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刺猬公社 · 2019-03-29
在国内动漫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情况下,跳过行业积累阶段直接去做声优偶像,其实是有些激进的做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赵思强。36氪经授权转载。

“敢在这里发那张图的信不信拔了你们的狗头。”

3月28日上午九点整,日本知名声优花泽香菜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新浪微博:“我是花泽香菜!我开始用微博了!请中国的大家多多支持!(*⁰▿⁰*) ”配图中的香菜穿着一件印花的粉色T恤,身后的白板上用中文写着“我开始用微博了。”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头部声优的影响力迅速得以体现,截至到29日零时,这条微博的转发数已经达到2.4万,点赞数超14万,微博粉丝数也迅速飙升到近30万。

每当国外的明星开通微博时,都会引来大量的转发评论,今年早些时候,木村拓哉的第一条微博有5万的转发,18万的点赞,贝克汉姆2013年的第一条微博,有4万的转发。但日本声优开通微博有如此可观数据的,目前只有花泽香菜一人。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粉丝们在评论里极力劝阻不要发的“那张图”,其实是很多人认识花泽香菜的契机——几年前在日本录制节目时,花泽香菜因为气氛太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笑容,恰好画面上又有一行天气预报。

写着“兵库北 雨”,和“姚明脸”、“金馆长”并称为亚洲表情“三巨头”的“兵库北”就这样诞生了,甚至由于使用这个梗的人太多,如果在百度打上“花泽香菜”四个字,第一条联想搜索是“花泽香菜为什么不笑了”。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当然,香菜并没有真的不笑了,相反,开通了微博的香菜笑得很开心。毕竟除了一张魔性的表情包,她还是靠着出色的业务能力以及一首《恋爱循环》收获了大量的中国粉丝。

2019年北京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她还在粉丝的“打call”声中唱了这首知名宅曲,在网络人气投票中,她的票数超过了许魏洲和迪玛希,排在第一位,并且超过两人6倍之多。

像花泽香菜这样的头部声优,早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幕后工作者,他们是有着庞大粉丝群的艺人。这样的声优在日本不在少数,2015年,花泽香菜在日本武道馆举办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在她之前,已经有7名声优在此开过个人演唱会。

伴随着日本动漫行业几十年的发展,声优这份赋予动漫角色灵魂的职业,也慢慢被赋予了更多的职责和期待,声优偶像化已经变成了不可逆转的趋势。

在日本,声优偶像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有了苗头,最早是出现了声优杂志,业内人气较高的声优会登上杂志封面,当影响力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些声优就会“演而优则唱”,发布自己的专辑。早在1997年,声优椎名碧流就在日本武道馆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

发展到今天,很多声优都具备多重身份,既是声优,也是歌手、演员,除了基本的业务能力,市场对于声优的舞台表演能力、声乐歌唱能力甚至表情管理和粉丝营销也有了更多的需求。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例如男声优中,铃木达央是乐队主唱,宫野真守发布了六张个人专辑,同时也在一些影视剧中担任角色。

女声优有坂本真绫、水树奈奈、南条爱乃等,其中水树奈奈2009年发行的专辑获得ORICON 公信榜周冠并且首次销量突破10万,同年成为第一个参加NHK红白歌合战(相当于国内央视春晚)的声优。

在一些资历较老的前辈眼中,这是“不务正业”,参与过《美少女战士》《新世纪福音战士》《少女革命》等经典动画的声优三石琴乃曾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声优要直接负责宣传作品。不希望新人声优因为忙于出演活动和广播疏于学习,最终被用过就丢。

在很多人看来,声优偶像化会导致声优低龄化,新人没有足够的时间磨练自己,在一档日本综艺节目中,一位业内人士称以前的作品通常是老人带着新人工作,但最近会出现都是新人的情况,互相之间缺乏切磋指导。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这其实就涉及到哪边才是主业的问题,一个人究竟是可以配音的偶像,还是能做偶像的声优,其实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就像普通艺人会分实力派和偶像派,声优也是如此。

