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AG”崛起的秘密:平台资本主义是如何制造垄断的?

boxi · 2019-03-20
平台对平台资本主义的意义,就像是工厂之于工业资本主义。

编者按:平台资本主义是当今经济形势的高清快照。但平台资本主义究竟是什么?它的影响又如何呢?u.community的一篇文章分析了5种平台类型,指出在以数据为中心的经济里,制定出收集和分析尽可能多的数据的办法变得至关重要。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建立数字化平台。这个平台对平台资本主义的意义,就像是工厂之于工业资本主义。

“FAAG”崛起的秘密:平台资本主义是如何制造垄断的?

在云端工作让办公室变得可有可无,而流媒体服务让你的整个音乐库随时都唾手可得,有了Uber你随时都可以当的士司机,社交媒体让我们可以扁平直接的方式相互沟通。如果你是技术乐观主义者的话,新的数字革命将与自由与幸福伴随。

但事实上数字化并没有带来技术乐观主义者预测中的乌托邦。你对智能手机至少像对解放一样上瘾,像Uber或者Airbnb这样的网站对影响深远的动荡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此外,社交媒体并没有带来自由的乌托邦或者平等沟通,而是让我们面对充斥的假新闻以及隐私大面积的被侵犯。

尽管如此,令人震惊的是,仍然没有几个人尝试去理解所谓的数字化的真正经济意义。Brit Nick Snricek是少数做出这番努力者之一。在《平台资本主义》这本书里,他分析了数字经济以及数字经济对我们目前经济的启示。

Snricek的核心观点是所谓的数字化其实预示着资本主义新阶段的来临。我们目前经历的是平台资本主义的崛起。这是一种建立在新技术、新型利润最大化以及新型劳动力基础之上的资本主义。实际上,这是一次根本性的经济重组,其意义堪比工厂或者铁路的引入:这会导致一种全新的经济和社会现实。而这种现实是目前难以理解的。

新的黄金

平台资本主义是这样一种资本主义,在这种资本主义里,数据就是新的黄金。经济越来越多的部分正在把焦点集中在获取和解锁新数据,然后开发技术来分析这一数据上面。获得更多的数据让公司得以改进现有的算法,让生产过程变得的更高效,把利润低的服务变成有利可图的服务。尤其是:访问到的数据越多,处理数据的技术就可以变得越好,就会有更多的有用数据被释放出去。

比方说,Facebook上臭名卓著的算法可以确定你的性格类型如何,你可能的购买行为是什么,以及你跟其他人的关系如何。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对未来行为作出预测。这一切只需要200个点赞就能做到……一个数据集从而打开了大批其他数据集的大门。

在以数据为中心的经济里,制定出收集和分析尽可能多的数据的办法变得至关重要。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建立数字化平台。这个平台对平台资本主义的意义,就像是工厂之于工业资本主义。正因为有了这个,价值才被创造出来,原材料(原始数据)被收集过来然后处理成有用的、有利可图的产品(分析过的数据)。

从最基本的意义来看,平台是2个或以上群体产生互动的数字场所。所有那些交互也都是在这个地方被记录下来并进行分析的。

平台不是中立的地方,平台的目的是要产生特定类型的交互,然后产生特定类型的数据。权力掌握在设计平台,然后管理和垄断所产生的数据的人手里。新的占据主导地位的是那些大体上知道如何收集海量数据的人。

外包

Twitter和Facebook这样的平台我们都知道。但这些社交媒体只是平台资本主义很小的、无关紧要的一部分。大体而言有5种不同类型的平台。Facebook和Twitter可以被视为广告平台。这些建立在收集到的数据基础上的平台,希望将合适的用户与合适的广告主连接起来,然后从广告中获得最多的收入。

然后还有所谓的“产品平台”与“精益平台”。最知名的“精益平台”是Uber和Airbnb。称之为“精益平台”的原因是它们本身不生产或者提供任何东西,而是促进供需之间或者建立起合同订立关系。比方说,Uber自己没有的士,就像Airbnb没有一张床或者一件房一样。这也是“产品平台”与“精益平台”之间的主要区别。跟“精益平台”不一样,“产品平台”提供产品。最好的例子是Spotify这样的流媒体服务。

