保存加工食品,还可以升高冰激凌开始融化的温度。棕榈油可以作为粘合剂,将纤维板中的粒子粘在一起。油棕树的树干也有很多用途。

过去的50年间,世界范围内的棕榈油产量稳步上升。从1995年到2015年,产量翻了两番,从1520万吨到6260万吨。到2050年时,这个数字会再翻两番,达到2亿4千万吨。棕榈油产量的“足迹”很惊人,全世界用以种植多年农作物的土地,有10%种的是棕榈。目前,150个国家内,30亿人都在使用含棕榈油的产品。全球范围内,人均每年消耗棕榈油8公斤。

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马来西亚和印尼两国是世界范围内棕榈油产量增长的“主要推手”。

其中,有85%的棕榈油产自马来西亚和印尼。棕榈油让两地的居民,特别是农民,收入有所增加。但是并不是没有代价——环境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劳工权利和人权也屡受侵犯。在印尼,为了扩大种植园的面积,成片成片的森林被烧毁,是其国内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头号“贡献者”。棕榈油一方面带来了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摧毁了苏门答腊虎、苏门答腊犀牛和苏门答腊猩猩唯一的栖息地,现在当地特有的动物濒临灭绝。

然而,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在“助纣为虐”,他们不知道自己使用的产品中含有棕榈油。棕榈油调查组织(Palm Oil Investigations)列出了200种含棕榈油的常见食品和个护用品,但是这些产品只有10%在成分中提到了“棕榈”。

棕榈油是如何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中来的?

棕榈油“流行化”的过程没有什么创新,只是它在对的时机出现,恰好适应了各个行业的需要,于是生产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同时,棕榈油产量大国把它作为脱贫的救命稻草,而国际金融机构把它视作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动力。国际货币组织甚至大力倡导马来西亚和印尼多生产棕榈油。

随这棕榈油产业逐渐扩张,环境保护主义者和绿色和平等环保机构开始提高公众的意识,让他们了解棕榈油产业对环境影响及其碳排放量。虽说棕榈油是不可能实现可持续生产的,但还是有好几个组织对生产者作了“可持续生产者”的认证。于是,反棕榈油的潮流就此掀起:去年4月。英国连锁超市Iceland就承诺,在2018年底前,实现自有品牌的产品“零棕榈油”;同年12月,挪威也禁止进口生物燃料。

消费者的意识终于觉醒之际,棕榈油已经悄然渗透整个消费者经济,很难彻底根除。上一段中宣誓的超市Iceland就发现自己的承诺是根本无法实现。他们没有撤掉自有产品中的棕榈油,反而把含棕榈油产品上的自己的品牌标记撤掉了。

要靠消费者去主动鉴别哪些产品含有棕榈油,甚至棕榈油的产地是哪里,需要他们在这方面有超强的意识。而仅仅靠西方消费者提高意识,无法对整个产业产生影响,因为欧美国家的消费需求仅占全球的14%,而来自亚洲的需求超过50%。

巴西森林毁灭敲响警钟后的20年间,消费者的行动确实延缓了毁灭发生的速度,但仍不能止毁灭的步伐。

“西方消费的棕榈油占全世界的比例很小,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根本不在乎。要说改变现状,也没有动力。”——Neil Blomquist

棕榈油之所以能渗透全球,主要有5个原因:

1. 在西方,它是不健康油脂的替代物。

2. 生产者保持其价格低廉。

3. 它替代了个护产品中使用的较贵的油脂。

4. 因为价格低廉,在亚洲烹饪中使用广泛。

5. 随着亚洲国家逐渐发展,消耗的脂肪量上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棕榈油。


加工食品行业的新宠儿

棕榈油的普及是从加工食品行业开始的。1960年,科学界提出“饱和脂肪可能提高心脏病风险”,随后,食品行业,包括联合利华,就开始用植物油制造的人工黄油来制作食品。但30多年后,科学界又发现,人工黄油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反式脂肪(部分氢化植物油),危害比饱和脂肪更大。于是,联合利华的董事会就决定抛弃人工黄油。

