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未来可栖 · 2019-01-25
喧闹已过,明日依旧。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年会之后,尸横遍野。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平日里走冷酷男神路线的策划帅哥跪在地上,抱着根椅子腿失声痛哭:“你知道我们这一年过得有多难吗……”;走甜美可人风的小姐姐在洗手间里歇斯底里:“CTM,今年一定要完成业绩!”;高管们更是早早就被下属们合力放倒,不省人事地躺在沙发上等待搬运。

当然,也会有酒量太好或者压根不敢碰酒的人在冷眼旁观醉后百态。实在不巧,我属于后者——每一年与酒量好的同事收拾残局是本职工作,也因而有不少机会见识到面具之下,职场人的另一幅面孔或者……另一幅面具。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庆典般的年会已成历史

很多年前我初入职场,年会后的晚宴中,拎着瓶啤酒在酒桌上和各位前辈打了两圈感谢提携之恩,之后就摇摇晃晃地摸到床上,吐了个天昏地暗。从此以后,我大概对自己的酒量有了个清醒的认识,每每遇上酒局也不再敢冲锋陷阵。只是躲在觥筹之后看着一群平日里一起加班、吐槽、磕客户的兄弟姐妹们放下积怨,一杯酒、泯恩仇。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那时候是中国经济黄金时代。创业的浪潮还没有褪去,互联网金融的雷还在路上、房地产行业着魔般地扩张,资本市场更是群魔乱舞——当然,那时候的企业年会不是一杯酒、一段情这样简单。

2016 年,当年首富王健林在万达年会上惊艳献唱,传遍互联网络。一曲《假行僧》,沙哑的老男人嗓音惊艳了众人,就像万达疯狂的海外并购惊艳了世界。当时人们关注这些商海大佬更甚自己,因为他们毕竟是从中国经济上一个黄金时代中走出的偶像。人们崇拜他们、研究他们、希望他们的故事讲成自己的故事。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那一年,马云没有吵着要退休;万科的郁亮还没有高喊「活下去」;奶茶妹妹甚至都还没嫁给东哥。那一年,大多数 90 后们还隔着互联网打量着世界。在他们的眼里,世界就该是这样子,一场梦想者的狂欢。所以,大企业的年会办出了晚会的级别,因为在当时的环境里,那就是一场盛大的公关活动、一次展示企业实力的肌肉秀。擅长正剧风的王健林向摇滚那边悄悄挪了挪步;而没有「准专业唱功」的马化腾只得向谐星路线发展,带着微信之父张小龙等一众高管劲歌热舞一曲《饿狼传说》。

热钱滚滚流动,烈火烹油——那是年会铺张的巅峰,是全民的庆典、是老板的狂欢,而酒水却只是助兴的道具,没有那么容易让人醉倒。

哪一次千杯不醉不是死扛到底

只不过,从繁花似锦到凛冬降临,转折来得猝不及防。到了 2017 年底,公司年会就很难成为一场全民狂欢的素材,转而沦为释放压力的平台。

领导说——那些喝得最疯的,往往就是一年中压力最大的。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年会上醉后的疯狂,在之后几年内想必会成为大多数公司的标配。能喝的、不能喝的都会趁着这微妙的气氛大醉一场。不为别的,脑子里的那根弦崩了一整年,不松一下,要断。尤其是那些冲在第一线、负责市场的销售们。业绩化作压力,从公司 KPI 和市场行情两个维度包抄过来。所以他们永远最先闻到冬天气味的。

2017 年底的那场年会时,我溜到外面躲酒,正好撞见熟识的一家地产公司项目总监一个人在外面抽烟。碰巧的是,这位 85 后的山东大汉带着自己项目上一波兄弟就在我们隔壁聚餐。大家差不多同一时间入行,彼此心里那点小九九都清楚地很,所以见面两人也只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把烟散了散。

