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报机构工作者:如何做出好的决策?

Cado · 2018-11-28
在情报机构工作了两周,我的世界突然天崩地裂。

编者按:不同人的人生起点或许很不同,但能否收获充实有意义的生活,很大程度上基于个人选择。无论是在私人领域还是公共领域,小到个人感情、工作、生活,大到家庭、社区、国家,我们都希望做出明智决策,得到好的结果。本文作者是Shane Parrish曾在著名情报机构工作XX年,现在主营Farnam Street网站,内容受到很多华尔街专业人士的关注。本文是他的一些思考和营运网站的初衷,旨在帮助读者建立基础的思维模型,学会更好的思考。本文编译自Farnam Street的原题为“The Ultimate Guide to Making Smart Decisions”的文章。

2001年9月11日,在情报机构工作了两周,我的世界突然天崩地裂。

我的岗位一夜之间就取消了。我毕业于计算机科学系; 我的世界本只有1和0,没有形形色色的人,没有家庭,也不用处理人际关系。我一路升职,但我没有得到任何指导,而且我不知道如何该往什么方向前进。突然间,我的决定变得重要:不仅会影响手下的员工,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家人,甚至影响到我的国家和其他国家。而最关键的是,我不知道如何做出决定。我只知道自己有义务做出最好的决定。

为了提高我的决策能力,我找到身边的一些导师,仔细观察并向他们学习; 我阅读一切关于决策的书; 我甚至回到校园,读了个MBA,一切都是为了最终能掌握决策能力。我一直把它当作终极目标来追逐,却没看出这是一段不断前进的旅程。

一开始,我以为读MBA是个有利的决定,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直到考试那天,我才发现是开卷考试,这才意识到想象与现实大相径庭。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读硕士还是上小学。 然而,就是从这时起,一切都改变了。

多亏了互联网,我不再局限于某个组织,或学校里的老师。我从完全脱离现实世界的理论课案例,到了解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巨大成就背后的智慧。我在沃伦·巴菲特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尔斯·芒格身上学习到许多。他们身后的智慧之门一直敞开、未曾关闭。

“我年纪越大,就越了解我有多聪明。聪明有很多种。愚蠢也有很多种。”

- 杰夫 贝索斯

思维模型

芒格有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也就是他口中的“思维模型大框架”。思维模型可以简化来自不同学科的大量知识,用于更好地理解世界。芒格本人的描述是,不管在何种情况下,思维模型都有助于确定哪些信息是相关的,以及最合理的行动范围。他的个人经历表明,思维模型不仅理论上有道理,在实践中也有极大的用处。最近八年,我一直努力发现、学习具有最大积极影响的思维模型,并试图了解人们的思考方式,如何变化,如何学习以及如何做出更好的决策。

在生活和生意中,盲点最少的人总是获胜 。消除盲点意味着我们可以看清现实,做出相应举动,更接近并理解现实。我们的思考能力也会提高,有助于找到简单的办法,帮助我们从多个维度和角度解决问题,更好地选择适合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为正确的问题找到正确解决方案,这样的技巧是智慧的一种形式。

在理解更深入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效果会优于对情况一无所知时做出的决定。虽然生活中不可避免地出现问题,我们也无法预知,但我们可以学习一些历经时间考验的思想,不管生活中可能发生什么,都提前做好思想准备。

决策

想想你的生活状态,你的事业,你的生意,你的主要关系…任何对你有意义的事情。

人生中真正重要的决定,你已经完成多少?并且事后看来,你做得如何? 你今天做了多少决定?其中那些是好的决定?

我们眼前的决策差异很大。大多数决定无关紧要,比如今天去哪儿吃什么,因为它们的后果通常也无关紧要。然而,有些决定至关重要 - 它们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做出非常个人的选择——能信任谁,如何生活,购买什么,与谁结婚等等。

有些重大决策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生活,职业和关系如何发展。这些决策点的结果在多年还会有“余震”,但很多人都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让自己的选择达到最大的效益。

有些决定看似微不足道,但是随着时间积累,后果也很明显。比如去哪里吃饭。在一小段时间内,例如一周甚至一个月,这些决定对我们影响不大。然而,几个月周而复始天天吃垃圾食品,肚子肯定就圆了。这是因为一连串糟糕的决定都有实实在在的的后果,引起连锁反应。