换油决定来得很突然,15个国家的20家工厂接到指令,要立刻移除600多种混合脂肪中的氢化植物油,用不含反式脂肪酸的油类来替代。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苏门答腊岛棕榈油种植园的大火。来源:AFP/Getty

能取代氢化植物油的新油脂必须满足几个条件,其中就有一条是油脂在室温下为固体。最后,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棕榈油,可以是棕榈仁油(来自种子)或者棕榈油(来自果实)。其他油精炼后都达不到联合利华要求的稳定性。而且,棕榈油中饱和脂肪的含量比黄油低。

一夜之间就要换油,很多生产线都瘫痪了,因为没法同时处理老油和新油。

联合利华以前使用过棕榈油,所以已经有一条供应链。但是原料要从马来西亚运到欧洲需要一个半月,上头限定的时间是三个月,各厂加班加点,紧锣密鼓地安排好物流。就这样,1995年的某一天,运载着棕榈油的船只终于来到欧洲的各个港口,食品加工行业就此进入新时代。

联合利华带领了行业向棕榈油的转变。2001年,美国心脏协会声称“降低慢性疾病发病率的最好办法就是少吃饱和脂肪,不吃反式脂肪。” 目前,超过2/3的棕榈油是进入了食品行业。截至2015年,欧盟消费的棕榈油量是换油风波伊始时的3倍。同在2001年,美国FDA限食品公司在三年内停止在加工产品中使用任何反式脂肪。而填这个缺口全是棕榈油。

欧美国家使用的棕榈油量在亚洲国家面前,就小巫见大巫了。印度、中国和印尼消耗的棕榈油站全世界产量的40%,其中,印度使用量增长是最快的,其经济高速发展也助力了棕榈油在国内的盛行。

经济发展有一个有趣的普遍规律:随着收入的增加,脂肪的消费量也随之上升。印度次大陆也不例外。1993年至2013年的20年间,印度的人均GDP从298美元上升到1452美元。同期,农村地区脂肪的消费量上涨35%,城市上涨25%,其中大部分是棕榈油。政府补贴的“平价商店”从1978年开始就开始贩卖进口棕榈油,主要用于烹饪。两年后,就有29万家商店进口共27.35万吨棕榈油。到了1995年,印度进口棕榈油量的已经达到近100万吨;2015年达到900万吨。这20年间,印度贫困率下降了50%,而人口增加了36%。

棕榈油也走出了印度的厨房,走进食品加工业。2011年至2016年,印度快餐市场增长达到83%,门店数量达到2784家。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这些快餐店无一不使用棕榈油。包装食品的量在此期间也涨了138%,一包用棕榈油加工的零食用不了多少钱就能买到。

棕榈油的用途广泛,不仅限于食品。和其他油不同,棕榈油的分提操作简单廉价,能分离出不同稳定性的油,所以用途很多,也因此有了极大的优势。

在加工食品行业发现神奇的棕榈油之后,不少别的行业也开始用棕榈油来替代其他油脂,用于生产个护产品和燃油。不过,和反式脂肪酸一样,事实证明,棕榈油也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很多行业之所以使用棕榈油,就是因为他们以为棕榈油是对环境友好的。

随着棕榈油在全世界的普及,它也取代了清洁产品和个护产品中的动物性成分,在肥皂、洗发水、润肤露和化妆品替代原先来自动物的原料。现在,超过70%的个护产品中含有一种或多种棕榈油衍生物。

以前,肥皂用的油的动物油脂,而洗发水用的本是来自植物的表面除垢剂(作为清洁剂、乳化剂或起泡剂)。后来,行业内开始使用合成原料,也使用动物油脂。在80年代,个护行业发现一个消费风潮,消费者更偏好使用“天然”原料的产品,比起动物原料,他们更倾向于购买植物成分为基础的产品。

