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维护自己的权利,首先要戒掉“直女癌”

miethod · 2018-10-30
大姨妈来了就可以乱发脾气吗?

编者按:男女平等是现代社会应有之义,而女权主义运动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表现。然而,有一些衍生的观念偏离了女权主义的本质,演变成了“直女癌”或者“田园女权主义”,最终会伤害到女性。在国外,最近兴起了#BelieveWomen运动。本文作者认为,这个运动是空洞而退步的。本文编译自medium,原题为“#MeToo Will Not Survive Unless We Recognize Toxic Femininity”,作者Meghan Daum

女性维护自己的权利,首先要戒掉“直女癌”

首先,我是女性。

有时候,我希望能把认识或遇到过的所有女人都聚在一起,进行一个这样的非正式调查:

  • 曾经以来大姨妈为借口乱发脾气的,请举手。

  • 曾经遇到过一些不需要高体力强度即可完成的任务(如打死蟑螂),却表现得手足无措的,请举手。

  • 曾经强迫过自己男友或老公发生性行为的(即使他很累),请举手。

  • 曾经因为一个男人想与你分手而用自残行为来威胁他的,请举手。

  • 曾经对老公或男友有身体暴力的,请举手。

  • 曾经伪装自己怀孕来试探自己伴侣反应的,请举手。

  • 曾经因为离婚或儿童监护权纠纷而诬陷自己伴侣有不端或虐待行为的,请举手。

我推测,如果我能调查一个足球场那么多的女人,那没有一个人能面对这些问题而一次都不举手。包括我自己,我也不能,因为我总是莫名害怕一些虫子,想让男人帮我去处理。

我们天天说“直男癌”,指责那些男权社会的规则。网络上,所谓的女权主义者(在中国,有个名字是“中华田园女权”)使用“直男癌”这个词来简单地否定和批评自己看不惯的男性。但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给予女性平等的权利,并承认“直女癌”也存在并且可能同样有毒?

有一些轻微程度的“直女癌”,比如把自己乱发脾气的行为归结为自己的激素问题或大姨妈,或假装无助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还有一些非常危险的“直女癌”,毒性最强的就是“把自己的脆弱武器化”,这样,你所伤害的人就很难自卫,一旦反驳你,他们反而看起来像是犯错的一方。

我们特别说说性的问题。很明显,许多男性在特定的情况下并没有性行为的欲望。但是,为什么女性会认为,只要与男性进行性行为就是恩典、就是可以无视对方感受的呢?

在我的一生中,我听过无数男人讲述自己被迫进行性行为的故事。有时是因为他们不想伤害女人的感情;其他时候,这是因为他们害怕被认为“能力不行”。对于这些事,他们没有抱怨,但也没有吹嘘,只是困惑。他们觉得,除了对女性表示感激之外,他们没有权利去考虑任何事情。毋庸置疑,如果故事中的男女换位,这就变成很不一样的事情了。

我意识到,大多数女性和大多数男性之间的体格差异意味着上述比较并不完全公平;一个性侵男人的女人,可能不会让男人陷入难以克服的人身危险之中。而且我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我在开头的问题列表中提到的每一个不良行为,如果是男性来做,都有一种平等的、相反的、可能更具身体威胁性的不良行为形式。

但这里正是我的观点所在。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每个人——无论性别,或任何其他身份——都可以自由地成为一个掌控欲强、自恋的、破坏情感的混蛋。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舆论都去指责男人,而纵容女人?

在#MeToo之后出现的#BelieveWomen运动,其出发点是善意的,但他们也剥夺了女性的复杂性和矛盾性,从而剥夺了女性的人性。

#BelieveWomen认为女性作为一个整体实体,本质上比男性更具道德、更无辜或值得信赖的。这种观点不仅太简单,而且带有侮辱性。女人不是简单的、无辜的生物。男性包括地球上一半的人,女性也包括地球上一半的人,两者都是数量非常庞大、内部差异化很大的。

#MeToo很重要。而#BelieveWomen是很空洞的口号。

在文章开头,我的“请举手”问题清单肯定会让人抓狂。人们很难谈论像女人欺骗男人让她们怀孕的这样事情,因为它让你听起来像“直男癌”。当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听到像“欺骗男人”之类的故事,我会觉得讲这个的人是一个仇视女人的怪人。

但是,随着年龄增加,我遇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事。我知道,在有争议的离婚诉讼中,有些人诽谤自己的配偶虐待儿童。我知道有些女性特别擅长黑暗艺术,用手段玩弄自己的男友。有一次,在和高中生一起工作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一些女孩在开玩笑说他们当晚要去夜店“勾引那些不知道我们未成年的老家伙,然后跟他们说‘你是恋童癖者。’”

有些女人行为恶劣,因为有些人行为恶劣。这跟性别无关。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有一句女权主义的至理名言:“女权主义之理就是女性也是正常人。”这句话一直出现在保险杠贴纸和T恤上。但是在2018年,许多女权主义者似乎开始相信另一种观念,即女性和男性应该“双标”,男性要宠着女性,而女性的不良行为应该被容忍。

有些人说,女权主义任重道远,所以我们应该矫枉过正。但是我们能否完整地来看待这个问题?现在的情况是,在媒体上,女性为自己发声、舆论为女性发声;而男性被性侵时,根本无人关心,反而有人会嘲笑这些受害者,说他们“不够男人”。

认为男女平等的#MeToo很重要。相比之下,认为女性更好的#BelieveWomen是空洞的口号,最终会让我们倒退,而不是让我们前进。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做不做得到不说,特斯拉的宣传可不愿停下来。

2018-10-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