所以,很多我身边的聪明人都尽可能地避免做这类决定,他们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馆,吃同样的饭菜,穿同样的衣服——减少了生活中的琐碎选择,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在必要的选择上。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是这些决定的总和所以们希望在每个关键时刻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在我们的工作中,特别是在知识经济这一行,还需要做出进一步的决定:有了升职机会该不该接受,要投资哪些项目,是否收购某公司,或解雇某员工。我们的决定塑造了我们的生活。也会影响他人。他们是我们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也会影响身边的世界。

如果同样的事情已经有人做过、得到证实、天下皆知了,还有人再重来,缓慢又痛苦地做同一件事情,在我看来,这样浪费时间简直是犯罪。”

-托马斯·爱迪生

问题在于,即使是非常聪明的人,也可能做出愚蠢的决定,没法让决策和世界的实际运作方式相一致。历史上案例千千万万。比如:

• 拿破仑决定入侵俄罗斯(130年后,希特勒再次入侵)

• 乔治布什决定入侵伊拉克

• 有一位编辑决定出版OJ Simpson的《如果我犯下罪行》

• 克里斯韦伯决定1993年四强赛中喊暂停

• NASA决定忽视挑战者的o型环密封圈问题

• 肯尼迪总统的着名错误:继续上一届政府那儿继承的猪湾行动

• 玛格丽特·撒切尔决定推行人头税,最后被自己的党派赶下台

• 戴姆勒 - 奔驰的首席执行官尤尔根·施伦普决定与克莱斯勒合并,尽管有内部大规模反对,而且大型并购普遍很失败。

• CNBC财经频道主持人克芮麦(Jim Cramer)2008年3月11日在回答观众的电子邮件问题时表示,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没有问题,

• ......还有成千上万这样的案例......

这些灾难性决定还都是行业精英、专业决策者做出的。他们的履历无可挑剔,判断力本也很好,但由于某时某刻的判断力差,或对世界实际情况的思考太有限,最后做出了糟糕的决定。

愚蠢的根源

有时候,我们无法做出最佳决定,原因有很多,最主要有以下五个:

1. 我们(有时)很愚蠢。我当然都希望自己一直是理性的,能够以不带偏见地理解、诠释所有信息。可惜我不是。至少不是一直如此。有些情况下,我们做出不合理举动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比如在自己疲劳、精神过度集中在一个目标上、赶时间、分心或者受到干扰、团队而非个人行动、或者有专家给意见的时候。

2. 我们手头的信息有误。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事实依据有误,或假设不正确。

3. 我们使用的模型是错误的。 在使用思维模型来做出决策时,模型的质量往往决定了我们思维的质量。模型出错,不完整或不正确的原因有很多。例如,因为我们是新手,或者我们在自己专业领域之外做决定时,使用的模型可能没什么用处。环境变化的速度越快,模型出错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4. 我们没有不断学习。有些人有20年经验,但实际上,他们年复一年做的都是一样的事。好吧,有时这些经验“丰富”的专家就是我们。如果我们不理解自己的学习方式,就可能会一遍又一遍地犯同样的错误。

5. 只做容易完成的事,却不做该做的事。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想要表面风光,却不做实事。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选择关注的是表面、“有道理”和政治正确。而做出如是选择的动因,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缺乏自我,寻求来自外界的认可,或者逃避惩罚。

好在我们可以采取措施来避免做蠢事的几率,以上的每一类都有办法改善,以提高自己的决策能力。

“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 日本谚语

智慧储备:多学科的知识

我们的社会要求每行每业都专业化,想要做到最好,就得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如果你说自己是专业人士,自己的名字后面免不了要加上一连串的头衔,有多少年工作经验。专业知识对于解决问题和世界进步确实必不可少,但是这样强调专业化知识和经验,对于我们充分应用知识可能会有阻碍,毕竟,自己不是“专家”,应用起自己的知识来,有被叫“冒牌货”的风险。

所以很多人认为,物理学家不能教我们如何去爱; 数学家不能指导我们如何经营企业; 诗人不了解现实生活,博主不能为哲学做出贡献。

但我不觉得这样的想法是有道理的。

知识很难获得。

获取知识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花很多功夫,坚持不懈。所以,但凡自己有了些许知识,都应该展现出来,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我们应该冲破服从他人、服从惯例的阻碍,在面临任何问题的时候,都将自己所有可用的知识统统用上。

想想就知道,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在生活中其实学到了不少世界运行方式相关的知识:你可能读过一本与曼哈顿计划(二战期间研发与制造原子弹的一项大型军事工程)相关的书,知道投放到广岛的原子弹是怎么建造的,所以你对自我维持核反应的强大力量有所了解。那你有没有考虑将这些知识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来?当然可以。

我们如何决策

你最近一次思考自己的决策方式是什么时候?

