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丨番剧与中国视频网站往事:从东电维权到B站崛起

Telles · 2019-02-15
番剧的中国遭遇和变迁折射了中国在线视频网站的半部演进史。

作者丨于晗

编辑丨韩洪刚

“过去众多视频平台纷争的番剧采购市场如今已经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一位动漫中间商谈到如今番剧市场时如是说。

“番剧”指的是我们常见的日本连载动画片,番剧与漫画也合称动漫。对于沉浸互联网和二次元世界的同仁来说,偏日风、非主流的动画如今都叫做番剧。这位动漫行业人士指的是前者。

在2019最新一季的日本上市的40部番剧中。三大在线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分别拿到6部、3部、1部新番的播放权,而二次元视频平台哔哩哔哩的这一数据是27部,占到中国采购番剧总量的90%,这个数据是三大视频网站总和的三倍。

这是近几年首次出现如此悬殊的状况。2016年,优酷曾采购了92部番剧,即使2017年有所下滑,但也有41部采购,而这一年爱奇艺的番剧采购量达到了66部,相比2016年还增加了11部。

三文娱统计数据显示,从2018年4月至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采购的番剧数量越来越少。2018年7月和10月上市的新番中,爱奇艺、腾讯、优酷的采购量均在10部以下,其中优酷连续两个季度仅有1部番剧独播,基本上淡出了新番版权的竞争,而腾讯视频在此前一年上线了38部国创动漫,远远超过了日漫的数量。焦点分析丨番剧与中国视频网站往事:从东电维权到B站崛起保持大量和稳定采购番剧版权也就只剩下哔哩哔哩这一个二次元垂直视频网站。市场的萎缩让实力最弱的B站反而成了那个一家独大、掌握议价权的一方。这也是上述人士所言的由来。

艺恩在2017年发布的《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显示,我国动漫行业总产值已达到1500亿元,而日漫在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的覆盖率占比达32%,日本番剧和漫画所构成的日漫是覆盖率最高的海外动漫资源。更是中国青少年最为熟悉,观看最多的的动漫类型。

但如今视频平台优酷向36氪表示“番剧并不是优酷的主打”。爱奇艺给出的回应则是“当前视频网站的战略是全产业链布局、发力自制以及大力布局国漫产业。”而腾讯视频在新一季只买了一部番剧版权,用行动证明了其重心已经完全转向了国创动画。

回顾番剧在中国视频网站的引进历程,在2010到2012年中国在线视频爆发的阶段,番剧版权费的不菲开支让盗播一度成为视频网站们通行的做法,即使如今饱受二次元用户群体拥护的哔哩哔哩曾也是依靠搬运番剧资源起家。

仔细梳理时间线,这个过程不过短短五六年。与其它行业的资源引入和国货崛起所不同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番剧衰微与国漫崛起的故事,番剧版权在中国的遭遇和变迁折射的是中国在线视频网站的半部演进史。

东电维权优酷

2011年11月,日本东京电视台给中国视频网站优酷发了一封警示函,警示函中写着如下内容:

“我们震惊地看到《火影忍者》等动画仍然在优酷网上被非法播放。更加严重的是,这些内容甚至仍在每周更新。优酷对版权的公然蔑视,以及无视一系列通知之行为,不仅让东京电视台,也让整个日本动漫产业感到震惊。”

当时的优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视频网站。在那时视频网站的一线阵营里,有选择性的盗播是构成网站庞大片库的一个潜规则。网络分享的泛滥,那一时期盗播版权尚不受重视,加之日本番剧厂商授权费用高昂,以海外番剧为主的视频内容成为版权盗播的重灾区。

东电在当时发给优酷的警示函中表示,除非优酷立即纠正不道德行为,否则东京电视台与优酷在未来合作的大门将永远关闭。此外,东电不仅仅要求优酷是删除上述受中国法律保护的动漫内容,还同时给优酷在盗播动漫节目上投放广告的广告主发出警示函。

