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式收购,投资拉美科技企业的花样玩法

Magma Partners · 2019-02-06
科技公司使用雇佣式收购进一步扩张,但他们经常忽略拉美的好机会和技术人才。

雇佣式收购起源于硅谷。大型科技公司为了招募人才而收购某家企业。这不同于以往企业为了得到某家公司的产品或服务而收购,雇佣式收购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在收购企业中工作的人才。脸书、谷歌在2010年初进行过大量的雇佣式收购,不过近年来的收购案金额和引起的关注都明显下降。

很多科技公司雇佣收购的是毕业于哈佛或斯坦福的工程师。有些更大胆将眼光放到了印度和东欧。然而还有一个地方一直被美国忽视——拉丁美洲

近年来,Andreessen Horowitz 、 Accel Partners 、 Founders Fund 、 500 Startups 、 Sequoia Capital 、 Y Combinator 等硅谷大腕纷纷开始投资拉美早期初创企业。对投资人来说,投资拉美初创企业的风险已不如往昔那么大了。但是有些美国科技公司对拉美仍旧持谨慎态度,即使选择进入拉美市场,也很少会考虑雇佣式收购。

但拉美的创业圈正处于转折点。随着更多的国际投资人入场,对于想要进入拉美创业圈的美国公司来说,下一步选择很可能是雇佣式收购。

收购初创企业公司背后的原因

雇佣式收购可以创造双赢局面。对于初创企业来说,雇佣式收购经常发生在企业因资金短缺,或创始人另有打算而难以为继的时候。这时雇佣式收购可以被看成初创企业的成功退场,甚至成为创始人下一步发展其他事业的垫脚石。对于收购者来说,雇佣式收购能让他们获得既有干劲又有实力的人才。在硅谷,顶级工程师或程序员还没毕业就可以收到众多科技公司的橄榄枝。在这种激烈的人才争夺中,通过雇佣式收购获取人才可能更加简单,成本也更低。

而且这些人才一般已有合作经验,共同打造过有趣的产品。尽管收购者绝大多数时候会喊停该产品,团队依旧能共同协作创造出新产品。

对风投来说,雇佣式收购可能不算是最佳选择,但收购能让创始人和早期员工在初创企业失败时仍有路可走。在硅谷,人才收购的市价约每工程师50到200万美元不等,换句话说,一个小初创企业的收购价大概在200-500万美元。大部分被收购式雇佣的初创企业都处于早期天使轮和种子轮之间。这个阶段的团队规模较小,只有创始人和程序员。就算收购金额不大,雇佣式收购能拯救初创企业于失败,帮小型风投回本。创始人和风投基金得以继续呆在创业圈里,获取更多经验,甚至在未来获得更多投资。

硅谷雇佣式收购的几起大案

不出奇的是,大型科技公司同时也是活跃的雇佣收购者。脸书、谷歌、推特、领英这些公司已经雇佣收购过几十上百次了,这还不包括那些没有公开的低调收购。

很多情况下双方公司会选择秘密收购或者不公开具体金额,外界只能猜测。不过脸书在2009年以4700万美元公开收购 FriendFeed ,就为了让其创始人 Bret Taylor 做脸书的 CTO 。

2010年,脸书又公开收购了 Drop.io 和 Hot Potato ,获得其技术团队管理脸书的新产品。 Drop.io 的创始人 Sam Lessin 摇身一变为脸书的产品经理。 Hot Potato 的收购金额超过1千万美金。人们都在揣测这一收购在未来对投资协议会有何影响。毕竟脸书只会给新员工而非投资人股权。被脸书收购对于 Hot Potato 的投资人有可能只是一两倍的回报。

谷歌在2010年收购了 reMail ,后者的创始人进入谷歌管理Gmail产品。2012年,谷歌又收购了 Milk ,以支持其谷歌+产品的开发。之后谷歌以1.82亿美金收购 Slide ,其创始人成为谷歌的工程副总裁。通常情况下雇佣收购带来的投资回报较少,但也不排除科技巨头为了获得顶尖人才不惜千金的情况。毕竟同样的工作雇佣一个有经验的人才往往比请一个新人来得更有效。

拉美:雇佣式收购将有利可图

雇佣式收购在拉美等发展中市场还较少见。区域科技巨头如巴西企业 Movile 和阿根廷版淘宝 MercadoLibre 进行过几起雇佣式收购。而硅谷的科技大腕们一般不在美国以外的区域进行此类操作。然而,这些公司本可以在拉美以非常低的估值,找到由经验丰富的团队运作的初创企业。

1. 拉美的初创企业价值仍被低估

收购和 IPO 在拉美创业圈还较少见。除了最成功的那些企业外,大部分的初创企业估值都偏低。同样的才能和水平,拉美的创业团队估值可能连硅谷团队估值的一成都达不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科技巨头可以在拉美以非常低的成本雇佣到一流的技术人才。

通常企业可以现金和股权为条件收购初创企业。由于雇佣式收购在拉美还很罕见,就算是小小的收购案件,只要能为投资人带来回报,也可能引发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大大增加初创企业的曝光率。

2. 雇佣式收购可以推动国际扩张

被收购的初创企业团队可以帮助收购人了解当地市场的行情,并提供本地的运营经验。

2013年,美国平台 Eventbrite 收购了 阿根廷的 Eventioz ,以此为跳板带团队进入了拉美市场。虽然 Eventbrite 没有马上关闭 Eventioz, 但他们缓慢地将拉美消费者转移到 Eventbrite 平台上, 整合了南半球的市场。不过这一收购最大的好处还是帮助 Eventbrite 得到了拉美人才,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其在阿根廷的团队持续增长。

团购应用 Groupon 也经历了相似的过程。他们收购了智利的团购网站 ClanDescuento 。当时这一网站才成立了几个月,被收购后 Groupon 马上弃用了这一品牌,将其重新包装为拉美 Groupon。

3. 拉美有高质量的科技人才 

雇佣式收购的重点往往是人而不是产品。包括亚马逊和脸书在内,很多大型科技公司已经开始将开发任务外包给阿根廷、墨西哥和智利的技术团队。比如说 Wizeline 设在墨西哥城市 Guadalajara 的技术团队就专门为硅谷和拉美的顾客们生产产品。

有人可能会担心语言障碍的问题。在过去十年间,拉美人的英语水平大有改观。本地大部分的程序员会说英语。这是因为包括 StackOverflow 和其他网络教程都使用英文。在英孚教育发布的 EF 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 英语流利程度指数中,阿根廷、秘鲁、智利、厄瓜多尔、墨西哥、巴西等国家比中国排名更高。

科技公司使用雇佣式收购进一步扩张,但他们经常忽略拉美的好机会和技术人才。随着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入场拉美,雇佣式收购将帮助这些公司快速建立起具有丰富知识,能够为新市场开发产品的本地团队。这些收购对创业者、投资人和大型科技企业来说都是胜利。

本文作者 Nathan Lustig,创业者、StartUp Chile 试点轮成员、拉美高科基金 Magma Partners 合伙人,阅读英文原文请点击 Acquihiring in Latin America: An untapped opportunity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抓住那些年轻人。

2019-02-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