如果你像大多数人一样,大概从没有人明确地教过你怎么做出有效的决定。那你做出的决定就像一个从未上过课的高尔夫球手打出的球一样,比起赛来大概十分痛苦,但你却没有考虑学习如何更好地挥杆,只是希望每次来到俱乐部都能做到最好。希望这次你的选择最终会成功。

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芒格和他的合伙人巴菲特意识到,与其他行业一样,他们的储蓄和贷款业务注定会因不可控的力量而惨遭失败。所以,在同行几乎没有采取行动的时候,他们改变了方向,大大减少了银行业失败对他们其余业务的影响。这两个人深知他们必须和同行走不同的道路。

他们的决定效果很明显:储蓄和贷款业务确实崩溃了,但是芒格和巴菲特却毫发无伤。他们通过将常识组织成有效的系统,避免了压力和财政风险。事后看来,这样的决策卓有成效,合情合理,但在当时是逆潮流而行的古怪决定。

从中我们认识到的是,能够一直保持决策水准的人深谙世界的运作方式,这就是智慧。

不管合适何地,真正掌握决策艺术可以帮我们增加实现自己目标,减少犯下错误、付出代价的几率。

在身边其他人瞎猜,重走老路,盲目地追随自己认知偏差决策的时候,我们可以保持头脑清醒、目标明确。

以下的例子中,有些成功地应用了对世界运作方式的知识,有些是失败的。

• 不管你有多聪明,如果你没能意识到事物相互影响,有累加或者累乘效应,再怎么聪明也不重要。尼古拉·特斯拉就没有意识到,“任何数相乘,只要其中有一个是0, 积就为0”的道理。他没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不良关系会影响自己的生活,不管其他方面的成就如何,这个薄弱环节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虽然他是一位杰出的发明家,但他很难与其他人维持关系,导致他人与他合作很困难。正是这个问题使他失去了诺贝尔奖和一笔巨大的财富, 在当时,这一笔钱本可能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 虽然我们都常常依靠地图指南,降低现实的复杂情况,看着地图来做出决策,但地图并不总是准确的。巴顿将军就明白,地图不是领土。当他访问法国库唐斯附近的部队时,他发现士兵坐在路边研究地图。于是将军问,为什么他们不趟过塞纳河,部队回答,他们正在研究地图,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穿越。巴顿告诉他们,他刚刚过了河,水深不超过两英尺。

• 虽然我们都喜欢处于蒸蒸日上的行业,但这样的渴望正我们表明对热力学定律的理解不足。比如,传奇投资人巴菲特所指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这样的聪明公司就很清楚,做对比很重要。 火爆的互联网企业投资起来回报不大,无论它们业绩有多好,因为其他企业也差不多。我们要看的是对比, 我们要成为小池塘里的大鱼。分析一下巴菲特多年来所做的投资类型,你就会发现这一点。如果我们要与人竞争,我们应该与那些不如自己那么复杂老道的人竞争。

• 理解和运用相对论的思维模型后,迈克尔·阿布拉肖夫(Michael Abrashoff)将美国太平洋舰队中表现最差的船变为表现最佳的船。在他的书《这是你的船》(It’s Your Ship)中,他写道:“船长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能够透过船员的眼睛观察。”

最重要的总体思维概念

结合智慧储备准备,学习来自多个学科、经过时间考验的重要思想; 结合总体思维框架,你的决策能力将大大提高。这些思维框架可以帮助你通过不同的视角来解决问题,本网站有很多详细介绍,此处举三个例子:

• 反转 - 也称为反向思考,反转是一种解决问题的重要技巧。

• 进阶思考 - 问问自己,“然后呢?”

• 地图不是领土 – 描绘现实的地图不是现实本身。如果某幅地图以完美的保真度代表实际领土,那地图得有领土本身那么大。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手机这门生意走向了衰落——就像几年前的PC生意

2018-11-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