而联合利华也发现,棕榈油和棕榈仁油混合起来,和动物油脂的脂肪酸组合大致相似,可以完美替代动物油脂。没有哪种油脂像棕榈油这样“面面俱到”,行行通吃。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印尼一片森林被烧毁,用来开发种植园。来源:Ulet Ifansasti/Greenpeace

在90年代的早期的疯牛病大暴发之后,有些吃牛肉的人也患上疯牛病,导致消费者观念发生极大转变。在潮流主导的行业,比如个护行业,公众舆论、品牌权益和市场推广都开始疏远以动物性原料为基础的产品。” 所以欧美企业开始改“油”换面。

从使用动物油脂转向棕榈油,声称这样做对环境等友好,实则是极大的讽刺。本来,用于制作肥皂等产品的动物油脂来自供肉行业的副产品——动物脂肪,算是物尽其用。虽说肉产品行业也对环境有影响,但是为了迎合消费者想要“天然”原料产品的心理,不充分利用当地的“废物”副产品,反倒不顾毁灭环境的代价,不远万里进口棕榈油。

“充分利用自家门前‘废料’,难道对环境不好?”

生物燃料行业也有相似的“好心办坏事”的经历。1997年,欧洲委员会出了一份报告,倡导提高可再生能源在总体能源消耗量中的比例。三年后,同一机构提到了生物燃料用于运输的好处,并在2009年推出了“可再生能源指令”(RED),其中提到一个目标:在2020年前,要将可再生能源占运输用能源总量的的比例提高到10%。

但是棕榈油在这个方面的优势不如在食品或个护行业那样突出。在生物燃料方面,棕榈油、大豆油、棉籽油和葵花子油差别不大。但是棕榈油有一点好——价格便宜。

欧盟政策“为棕榈油打开了前所未有的新市场”。西方一直有意在立法上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以避免环境受破坏。同样,美国也在2007年开始下生物能源指标,因为化石燃料使得全球变暖状况不断恶化。

欧盟在推出RED同年,进口棕榈油量上升15%,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水平,第二年上升19%。2014年生物燃料的使用量是2011年的3倍。现在,欧洲进口的棕榈油有一半作为生物燃料,份额已经达到RED目标的两倍。后来RED也加入了评估可持续性的标准(其有效性受到某些机构的质疑),不久前,欧盟委员会也提出了对破坏森林的生物燃料作物做限制,但是此前政策的影响已经造成,无法逆转。

油棕榈树因其众多神奇性质,在各行业中得到普及。油棕榈是多年生的常青作物,全年都有产量。在多年生作物中,它的光合作用效率很高。不想其他产油植物,种植油棕榈前也无需对泥土做特殊处理。最重要的是,油棕榈每公顷土地产油量远朝任何油籽产油的作物,产油量达到棉籽的5倍,葵花子的6倍,大豆的8倍。如果抵制棕榈油,只会增加其他产油作物的种植,需要的农田面积会更大,导致森林遭受更多破坏。

“棕榈油的生产成本远远低于其他任何植物和动物油脂。”——Sundram,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

几十年来,在苏格兰人戴维森( Leslie Davidson)的调查被公布之前,棕榈油的产量优势一直没被发掘。戴维森在1951年来到英国殖民时期的马来西亚,在联合利华的种植园工作。4年后,公司把他派到中非的喀麦隆。油棕榈种植园起源于西非,1875年从非洲来到马来西亚。戴维森在喀麦隆工作时,经常在棕榈果实周围发现一种长得很像米象(一种谷物中的害虫)的虫子。在马来西亚,种植园要雇佣几百几千人来人工授粉,但是授粉在喀麦隆效率高很多。

联合利华在1960年派戴维森回到马来西亚,他报告上级说,马来西亚的种植园采用人工授粉是不对的,昆虫自然授粉效率高的多。“他们对戴维森的回答是,让他管好自己的事,别插手。”

到了1974年,戴维森成了联合利华国际种植园集团的副主席。他招来3个昆虫学家,由巴基斯坦籍的科学家赛义德(Rahman Syed )带领,前往喀麦隆做调查。最后,赛义德发现证实了戴维森的直觉:有一种米象为油棕榈授粉,戴维森于是取得马来政府的许可,引进了这种米象。