这个时候,跟着他的那群兄弟(姐妹)都已经鼻涕眼泪混在一起,要么诉苦、要么表白、要么高歌。年轻的职场男女,过了年关、忘掉业绩、放浪形骸、不过如此。

只有他们的领导还苦着一张脸,同一个和他业务不那么相干,但好歹了解点行情的人一起扯开领带,很屌丝地蹲在年底的寒风里,一面吐着烟圈、一面盘着明年还能从哪群客户身上割下点肉。

烟抽到最后,这货忽然也热泪盈眶,想是酒精没被压住,还是上了头:“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场酒才做到这个数。你们以为的千杯不醉,其实都是死扛到底。客户一走,人整个完犊子。”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兄弟。”他说:“你看着吧,2018 年只会更难。”

少年人的志、成年人的酒

2018 年会更难吗?

我没有在一线与人刺刀见红,不过蹲在战壕里也能感受到那种力不从心。似乎移动互联网行业在前几年的爆发式增长耗尽了资本的弹药,也耗尽了经济的冲击动量——2018,我们一直在泥潭中挣扎着冲锋。

这一年,只有互联网公司还勉强能维持个繁荣的架子,比如凭借着手游赚了一波的猪厂与鹅厂。在 2018 年初,遇上游戏审批暂停这事之前,他们的年会依然能搞得风生水起,现今抽奖、火力全开。或者在有些互联网公司,玩得更惨烈一点,不仅拼运气,还拼酒量与决心。我们这边有位 96 年的少年连干 21 杯红酒,然后高举着到手的高额现金奖励醉倒在地,为当时的年终酒会画上了一个颇有英雄主义色彩的结尾。

年会上吐的酒,都是职场里咽的泪

只是,凛冬之下,何处桃源?

当年年会上创下连干 21 杯记录的少年,到了 2019 年已经不再下场,反倒是与我一起成为收拾残局的看客。残局时,一片狼藉,就如文章一开头所呈现的画风。还有力气强撑着宣泄的,要么是这一年里压力太大,要么是真的能喝……

市场下行之下,职场压力也是指数级的增长。刚刚进入职场的新一茬小白就像是被酒泡醉了的甜虾,直接扔到了滚烫的火锅中,香甜嫩滑。那位从卫生间里爬出来的小姐姐,今年刚刚成为销售,画着精致的妆容步入战场,紧接着被凛冽的资本寒冬吞的毛都不剩。客户的闭门羹、甲方的轮番责难、还有同事之间的差距,自我怀疑与厌弃就那么奔袭而来,喝酒成了最后、也是唯一一条发泄渠道。

于是,年终酒会上那些沉淀了一年的执着与不甘,都随着弥漫的酒精因子挥发出来。她满场举着红酒敬领导的耐心提携,也跟并肩作战的小伙伴抱头痛哭,代价是后半场只能窝在沙发的角落里,难受地一口一口吐。红酒少年拖着她往房间走时,整个走廊里依然回荡着“我这一年,一定!要!完成业绩!”这样的豪言壮语。只是时代的无情碾压之下,年轻人这点醉后的决心,究竟能不能支撑他们走到下一场年会呢?

觥筹交错,酒香四溢。

年会与酒,倒映着时代周期的起落轮回。就像最近那句被说烂了的预言:2018 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很有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我们这群 85、90 后的职场人,也不过是从闪耀着金色的少年时代,走入了需要自己承担人生起落的成年世界。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

你面前摆着一杯酒

干了、醉了;也赢、也败

你会选择喝,还是不喝?

这样的问题,我们其实根本没有选择。只能忍着胃里翻江倒海,将苦酒一饮而尽。之后无论是去立下雄心壮志,还是许下真情告白,新的生活都会将我们裹挟向前。我们也唯有将苟且和软弱留在身后,等待着一觉醒来之后,重新出发。

喧闹已过,明日依旧。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工地遇见互联网,千百年的古老行业遇上年轻的新技术,车辆载着砖石跑在地面,传感器发出的数据行在天上,这确实是一个因为对比过于强烈而不太好想象的场景

2019-0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