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指南:如何抢在别人之前,找到有潜力的新市场?

杨志芳 · 2018-10-30
为什么说市场胜过一切?如何识别三种值得追求的市场结构?

编者按:本文作者 Elad Gil 是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同时也是多家知名企业的顾问,著有《高速增长手册》一书,他善于发现别人不易发现的市场机会,并帮助公司实现快速增长,基于个人经验,Gil 总结出了四条原则,帮助潜在的创始人、员工和投资人发掘其他人正在忽视的不明显的机会,并逐渐具体展开介绍,以下 Enjoy:

创投圈内流传着各种传奇的创业故事,创始人有了想法之后,不顾别人的反对,在其他人还没有看到市场苗头的时候,直接成为行业领头羊。当处于劣势的公司开始领先时,公司之前裁员的局面会变成人不够用,公司会被称为“XX领域的Airbnb ”或“ XX 行业的Uber ”。公司最初的创业故事也重新被包装、润色,公司的成功让行业内的人误以为他们一直都在。

Elad Gil 喜欢提起的连续创业者是 Mariam Naficy,她2007年创办了一家公司  Minted ,创业之后,公司的创业故事一直没有被重新包装过,因此,当介绍一家公司在不明显的市场上的尝试时,Gil 认为这是最理想的案例。Naficy 打算创建一家针对高端纸制品的线上设计公司,业务范围主要包括婚礼请帖、商务名片等。对于有数百年历史的造纸行业来说,它的这种做法无疑是一种冒险行为,遭到了一些严重的质疑,但她确信这只是一个开始。Naficy 发现,很多博客作者从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涌现出来,创造出了伟大的内容,她希望好好利用隐藏的、分布式的设计人才资源。她想通过平台举办比赛,设计师可以加入并投票,选出她可以出售的设计,创建社区,同时建立一个对最新趋势有稳定把握的零售模式。

依当前的情形看,这种优质商品、互动社区和多人分析的结合似乎是一种必然的胜利。但放在十多年前,这种做法与当时的情形背道而驰。它看起来太小众了,而且是一项旧技术——毕竟印刷行业是夕阳产业。虽然Kickstarters (著名的众筹平台)已经证明了多人协作的力量,但它当时并不是一个经过验证的模式。因此,许多投资人错失了投资 Minted 的机会。目前,Minted年营收额高达9位数,正在向新的垂直领域扩张,包括艺术、枕头、按需摄影和快闪店。

对那些有抱负的创始人和投资者来说,Minted的创业故事给大家上了生动一课:小众市场可能会带来高速增长,但小众市场很难被发现。其秘诀在于,在其他人之前先发现哪些是与传统智慧背道而驰的想法,并将这个不太可能的想法变成一家高增长的公司——这是Gil 非常擅长的。

Gil  是一名创始人和天使投资人,曾考察多家公司,领导或为众多公司提供咨询,帮助它们在小众市场的基础上迅速扩张。他加入Google 时,Google 大约有1,500人,离开时Google 以后有15,000多人了。后来他在MixerLab 产品部门工作, 最终成为公司战略部门的副总裁, 帮助公司扩大业务, 员工人数从90人增加到1500人,后来 MixerLab被Twitter 收购。之后,他创办了另外一家公司 Color Genomics  ,担任CEO,后来成为一名投资人和顾问,与 CoinbaseInstacart 和 Stripe等公司合作。

凭借自己在一些大型初创企业的底层工作经验,Gil 总结出了四条原则,帮助潜在的创始人、员工和投资人发掘其他人正在忽视的不明显的机会。在这次独家采访中,他逐一介绍了这些原则,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市场胜过一切,以及如何识别三种值得追求的市场结构。

首先, 市场最重要

创业后期的创始人经常向Gil 寻求有关规模高速增长的具体细节问题,也希望从管理董事会、处理并购交易等各个方面听听他的思路和看法。在一次又一次地提出同样的问题后, Gil 觉得有必要写一份《高速增长手册》, 在这本书中,他采访了领先的企业家并提供了自己的意见,为所有需要企业中期加速且产品/市场契合的公司提供一个“工具包”。

