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权力的游戏》结束,“巨制”美剧时代的开始

袁斯来 · 2019-04-16
无论是流媒体还是有线电视台,都在寻找下一个《权力的游戏》

文 | 袁斯来

编辑 | 韩洪刚

《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终于开播,作为收官之作,第八季只有6集,但制作成本超过了1亿美元,最后4集每集超过1个小时,无论是资金投入还是时长都堪比大片。

自里程碑式的《权力的游戏》后,无论是传统电视台还是新兴流媒体,都开始毫不吝啬地在大投入、大场面、大制作的“巨制”美剧上砸钱。可以说,它开启了美剧市场军备竞赛的新时代。

单算成本,《权力的游戏》还算不上登峰造极,老牌美剧《老友记》、《急诊室的故事》在后期单集成本都超过了1000万美元,但这笔费用主要花在了演员水涨船高的片酬上,故事线和场景搭建相对简单。如《权力的游戏》这样叙事架构宏大、人物和故事线丰满复杂、场面壮阔恢弘、服化道考究精致的美剧屈指可数。

但《权力的游戏》播出的8年中,无论是Netflix的《王冠》还是HBO的《西部世界》,成本费用都是节节攀升,单集均超过了1000万美元。《权力的游戏》走过了8年后终于迎来了自己最后的高潮,但“巨制美剧”这场竞争才刚刚拉开帷幕。

军备竞赛

《权力的游戏》不是第一部堪称“巨制”的美剧。

2001年,HBO的《兄弟连》横空出世, “壕气”程度和《权力的游戏》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兄弟连》就请了斯皮尔伯格做监制,制片是汤姆·汉克斯,在当时制作成本就超过了1.25亿美元。但《兄弟连》毕竟是部只有10集的迷你剧,加上社交媒体并不发达,热度很快就消退。

《权力的游戏》前,HBO还试水过古代历史剧《罗马》,其单集制作费为1000万美元,超过了《权力的游戏》第一季试播集。可惜雷声大雨点小,最后的收视率不太对得起投入,只拍了两季就被砍掉。

自然,业内很少有公司敢押注这样重的筹码。《权力的游戏》项目最早找到的是CBS付费频道Showtime。但因为预算过高,Showtime放弃了这个项目。HBO接手后,最开始对是否能成功心里也没底。

在耗费了几百万美元的第一集播出后,根据尼尔森的数据,剧目反响并不是很热烈:有220万人收看。但到了10周后第一季最后一集播出时,观众涨到了304万人,如果加上复播和点播在内,第一季每集平均收视达到了930万人。

即便如此,《权力的游戏》也太烧钱了。通常来说,电视剧每集成本是200万美元,但《权力的游戏》单集投入已经达到了600万美元。当拍摄第二季《黑水河湾》时,制片人Benioff和Weiss找到HBO加钱,对方都有些抓狂,“你们还要100万美元?”,而事实上,“我们要了250万美元,最后讨价还价到了200万。”他们在接受GQ采访时回忆。最终,划时代的《黑水河湾》单集投入达到了800万美元。

回过头看,与HBO当时那些试水之作相比,《权利的游戏》的成功,似乎有些运气的成分,其实不然,HBO敢于下重注的底气在于他们已经形成完善的“爆款”剧集生产流程,能够更早更准地抓住了新一代消费者的偏好,比如他们更倾向于玄幻题材或自成一派的世界观,对更传统的现实主义内容兴趣寥寥。

这一点在一些新兴的互联网媒体公司上体现得更为充分,比如奈飞以大数据为底层决策逻辑,当《权力的游戏》第三季播出时,以一部《纸牌屋》一炮而红,而第一季制作成本就达到了1亿美元。

之后的奈飞在出品“巨制”美剧上更不手软,《纸牌屋》后,《马可波罗》、《王冠》等等都有宏大的世界观和历史背景,单集成本都接近1000万,这也能看出奈飞的野心。

可以预料到,未来几年,如《权力的游戏》这样规格的“剧王”只会越来越多。

“巨制”如何挣钱?

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投入,真的划算吗?

对于免费电视台来说,收益是能够预判的。当年《老友记》最后一集播放时,有5250万观众观看,其30秒的广告卖出了平均200万美元的高价,即使是1000万的成本,也是门挣钱的生意。

而HBO这样的付费频道,主要收入都是来自于订阅服务。《权力的游戏》虽然投入巨大,但以目前动辄吸引上千万的用户观看,HBO的每月费用为14.99美元,这意味着数亿美元的收入。而且,这类剧目引起的文化现象,会如滚雪球一样吸引更多的人订阅HBO,从而成为长久的订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市场上,还在一点一点拓宽自己的护城河。

而且除了依赖本土订户以外,HBO的海外销售也数量惊人。虽然第一季的成本达到了6000万美元,但海外销售就已经覆盖了成本的一半。

另外,DVD的销售也能带来不菲的收入。以《兄弟连》来说,不算新增的订阅费,DVD就卖出了1亿美元。而《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DVD第一周就卖出了35万部。

而对于奈飞或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来说,爆款“剧王”的诞生,首先增加的当然还是订户。

亚马逊的流媒体让prime会员越来越忠诚,而奈飞订户已经过亿,去年一年增加的订户数量抵得上HBO 40年的数量。奈飞投入一亿美元制作《纸牌屋》第一季时,许多业内人士认为他们永远也赚不回这些钱。但奈飞自有它的“互联网说法”,Netflix对外宣称,只要能够引入56.5万个新注册用户,这部剧就可以达到收支平衡。事实上,在《纸牌屋》播出之后,年度用户增长了大概2750万。

而且,推出了《纸牌屋》后,奈飞的股价迅速起飞,一年中股价涨了157.46%。第二季开播前一天单日涨幅达到了1.78%。和资本市场的市值增加比起来,《纸牌屋》的成本就不足为道了。如今奈飞的股价达到了315美元,市值已经超过千亿美元。

看起来,“剧王”诞生,其实更是资本市场的好故事。

下一个《权力的游戏》

当然,奈飞们要继续把故事讲下去,意味着需要能持续生产这样的“巨制”:不仅仅质量无可挑剔,更需要引起话题和持续的热度。

无论是HBO还是奈飞和亚马逊,都在寻找着下一个《权力的游戏》。

目前来看,虽然也有如《西部世界》一样制作费用高昂,水平也为人称道的美剧诞生,还没有出现可以媲美《权利的游戏》的案例。

第八季还没播出,HBO就宣布未来要拍5部《权力的游戏》衍生剧。不得不说,《权力的游戏》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乔治·R·R·马丁的原著是这部剧的压舱石,高水准的叙事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原著本身打下的坚实基础。

而亚马逊作为后来者,胆子更大,去年3月,亚马逊宣布要投入5亿元制作西方奇幻的巅峰之作《指环王》。仅仅是版权费用就达到了2.5亿美元,其余则是制作和宣发费用,成本超过了《指环王》电影三部曲。

只是,有了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经典电影三部曲珠玉在前,剧版《指环王》还能有多少新鲜感,就不得而知了。

流媒体们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可以预料的是,随着“巨制”美剧的行业标准和生产流程已日渐成熟,未来爆款还会层出不穷。

只是,我们再也看不到《权力的游戏》这样在全世界引领热潮长达8年的“剧王”了。王者时代已然结束,群雄争霸的年代才刚刚开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已服务200多个中大型品牌的近3万家门店,单月订单GMV超过14亿。

2019-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