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音乐先声 · 2019-02-06
抓住那些年轻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Sybil。36氪经授权转载。

2019年,备受粉丝期待的的吴亦凡遗憾地没有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不过,今年春晚依旧流量荟萃。李易峰、朱一龙、迪丽热巴、张艺兴、阿云嘎、TFBOYS、台风少年团,这些在各类影视作品、综艺节目中圈粉无数的新晋明星们,成为了2019年春晚的收视率担当。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毫无疑问,所谓“流量侵占春晚”现象,这些年愈发凸显。“华语唱跳第一人”张艺兴已经连续三年登台,而2013年出道的TFBOYS也在连续四年的露脸变得愈发成熟。

回顾历年春晚,我们发现,曾经“造星”的春晚开始“追星”,二十年前就开始了。

春晚的变与不变

自1983年第一届猪年春晚起,这一在大年夜面向全国观众播出的文艺晚会已经陪伴老百姓走过了36个年头。最早,春晚舞台不大,在节目形式、内容上不够丰富,现场嘉宾也十分有限,不少嘉宾还献演了多个节目。音乐先声浏览1983年春晚节目单发现,当年李谷一一共参加了4个节目,唱了9首歌,郑绪岚也唱了3首。

说起来,改革开放初期,举国上下文艺复兴,港台流行也如飓风般扫向内地。彼时,春晚怀着开放的心态主动拥抱新鲜事物,甚至超出了当时观众的接受水平。

比如,1985年,来自香港的罗文将DISCO跳上春晚,引得央视收到好几麻袋批评信,最后《新闻联播》都不得不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两年后,费翔借《故乡的云》《冬天里的一把火》打破年龄代沟、圈粉无数,风靡全国。从那时起,春晚便成为全国的流行风向标,将一个又一个明星推向大众。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然而今天,我们很难再将春晚视作“造星工厂”,相比造星,春晚早已沦为“追星族”中的一员。这背后,是传统媒体的失势,更是造星模式的变迁。

事实上,这些年来,春晚一直试图在节目形式、内容上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随着互联网、新传播技术的发展,春晚也引入了多种互动模式。2015年,微信红包登录春晚;2016年,主、分会场多地同步直播开始成为新的传统;2019年,春晚也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达成了内容分发和互动合作。

在节目类型设置上,春晚音乐节目基本形成了固定模式,不外乎歌曲、歌舞、器乐、戏曲几大主流类型。而为做到老少皆宜,春晚音乐节目的内容风格,几乎涵盖了军旅、民族、戏曲、少儿、古典、流行各个品类。不过仔细来看,这些年春晚音乐节目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是节目形式上的创新。一开始,春晚上的音乐节目总是一曲接着一曲,曲目较多时往往采用“组曲”“歌曲串烧”的方式。随着节目内容的精细化,无论艺人还是节目形式,“混搭”逐渐成为春晚的新看点。

以周杰伦为例,周董一共上过5次春晚,前两次分别是2004年的《龙拳》和2008年的《青花瓷》,随后三次,他先后与宋祖英合作《本草纲目》《辣妹子》,与林志玲搭档《兰亭序》,与蔡威泽演绎魔术与歌曲《告白气球》。

类似地,张艺兴去年和黄渤、陈伟霆合作,今年与凤凰传奇等同台演唱,2013年雅尼、常静合奏《琴筝和鸣》,一个西方古典大师,一个东方演奏名家。比起合并同类节目,“混搭”将来自不同领域的艺人或是节目形式“另类”组合,令人耳目一新。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其次,在艺人来源上,也变得更加多元。八、九十年代,登台春晚的艺人多是老一辈艺术家,流行艺人也多来自港台,谭咏麟、刘德华、小虎队、庾澄庆等纷纷在这一时期涌入观众视野。

千禧年之后,随着选秀综艺的蓬勃发展,大量综艺节目红人被推举登上春晚的舞台。2010年,综艺《我要上春晚》开始成为草根明星走向春晚的直通车;《好声音》《好歌曲》《星光大道》等综艺,也向春晚输送了不少艺人与优质内容。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而在国内拥有大量粉丝的海外艺人,也频频受邀参演春晚节目。2014年,郎朗、2CELLOS、雪儿合奏《野蜂飞舞》,长腿欧巴李敏镐与庾澄庆合唱《情非得已》;2018年,马克西姆、吴牧野共同演绎钢琴曲《新丝绸之路》,国际化,也成为春晚的标签之一。