但是,那些在产品/市场契合度方面落后很多的公司,则需要进行完全不同的考虑。即将实现飞跃(或刚刚实现飞跃)的创始人更关心的是找到能够维持和支持高增长公司的市场,而不是 如何寻找和留住独立董事。Gil 说:“帮助早期初创企业和中后期创业公司的方法有巨大的差异。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来说,还会有更多的人,会更加混乱,需要考虑的外部因素会更多。然而,产品/市场契合度对早期团队来说是最重要的,抓住一个有前途的、独特的、有落地的想法几乎是所想创业的创业者头疼的事。”

对于那些渴望白手起家的人来说,创办一家公司的关键在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市场。而这并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如果你向投资人融资时说“我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和吸引力,它不是某个行业的细分市场,而是一个全新的大市场,现在并不拥挤。”这是非常有压力的。每个人都在淘金,寻找别人还没有发现的市场机会,就像一种被其他人忽视的违反直觉的国际象棋棋步,但当你发现它的时候你怎么知道它就能成功呢?

许多投资人专注于创业者自身的特质,仿佛他们有某种与生俱来的特质,能让他们解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Gil 认为,无论是寻找投资机会的天使投资人,还是想追求理想的创业者,在评估机会时,最为重要的是评估基本的市场结构。

Gil 说:“我从惨痛的教训中吸取了教训,因为我曾经错误地理解了市场结构。在这方面,我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错过了Lyft 的C 轮投资。我很担心它的估值,我认为拼车将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但事后看来,很多行业更多的是寡头垄断,空间比我想象的要大。有时候我还是会为此自责不已。通常情况下,当我进行投资时,首先考虑的是市场,其次才是团队。这与其他很多天使投资者不同,他们更倾向于创始人。我认为那是错误的做法。即使你有一个强大的创始团队,他们有能力转变公司发展方向,他们可能仍然困在他们已经进入的市场中。许多优秀的团队被一个糟糕的市场淘汰了。但如果你身处一个巨大的市场,那么最初的想法本身并不重要,你所经营的领域将会有更多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对创业者来说,弄清楚他们实际上在哪个市场最重要的原因。”

挖掘不明显市场

为了编写《高增长手册》,Gil 采访了雷德·霍夫曼、克莱尔·休斯·约翰逊、阿隆·列维等一些最具创业成功人士,随后他发现了一套常见的方法,成功的创始人利用这些方法来发现新的机会,捕捉到帮助他们观察市场并得出与大多数人不同的结论的因素。

这是一些具有突破的公司创始人所依赖的工具,用于发现那些不明显的市场,并找到自己的目标:

使用第一原则思考。 

逆向思维在硅谷很普遍,虽然它很流行,但Gil 并不觉得它特别有效。

从定义上说,逆向思维是指很多聪明的人思考了一些事情,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你说他们都错了,你的想法很可能是对的。Gil 说:“更多时候,这是下意识的反应,你只是想说一些与别人想法相反的话。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使用第一原则思考。询问更有建设性的问题,例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基本面是什么? 到底是怎麼回事 ? 这是正确的开场白吗? ”虽然这些话可能会让你质疑其他人提出的某些假设,但它来自于有依据的推理,而不是为了打破常规而产生的冲动。

以支付领域为例。在科技领域,尤其是在PayPal 被eBay 收购后,人们多年的反应是‘永远不要做支付,太困难了,欺诈会毁掉你’。在第一次互联网浪潮中,确实是这样。如果你想真正大规模地应对欺诈行为,需要获取这类的数据和信息,这是一项严峻的挑战。但是回到现在,看看像Stripe 和 Affirm这样的公司。欺诈问题似乎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严重,我们已经开发出了当时还不存在的系统、活动过程统计和数据科学工具。如果在5年或10年前就用第一原理思考,考虑这些假设是否还是真的,并深入挖掘它是否依然很难,然后你可能会得到一个非常不同的结论,创办一家支付公司,然后获得领先地位。

不要只想最近的事情。重新审视基本假设并检查时间戳。

回溯到15年前,人们真的对电子商务公司持怀疑态度,质疑个人是否愿意把信用卡放到网站上。那我们来看看Slack。 Yammer 和 Hipchat之后,当每个人都认为企业级社交软件结束了之后,Slack出现了,推出了一个简洁的、带有集成功能的工具。根据广泛的经验推断,具有潜力的市场通常会不断变化,新参与者进来,为自己争取市场空间。新入场者可能是降低了成本、带来了新技术或新的分销渠道。不管是什么,如果你听说某事很困难,你不能就此止步,因为事情可能已经改变了。

