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告诉美国人的十大谎言

喜汤 · 2019-04-11
看看这些谎言,你信了几个?

编者按: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带来了生产力的极大提升,但也引发了贫富分化、环境污染等一系列问题。在作者看来,合谋、哄骗、胁迫、操纵、投机和贿赂,这些都是资本家们用来愚弄和剥削大众的工具,作者意图借本文提醒群众擦亮眼睛,不至于被资本家们的谎言所蒙蔽。本文作者William Hawes,原文标题Lies that Capitalists Tell Us

资本家告诉美国人的十大谎言

当美式两党制度的狂热支持者对主流媒体报道的耸人听闻的胡言乱语束手无策时,我们认为,或许有必要触及有史以来最危险的谎言——资本主义了。关于资本主义的错觉包罗万象包括但不限于:持续的技术进步神话,无尽经济增长的虚伪假设,媒体和消费主义的谎言等等。

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找到了那些充斥在生活中、工作中、私人生活中以及媒体上害处最多的弥天大谎。言归正传,以下是我们列出的“资本家告诉我们的谎言”:

财富是逐渐积累起来的

恕我直言,这种说法已经像那些受到这种欺骗的下层一样破产了。现在只有不到十个人拥有相当于地球一半的金融财富,而这种欺骗看起来更像是(道德沦丧的)精英们疯狂地攫取现金和利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1%的富人和他们的走狗们攫取了大部分新创造的财富,而不是涓涓细流,尤其是在美国经历了40年的工资停滞之后。

精英阶层获得大部分利润,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没毛病,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子的,不仅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直到我们人民找到勇气把它推翻,用更好的东西取而代之。

你付出劳动,我承担风险

可以说,在任何工作中,普通员工比与员工一起创业的普通人承担的风险都要大得多。原因是,创业者通常拥有更多的财富,而大多数美国人都无法承担500美元的紧急开支。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失去了工作,或者长时间没有工作,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你没法解雇一个把企业经营失败的人,但是你可以因为任何能想到的原因把员工们给炒了,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人脉关系。

资本家利用各种公共基础设施使自己的公司起步。从一切到你上班的道路,大学,公共事业,税收减免,电力等等。甚至互联网本身最初也来源于公共服务。然而,精英企业主们仍然大胆无畏,充满了狂妄自大,他们相信自己那种超级个人主义、大男子主义和某个领域开拓者的外表。

如果不是政府管制,我可以给你更多的薪水

许多资本家认为,层层的政府官僚制度阻碍了他们向员工支付更公平更合理的生活工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我们的规章制度(如禁止童工、最低工资、残疾和工人补偿、基本环境影响研究等)实际上提供了安全保障,防止了最恶劣的剥削工人和公司破坏环境的行为。如果没有这些最低限度的规定,我们将会迎来更加彻底的新封建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员工可能随时会被解雇,然后在越来越反复无常的老板、管理层和首席执行官的意愿下,以越来越低的公司被无限地压榨。

如果你努力工作,就可以像我们一样富有(我们生活在精英统治之下)

美国不是精英国家,也不应该有人认为它是。工作的智慧和保证成功的工作量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更确切地说,成为富人更多地取决于出生在哪里,或者是不是特别善于利用他人来为自己攫取大部分收益。这就是在这个如此“特殊”的土地上创造财富的神奇公式——剥削,剥削,剥削。

继承和剥削是富人致富的方式。要理解剥削,你就要先需要了解富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几乎没有一个超级富豪完全是靠精英统治才成为超级富豪的。他们的收入是通过复杂的人脉网络创造的,这些网络通常利用杠杆来榨取某种形式的被动收入。他们要么是食利者阶层,要么是骗子,要么两者兼而有之。

你只需要看看富人在涉足什么生意或者干什么事儿就知道了。比如Robert Mercer,他通过“一家利用算法在金融市场上建模和交易赚钱的对冲基金”赚钱。从腐败的金融市场中捞取资金似乎不像是一项对人类有任何贡献的有价值的活动,但却能给人以忙碌工作的假象。

或者以Bill Gates为例,他做了几年编程,但成绩不佳,最初通过与IBM达成一系列交易而致富,后来又被动地从微软的股票价值中赚钱。已故的Steve Jobs或许是一位动手能力更强的亿万富翁,但即便是他,也需要奴役数千名亚洲工人才榨取得到苹果能够获得的那种利润。

赌场大亨Sheldon Adelson几乎肯定与有组织犯罪有关联,不过似乎拥有一家赌场还不足以构成犯罪。

Rich DeVos之所以成为亿万富翁,是因为他经营着一种大多数人都熟悉的“安利”传销模式。

Walton家族是沃尔玛的所有者,他们的平均工资为每小时10美元(远低于生活工资),他们同时也是有权有势的军火供应商,而且依赖于与旧世界奴隶制度类似的工作条件生产的产品,同时拥有比底层40%的美国人更多的财富。

如果没有主要的市场优势,富豪们就不可能赚到那么多钱,然后从中牟取暴利。合谋、哄骗、胁迫、操纵、投机和贿赂,这些都是富人的工具。

在一个公平合理的体系中,每个人都需要彼此的帮助才能发挥作用,但在富人的心目中,他们认为自己是这一体系机器上的主要齿轮,他们完全应该得到这么多钱,尽管他们除了对其他人施加影响力并加以利用外,没有做多少别的事情。

这是最好的了(没别的选择了)