这一年优酷不仅仅接到了东电的控诉,此外还有华谊兄弟、台湾中天、江苏卫视和迅雷等7家行业公司的版权控诉,“无底线盗播版权”则成为优酷的一致罪名。

由于东电是供给中国动漫最大的版权厂商,当东电的警示函在中国网络上发酵后,一众视频网站们似乎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土豆和乐视等视频平台纷纷以此抵制优酷。土豆网还联合搜狐视频、乐视网宣布共同采取技术措施,针对优酷旗下的搜库搜索进行了屏蔽,禁止搜库搜索和抓取其视频内容。

面对巨大的舆论和抵制压力,优酷始终没有发声回应,而是悄悄撤下相关动漫资源。

剧本的走向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土豆发起的对优酷的抵制运动在两个月后,以优酷宣布合并土豆而告终。彼时优酷和土豆分别在中国在线视频领域位居市场第一和第二位。科技专栏作者师北宸当时在解读这一事件时颇有意味地说道“合并的确有助于二者整合版权资源,减少消耗,增加收入。”

有优酷前员工向36氪透露,在当时,不仅仅是优酷,整个中国视频网站的日漫版权都不齐全,土豆、PPTV以及搜狐视频在当时都只是购买了一部分版权,大部分仍为盗版。该员工认为,主要是因为优酷当时开发的搜库用技术问题“解决”了版权,由此引起一众视频网站的告发和抵制。

这是当时一段关于外国版权资源在中国网络被侵权盗播的不堪历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版权监管宽松时期治乱的一个缩影。

从互联网的性质本身来说,在线协作式的国际网络的确为跨国的版权侵权和盗播提供了技术便利,再者互联网自身所带有的免费、分享和传播精神带给了平台方和用户可以共享一切事物的技术幻觉。

当现实与网络尚存疏离,现下的法律规制在互联网分布式、去中心化和技术快速迭代的的环境中只能亦步亦趋地跟进,但这种对矛盾和症结进行的事后修正往往是滞后的。这种状况造成了对版权资源的盗播几乎成为那一时期的必然。

但就在那个版权盗播的混乱时期,不仅成长了优酷、爱奇艺、搜狐以及腾讯视频等中国用户所熟知的视频平台,在一些垂直领域还诞生了诸如哔哩哔哩、人人视频等等以资源搬运和二次制作为支撑的视频内容平台。

免费的B站崛起

哔哩哔哩由徐逸创立于2009年6月26日,这个主打免费观看ACG动漫的弹幕视频网站被粉丝们亲切的称为“B站”。对于如今已经登陆纳斯达克的哔哩哔哩而言,其成长和壮大必须要归功于中国互联网版权治理的那段蛮荒期。

最初几年,B站上的动画都是靠“搬运”或者跟其他视频网站合作,依靠UP主的搬运在当时为B站贡献了大部分的流量。在其他平台需要收费观看的时候,B站不仅可以让一众粉丝免费看到动漫资源,而且没有广告以及其他商业化内容的干扰,B站的用户数量逐渐越发庞大。

B站董事长陈睿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很多公司是手上拿着一款产品,想花钱找用户,而我们正好相反。”B站建立在ACG(动画、漫画、游戏))圈层之上,大量免费资源加上纯净的社区氛围,使B站先天缺少的并不是用户和流量。

B站的模式是成功的,但成功的另一面是平台充斥着大量的搬运盗版内容。据统计,在2014年到2015年一年时间里,B站先后因版权侵权等问题遭遇了20多起诉讼,2016年全年,B站遭遇了来自爱奇艺、乐视、迅雷、PPTV等十几家版权方的50多起诉讼案件,是前两年诉讼总量的两倍以上。

版权无疑是B站的阿拉琉斯之踵。直到2014 年,B站购进了第一部独家动画《浦安铁筋家族》,B站此时才开始迈入购买版权的“正轨”。也是这一年起,B站开始对外宣称,所有的正版内容都是免费观看,但在2014到2015年间,B站采购的番剧版权实质并不多。