1981年2月21日,联合利华在马来西亚柔佛的庄园释放了2000只非洲油棕榈米象(Elaeidobius kamerunicus),很快就看到效果,也没有任何副作用。这种授粉米象也分散到马来西亚全境。第二年,马来西亚全国棕榈油产量增加了40万吨,棕榈仁产量增加30万吨。

新的授粉方法对于增加棕榈油产量而言起到了关键作用。随着产量的增加,原本人工授粉的成本转移到人工采集果实上。用于种植油棕榈的土地面积也出现爆炸式增长。戴维森就这样改变了马来西亚和印尼命运。棕榈油是如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的?

棕榈果。来源:Antara Foto Agency/Reuters

不过,如果没有两国政策制定者的推进,这样的改变也很难上演。

“我们见证了双方政府对这个行业的支持,因为这对于发展经济而言,算是简单的方法。”—— Raquel Moreno-Peñaranda,联合国大学驻东京的先进研究调查员。

马来西亚原行业部长郭素沁就在10月在欧洲棕榈油大会上说,“棕榈油和减贫是同义词。”马来西亚在1961年,摆脱英国殖民的4年之后,就开始促进棕榈油出口,作为其减贫措施。橡胶本来也是他们的关键作物,但随着橡胶价格的下跌,政府开始将把重心从橡胶转移到棕榈油。1968年,马来西亚政府为棕榈油生产者提供了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于是行业内也开始大量投资技术,提高果实产油效率。70年代早期,分提技术出现了,棕榈油开始投入食品生产和其他用途。

最近,种植园主发现,原先被视为废物的棕榈空果、叶子、果皮和棕榈仁壳,都可以利用起来,获得经济利益。本来榨油剩下的汁液都是排入附近的河流,现在也拿来发电了。这些都为种植者带来了新的收入来源,为棕榈油价格下跌提供了“缓冲带”(目前的价格就在下跌),在人力成本和肥料价格上涨的时候,新的收入源无疑是件好事。

推动棕榈油产量向上的力量不仅来自马来西亚和印尼国内。世界银行在70年代鼓励印尼政府在小规模的农场也增加棕榈的种植。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对当地产品出口造成极大冲击,但是商品出口就如同“在汹涌的海上,面临狂风暴雨的救生衣”。Bek-Nielsen 回忆说。当时国际货币组织(IMF)给印尼提供的救援方案就提到,要求印尼通过利用自然资源来增加国家收入,同时减免出口税。出口税本是印尼政府用来保持国内商品价格较低的方法。这样的方法就更给棕榈种植园的扩张提供了动力。除了IMF之外,私人金融机构也鼓励扩大棕榈油的生产,在1995至1999年间,光是来自荷兰的银行就为印尼棕榈油生产商提供了超过120亿美元的贷款。

种植园主、工人、政府和金融从业者确实从中获得了短期经济利益,但是长期看来,棕榈种植元的扩张会让全球气候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了扩大种植园面积而烧毁森林之处,恰恰是全球碳浓度最高的地方。

现在,棕榈油对马来西亚国民总收入的贡献达到13.7%,也是印尼出口量第一的产品。去年10月,在马德里召开的欧洲棕榈油协会上,两国政府官员大力吹捧国家减贫工作方面获得的成功,其中,棕榈油功不可没。(不过,印尼国内实则有农民发声,质疑这样的说法,认为政府应该更多考虑种植园以外的小型种植者)政府官员还坚持说,森林破坏的脚步已经停止,国内已经达到可持续发展,但同一个会上,也有发言者说,森林受破坏程度正不断加剧。仅在一个月前,印尼总统签署停止颁发新油棕种植园许可证的法令。

