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眼中“纸上的谷歌”,这本早已停刊的杂志才是硅谷崛起的灵感之源

宋长乐 · 2018-10-25
它诞生在互联网之前,却让现在的互联网发展的更好。

乔布斯眼中“纸上的谷歌”,这本早已停刊的杂志才是硅谷崛起的灵感之源

如果说,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创造它。那么,斯图尔特·布兰德就是那个预测未来的人。

他所创立的《全球目录》(The Whole Earth Catalog)不仅影响了包括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以及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一代人,更是启迪了无数的科技精英。

虽然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1968年)的《全球目录》早已停止发行,但近日它刚度过创刊50周年的纪念日,也正是这本杂志的诞生,对1970年代成长起来,以乔布斯为代表的标志性人物影响深刻,你甚至可以说它是硅谷科技创新的灵感之源,也丝毫不为过。

在乔布斯眼中,《全球目录》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圣经,“纸质版”的谷歌。

2005年,乔布斯曾在斯坦福大学做了一次演讲,在临近结尾的时候,就直言不讳的表达了《全球目录》对他的影响: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本特别好的刊物,名字是《全球目录》(The Whole Earth Catalog),这本刊物可以算得上是我们这代人的圣经之一。刊物的创始人名叫斯图尔特·布兰德,生活在距离这里不远的门洛帕克,他以诗意的方式完成了这本著作。

《全球目录》创刊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那时候个人电脑和桌面级产品都还未出现,整本刊物都是用打字机、剪刀和宝丽来相机制作。这有点像谷歌在35年前的“纸质版”:它是理想主义的,代表着整洁的工具和伟大的概念。

斯图尔特和他的团队持续创作,刊物的发行持续了一段时间。20世纪70年代中期, 《全球目录》出版了最后一期。这一期的封底是一张清晨乡村公路的照片,照片上的风景让人想起自己在路边搭便车的时光。

照片的下面是那条著名的名言警句:求知若渴,虚怀若愚(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他们写下了这句话,作为刊物与读者的最终告别。求知若渴,虚怀若愚,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像这句话所说的那样。

如果不是乔布斯的一番表白,相信很多人并不知道,或许从不知道《全球目录》这本杂志,更不晓得“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这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出处。

乔布斯眼中“纸上的谷歌”,这本早已停刊的杂志才是硅谷崛起的灵感之源

《全球目录》最后一期的封底,赫然的写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这句名言

《全球目录》作为一本百科全书式的杂志,是布兰德根据自己游历全球各地的经历和观察整理而成,它打破了人与世界的阻碍,让当时的人们通过一本书去理解世界的运转规则,在吸收书中的知识之后,开始自我的认知探索。

书中提到的诸如太阳能、计算机、再生技术等发现,在当时看来更像是天方夜谭,如今大多成为现实。

对于这本杂志的初衷,布兰德说:我想把这个东西称为整个地球的目录,这样地球上的任何人都可以选择打电话,找出有关任何事情的完整信息,这就是我的目标。

乔布斯眼中“纸上的谷歌”,这本早已停刊的杂志才是硅谷崛起的灵感之源

斯图尔特·布兰德。

布兰德本人也尤为特立独行,当时就断言未来科技将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只要你愿意,技术可以解放一切。而60年代早期的旧金山湾区呈现的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大多数人沉浸在反战示威、摇滚乐、迷离的舞会,但是布兰德却来到斯坦福看一群年轻人打电脑游戏,并认为这样比嗑药还要嗨。

尤其是当新左派激烈地抨击发达工业社会对人性的压抑和摧残,既反对西欧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也反对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模式,主张开创一条通往更为人道的理想社会新途径之时。布兰德《全球目录》恰逢其时的吸引到这一群体的目光,带来一种新思潮:

每个人都有能力进行自我教育,找到自己的灵感,塑造自己的环境,并与感兴趣的人分享个人冒险。

作为《全球目录》的联合创办人,凯文凯利2008年回顾了这个时期的状态,他说对于当时呈现的一股反文化运动来说,信息是一种宝贵的商品。因为在60年代,没有互联网,也没有500个有线频道。

纽约时报》把《全球目录》称之为互联网之前的互联网,是关于未来的书籍。

《全球目录》所起到的作用,恰恰是为那个年代渴望改变世界的人提供了一个简便的工具。这种传递出来的思想映射了一代人,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缩影。

乔布斯眼中“纸上的谷歌”,这本早已停刊的杂志才是硅谷崛起的灵感之源

杂志中关于富勒的介绍,被称为建筑界“外星人”,同时也是布兰德的偶像。

现在,如果你想找出一个问题的答案,下意识会去谷歌或者百度,敲敲键盘几秒钟便可知晓,但是如果你生活在没有互联网普及的1970年代,该如何获取讯息?

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工具仅有《全球目录》。

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Facebook、谷歌、亚马逊,乔布斯创立的苹果也已经成为万亿美元市值公司,他们无一例外受到《全球目录》的影响,成了当下互联网世界里的弄潮儿。

虽然上世纪70年代末,《全球目录》就不再流行了,但布兰德一直践行着孤独探索者的角色,1985年创办了美国第一个网络社区WELL,这可以看作是Twitter的雏型。他甚至还参与创办了一家The Long Now Foundation基金会,第一个项目是建造一台可以运行一万年的巨钟,项目的资助者正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

博客和网络的兴起,直接决定了《全球目录》最终会消失的定局,但它传达的精神却激励了一代一代人。它诞生在互联网之前,却让现在的互联网发展的更好。(36氪作者郝鹏程对此文亦有贡献)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更名后的“百佳永辉”门店,初期预计将有70余家。

2018-10-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