此外,在歌曲内容上,春晚偏向更加亲民、大众的曲目及艺人。国民组合凤凰传奇、玖月奇迹就多少次登上春晚,每年的热门曲目也在台上被再度传唱。大体来看,2010年《传奇》、2012年《因为爱情》《万物生》、2014年《群发的我不回》《时间都去哪儿了》《倍儿爽》、2015年《从前慢》等,华语原创力量逐渐在春晚崭露头角。

36年春晚音乐节目,正是华语乐坛的缩影。港台经典、怀旧金曲、网络热门、原创流行……春晚一面追逐时代潮流的同时,一面也成为了某种情怀的象征。

2009年纵贯线登台,2010年小虎队时隔18年重聚春晚,2012年费翔加盟组曲《致敬30年》再唱《故乡的云》,“大龄追星族”的青春记忆被再度唤起;2018年,王菲、那英同台献唱《岁月》,带领广大观众重回1998。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春晚变了许多,也保留了许多。变与不变之间,也留下大批金曲以慰众人。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如今,许多人认为,春晚老了,不受年轻人欢迎了。然而,五环外的世界远远超出精英们的想象,近年来春晚收视率依然在30%左右浮动。音乐先声认为,这一结果与人口属性相关,也离不开春晚为争取年轻观众做出的不懈努力。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以2018年为例,周杰伦、蔡威泽《告白气球》夺得春晚收视之冠,市场占有率达32.5%。歌舞类节目导演夏雨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希望用优秀的年轻演员,用适合他们的节目或者为他们量身设计,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加入。

事实上,寻求与年轻人接轨,获得年轻人的喜爱一直都是春晚的诉求之一。从八、九十年代港台天王天后到21世纪内地流行再到“后春晚时代”的流量鲜肉,36年来,春晚从未间断邀请各路“流量”,几乎网罗了整个华语乐坛。当人们在质疑流量的背后,殊不知今天的张艺兴、TFBOYS,便是昨日的费翔、小虎队。

同时,春晚也试图把握内容与流量的平衡。夏雨表示,在创作一些主题性歌曲时,尽量做到整首歌曲易于流传,为年轻人所接受。可见,在讨好年轻人上,春晚可谓不遗余力。

正如前文所言,随着大众文娱的不断丰富,曾经人们需要依赖个别媒介获得的流行内容在今天几乎唾手可得。选秀综艺、全球热门……年轻人不再需要春晚作为他们的潮流指南,春晚也已不再是许多人大年三十的唯一选择。如何立足当下,抓住新时代年轻人的胃口,才是市场化媒介环境下春晚不得不迎接的挑战。

不过,即便如此,从“少年追星”变为“中年追星”甚至“老年追星”的观众们早已习惯了春晚这一娱乐形式,与其问谁上过春晚,不如问还有谁没上过春晚。2019年,流量鲜肉们都成了老面孔。

回溯过往,春晚明星早已换过一拨又一拨。所谓物是人非,不过是世代更替,被老一辈观众不断吐槽的流量鲜肉,谁说没可能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榜样?

结语

作为一档面向大众、民族大联欢的国家级晚会节目,春晚不得不协调各方诉求,努力满足各个年龄阶层观众的喜好。

对于老一辈观众,春晚是一种时代记忆,但对年轻人来说,无偶像,不春晚。我们看到,每届春晚都在尽可能地讨好年轻观众,从刘德华、谢霆锋、林志炫、周杰伦、蔡依林、林俊杰到林宥嘉、华晨宇、邓紫棋等等,都在春晚的邀请之列。为了偶像,不少年轻人也会勉为其难地看上一看。

没准儿再过二十年,今天的春晚也将在年轻人的吐槽声中变成另一种新传统。而那时的春晚,还会继续讨好接下来的年轻一代,变成不同代际间彼此连接的纽带。

作者 | Sybil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vision_2753。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唯一不可阻挡的是时间,它无声地切开坚硬和柔软的一切。

2019-02-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