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华裔中,微信是平权运动的重要工具

喜汤 · 2018-11-29
“微信就是一个怪物,世界上没什么东西能跟它比!”

编者按:研究人员发现,一款名为微信的即时通讯引用正在将华裔移民“联合”和“武装”,对美国的教育政策制定产生巨大的影响。本文作者ALIA WONG,原文标题The App at the Heart of the Movement to End Affirmative Action

在美国华裔中,微信是平权运动的重要工具

OiYan Poon也是偶然才发现了微信的。

Poon潘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教授,研究高等教育中的种族政治。多年来,她一直发现大多数亚裔美国人都支持平权法案,但在2014年,有一件事让她感到意外:一个由政治头脑敏锐的亚裔美国人组成的群体阻碍了民主党支持的一项投票倡议,该倡议本可以废除加州长期以来对种族歧视招生的禁令。这些活动人士反复示威、撰写尖锐的专栏文章并进行亲共和党的游说活动,还用中文脱口秀节目进行圆桌讨论——至少在Poon看来是这样。

2016年,Poon决心要了解更多,于是她采用了自己的典型研究方法——召集一组学生和同事,帮助她仔细阅读法庭文件、新闻报道、社交媒体帖子等等——来追踪这些持不同政见者。在网上留下足迹的活动人士本来就很少,他们都没有回应Poon的询问。这位教授一直感到毫无进展,直到她听从了一位熟人的建议,在颇受中国人欢迎的即时通讯应用——微信上开了一个账户。微信才是这些活动人士的中心。

这一群体曾经由一个规模相对较小、以加州为中心、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移民组成,现在已经把全国各地志同道合的人联系起来了,其中许多人都是反对平权行动的独立团体的成员,其中包括正在审理的指控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反歧视的联邦诉讼背后的组织。还有一个团体最近对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提起诉讼,要求从校方那里获得招生数据。然而,这些活动人士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与民意数据所描绘的说法相悖。民意数据一贯显示,大多数亚裔美国人支持平权行动。那么,为什么这些活动人士能够占据新闻头条呢?Poon可能无意中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微信中获悉。

“在微信诞生之前,(华裔美国人)还没有获得过这样的动员能力,”洛杉矶地区的计算机工程师Steven Chen说。

信息和电话是微信最基本的功能,但这款应用还有很多其他功能:人们可以叫出租车或拼车、转账、叫外卖、网上购物,以及其他一系列日常互动。换句话说,微信小程序就像是将iMessage、Skype、Uber、Venmo等等一系列app融为一体。公司数据显示,每天平均有超过9亿人使用这款应用,其中许多人利用其各种社交功能与素未谋面的人进行互动。我采访过的一位华裔美国移民Jing Liu告诉我,她通过这款应用认识了她现在的大多数朋友。

“微信就是一个怪物,”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政治学家、亚裔研究教授Janelle Wong表示,“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跟它比。”

微信于2011年推出,最初吸引了一些移民使用,他们利用它与亲戚保持联系,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从那以后的几年里,这款app在美国也有了市场,变成了Chan所说的“虚拟领域的唐人街”。

这反映了该应用在美国的影响力。Chi Zhang是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研究微信的博士生。她指出,微信通过将华裔美国移民与他们的祖国联系起来,并向他们提供美国主流新闻媒体很少报道的与文化相关的新闻花絮,“培养他们对政治斗争的集体记忆”。但是,Zhang强调说,微信也在美国华人社区与更广泛的美国社会之间建起了一座桥梁。这些移民了解了从最高法院的发展到市议会的最新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说,微信让美籍华人用户既感受到了中国,也感受到了美国。这种双重赋权帮助华裔美国人发起了反对平权的运动。

越来越多的调查数据显示,作为美国最大的亚裔族群,华裔美国人几乎要为平权法案在亚裔美国人中整体支持率的小幅下降负全责。Wong表示,在2012年的AAPI数据调查中,接近80%的中国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为黑人学生和其他少数族裔提供更好的高等教育机会的政策;到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降到了2012年的一半。有趣的是,这种逆转是由出生在国外的华裔美国人推动的。通过分析另一项调查的数据,Wong还发现,来自中国的移民比美国出生的华裔更反对平权。