最重要、最具革命性的平台其实是那些几乎看不见的。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它们主要是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所以跟消费者没有直接联系。在此背景下,所谓的“云平台”就非常有趣了。“云平台”源自公司内部的需求。比方说,Amazon开发了一个内部平台,Amazon Web Service(AWS),来尽可能高效地组织自身的物流运营,由这个平台来跟踪、分析和优化有关客户、路线、产品等东西的数据。

当这个内部平台被开发出来后,Amazon很快意识到这种开发出来的技术也能应用到其他公司上。毕竟嘛,分析数据、存储空间或者跟踪客户数据,这些都是大多数公司自身不具备相应知识去做的事情。

实际上,这属于信息技术的一种外包。当然,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些公司仍然是他们提供的云平台的所有者。这样一来,他们就在不同的板块获取了甚至更大的权力。

工业平台跟云平台有很多相似之处。工业平台也是因为公司内部需求而产生的,但随后扩展到所在的行业板块。就像在其他的板块一样,数字化革命也是发生在工业化过程之中。给机器配备传感器和芯片,连接上“物联网”之后就能产生大量数据。比方说,通用电气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数据就比Facebook还要多。

为了收集和处理所有这些数据,也需要使用这些平台。这些平台是公司内部(比如通用电气和西门子)开发和使用的,但是在本行业不活跃的外部公司(比如微软和英特尔)也有涉足。

这些机制同样适用于云平台。开发行业平台的公司将自己开发的技术和专业知识出租给其他公司,从而捕获了新的数据。

垄断和权力

今天,一股真正的数据热正在兴起。在平台资本主义范畴内活跃的公司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攫取尽可能多的数据。因此也就诞生出一种新型的竞争,这种竞争的焦点不是最优价格或者最高效的生产,而是累积的数据。随之而来的,则是私有化政策以及新的依赖关系的产生。

比方说,Facebook正在试验开发一种聊天机器人来跟Google竞争,目的是对互联网的大部分进行私有化。你可以向这个聊天机器人提出任何问题。它会马上提供答案。这样一来你基本上就不用离开Facebook的界面了。这跟用户日益被锁定在特定环境的趋势也是一致的。

在平台资本主义里往往会有垄断的倾向。这跟平台的运行方式有很大的关系。说到平台就得提到网络效应,也就是说交互和数据越多,平台就会变得越高效,别人与之竞争的可能性就会越低。

我们都了解这种效应。比方说,可以看看Facebook:这个社交网络已经变得如此之大,并因此变得如此之强,以至于别人很难跟它竞争了。不是没人试过,但好几个尝试都失败了。但这种效应不仅适用Facebook,对其他平台类型公司也是一样适用的。其结果是非常有限的玩家正在越来越多的板块获得权力。

泡沫

但平台资本主义也有自己的弱点。一些平台是建立在“先发展再赚钱”模式基础上的。这意味着增长要比利润更加重要。比方说,Uber、Twitter或者Snapchat根本就不盈利,但的确发展很快,从而吸引到了投资者的关注。如果远期也无法获利的话,这类平台威胁最终会变成泡沫。这种情况跟2000年代初的网络泡沫十分相似。

用于生产的平台寿命可能会持久一点,并且重要性只会越来越强。当然不是没有危险。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社会的基本基础设施——通信、能源、工业、分销等——正日益落入到一小群强大的公司手里。通过各种平台,这些公司正在逐步掌握不同的板块,慢慢地就会导致重大的社会挑战。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因此变成一场现有平台的大众化与新的、让数据可用开放的大众化平台之战。

原文链接:https://u.community/posts/4149

编译组出品。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衡量品牌发展的新标准:打破过去的认知边界比单纯的开店数量更重要

2019-03-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