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 Ventures 首次对外募资,其创始人、窝窝团联创 James Tan 认为东南亚电商和农业科技仍大有可为

赵小纯@36氪出海 · 2019-04-01
Venture Quest 曾投资“东南亚闲鱼”二手拍卖网站 Carousell、二手车交易平台 Carro 、电商返现平台 ShopBack 等多家亚洲企业。

编辑:奥利

编者按:本文作者 Kristie Neo ,原文标题 Still plenty of room to play in SEA’s digital economy, says Quest Ventures’ Tan

Quest Ventures 首次对外募资,其创始人、窝窝团联创 James Tan 认为东南亚电商和农业科技仍大有可为

Quest Ventures 管理合伙人 James Tan | 图片来源:Deal Street Asia

自2010年以来,风险投资公司求索创投 Quest Ventures 一直致力于投资东南亚地区的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经济初创企业,其参投的知名企业包括“东南亚闲鱼”二手拍卖网站 Carousell、新加坡二手车交易平台 Carro 和东南亚电商返现平台 ShopBack。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Quest 都不需要对外募资。Quest 是幸运的,因为它有一个教父——James Tan。在中国呆了近十年后,James Tan 出售了他在电子商务公司窝窝团的股份,收拾行李,回到了祖国新加坡。“我是新加坡人,所以我当时想回新加坡干一番事业……那个时候,500 Startups 这类公司都在做样的事情。我投资的第一家公司是 Burpple (一家餐饮点评网站),从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Tan 说道。

Tan 的得意之作便是 Quest Ventures,如今他在该公司担任管理合伙人。一直以来,出售窝窝团股份的收益让 Quest 得以轻松运营。但 Quest 还有更多野心,需要更多的资本。Quest 拟设立一只5000万至1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东南亚初期阶段的数字经济初创企业。Quest 计划使用该基金在10年内投资约100家公司,每笔投资规模在50万至100万美元之间,同时也会覆盖到潜在的后续投资。

农业科技是 Tan 比较感兴趣的众多领域之一。“之所感兴趣,就是因为新加坡的农业科技不怎么出名。”Tan 解释说,“我相信这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每个东南亚国家都要靠农业吃饭,所以做这个领域也很有意义。”Tan 补充说,食品和农业供应链中还存在一些可以填补的行业缺口。

对于“数字经济”已是红海市场,风投公司没必要参与其中的这种观点,Tan 也提出了质疑。

Tan 说,“电商企业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支付问题、物流不畅、最后一公里运输的效率低、欺诈问题以及推荐引擎的进一步优化等。所有这些都可以被视为数字经济。”

他补充称,Quest 不打算在近期退出其投资的公司。Quest Ventures 已投资了40多家公司,包括 Eatsy、Ethis、42Race、Glife、99.co、SGAG、Spiking、Style Theory、Vulcan Post 和 Xfers。

以下是 Quest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James Tan 采访的摘录 :

Q:这是你们公司第一次向外部有限合伙人融资,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投资者?

A:各种私人投资者都在和我们商谈合作事宜,既有高净值的个人投资者,也有投资机构,还有各类企业。我们希望到6月份底能完成第一轮资金募集,与一些企业达成合作。我们的目标是在第一轮资金募集中筹得1000万到2000万美元,也就是基金总体规模的20%。

Q: 为什么给基金的规模设定一个范围?5000万美元和1亿美元的差距可不小。

A: 我们最开始想的是进行40到60笔投资,那么5000万美元应该够用,但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多做一些投资。

Q:你们每次投资的金额都比较小,也就是说你们可能需要完成很多笔投资。

A:不完全是。可能大约100笔投资吧?在10年的期限内,我觉得这个数量还是可以的。100笔交易仍然不到 Y Combinator 一年投资数量的一半。Y Combinator 每批次要完成200笔投资,而他们一年要完成两批次的投资。红杉通常是广撒网,一年会完成100多笔投资。我认为好的创业公司有很多,够大家投资的了。

Q: 不过现阶段的东南亚,“数字经济”已经变成了十分拥挤的红海市场。您真的认为这个领域还有机会吗?

我认为市场并不拥挤。汽车市场也很拥挤,但仍有创新的空间,于是就出现了电动汽车。我们非常谨慎,不会仅仅为了科技的名头就去投资一家公司。现在到处都在讲的深科技( deep tech ),有些真的很有趣,但却没有什么实际用途。

比如 Carousell 这种拥有大量数据的企业,有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向它们推销,说‘我手里有个很高级的算法,可以帮你们进行数据分析,你们愿意买下来或者跟我们合作吗?’如果我是 Carousell,我可以雇用人工智能科学家帮我做深度开发,那我为什么还要使用你们的服务?

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关注深科技,而是东南亚有很多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而这些问题用不到区块链或者人工智能。电商企业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支付问题、物流不畅、最后一公里运输的效率低、欺诈问题以及推荐引擎的进一步优化等。所有这些都可以看做是数字经济。

Q: 现在还有哪些其他的领域让您感兴趣?

