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未来可栖 · 2019-01-31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今夜,是北京长安街 W 酒店的最后一晚。

开车沿着建国门南大街一路行进,我们很难将眼前这个褪去了往日七彩斑斓镭射光效的建筑与 W 酒店联系到一起。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今夜的北京长安街 W 酒店远景)

从远处看,大楼右上角的黄色 W 标志已经被拆除,夜晚楼体上的灯光也从 W 变成了酒瓶模样。但是走到酒店门口,我们仍能透过熟悉的玻璃幕墙,窥见风格依旧的酒店大堂和吧台。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今夜的北京长安街W酒店外景)

经过一年多的交接之后,W 酒店完成摘牌的这个冬夜,其实过得很是低调,只剩下 80 多间房间的灯光陪伴着W走完最后一路。

过了今晚,从 2 月 1 日开始,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就正式脱离万豪集团,完成摘牌。尽管,该酒店众所周知的买方是天府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但此次换牌之后的具体经营信息并未得到有关方面确认。至少从酒店外部来看,并无任何换牌公告,也并无新牌出现。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今夜的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外景)

据酒店服务人员表示,该酒店目前暂时更名为北京长安街天府尊雅酒店,仍旧照常营业,但万豪会员所享受的积分及礼遇服务将会受到影响。

自从 2017 年 10 月,被中粮集团以 20 亿元现金款总额「贱卖」之后,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就一直没有确切消息传出。如今,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告别 W 之后,北京长安街天府尊雅酒店的未来仍旧是个未知数。

但无论将来规划如何,对于老东家中粮来说,其在建国门挣扎的近 30 年终于告一段落。在经历了重建、升星、翻牌、换人一系列操作之后,央企中粮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最后只得撂下一句「不干了」黯然离场。

1

W 酒店坐拥北京长安街和建国门附近绝佳位置,是全球最具个性的酒店品牌,不过,在开业 5 年来却长期饱受亏损的诟病。

酒店前身曾是建于 1990 年的北京凯莱大酒店,而酒店管理方凯莱也是中粮自有酒店管理品牌。凯莱大酒店曾是北京地标建筑,并曾在 2008 年作为奥运会官方接待酒店。但是由于酒店大楼最初是按写字楼设计后改为酒店,因此建筑本身存在硬伤,从开业至停业曾累计亏损 1.88 亿元。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图:凯莱大酒店

从 1990 年到 2010 年,北京城变化最为日新月异的 20 年间,经济型酒店开始席卷国内酒店市场,众多国际饭店管理集团的高端酒店品牌也都加入战场。眼看着身边崛起了万豪、瑞吉、华尔道夫等强有力的竞争者,凯莱大酒店却仍旧保持着上世纪 90 年代的发黄的外墙和不再摩登的蓝色玻璃。

因此,当 2010 年中粮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要对凯莱大酒店进行升级改造的时候,已经错失了选择合作伙伴的先机。丽思卡尔顿、康莱德、洲际、华尔道夫酒店等都已经落户北京,中粮对高端品牌的选择似乎只剩下了喜达屋的 W 品牌。

2014 年,中粮光在土建成本上就花了至少 5 亿元,将凯莱大酒店改建,管理方交由国际知名酒店管理品牌喜达屋,并更名为长安街W酒店,这也是W酒店在中国的第二家酒店。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大门)

改造后的长安街 W 酒店曾被寄予厚望。绝佳的地理位置加上受欢迎的高端品牌,给予了老东家中粮很大的信心。当时中粮置地副总经理姚长林曾公开表示,长安街 W 酒店无论是房价还是出租率,都应该在北京奢华酒店中「位居前列」。

中粮集团副总裁周政也曾将其称为“公司发展的又一个新的里程碑”,在他看来,“酒店位置绝佳、定位准确、产品一流,相信会带来持续稳定的客源。”

然而,理想的丰满终归抵不过现实的残酷。被寄予厚望的长安街W酒店很快就遭到了业绩打脸。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 年,长安街 W 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仅为 55%,平均房价 1041 元/间夜。而在这一年,北京市五星级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是 71.9%,长安街 W 酒店的入住率远低于这个水平。

2015 年,其税后综合亏损净额为 1.48 亿元,2016 年亏损 9614 万元。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信息显示,截至 2017 年 6 月底,酒店营业利润为 -5772 万元。粗略计算,从开业到被挂牌拍卖,这家酒店在三年间至少亏损了 3 亿元。

2

凯莱大酒店 20 年亏了 1.88 亿,长安街W酒店3年就亏了 3 亿。央企中粮信誓旦旦的要做成全北京最奢华的高星酒店,最后却在 2017 年底以近20亿元的现金款总额「贱卖」退场,留下一地鸡毛。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北京长安街W酒店大堂)

紫色的色调、大量使用射灯、现代设计的桌椅陈设,让这家酒店与其他 W 酒店风格迥异。我们从携程和去哪儿网站上的评论区上,仍旧能看到顾客对长安街 W 酒店的失望:

“住过最差的W酒店”

“设计师是对时尚有什么误解?”