为了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关注现实世界的问题。

新入场者可以在看似拥挤、更成熟的市场中开辟道路,然后深入研究自己亲身经历的问题。最成功的创始人能够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几乎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可以帮助改进产品的客户。

Stripe 创办的原因是,创始人自己在从事其他项目,他意识到在线支付存在的痛点,比如账户获得批准需要等很久。Gusto 也是同样的情况,两位创始人的亲戚都是企业家,他们发现现有的薪酬供应商实在太难用了。Mailgun 也类似,团队不断地为一个又一个客户重新构建相同的邮件服务器和可交付产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直到他们最终将其作为独立产品推出,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这种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创始人开始着手打造更好的产品,并在这方面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虽然是进入一个拥有成熟玩家的市场,但是其他人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源于发现了这个问题。

Gil 自己创业时,也是如此。“我创办公司Color 的缘由来自于我的联合创始人的故事。他的母亲患过两次乳腺癌,他的其他家庭成员也患过这种疾病。Color 的创办是由基因检测的难度和成本驱动的,我们想更容易地获得这些信息,因为它会真的影响你的生活。” 这里的关键是,这是你已经发现的一个真正的问题,可能是因为你经历了痛苦或者因为你有一个假设并且你测试了它。不要等着某个想法从天而降,从关注你自己生活中的痛点或者关注别人的经历开始。

如何打开艰难的市场,以产品为中心VS 以客户为中心?

虽然当前有很多关于 以客户为中心的建议,但是Gil亲眼目睹了一种以产品为中心的方法可以更有效地应对看似艰难的市场。

通常,当一个市场显得拥挤后,如果随后对一些小的产品进行调整,情况将会显著不同。如果你能创造出一种引人注目的、真正有效的产品,就能让大量用户接受你的产品,而不是他们现在在用的产品。找出那些客户基础不断增长、但服务严重不足的领域,或者那些在其他方面已经成熟但在市场中被忽视的特定领域。

虽然市面上已经有许多存储解决方案,但 Dropbox 能够简单、轻松地在多个设备之间同步文件。他们确实简化了这个问题,而且确实提高了效率。另一个例子是Google。当时,所有的搜索引擎都试图创建所有的内容,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离开网站了。但Google 的做法正好相反:把访客引导到其他地方,让他们尽快离开。Google 的指标实际上是访客在页面上花费的最少时间,而其他公司则是在衡量访客能在页面上停留多久。

我们再来看看 Checkr 和 Zeplin 这两家公司, 它们都利用以产品为中心的方法来进入拥挤市场的。Zeplin 是一种设计师和工程师在交接时协作的工具。公司的CEO是设计师,团队中的其他成员是工程师。一开始,他们只是重复自己最初想要的体验,然后花大量时间与客户一起构建更广泛社区想要的产品。

当谈到通过与客户交谈来创建差异化的产品时,有抱负的创业者需要更进一步。如果每个人都只听他们的客户的话,他们本质上就是在重复市场上已经存在的东西,而不是创新。这让我想起了亨利·福特(Henry Ford)关于制造汽车而不是快马的名言。与其说是询问客户想要什么,不如向他们 展示 产品,然后看他们的反应。使用这种方法时要注意,客户的反馈也会有错误的信号。很多创始人会去找客户,问:“嘿,你想用我们这款产品吗?” 客户会说“太好了,我们很乐意使用这款产品。” 于是创始人开始着手开发,但当他们推出产品时,却没有人使用它。要知道,他们一开始应该问“你们愿意付费使用这款产品吗?” 感兴趣和愿意付费是不同的,追求非常规事物需要不断地检查,以确保是合适的。

在边缘创新。

许多创意在获得大众青睐之前,往往都会被边缘化。能有很大市场的想法一开始看起来都很奇怪,这和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硅谷著名投资人)的观点类似,他认为所有东西一开始看起来都像玩具。他说:“创新往往来自那些愿意随意摆弄东西的人。”

