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娱乐产业 · 2019-02-11
《流浪地球》成功了,但别给中国科幻电影加戏太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田不然;36氪经授权转载。

01

后来被用来强化戏剧性的素材是,刘慈欣毕业刚分配到娘子关火力发电厂时,参与到同事打麻将的事业当中,结果一晚上输了一个月的工资:800块钱。

于是大彻大悟,终日以发呆冥想为乐,想出灵感了,就重拾写科幻小说的爱好。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刘慈欣

但他那时候是没什么机会发表的。受“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影响,从1976年开始繁荣的中国科幻创作,到了80年代,几近消声灭迹。

1982年4月,《中国青年报》发表鲁兵《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批评叶永烈的科幻小说《自食其果》“不仅是对科学的污染,也是对文学的污染”。此后《中国青年报》与科幻创作群体几轮交锋。1983年,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脑血栓突发,停止创作;同年,《小灵通漫游未来》的作者叶永烈宣布退出科幻江湖,主攻纪实文学。

所以要到1999年,《中国青年报》采访《科幻杂志》社社长杨潇时,“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平”的刘慈欣,才有机会把自己的科幻,展现给中国人民。

杨潇的事迹带有老一辈文化人特有的理想主义,据科幻作家韩松回忆,1989年,她“凭借两本简明汉英、英汉词典,用结结巴巴的英文,争取来的”“wsf”(世界科幻协会年会)的主办权,因为某些风波丢掉后,杨潇坐了8天8夜火车,经由俄罗斯抵达海牙,“双腿肿胀”,让老外深深感动,最终从波兰手中将之夺了回来。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韩松

1999年6月,刘慈欣在《科幻世界》杂志社发表了他的处女作《鲸歌》。那一年的笔会,他带的四篇作品中,有一篇叫作《流浪地球》的,隔年发表在了《科幻世界》杂志上。

“地球啊,我的流浪地球啊。”书中人物深怀感伤与不甘。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00年的笔会上,科幻作家杨平对刘慈欣说,“他从刘慈欣的小说中感觉到强烈的回乡情结”,“但刘慈欣却不以为然”,但后来刘慈欣细想后,“对杨平真是钦佩之致”。

但类似的问题,刘慈欣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又说自己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

他说他唯一不普通之处,就是从不玩麻将。

02

《科幻世界》在1999年,推出了20年纪念刊,卷首语讲述这本杂志过去的浮尘荣辱。最落魄的时候,编辑们跑到学校一所一所征订;男编辑不会骑三轮,一骑原地打转,主编杨潇就脱下高跟鞋,蹬三轮车运送刊物。

“二十年辛苦不寻常”。刊首语题目引用红楼梦诗句。

写下这段话的时候,《科幻世界》没有想到,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即将到来。1999年7月,高考作文出人意料地出了个科幻题材《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而就在高考前一周,《科幻世界》第七期的卷首,刊登了相同题目的文章,作者是当时《科幻世界》主编、著名作家阿来。

感谢《科幻世界》转型时期,将杂志定位在初中生以及初中文化程度的读者上。据说很多高考前不那么努力学习,偷偷看科幻杂志的学生,在世界之交的考试中作文成绩都不错。《科幻世界》销量暴增,没有智能机的时代,很多学生再也不用猥琐地拿着课外书东躲西藏了,他们堂堂正正地把书摆在桌面上,告诉爹妈,这就是学习材料。

不能确定那个叫郭帆的考生,后来的《流浪地球》导演,看没看那期《科幻世界》,但可以确实他作文成绩不错,差两分满分。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郭帆

还可以确定的是,郭帆是《科幻世界》的比较亲近的读者。又过了15年,一心想要拍科幻片的他和中影集团的总经理凌红见面,凌红给了他三个刘慈欣的作品选择:《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拍《流浪地球》——当年在杂志上看过。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郭帆大学读的是法学。后来又去北影读了个管理系的研究生,所以接受采访时会戏称自己是野路子。他的科幻梦,据AI财经社报道,是1995年看到某个陌生名字美国电影里的机器人元素时,被点燃的。

当时他上一部电影《李献计历险记》票房已经扑了,虽然口碑良好。以至于郭帆后来不得不写了个三万字的总结得失教训。

而《同桌的你》一扫颓势,公映三天即破亿。同年,他被电影局组织,去派拉蒙访学期间,当听到美国人不看中国电影,他“暗下决心拍一部中国的科幻片给你们瞧瞧”。

03

在打脸老外的过程中,郭帆遇到了他的贵人,吴京。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吴京

吴京出身于满族武术世家。家族里高手辈出,咸丰皇帝还亲赐过“武魁”匾,焕彰家族勋名。

吴京六岁的时候,便展现出日后在电影里搞坦克漂移的狠人潜质。一开始他身材小,力量小,教练并不看好他。结果他硬是凭靠一股狠劲,八岁就开始拿各路全国武术冠军。伤疤是他的勋章,手指、韧带、眼睛......连结婚,他都是拄着拐杖去。

血是战狼血,心是中国心。冷锋同志爱国的精神种子,在1986年去韩国比武时就种下了。那时他才14岁,横扫高丽扬我国威还没实现,就在办签证时受尽刁难,“跟挖祖坟一样”。