A: 农业科技就是其中的一个领域,我之所感兴趣,就是因为新加坡的农业科技不怎么出名。我相信这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每个东南亚国家都要靠农业吃饭,所以做这个领域也很有意义。

以垂直农业为例。种完后该怎么办?要不要大量种植?我们首先需要把供应链做好。在采购方面,农民可能买不到健康肥料,会被中间商狠赚一笔,而且还要从马来西亚的怡保一路运到新加坡。那么,为什么新加坡没有美菜(一家帮助农民向餐馆出售蔬菜的中国初创公司)这样的公司来做供应链呢?

Q:您投资了许多互联网公司,比如 Carousell、ShopBack、99.co 和 Carro。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进行这些投资的?又是什么让您选择了从事风险投资?

A:我从2010年左右开始投资。我之所以从事风险投资,是因为在中国期间,我自己就是做电子商务的。后来我们将股份变现了,因为我是新加坡人,我想在新加坡干一番事业。我知道自己不会永远留在中国的。在中国呆了八九年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种创业模式带回新加坡,而那个时候,500 Startups 这类公司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我投资的第一家公司是 Burpple,从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不再以个人的名义去投资了,而是以公司的名义,这样我可以打造一个投资品牌。

Q: 您最初的一些投资都是自己掏的腰包。从那以后您投资了多少?

A:(笑)这可不好说!好吧,如果每笔天使投资都在5万美元左右或者更少,再乘以我们所完成的70多笔投资,然后还有一些后续投资,总共多少就能大概算出来了。我的中国合作伙伴也向这些企业投了一些钱。 

Q:像 Carousell 这种公司的退出机会如何? 

A:我们在投资任何公司时,想的都是不成功,则成仁。这意味着如果哪天他们破产了,我们会说‘感谢你们,这是一段美好的经历’。但如果他们做大了,想上市或者并购,我们就会让他们自己来决定如何处理公司。

我很高兴地说,直到今天,我都还没有退出任何投资过的公司,短期内我们也没有任何退出的计划。而且也没有退出的压力,因为我们不必向任何人报告收益情况。我觉得我们押宝还押得不错。如果像有些天使投资人那样退出 Carousell 的话,我们可能会后悔死的。

Q: 今年的 IPO 市场看起来不是很乐观,要是有公司上市,那就相当出乎意料了。那你们投资的公司有没有想要上市的?

A:(笑)这个可不好说。我觉得还是等他们自己宣布好点。

Q:您之前帮助窝窝团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对整个过程您是怎么看的?

A:上市过程的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会非常多。我自己参与的 IPO 也是如此,当时我们还有一周就要上纳斯达克敲钟了,然后又被迫叫停了整个计划,我们在路演中没能获得足够多的投资。

Q:我听说 M17 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们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交易大厅,但在最后一刻又取消了 上市。(编者:M17 即 M7 Entertainment,一家台湾的社交娱乐公司,主营视频直播平台 M17 和交友应用 Paktor。)

A:我们是第一次尝试没有成功,所以又等了一年多。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敲钟大概五天前我们就已经来到了纽约。而在敲钟两天前,我们都还不清楚到底会不会成功。两天前啊!

Q: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A:比方说,你的目标是在市场上筹集4000万美元。但在那个时候,你只有3500万美元,所以还差500万美元。现在的问题是——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找人借了500万美元吗?而且筹集500万美元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打算找谁筹集这笔钱呢?理想的投资者应该是一个有信誉的机构投资人,而不仅仅是某个普通人。但要在48小时内找到这样一个投资人并不容易。 

Q:Uber 和 Lyft 很快也要 IPO 了,您觉得它们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编者:3月29日,Lyft 已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

A:除了分析它们的招股声明S-1文件,看看单位经济效益如何,我们热切希望它们的上市过程能非常顺利。因为如果它们这样的全球性玩家都不被看好,那么其它区域性玩家就更难筹到钱了。

假设它们的股票上市时是1美元,而我上市时只是一个区域性玩家,我会问自己——我的股票值得上它们的六分之一吗?我们过去经常使用“六分之一”这个数字,因为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的六分之一。比如看到 Google 做得很好时,我们就觉得百度应该是其价值的六分之一,当然是就搜索这一领域而言。

在东南亚,这个比例还不到六分之一。整个东南亚的人口只有中国人口的一半。因此,Go-Jek 或 Grab 应该是滴滴估值的一半,而滴滴的估值又是以 Uber 为依据。当然,这些都是我们五年前使用的数据,不一定还适用于现在的市场形势。

---------------------

Hi 我是36氪出海的赵小纯,关注出海。目前36氪出海正在筹备出海社群,欢迎出海圈人士加微信 Shanchuanhuhaiz 交流。麻烦备注姓名+公司/行业+职能,感谢!

36氪国际站 KrASIA 出品

别错过

1.“36氪出海”微信公众号现已问世!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微信搜索“36氪出海”(ID: wow36krchuhai),关注起来吧!将为大家集中地提供出海的好内容。多谢关注,请多多推荐!

Quest Ventures 首次对外募资,其创始人、窝窝团联创 James Tan 认为东南亚电商和农业科技仍大有可为

2.“出海频道”也在36氪app上开出来了!这里有数百篇出海主题的好文章,有一大批是在微信上没有的喔!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Quest Ventures 首次对外募资,其创始人、窝窝团联创 James Tan 认为东南亚电商和农业科技仍大有可为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高效沟通不需要靠技巧,靠的是勇气和事实。

2019-04-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