许多趋势都始于小社群,然后最终在其他地方流行起来。例如,互联网的早期非常边缘,但用户非常活跃。他们使用电子邮件、聊天,做着一些现在看来非常主流的事情。但它只存在于他们非常小的社群,比如政府内部的学术机构或电脑俱乐部。举个例子,在Soylent (一家特殊的食品科技公司,致力于将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数据化,然后以各种形式的代餐,如能量棒、粉末等来取代食品。)出现之前,人们需要自己动手挑选食品,或者人们集资购买3D打印机并一起试验。从热情的小众人群向更广泛的人群转变,可能是由多种不同的力量推动的。互联网有来自政府、学术中心和美国在线的强有力的推动力量。但是,虚拟货币恰好相反,只有一个从天而降的、匿名的白皮书和一个代码库,人们就开始挖掘比特币了。

未来已来, 它只是分布不均。发现不明显的市场是指要比其他人先发现创新的领域。

寻找不明显的市场

为了帮助潜在的创始人、员工和天使投资人找到并挖掘不明显的市场,Gil 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市场类型,并将其定义为三种原型:新技术、看起来拥挤但并不拥挤的市场、利基市场。

新技术。

一个典型的不明显的市场是早期的新技术,这些技术非常新,非常前沿,以至于人们并没有想清楚它将如何发展,许多人认为它只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玩具,并不会快速发展。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  AT&T 请麦肯锡 做了一项研究, 评估手机市场在未来10年内将会有多大。由于这些昂贵的大砖头手机的市场范围有限,顾问们评估的结果是,手机的总市场规模将达到90万人左右,这显然是不正确的。他们没有正确地推断出曲线,没有意识到价格会下降,因为技术会改善,所有这些成本会下降。从移动到社交再到虚拟货币,随着技术速度的提升、成本的降低或使用的增加,有太多的例子让人们无法想象未来几年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分析这些因素可能会完全改变你对新技术趋势是否会奏效的看法。

当涉及到不确定的新技术机会时,人们习惯性地低估了技术进步发展的速度。我们应该了解哪些组合发展较快,或者说,哪些技术在被人们快速地接受。例如,如果你看到一个产品在一年内从100万用户增长到200万用户,你可能会因为它的总体数量少而对其印象不好。但如果你说:“哦,我的天,它每年都翻一番。”那么你就会对该做什么有完全不同的想法。我们可以用增长率或技术曲线来说明,而不是你眼前的数字。你也可以看看这项技术,然后问:“这款产品每年的增长速度有多快,有没有变得更好?”然后往下游看。或者反过来问:“如果不是100万人在做这件事,而是5000万人呢? 市场的根本变化是什么?”

为了获得最新和最好的新技术,建议你在网上查一查,你认识的最聪明的人在做什么? 也许这是他们的业余爱好,或者他们正在为他们的论文而努力。又或许,你所有的同事都对某个特定的话题漠不关心,比如加密货币或机器学习。

看起来很拥挤,但不是。

在Gil看来,另一种不太明显的市场是一种乍一看太有竞争力,但在再回头看时就会发现它是还是有很大空间的。

拥挤的市场本身并不是一个负面信号。如果这是个好主意,就会有其他人拿着铲子在你身边挖宝藏。即使他们先到达那里,他们挖的洞比你的深,你也不应该放手。如果你四处看看,你可能会发现它实际上是空的,不管这是因为没有人有一个伟大的产品,还是有很多玩家几乎没有区别。当涉及到拥挤的市场时,你需要弄清楚是否有主导者会杀了你,或者是否有真正的机会 成为第一个提供客户真正想要的东西的人”。

即使别人先到,你也能赢。深入挖掘,找到差异化的东西,然后看看他们在桌子上留下了什么。

我们可以从有很多示例中去学习。当Google 刚开始创办的时候,市面上已经有10家搜索引擎了。再来看 Dropbox 和 Box 的创业史,那个时代做云存储的实际上还有十多家其他公司,它们被当作脚注,待遇就像两个在聚会上迟到的人。社交也是如此。你为什么选择Facebook,而不是Myspace或Friendster呢? 最近,人们甚至认为社交游戏在2010年就结束了,没能预见到Instagram、Snap和微信等平台的崛起。至于一个目前对进入者开放的市场,以机器学习半导体领域的定制ASICs为例,由于英伟达GPU 和Google 最近在TPU 方面取得的进展,市场看起来很拥挤,但这个市场仍很开放。

