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读娱 · 2019-02-20
版权这把火更是烧到了直播领域,并且出现了“游戏直播首个禁令”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娱”(ID:yiqiduyu),作者小读娱儿,36氪经授权发布。

读娱 | yiqiduyu

文 | 林不二子

对于“侵权”,行业从业者是时候应该思考它的边界在哪里了……

春节档《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热门影片被盗版,有声音说导致这个春节档掉了10亿票房;之后某卫视综艺节目编舞涉嫌侵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千手观音”的版权,而之后,版权这把火更是烧到了直播领域,并且出现了“游戏直播首个禁令”,一时激起千层浪。

1

“游戏直播首个禁令”因为“头腾”之间的“过往”而引发了全行业的关注,但抛开之前的恩怨,这条禁令对于游戏直播这个百亿元规模的行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1月31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下达诉终保全禁令,禁止西瓜视频直播《王者荣耀》。西瓜视频负责人向媒体表示,会严格执行法院禁令,也相信诉讼会赢,但其同时也称,下了禁令,官司拖上一两年,赢不赢对业务的影响都不可挽回:“对于此类富有争议的案件,禁令实际作用就等同于判决。”其表示,网易和YY也过有类似纠纷,官司从2014年至今仍没有出终审判决结果。“腾讯诉我们这个案子,几个月就下了禁令,我觉得应该更慎重一些。”

事情就是如此,但引发当前的坊间热议,除了“头腾大战”的大背景之外,更有对于游戏直播版权保护边际的争议:“主播直播内容”的版权是否属于游戏版权方?——“游戏主播”使用游戏画面和游戏素材,进行直播或者二次创作究竟是不是侵权?而这些问题,直指游戏直播行业的根本合规性,甚至能决定这一行业的商业模式。

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据了解,目前对于“主播直播游戏”是否侵权存在两个争议点:

1 、游戏的画面和连续画面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目前法律条文并没有明确;

2 、合理使用的定义是什么?即使游戏画面可以被认定为作品,且直播平台完全再现了该游戏画面,也不必然构成侵权,如果对于游戏画面的直播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则可以排除侵权。

从目前来看,游戏版权方更多的还是将版权保护的重点,放在了直播平台上,而非“主播”个人,也就是说,目前西瓜视频使用相关游戏画面也是可以的,事实上,很多游戏主播和粉丝都会将精彩的直播画面二次加工上传到其个人开设的自媒体和短视频账号中。

而也有很多游戏主播,并不是直播某一款游戏,而是每一款新游戏都要玩都要直播,那么这是否“合理使用”,又是否需要获得每一个游戏版权方的授权,都是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带的。

事实上,游戏版权方对待直播的态度也并不一致,多数游戏版权方对于直播的态度还是积极的,毕竟,直播(包括短视频)对于游戏的宣发包括电竞的热度有着相当重要的支撑作用,所以在国内,类似腾讯的大厂对直播平台也都有着类似“白名单”的机制,比如,腾讯系的游戏,对于腾讯系的企鹅电竞、斗鱼和虎牙等直播平台的主播,都是开放直播权限的。

而在此次案件之前,游戏版权方和直播平台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腾讯系和非腾讯系之间竞争的延续:2016年,斗鱼公司因直播耀宇公司的电竞赛事画面,被判赔110万元;2013年,YY因直播网易《梦幻西游》,被告上法庭。

从这点来说,游戏直播版权已经成为游戏大厂的杀手锏之一。比如,在2018年上半年斗鱼、虎牙接连取消网易新手游《第五人格》的直播专区,对此,网易发文称是由于遭到“友商”胁迫,网易《第五人格》的声明中写到,“在企图依靠强制手段垄断用户选择的“友商”胁迫下,两家直播平台先后撤掉了第五人格直播专区、下掉了第五人格主播推荐,试图以不正当的方式阻碍广大侦探们的脚步”。可见,直播平台和游戏版权方之前的关系,不仅是对于版权保护的认知差异,更受大厂之间资本的影响颇深。

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但是,无论“游戏直播版权”是否成为大厂和资本角斗的利器,版权已然成为直播行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各大平台必须面对这一挑战。

事实上,就在“游戏直播首个禁令”曝出后,另外一场关于“主播侵权”宣判其实对于直播平台和主播群体都有着更强烈的影响。

2

一场影响更多主播的法院案例,并没有被很多人关注。

2018年度,互联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法院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而这,则是2018年2月14日,斗鱼当家主播冯提莫在斗鱼直播平台进行在线直播,其间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时长约1分10秒(歌曲全部时长为3分28秒)。歌曲播放过程中,主播不时与观看直播的用户进行解说互动。歌曲《恋人心》的词曲作者张超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签订有《音乐著作权合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可对歌曲《恋人心》行使著作权。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认为,斗鱼公司直接侵害了其对歌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要求斗鱼公司赔偿著作权使用费及律师费、公证费等合理开支。

这场官司也使得之前颇有争议的主播翻唱侵权的主体方明确为直播平台,这也将倒逼直播平台更积极、主动的解决主播在直播间翻唱以及使用BGM的版权问题。

据了解,法院法院查明,根据斗鱼公司提交的《斗鱼直播协议》,主播虽然与直播平台之间不存在劳动或劳务关系,但双方约定主播在直播期间产生的所有成果均由斗鱼公司享有全部知识产权、所有权和相关权益,“所有成果”当然包括涉案视频在内的上传并存放于斗鱼直播平台的视频。而在判决中,法院还认为,斗鱼公司不应一方面享受利益,另一方面又以直播注册用户数量庞大及直播难以监管而逃避审核、放弃监管,放任侵权行为的发生,拒绝承担与其所享有的权利相匹配的义务。

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这场宣判应该说是影响巨大,但同时也是音乐版权保护被重视的契机。影响深远是因为,相对游戏版权保护,音乐版权保护涉及的各利益方更多,除了音乐版权人的数量庞大之外,庞大的主播群体中相当一部分尤其是大主播,都会在直播间翻唱和使用到音乐作品,而之前这些使用都是没有支付版权费用的,或许从这个判决开始,越来越多的音乐版权人和主播应该认识到,“直播”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商业行为,和KTV、迪厅等场所一样,使用到音乐作品就必须支付版权费用。

当然,从目前来看,直播和主播侵权的成本还很低,或许还不能形成足够的威慑作用,但趋势已经很明朗,未来,直播平台和音著协、数字音乐平台就音乐作品的使用和版权保护应该更积极的互动,保护版权人的利益。

2019,直播刮起版权大风暴——过去这些年,正版化一直是泛娱乐内容行业的主流,无论是影视、综艺还是数字音乐平台,正版化都是主流,直播领域也必然如此。

在2018年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并且做出四点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加强对各类节目接受冠名、赞助的管理;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其中,文件中特别指出这些还包含了“严格管理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这其实就对于很多视频自媒体的规范化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就是要在版权保护的基础上做内容。

直播2019:版权大风暴来袭

所以,直播领域刮起的版权风暴也是情理之中,无论是游戏、唱歌的主播都需要面对正版化的浪潮,而对于平台而言,如何和诸多版权方取得谅解,用最低的成本解决版权隐患,也成了2019年直播行业的看点之一。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读娱特邀作者

泛娱乐商业新媒体,围绕“娱乐+互联网+商业”。关注影视、音乐、动漫、体育、游戏,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合作联系:dierlalei

下一篇

大问题还是小麻烦,Spotify又将开启与困难和改变同行的一年。

2019-02-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