2015年,B站先后迎来华人文化基金和腾讯产业文化基金等领投的A、B轮融资。拥有了较为充裕的现金流之后,B站才成为采购海外番剧资源的大户。

根据动漫版权中间商翔羚集团的业绩报告显示,2016财年、2017财年B站分别采购日漫版权剧2610万港元、1801.3万港元,2018年的采购费用更是成倍增长到8864.4万港元。

B站作为以二次元为主打的B站,其垂直性也决定了在番剧数量上的敏感程度比传统视频网站要高很多,这也决定了从B站开始正式采购番剧时,就必须按照保量也保质的策略来推行。

2016年B站采购了154部番剧,其中还包括大批版权费高昂的独播剧,与采购费用的变化相适应,2017年其采购量略微下降,但也保持了144部的采购。

也正是在这期间,B站迎来了其由垂直二次元社区走向大众化的裂变。充足的免费资源供给、纯粹的二次元社区氛围,加上其特有的弹幕加成,带给了B站用户流量大的暴发。

直到2018年初年B站上市前,B站的月度活跃用户达到了7180万,是2016年一季度的2.5倍;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3分钟。用户中81.7%是出生于1990-2009年的年轻人。

B站董事长陈睿将1990-2009年的年轻人称为“空前的一代人”。这些用户被B站内容吸引而来,在会员准入制的筛选下,他们在B站停留、消耗时间、建立社交关系,并且进行消费。

B站的这种模式威力巨大。免费模式对用户的强势吸入逐渐凸显了B站在番剧版权采购上的议价权。有UP向36氪表示“B站如果一直保持免费策略的话,就会抢占市场,然后别的视频网站动漫那块竞争力就不够了,然后就会少买版权了,然后B站就可以反过来低价买版权。”

东电长期是中国市场上番剧资源的最大生产和供应商。自2017年起,B站与东电就版权授予问题产生了多轮交锋。2017年B站曾推出“一元承包”计划,变相向版权方表示“我们已经不是免费模式了”,但这一模式并未推行太久。

2018年初,对版权要求严苛的东电开始要求B站在东电的番剧片头进行广告的插入,原因是B站的完全免费模式破坏市场。B站对此的应对是植入公益类的广告,但东电并不傻,发现B站玩猫腻后暂停了对B站播放权的授予,因此,B站被迫下架了37部来自东电的番剧。

B站随后向东电妥协。B站没有选择加贴片广告的方式,而是逐步启动了“部分新番付费先看”“非付费用户观看部分番剧将有1分钟前置广告”等调整。此时,B站早期以动漫、游戏为主业的模式,已经拓展到音乐、娱乐、科技、生活方式、时尚和电子竞技等诸多领域。

对B站来说,适当在商业化立场上妥协,成为其走向上市以及更加壮大的必然之举。在B站爆发的几年间,也随之迎来了中国ACG市场的一路走高。从2013年到2017年,ACG行业收益总额由的1050亿港元增长至的1800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4.5%。观众及用户群不断扩张。

国漫兴起背后的日漫边缘化

B站几经融资之后的爆买和几大视频网站对番剧版权的争夺,在2015年和2016年间让日本动漫行业感受了一波来自中国互联网的丰厚的外部红利。

ACG模式的火热带动的不仅仅是日番在中国市场的版权规范化和资源争夺。与之相随的一个趋势是,本土IP的崛起和多方求师的中国动漫行业们逐渐构筑起“国漫”的内容生态和IP体系。

2014年起,腾讯视频在布局日本番剧的同时也在大力推广国产漫画改编成动画版,在2015年,其国漫覆盖率达到了85%。在国内其他视频网站都在重金购买日本番剧的版权时,腾讯视频将精力主要落在推进国漫领域。与此同时,爱奇艺、优酷也在将更多资源投放在国漫作品的创作上。

2016年,优酷推出了动漫“创计划”,表示每年将投入5亿元用以支持动漫产业持续性地孵化国产动漫的精品内容。且为了加快获得用户的认可,国漫作品主要通过与在动漫市场上取得不小成就的日本动画团队合作,以此来为国产动漫提供相关技术支持。

