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企业疯狂争夺 AI 人才,大学和科研机构开始发愁了

小兵手 · 2018-11-20
AI 人才空缺太大了。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FastCompany原题为Tech firms try to address the risks the AI race has posed for research的文章。

Greg Benson是旧金山大学教授,在过去20年里一直教计算机学。行业有一个问题越来越严重,他正在悄悄化解问题。

在学期内,每周他都会抽出两天时间,到SnapLogic工作。SnapLogic是一家云集成商,学校放假时他会到SnapLogic工作。每年,他向机器学习硕士生提供10个职位,让他们到SnapLogic实习,参与AI研发项目。如果表现出色,能拿到工作职位。SnapLogic工程团队约有三分之一的员工都是从实习生中挑选的。Benson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招募方式很成功。”

即使是科技巨头,招募人才时也很头痛,这种方法很管用。除此之外,SnapLogic与Benson合作还向我们证明,企业可以为学术提供支持,与此同时又能确保有足够的教授培育下一代AI研究人员。

问题已经浮现,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毕业之后,美国计算机博士生约有60%在行业拿到职位,在过去10多年里只有38%。

伍斯特理工学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在报告中说,在许多大学,在AI及相关领域,空缺教师职位比在职职位还要多,博士培育人数与填充职位之间的差距也是众学科中很大的,填充的职位数量比博士培育量多6%。要拿到计算机博士学位,一般要3-5年。

到底最开始时有多少人才?我们并不清楚。Element AI在报告中指出,自2015年以来,它发现有22万AI研究人员拥有相关博士学位。

如果将2015年之前授予学位的人也加进去,总计可能高达90万,不过行业变化很快,大家一般都认为,最近毕业的学生往往与行业联系更紧。腾讯估计,有20-30万人可以为AI研究做出贡献。

为了争夺顶尖人才,行业展开军备竞赛,企业挖空心思,各逞其能,比如开出7位数薪酬、用Flo Rida表演吸引人才。有些研究人员为AI非盈利机构工作,非盈利机构得到了大企业的资助,这些研究人员的年薪超过100万美元。人才高度集中。KPMG 2016年12月发布报告称,6大科技企业(谷歌、微软、Nvidia、IBM、英特尔和三星)聘请的深度学习专家占了行业的一半以上。

Benson透露说,旧金山大学想请一些教授教AI课程,但是总是找不到足够多的人才。在湾区(Bay Area),由于房价极高,当专业人士寻找工作时,很难抵挡来自行业的吸引力。每年,旧金山大学都会收到700-800份申请,这些申请者都想学机器学习硕士课程,但被学校接受的申请者不到10%。未来,大学可能会接收更多学生,或者扩大范围,不过学校没有足够多的老师。

在AI行业有一些大牛,他们要么教学任务繁重,要么行业工作任务繁重,要么在二者之间周游。Geoffrey Hinton已经加入谷歌,除了在谷歌工作,他还在多伦多大学教学。Yann LeCun既在Facebook工作,还要抽出时间到纽约大学教学。Andrew Ng在福坦福当教授,还在百度领导AI团队,后来他离开百度,建立自己的基金,做其它项目。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Andrew Moore也是鼎鼎大名,回看他的一生,总是在行业工作、学术之间行走,最近他离开大学,成为谷歌云业务领导。这些行业职位是随时可以放弃的,比如李飞飞最近离职,回到斯坦福全职教学。谷歌新闻发言人6月曾说,李飞飞离开斯坦福近2年,她一直在想着回归。

离开卡耐基梅隆大学之前,Moore一直强调要抵挡行业诱惑,行业想为教授们打开方便之门,让他们在两个世界之间轻松迁移。Moore告诉《华尔街日报》,说按照他的估计,10-20%的老师将会休假,去行业工作,或者创业。

作为顶尖研究人员,如果居住在合适的城市,他们可能拥有大量资源,可以应付繁忙的日程(要照看孩子、要助理、要参加重要会议),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多的资源。

Sofus Macskassy是HackerRank数据科学副总裁,HackerRank是一个科技招聘平台,Sofus Macskassy说研究人员想在二者之间取得平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Sofus Macskassy是根据自己的个人和职业经验得出这一结论的,他之前在南加州大学教学,同时还为洛杉矶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为Facebook招募AI人才。

他认为:“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将两件事都做好。”

要培育AI研究精英,光是教学还不够,还要提供建议,帮助研究人员发表研究结果。这种工作与大多AI企业的兴趣不太一致。

Sofus Macskassy说:“两者兼顾不是易事。”

大多时候,这种问题不需要教授参与,大学与企业会派出律师,协商解决。如果教授自己创业,问题就会更复杂一些。Macskassy说如何解决要看大学IP掌管机构。如果大学机构经验不丰富,那就头痛了。不过在处理时是有许多先例可循的。

Macskassy还说人才短缺实际上后果更严重。如果不解决,美国就会丧失创新和研究优势,将优势让给其它国家,比如中国。

Macskassy表示:“从长远来说,企业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有一种解决办法:拿出更多研究资金,支持学术。不过特朗普政府正在削减开支,想让政府拿出更多资金,暂时简直就是做梦。美国联邦政府没有做的事,科技巨头站出来做,它们直接向大学输出资金,教育学生。

Facebook设立了AI Research项目,简称FAIR,它与学术机构合作,让学术专家在大学与Facebook之间工作。最近项目又扩充范围,现在有20多名研究人员同时在两个世界任职,如何分配时间由研究人员自己决定。

IBM推出一个名叫Cognitive Horizons Network 的项目,与六所学校合作,一方面能与研究人员、学生保持联系,与此同时,他们又能保留学校职位。

上个月,微软也参与进来,想解决企业与学术界AI人才短缺的问题。微软英国剑桥研究院管理人员、教授Chris Bishop告诉媒体说,它们设立了两个培训项目。

微软的目标是培育博士、硕士,不论微软怎样妥协,最终可能还是会失算。不是每一个问题都需要奇特的算法,理解特定企业的目标要靠经验,不是靠学位。

Fast.ai联合创始人Rachel Thomas说,大家都在争夺相同的人才,这些人才很少。Rachel Thomas之前学习金融,后来在网上上课,转向机器学习

Thomas认为,说人才短缺部分是感知造成的,这种认知忽视一个事实:可以通过多种线上课程培育AI员工。Fast.ai与Coursera就是这样的平台。这些已经就位的员工对公司有深刻了解,对数据以及公司想用AI解决的问题也有深刻了解。并非所有问题都需要尖端资源才能解决,况且市场上已经有许多的开源工具和AI软件。

Thomas还说:“企业认为:‘我们必须聘请斯坦福博士。’事实上它们并不需要。现在内部员工的价值被低估。“

Benson还认为企业并没有认认真正直接解决问题。聘请一些学历没有那么高的研究人员,继续教育员工,在内部训练,这样做需要更多的资源。在企业自己动手之前,能提前做的大学寥寥无几。Benson说:“学术界已经响应号召,但行业却还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们能否真正在基础教育行业立足:取决于我们对这个行业认识的深度和广度;我们能否从信息教育产业中赚到钱:取决于我们满足中小学师生的程度和信度。”

2018-1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