推动这一运动的华裔美国人都受过高等教育,其中许多人在中国极具竞争力的大学之一获得了STEM领域的本科学位,并在选择性招聘移民政策的帮助下来到美国。这些教育和移民经历反过来又会影响他们对大学录取政策的态度。虽然Wong和其他学者告诫人们不要对少数族裔有刻板印象,但活动人士在解释他们为何强烈反对平权行动时,经常引用这些特点。

例如,1999年移民美国的平权运动反对者Crystal Lu说,在中国文化中,无论在学业上还是其他方面取得好成绩“没有捷径”。Lu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新闻学硕士学位,现在是硅谷华人基金会主席。她告诉我:“我们真的相信,教育是推动社会流动的唯一因素,有了这种理念,我们的孩子……(学会了)思考长远问题,减少看电视、玩游戏和参加派对的时间。”她和同事们普遍持保守的政治观点,支持Donald Trump。Lu说:“我们实现了美国梦,实现了在社会阶梯上向上爬的愿望,但这一切都被剥夺了。如果我们不去争取支持,我们的整个文化遗产就会荡然无存。”

微信只是这些人碰巧聚集的地方,还是就是他们交流沟通的工具吗?这个app是如何工作的,是不是对这一运动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微信方面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是我采访每个人几乎都同意如果没有微信的帮助的话,这一运动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果。

为什么呢?一个关键原因在于,信息在微信范围内的传播方式有所不同。

只要满足了微信的基本规定,几乎任何一个普通用户都可以申请自己的公众号,然后进行新闻输出,撰写独特的内容或从其他来源整合信息。这些信息大多通过封闭的聊天小组——“群聊”传播,每个小组最多有500名成员,可以讨论各种各样的话题,包括哈佛诉讼和大学录取。

用Zhang的话说,其结果是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新闻生态系统”,在好的情况下它可以建立关系,连接社区;在坏的情况下,它助长了错误信息的传播。Zhang和其他观察人士表示,这种情绪基础加上对公众号的有限审查,使得极端观点得以传播。我看了看微信中一些反平权运动的团体的言论,发现在其中一些团体中,反对黑人的种族主义很普遍,对那些反对该团体主流信仰的成员的刻薄言论也很常见。这类评论往往包含错误信息,比如毫无根据地指责藤校(Ivy League)在亚洲设有招生名额限制。

然而,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副主席Jack Ouyang表示,微信只是一种“工具”,让这场运动得以扩展到核心的活动人士之外。这些活动人士的政治观点早在该应用推出之前就已形成。

作为一名研究微信作为政治动员工具的专家,Zhang的优势在于,她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在平权问题上的立场是什么,她赞同Ouyang的观点。“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你会有一种真实的感觉,就是在其他方面相当没有存在感的华裔美国人……可能会改变国家前进的方向,”Zhang说,“所以我认为,反对平权行动的人很好地把握了时机。”简而言之,活动人士充分利用了微信这一工具。如果他们当初选择了Facebook,效果也差不多。

“理解微信的影响的时候,你必须把它放在一个整体的信息环境中去理解,不同的叙述交织在一起,其中之一就是对华裔美国人的忽视和边缘化,”Zhang说。当她试图设身处地为这些活动人士中的一员着想时——比如说,这些人是最近才移民到美国的,对美国种族压迫的历史并不熟悉——她能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投身于这一活动中。原因很简单,如果她自己在大学入学或找工作时被要求达到更高的标准,她当然也会特别生气。“我不觉得他们会支持平权行动,” Zhang说,“除非有什么相当信服的原因。”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如果要谈“场景”,不仅是线上线下两个消费场景,对于1919来说,更重要的是正在立足的“宴请”场景。

2018-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