由于许多有趣的市场只是看起来很拥挤,Gil 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来寻找开放空间的信号:

  • 评估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有任何优势吗? 这是一支伟大的、可以快速跟进的团队吗? 他们的品牌有多强?很多好主意都不能很好地执行,所以如果你能强大起来,做好它,你就能赢。

  • 寻找结构性缺陷。有没有不公平的分配机制或其他障碍? 一些拥挤的市场确实拥挤不堪,或者不值得竞争。向大型制药公司销售软件工具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只有一小部分客户。教育科技是另一个最近有很多动作的领域,但很难获得关注。“尽管我很喜欢这个影响巨大的行业,但在美国没有人愿意为此买单,而且存在很多结构性问题。物联网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大型企业有一个显著的优势,因为它们可以整合和分销,而不是像初创企业那样只生产一种智能设备,这种设备不会大规模生产。

  • 弄清楚是否有空间。 它是赢者通吃还是赢者获得大部分市场的情况? 还是更多的是寡头垄断结构? 你需要评估有多大的空间。人们通常认为游戏结束了,如果你看看支付领域,情况并不总是如此。

  • 预测潜在的顾客。 顾客真的获得优质的服务了吗? 整体的渗透率有多高?应该有多高? 有多少人在实际使用这个产品,真正的潜力是什么? 这些问题可以表明现有产品并不好。Dropbox传播的部分原因是,人们确实有这种需求。仔细想想,应该使用云存储解决方案的总人数与所有在线使用文件的人非常接近。如果你在Dropbox出现之前计算过,有多少人在使用某个提供商,又有多少人应该使用云存储,你会发现这些数字是错的。这可能是在餐巾纸上快速计算得到的答案。

从战略层面上讲,要在竞争激烈的领域中开辟出一片天地,创业者应该考虑到他们不得不使用的工具,而投资者可以考虑他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中正在使用的工具。两家公司都可以在公司创建过程中寻找一些看起来很痛苦但可以通过软件解决的问题。对我来说,投资Checkr和Gusto这样的公司根本不用费脑筋,因为我看到其他的创业公司都在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是潜在客户。

利基市场。

当判定一个市场能有多大时,创业者和投资者常常在两个方向上自欺欺人。对Gil 来说,有四种市场需要重新审视:

  • 太小:有些时候,有一个明显的用例,但每个人都认为市场根本不够大,不值得关注。很多投资者认为,这是有实际用途的,但它太小了,发展不到哪儿去。但是,‘小’很容易变成主流产品。很多公司都是从一个很小的地方起家,然后往上游或下游扩张。当然,很多创业者在创业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Facebook过去只对大学生开放,现在则专注于连接世界。Uber 可能没想到他们会对所有的交通工具进行改造。我记得当他们第一次拿到融资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只能得到20%的出租车市场,这是一个很小的市场。事后看来,Uber 实际上是在解决交通领域的用户体验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它真的是汽车的替代品,而不仅仅是出租车。但很多人认为它是利基市场。

  • 太无聊了: 在有些领域,有一些真正的机会是投资者或创始人根本不想去想的,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懂。例如,工资单之类的事情并不是很令人兴奋。 PagerDuty (一家为企业级用户提供IT运行管理服务的SaaS技术开发公司)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愿意为它们提供资金,然后它突然成为一家非常热门的公司。人们最初认为这是一个小市场,但实际上这是每个公司都需要为其运营团队打造的东西。对创业者来说,一个信号是,如果你或你的朋友需要不断地制作相同的内部工具,如果很无聊,那就去做吧,因为那可能会成为你的优势。

  •  太高端。你也会听到某些想法,超级高端,但是无法规模化。但你必须从大局出发,考虑它 可以 在哪些方面发挥作用。如果成本随着规模的缩小而下降,它还能如何应用?还可以服务哪些用户? 想想特斯拉还是跑车的时候,或者Uber最初是如何专注于黑色汽车的。