对于一个职业声优来说,发写真、出CD、开演唱会,可以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像上文提到的花泽香菜、宫野真守、水树奈奈等人,在声优的本职工作上都有很优秀的成绩,尝试其他领域,属于拓展个人发展边界的正常路径。

同时,还有一些声优偶像的偶像属性要高于声优,也是近两年比较普遍的趋势。比如人气非常高的《Lovelive!》和《歌之王子殿下》,对于这类偶像动画来说,声优的业务能力不再是主要的考察指标,更多的是需要给观众提供一个能够投射自己对角色喜爱的三次元形象。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这种方式更像为了宣传作品而使用的营销手段,毕竟比起单纯地售卖动画相关的周边,真人出镜所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2016年,《Lovelive!》除了专辑大卖,声优阵容还登上了2016年的红白歌会。

声优偶像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的动漫产业极其成熟,声优其实是一份门槛非常高的工作,有日本媒体统计,全国有意愿成为声优的人大概有30万,但实际上最终合格的从业者只有1万左右,而头部的可能只有几百。

在这样高压力的竞争环境下,新人想要“熬出头”需要很长时间,如果不是能力特别突出,很可能就此被埋没,所以如果可以充分发挥自己其他附加技能,那么就可以通过这些途径获得人气,不仅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能够获得更多的收入,对于公司和投资方来说,可以带来的收益就更大了。

在国内,配音演员和声优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配音演员主要是为电视剧服务,要让声音贴合影视演员的表演,显得不突兀,会模仿的配音演员往往能塑造出贴合演员的音色,让人根本听不出来有配音。

而声优主要服务于动画作品,用声音去塑造角色。迫于国内现状,80%的从业者主要为电视剧配音,很少有专门为ACG内容配音的专业声优。现在很多的头部声优,很多都是一路陪着互联网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业余网配,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之后,近两年才变得越来越专业。

近两年国产动漫的发展速度,远超过了专业声优的成长速度,现有的人员能够维持目前国内作品的完成就已经竭尽全力,所以无论是从声优到偶像,还是从偶像到声优,对于国内的现状来说,都很难实现。

从近两年话题度比较高的《声临其境》节目也能看出,作为一档配音节目,真正以配音演员身份出现的嘉宾,只有寥寥几人。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北斗企鹅工作室联合创始人藤新在三文娱举办的一次活动中也说道,日本声优行业是在优秀的行业积累、发达的前端市场以及广泛的民众认知的三重作用下,才发展成日本主流文化中的一部分,但是在国内动漫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情况下,跳过行业积累阶段直接去做声优偶像,其实是有些激进的做法。

近两年涌现出来了非常多优秀的声优团队,比如729声工场、音熊联盟、北斗企鹅工作室等,在这些团队中,慢慢出现了一些比较头部的从业者,例如阿杰、边江、山新等,他们微博粉丝都在百万级以上,阿杰目前有330万粉丝,在一年前,这个数字还不到百万。

但对于这些头部的声优,由于目前行业发展仍处在早期,并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一个可以转型为艺人的通路,虽然粉丝量看上去非常可观,但其主要工作仍集中在主业上。

花泽香菜开通微博一天涨粉30万,声优偶像化在国内行得通吗

同样的,培养偶像型声优在国内也很难走通,一方面还是声优人才储备不够,另一方面则是国内的偶像产业也远不如日本发达,不仅偶像的培养和运营体系不够完善,市场对于偶像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多元,即便推出声优偶像,似乎也很难获得足够量级的关注。

现在还有另一条途径可供声优选择,就是虚拟偶像,绊爱的成功让很多人看到了声优的另一种自我实现方式,国内也有像kilakila这样的平台在推动着虚拟偶像的发展,但目前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声优行业的发展,受很多其他行业的发展限制,日本能够打造出两种类型不同的声优偶像的背后,是整个文娱产业的高度成熟,而这一点在国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刺猬公社特邀作者

在传播格局急遽变化的大时代,内容行业大潮涌动,一只刺猬站在山顶上,瞭望这急速不宁的世界,默默记下每一个细节。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