别等我们中国牛了!小吴京小小的胸膛里,升腾起家国大恨。

所以后来功成名就的冷锋同志,就比较不满,他在《战狼2》结尾里,艺术化处理中国护照,怎么就遭到那么多人的嘲笑与指责。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这是一个较晚得志的男人,拥有旺盛的精力和执拗的心肠。年轻时负气去香港打拼,结果“在香港的有些经历我真的没法说,有些事太黑暗了。”他当时靠听郭德纲相声派遣。

“我是中国人,我爱国我无罪”

“我没有错,中国强大了不好吗?如果觉得不好,请移民”

他的逻辑虽然难称牢靠,但无论如何,《战狼2》是个好商业项目,56.8亿人民币的票房,不知道比资本主义国家《蜘蛛侠》《泰坦尼克》高明到哪里去了。

他走出来了,他不再是在香港时落魄的无名小卒了,也不是拍《战狼1》抵押房子,四处跟人解释直升机应该咋拍的中年男人。

他是慷慨而富有良善的硬汉,当一个叫郭帆的年轻导演,拿着《流浪地球》的剧本找他,希望他客串的时候,他发现眼前这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年轻人,和曾经他的那么像。

“我可以帮你,”他说,“但我就一个条件——当你成功之后,要记得去帮助另一个吴京、郭帆,去帮助新类型影片的那群年轻人就行。”

他“客串”了31天,没要报酬,还投资了6000万。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小破球,要记住,吴京爸爸让你活下来,是他,让你成为一个人(或者一个球)。”郭帆在微博上以给流浪地球写信的方式,表达对吴京的感谢。

而他在接受采访时,谈到科幻片《流浪地球》能成功,认为“最大的层面上是国家要能够支撑。如果你的国家不够强大,其实是没有办法支撑科幻片的。”

“很简单。”他说,“就是普通观众是没有自信去看这个东西的。就是中国可以去解救世界危机,你信不信?”

04

所以《流浪地球》的成功,是诸多方向、几连串偶然相撞而成的产物。

时间河流中,千头万绪的线索,有几条汇集在此,并闪烁光芒。没法想象,如果刘慈欣年轻时赌运好一点、《科幻世界》前身,《科学文艺》80年代没顶住压力解散了、小吴京出国时遇到了个有礼貌的海关,或者郭帆恰巧错过了那期刊登《流浪地球》的杂志,事情结果会如何——春节档总有头号玩家,科幻片积贫积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无需大惊小怪。

可是若想单独拎出任何一条线索的任意环节,又会发现,它们背后连带着的,是巨大的、充满意味感细节的混沌一片。

在《流浪地球》以前,上一个被寄予“科幻电影元年”的,是2018年,然后是2017、2016、直到2015,刘慈欣《三体》获雨果奖,让中国的科幻圈、文学圈和尝试从中窥得财富天机的互联网圈,都大大长了脸。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一个巨大的工程当时似乎已经被剪彩:中国首部真正意义的科幻电影,是1938年《六十年后上海滩》;到了80年代《珊瑚岛上的死光》《大气层消失》《霹雳贝贝 》的灵光乍现,难以掩盖后续的乏力:2015年,中国电影市场top10,只有《煎饼侠》一部打着“科幻”的名头,而全球票房市场,除了《速度与激情7》和《碟中谍5》,类型中都包含科幻。

市场潜力是巨大的,资方与内容生产者是团结的,《美人鱼》称是科幻作品、《长城》也说自己是科幻作品;刘慈欣的《乡村教师》,被宁浩开始改编剧本,最终在2019年春节档上映,虽然《疯狂外星人》的风貌已与原作大相径庭,但宁浩仍然坚持,“我的灵感正是从《乡村教师》里来的,每一次修改都是基于这个起点。”

中国科幻的流浪往事

还是那一年,中影启动了三个科幻电影项目《超新星纪元》《流浪地球》和《微纪元》,都是刘慈欣的作品。郭帆选择了《流浪地球》。

此后四年,他将经历漫长的剧本打磨、投资方撤资、后期制作资金匮乏、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或者四个小时,和身后那个被津津乐道的、7000人的团队一道,来尝试克服中国科幻电影产业的系统性落后——这在此前大量关于“中国为什么没有科幻电影”讨论中,被反复提及:中西文化差异、国人基本科学素养的缺乏、科幻电影受众的不友好、资方的不信任、文理分科教育制度造成的相关人才匮乏、特效服化道等方面的落后......

所以很难去下定论,如果《流浪地球》真的如很多人所说,开启了“科幻电影元年”,那接下来中国科幻电影事业将高歌猛进、鲜花着锦,哪怕它给了后来者在技术、投资、艺术程式上以参照系,并为资本市场注入了极大的信心——没办法要求一个电影去解决上述的问题,而从文学到电影,中国科幻产业链的宝大量押在了刘慈欣身上,这太不稳固。

但这些都和近日来的关于电影的舆情反弹一样,和《流浪地球》自身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无论此后科幻片前景如何,回顾2019年春节档,人们发出的感慨,和原著中的人们将会和一模一样:

“地球啊,我的流浪地球。”

主要参考资料:

澎湃新闻:《刘慈欣:我对人不感兴趣,我只对科学感兴趣》

澎湃新闻:《专访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理智与情感”》

韩松:我与《科幻世界》

腾讯娱乐:《专访刘慈欣:我唯一不普通之处 就是从不玩麻将》

科幻世界:《二十年辛苦不寻常》

新浪娱乐:《郭帆:只有中国强大了 国产科幻电影才能成立》

董仁威:《中国科幻大事记》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经过2018年,小龙坎在安全、管理、模式上继续升级,门店存活率也维持在100%。

2019-02-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