  • 个人不熟悉。 作为一名创始人,你应该做你所知道的事情,有时候别人还没有明白过来,这样最好,因为这样市场就不会拥挤了。例如,卡特里娜·莱克将  Stitch Fix   (订购模式时尚电商)变成了一家价值40亿美金的公司。 艾米丽·韦斯创办的   Glossier   (美国美妆品牌)也非常令人敬佩。男性企业家可能没有想到这些市场,投资者可能忽视了他们的潜力,但卡特里娜和艾米丽知道这里有空白。她们利用自己的经验或不同的视角发现了新的市场,这是一项关键的能力,可以用来判断某个机会是否真的是利基市场,或者它是否只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并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

一句警告:别太超前,也别自娱自乐。

除了不同类型的不明显的市场之外,创始人和投资者也在努力寻找合适的时机,让一个不寻常的创意得以起飞。创业公司在市场上可能太早或太迟,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有些东西太超前了。这种观点可能是对的。我现在会把VR/AR公司归入这一类,部分加密货币也在这一类(在货币或价值存储用例之外)。我看好区块链的长期发展前景,但区块链目前缺乏基础设施和广泛的应用。在未来10到15年内,可能会有一波公司把它做好,但我想知道目前有多少公司能存活下来。这让我想起了上世纪90年代末涌现出的大量公司,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转世重生。

对比  Webvan  和  Instacart ,  Pets.com  和  Chewy ,  Kozmo  和  Postmates ,你可以分辨出谁是先驱者,有人说,这是因为先驱者在背后为后来者指明了所有的路。但事实并不总是如此,Google、Paypal 和亚马逊也经历过那个时期,他们并拥有巨大的后劲,因为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市场需要的东西,而且他们的想法执行得非常好。比特币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这个时代将会持续下去。

Gil 认为需要注意两种模式。第一种情况是,第一家公司应该赢,但搞砸了,或者有其他外部因素把他们搞砸了。 Friendster  本应该成为Facebook,但他们并没有完全成功。如果你看到已经有人尝试了,不要认为你在比赛中迟到了。早期进入者往往会弄错。采取以产品为中心的方法,以免错过那些过早进入市场却又笨手笨脚的人。第二种情况是,当市场状况不佳时。无论是需要等待基础设施的完善还是消费者习惯的改变,有时候你真的太早了。对于早期的电子商务来说,人们需要舒适地在网上购物。对于用笔计算来说,硬件并不是用来创造伟大的智能手机的基础。你可能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但你必须客观,看看条件是否成熟。用第一原则思考,看看你是否需要在初次登场时暂停。

如何发现不明显的市场?

虽然这是事后诸葛亮,但在企业家和投资者如何发掘、启动或支持最好的初创企业方面,总有改进的空间。从关注市场开始,而不是关注创始团队的实力或最初的想法。选择第一原则,而不是逆向思维,挑战那些可能过时的假设。处理你经历过的问题,采取以产品为中心的方法,让更成熟的竞争者出局,或者提供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探索边缘,在其他人之前发现未来的机会。在评估一个特定的机会时,要了解能够推动你超越他人的市场力量,无论是新技术、发现并不拥挤的市场,还是建立在一个看似小众的想法上。要认识到,市场进入策略与市场颠覆策略不同,要注意市场状况和执行情况,以避免错失时机。

作为一个投资者,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会有一种预感,在另一个领域会有一个很大的空白。当我投资PagerDuty、Stripe、Optimizely 和Gusto 的时候,那个时代的SaaS 产品有很大的空间。尽管人们很难预先识别空白市场,但当他展望未来、推测未来不明显的市场将会是什么样子时,他有一些预感。我认为,未来还会出现 10 家类似 Checkr 的公司。如果你研究一家财富500强的公司,问什么事情还需要人力去做或没有找到良好的 API,我猜有会有十几家公司模仿 Checkr,找到每一家企业都必须做的事情,然后将其转化为软件。我还认为所谓的“开发者工具”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想一想  Airtable、 Notion  、  Zapier ,或者其他公司正在开发的产品,这些产品可以被工程师使用,但也可以被比普通人更懂电脑的人使用。但这只是我所看到的。用同样的策略,你的大脑可以做出完全不同的思考。

我的建议就是拿起铲子,挖一些不明显的东西。当你认为自己可能无意中发现了什么东西时,抛开怀疑,想象一个可以让你看似疯狂的想法可以起飞的世界。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别人肯定会去的,他们会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创造它。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贝因美能否实现“保壳摘帽”?

2018-10-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