“把钱都花到特立独行的装修去了,没有好好提升和培训服务人员”

眼看着长安街 W 酒店名声堪忧,回本无望,当年中粮许下的三年盈利的业绩目标,也就成了如今触不可及的 Flag。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作为喜达屋旗下的全球现代奢华时尚生活品牌, W 酒店的目标宾客明确为「时尚潮流的创造者」。然而老东家中粮当时却还保有着央企身份的矜持和严肃,这就导致在酒店设计最终,是顶着时尚潮流的帽子,向着商务酒店跑偏了。

W 设计团队在 2015 年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曾有这么一段表述:“ W 北京开始的时候将第一个版本的客房做的非常有冲击力,领导看到以后觉得国企不能搞得这么夸张,所以后续的调整方案风格就非常商务了,和出差的酒店一样方正。”

中粮最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国际化高端商务酒店」,代价却是与周边格格不入的「混搭风格」。尤其是到了晚上,任谁经过检察院、法院、外交公寓等一系列商务风十足的建筑后,猛然看到七彩斑斓的长安街 W 酒店外景,都会觉得十分突兀。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外景)

不少业内人士都说,长安街 W 酒店与周边「画风不同」。甚至有顾客留言称,长安街 W 酒店不该建在建国门,工体三里屯才是它的肥沃土壤。

酒店选址与客群定位的差异,注定这家酒店将走上一条艰难的道路。政府高官们根本欣赏不来斑斓镭射灯的夜店 style,时尚宠儿们也很少愿意从工体三里屯脱身,绕道建国门来住 1600 元一晚的商务房。部分 W 粉丝也很难为其「变了味儿」的时尚风格买单。

3

2017 年底,长安街W酒店被挂牌出售的时候,正好卡在了中粮地产和大悦城地产的重组风波之中。尽管大悦城地产表示 W 酒店的出售为独立行为,与中粮及大悦城重组事宜无关,旗下其他酒店目前暂无出售计划,但放眼中粮系,酒店业务的剥离早已开始。

在 2013 年中粮置地(大悦城地产前身)反收购侨福企业之时,七个酒店项目包括北京华尔道夫酒店、北京长安街 W 酒店、南昌凯莱大饭店、苏州凯莱酒店、亚龙湾瑞吉度假酒店、三亚美高梅金殿酒店及三亚凯莱仙人掌度假酒店藉此而进入上市公司。

就在长安街 W 酒店被挂牌之前 5 个月,中粮集团旗下苏州凯莱大酒店和南昌凯莱大酒店的股权,均被 100% 挂牌转让,挂牌价分别为 1.7 亿元和 2.1 亿元。从中粮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两家凯莱酒店同样遭遇亏损。

而华尔道夫酒店也早在 2015 年起就不再由大悦城进行并表。大悦城因向第三方发行新股,将在 BVI 公司的权益降至 40%。

中粮对酒店业务的剥离从其近几年的年报中也能看出端倪。2016 年年报中,七个酒店项目中就剔除了北京华尔道夫酒店,随后苏州、南昌两个凯莱大酒店也被出售,到了 2018 年未经审核营运数据文件中,大悦城地产仅余三亚亚龙湾瑞吉度假酒店、三亚美高梅金殿酒店 2 个酒店项目。

中粮W酒店最后的夜晚

从数据上来看,大悦城的酒店业务这几年也无明显起色。2014 年至 2017 年间,大悦城酒店营业收入逐渐下降,所占总营收的比例也在逐渐降低。2017年,大悦城在酒店经营上的收入为 5.16 亿元,同比 2016 年同期的 5.36 亿元下跌了 3.7%。年报称,下跌主要为西单大悦城酒店在上半年进行经营改造所致。而到了 2018 年上半年,酒店营收就仅余 4.34 亿元。

2017 年底,在挂牌「贱卖」长安街 W 酒店的时候,大悦城还透露接下来将发展自主品牌酒店,号称未来将择机在合适位置的综合体项目中运营与大悦城定位相似的自有酒店品牌。“目前建立自有品牌酒店的计划正在酝酿中,将适时向媒体公布。”

然而如今一年多过去了,长安街 W 酒店已经成为「过去时」,中粮和大悦城的重组也落到实处,当年号称的自有酒店品牌似乎仍旧没有消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把顺丰小哥变成社区团长,盒饭说要做办公室场景的盒饭、水果、蔬菜和饮料外卖,所有符写字楼场景的外卖品类,或许是下一个瑞幸

2019-01-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