2018年5月,爱奇艺启动“晨星计划”,爱奇艺方面表示,这一计划主要是为优秀的创作人和制作团队提供资金支持,从而保证头部动漫内容能不断输出。

在此前一年,爱奇艺也推出了三部自制动画,分别为《灵域》第五季、《剑王朝》和《万古仙穹》,类型多为奇幻、冒险类型。其中,《万古仙穹》在爱奇艺上点击量超过1.1亿。

即使大力采购日漫的哔哩哔哩也没有落后。去年12月8日,哔哩哔哩(B站)在上海举行了一场国创发布会,B站一口气推出了20部国漫作品。在2017年,哔哩哔哩公布了国创扶持计划,从此在国漫领域投入逐渐增多。

来自B站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之前,日本和欧美的动漫内容还占据了核心市场的重要位置,但2015年到2018年在线动漫用户突破2亿,其中90%的用户都会看国产动画。由于国内用户市场不断扩容和本土CG技术的成熟,用户对国创动漫内容的接受程度也大幅提升。

而在同一时期,由于日本番剧制作长期坚守旧的体系,自2017年开始渐渐显露疲态。2017年开始,来自中国市场的采购热潮逐渐消退。日本动漫厂商来自中国的订单量明显下滑。

有日本动漫行业的数据显示,2017年来自中国的订单仅121件,而2016年这一数量为355件,彼时中国视频网站是日本动画公司最大的合作方。但去年中国已大幅后退到第六位。

2017年日本动画制作部数为340部,是时隔4年来的下降。对于这一现状,日本动画业界长期以来一直在鼓励数字化作业,以提高生产率。但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对于迎接数字化作业方式的热情并不大。

2016年日本动画协会发布曾发起一个调查显示,日本动画公司对于数字化的评价当中。表示效果提升的公司占21.74%,说不准好还是不好的占33.33%,更多的公司则选择了不予评价。

对于数字化的应用会直接反应在制作效率上,当一大批中国视频网站开始投入国漫的创作,网播对效率的要求也决定了平台必须逐渐摆脱对日漫来源的依赖。

从商业角度来说,随着国内IP生态的成熟,国创动漫可以让开发者参与到后续衍生开发的商业收益分成中,但采购日本番剧只能获得播放权利和广告收益。

头部的国漫基本都来自于著名IP的改编,这也意味着这些作品自带流量。小说改变为动画和漫画之后,粉丝对于作品角色能产生更多的连接,与此同时带来了多元化变现的方式。多端内容联动之下,商业效益十分可观。

此外,B站版权合作部负责人张圣晏曾告诉36氪,国创动画每分钟制造成本和质量与日漫已经没有非常大的差距,甚至B站出品或自制国创作品会比采购日漫版权费用更高。

番剧承受的的压力不仅仅来源于市场。从2018年起,国内对境外影视剧的审核也逐渐趋严。2018年9月20日,总局起草了《境外视听节目引进、传播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了“国家对引进境外视听节目实行许可制度”。

对日漫引进影响最大的一个条款是,征求意见稿要求“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单位可供播出的境外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纪录片和其他境外电视节目,不得超过该类别可供播出节目总量的30%。”

与之相关的另一项监管办法也在2018年末流出。新的监管办法要求,网剧、网大、网络动画等网生内容,由制作公司备案后此后应提交省级广播电视局审核。审核流程包括在拍摄前对拍摄规划剧本的审核,以及成片后对上线成片的审核。网络平台只能采购由广电部门过审后,取得上线备案号的视听内容。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无论是引进配额还是先审后播都会影响到日本动漫内容在国内视频平台上的播出,而视频网站纷纷兴起对国创的布局与近两年的用户培养将有效分散这一风险。”

可以看到,无论是市场趋势和政策导向都在挤压着番剧在国内的生存空间。

但难以置信的是变化来的如此之快。在国创开发如火如荼的背景下,番剧的边缘化已然成为一个难以避免的趋势。从番剧自身看,这也是一个舶来物在中国网络的奇异遭遇。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