商品生产国只需要与买家交流,而买家还要面对消费者。在2004年,NGO “英国地球之友”发布了一分报告,详细指出棕榈油生产导致的森林破坏率。随着更多的消费者开始抗议,生产者也开始担心,森林持续遭到破坏,会让他们的名声受到影响。同年, 世界野生动物联盟也说服了一小部分棕榈种植者、生产者和零售商,共同建立“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RSPO)。十年后,绝大部分棕榈油行业大玩家都坚持RSPO的可持续生产标准,全球也有19%的产品得到该组织认证的“可持续商品”标识。但是,Greenpeace 子机构,环境调查组织(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在三年前发现,RSPO的“标准”远远达不到标准,有些案例中,几乎就是在掩盖违反规定的行为。

要确保棕榈油的生产过程是可持续的,其实非常困难。一家棕榈油炼油厂的原料就可以来自很多供应商,而马来西亚境内有成百上千家这样的作坊。况且,棕榈油的组成和衍生物很复杂,其中任何一种成分的供应链都错综复杂。就是可持续认证系统真的能正常发挥作用,环境主义者一直以来也没少批评这样的项目。比方说,就算某产品中99%的棕榈油都是森林焚烧后的土地上种植油棕得来的,但它还是有可能经过认证获得“可持续”的标签。RSPO的说法是,把认证的标准制定的宽松一些,能提高更多组织参与的积极性。他们希望看到的是,生产者在看到可持续标签带来的经济价值时,自主提高标准,换取更高的回报。

在欧盟棕榈油协会开始之前,RSPO欧洲部门的负责人承认,“很少有企业实现(可持续认证的最高标准),因为供应链太长太复杂。” RSPO的认证体系在环境保护主义者眼中,算是最稳健的一个,也鼓励生产者使用经过RSPO认证的油。不过,在得到认证的棕榈油中,有一半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可持续”:除非消费者愿意为认证棕榈油支付更高的价格,否则现状不会有什么改变。

再进一步说,对棕榈油的追踪,最多只是到加工的步骤,没有深入到其种植出处。 印尼 NGO 联盟Eyes on the Forest在2016年报告中提到,“(仅仅)追踪到加工步骤,在耗费时间金钱的同时,还不能解决非法产品进入供应链的问题。”

想要遏制棕榈油生产造成森林破坏还有一个方法——提高单位产量。如果每单位面积产量提高的话,自然就不需要扩大种植园了。马来西亚棕榈油董事会基因小组的负责人,辛格(Rajinder Singh)通过识别与高产相关的特殊基因,以选出产量高的油棕,将产量不高的树都淘汰掉。现在种植园产量最高的可以达到每公顷6到7吨。但是辛格说,“有些树的产油量可以达到其他树的两倍。” 每棵油棕的生产力年限大概25到30年,到时候就可以用产量较高的种来取代。

然而,就算产量翻一番,也满足不了我们的需求——到2050年,棕榈油需求量会翻两番。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换用别的油脂,只会加速森林的破坏,因为棕榈油的单位产量是其他油脂望尘莫及的,种植油棕只需所有产油作物农田面积的6.6%,产出却能达到38.7%(来源:欧洲棕榈油联盟)哥伦比亚目前也在大力推进棕榈油的生产,将之前种植古柯等非法作物的土地用来开发棕榈种植园。不过,想追上亚洲的产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棕榈油已经非常普及,它不仅是许多快速发展中的行业都是很好的原料,也是发展中国家完美的出口产品,还是全球化经济中完美的商品。富有的消费者利用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来变现,而发展中的经济体也很乐意用廉价劳动力和宝贵的雨林换取经济增长。

但是这样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这样的趋势在不改变,森林和其中的生物就会不复存在;随着部分劳工收入的提升,经济地位的提高,他们不会满足于成日采摘棕榈果,劳动力价格自然也会上涨。最后,棕榈油生产者和消费者都会一无所有。

编译组出品。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最近,在天猫的牵线下,英雄将推出一波创意新品,不仅邀请法国设计师设计新型钢笔,还频频与其他品牌玩跨界,尝试重回年轻人的视野。

2019-04-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