我们获悉自己所拥有选择的渠道都是通过精英拥有和经营的媒体。我们被告知必须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做出选择,要么攻击中东,要么面临持续不断的恐怖主义。那些寻求控制和剥削的人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愚蠢故事的同义反复,不幸的是,这些愚蠢的故事恰恰能够让人们保持沉默。

资本家们似乎别无选择,因为他们把所有的钱都藏起来,雇来所有的枪手,付钱给奴性十足的律师、法官和说客,让他们起草并执行那些不人道的法律。每当他们的仆人变得过于焦躁不安时,资本家就会要求“法律和秩序”。一般来说,最顽固、最教条的资本家对真正的人类情感(如喜悦、创造力、自发性和爱)表现出困惑和/或厌恶。许多资本家都有有无意识的死亡愿景,同时还想把我们其他人和地球母亲一起拖下水。

资本家偷走了所有的农田,拥有所有的技术专利,却没有支付足够的钱让大量的公民走出激烈的竞争,回到土地上来,靠土地生活。如果我们没有受到大规模自然灾害或经济崩溃的影响,就可以期待一场革命,希望是一场非暴力革命。

我们回馈社区和大众

资本家们的公司将创建非营利组织作为一项公共关系举措。他们制造了这些问题,然后直接在伤口上贴上小创可贴,并利用慈善机构作为貌似有理的否认理由,掩盖了他们无比贪婪的现实。

但是,在资本家们掠夺、亵渎和推平了数百万公顷宝贵的栖息地之后,这种分发面包屑的举动并不会愚弄任何人。

资本主义制度和经济理论是合理的,付出社会和环境代价也是必然的

人们倾向于认为某个地方有人在监管某些东西以确保我们的安全。他们环顾四周,看到复杂的技术,天空中闪闪发光的塔,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智能世界。但事实上,没有人在操纵局面。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驱动下,世界就像一场疯狂的抢钱游戏。我们选出来的领导者受权力、名望和金钱的驱使,表现出强烈的心理变态、反社会和自恋特征。

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的问题及其对世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对资源、人力和其他物种的开发是我们以消费者为基础的无限增长模式的直接结果。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不仅有物种灭绝、气候变化、海洋酸化,还有充满有毒致癌物质的垃圾堆。

如果这一制度是合理的,我们将开始计划降低出生率,以减少世界人口,并自愿向世界各地的妇女提供教育、体面的工作以及节育和避孕措施。

我们以金钱价值为生活准则,用金钱术语来思考问题。当我们讨论医疗保健时,最关注的话题是如何支付医疗费用,而不是拯救生命。是的,当银行可以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在电脑上创造货币时,我们将如何支付医疗保健费用呢?这些钱并不是真的,但限制民众使用这些钱的意义却是实实在在的。美联储妙手空空,略施小计,钱就变出来了。但是我们还是听到老板们和华盛顿的政客们在涉及到医疗保健、改善学校和人道主义救援等话题时抱怨说,“我们没有足够的钱”。

同样,如果资本主义体系是理性的,世界贫困问题将在短短几年内得到解决。用在武器和“国防”上的钱可以用在国内以及国外来进行人道主义援助,此外还可以更换动力能源网、重建已经破败不堪的基础设施。

未来会更好

当Trump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号挂在每一个右翼法西斯分子的嘴边时,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停下来问,美国什么时候变得伟大了?事实是,自从这个国家成立以来,政客们一直在承诺更好的东西,但那些东西从未到来。

总有另一场代价高昂的战争要打,金融体系的崩溃平均每8年就会发生一次。你可能会说,那二战前罗斯福新政带来的那些美好的经济增长年份呢?可悲的事实是,那些年带来的好处只有中产白人享受到了,并造就了当前这种消费主义横行的的空虚社会。

二战后的时代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反常现象,就业机会遍地。但随之而来的便是国家迅速开发其自然资源,达到线性增长的极限,同时人口激增,让人们获得更高工资的杠杆作用逐渐减弱等一系列现象。尽管效率大幅提高,但人们失去了要求加薪的筹码。

没有人民所持有的杠杆,资本主义将回到它的老路上——剥削,而这正是它现在所做的事情。在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现在,企业变得更富有,而人们变得更穷。

生意就是这样,公事公办

员工们为公司奉献了数年的生命,然后被解雇的时候,他们被告知生意就是这样,公事公办。当那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们告诉我们说“生意就是这样”的时候,他们的意思是“要理解我们就是鲨鱼,既然是鲨鱼,就要像鲨鱼一样行动”。

这也是为战争罪行和类似暴行辩护的逻辑。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声称他们有“保护”平民免受恐怖分子袭击的“责任”。然后,当美国的炸弹杀死平民(或美国的代理人使用美国制造的武器)时,他们被称为“附带损害”。

金融市场和债务是不可或缺的

整个经济的健康状况往往是由股市来衡量的。但金融市场在现实中已经沦为了一种无关紧要的赌博机器,旨在向企业施加下行压力,迫使它们公布良好的业绩,以提振股价。这些金融市场每年向越来越少的跨国公司输送资本,并使正在毁灭地球的非线性经济增长(因此产生了更多的污染物、二氧化碳、杀虫剂、露天开采和森林砍伐)永久化。

债务更是我们经济中最根本的谎言。货币只被认为是一种有效地在市场上促进商品流通的工具,但对货币本身来说,所谓的财富引擎就是一个庞氏骗局。我们都知道这是这种“击鼓传炸弹”的模式会以怎样的结果结束。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