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为什么说“丧”的情绪也是有好处的?

Jane · 2018-08-30
悲伤并不是体验积极情绪的障碍。

编者按:不要隐藏自己的悲伤,也不必因悲伤而懊恼,痛苦亦是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快乐的源泉。本文译自Fast Company原标题为" Stop pushing your sadness away, negative emotions can be good for you "的文章。

Twitter上有一个叫做“今天如此悲伤”的账户,美国作者Melissa Broder从2012年开始就一直这里记录她日常的内心感受片段。Broder记录着世俗中平凡的悲伤——“今天一醒来就让人失望”或“哎呦,神经崩溃,”她毫不避讳自己的缺点(“哎呀,我得被迫接受社会对美女的审美标准,即使我知道那都是假的,我觉得非常不爽,但又必须得适应”或“时而感觉自己发光,忽而又觉得这算什么东西”)。这个账号轰动一时,拥有超过67.5万的粉丝,Broder关于自己心理健康之战的个人随笔与也推特账户同名——“今天如此悲伤”,也于2016年出版了。

Broder毫不掩饰地表达悲伤以及所有的糟糕情绪。令人吃惊的是,在这个社交媒体被主要用来展示人们快乐的时代,深深触动了人们的神经。但很明显,全球范围内抑郁症的发病率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我们一直在挣扎着尽量保持快乐。我们做错了什么吗?Broder的如此受欢迎应该迫使我们重新审视悲伤和其他糟糕的情绪。也许我们应该考虑重新调整自己与浪漫主义者的关系,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在诗歌自由表达情感中找到了慰藉。例如,约翰·济慈(John Keats)在他的“忧郁颂”(1820年)中写道:“哦.在快乐居住的殿堂里面,/隐匿的忧郁有一至尊的偶像。痛苦和快乐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两者都是完整生活的必要条件。”

济慈写这首诗时可能想到了罗伯特·伯顿(Robert Burton),这位17世纪的牧师和学者,他的著作《忧郁的解剖》(1621)描述了悲伤是如何深入的(现如今我们理解其为临床抑郁症)以及如何应对它。根据伦敦玛丽皇后大学情感历史中心的研究员Tiffany Watt Smith的说法,16世纪的各种自救书籍 “试图通过列出失望的理由来使读者变得悲伤。”难道这条通向真正幸福的道路是通过悲伤来实现的吗?

最近的研究表明,体验不那么快乐的感觉实际上会促进心理健康。发表在2016年情感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对年龄在14岁至88岁之间的德国人进行了调查。在三周的时间里,他们每天会通过智能手机进行6次关于情绪健康的小测验。研究人员记录了受测对象的感受,观测他们是消极的情绪还是积极的情绪,以及他们在特定的时刻如何感知自己的身体健康。

在这三周之前,参与者接受了关于他们情绪健康的采访(包括他们感到烦躁或焦虑的程度;他们如何看待消极情绪),他们的身体健康,以及他们的社会交往习惯(他们是否与生活中的人有着牢固的关系?)。在智能手机测试任务结束后,研究人员还调查了参与者的生活满意度。

研究小组发现,消极情绪状态与不良情绪和身体健康之间的联系在那些认为消极情绪有用的人身上表现得更弱。事实上,只有在那些认为不良情绪有害的人中,消极情绪才与低生活满意度相关。

这些结果与临床医生的经验产生了共鸣。俄亥俄州立大学瓦克斯纳医学中心的心理学家Sophie Lazarus说:“通常情况下,人们对某种情况的第一反应(原始情绪)往往不是问题,而他们对这种反应(第二情绪)的反应往往是问题所在。”“这是因为我们通常认为不应该感到负面情绪,所以人们习惯于改变或摆脱他们的坏情绪,这导致了压抑、沉思和/或逃避。”

《幸福彼岸:拥抱更无所畏惧的方式生活》(2018)的作者Brock Bastian和一个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心理学家表示,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受文化影响:一个住在西方国家的人,在一生中患临床抑郁或焦虑症的概率是一个生长在东方文化中的人的4到10倍。在中国和日本,消极和积极的情绪都被认为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悲伤并不是体验积极情绪的障碍,而且不像在西方社会,东方文化中没有要持续保持快乐的压力。

这种想法可能源于宗教信仰。例如,印度-西藏佛教哲学,被西方心理学家,如Paul Ekman广泛研究,呼吁人们承认情感,并将痛苦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它强调理解痛苦的本质以及导致痛苦的原因。许多现代心理学实践,如辩证行为疗法,采用这种方法来识别和命名情绪,以此来治疗抑郁和焦虑。

在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Bastian 和他的同事进行了两项实验,来研究这种寻求幸福的社会期望是如何影响人们的,尤其是当人们面对失败时。在第一项研究中,116名大学生被分成三组来完成一项字谜任务,而这其中许多字谜是永远不可能被解决的。测试的目的是让每个人都失败,但这三组中只有一个组被告知可能会失败。另一组人则在“快乐房间”中,他们的墙壁上贴满了励志海报和令人愉快的便利贴标语,并提供了健康读物,而最后一组则是一个中立的房间。

完成这项任务后,所有的参与者都进行了一项担忧测试,测试他们对字谜游戏挑战失败的反应,并填写了一份调查问卷,以评估社会对快乐的期望是否会影响他们处理负面情绪的方式。他们还对当时的情绪状态进行了测试。Bastian和他的团队发现,处在“快乐房间”的人比其他两个房间的人更担心自己的失败。Bastian告诉我:“当人们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快乐被高度重视的环境中时(在本实验中是一个房间,但通常是在文化背景下),会产生一种压力感,让人们认为自己应该有这种快乐的感觉。”然后,当他们经历失败的时候,他们会“思考为什么他们没有感觉到他们应该感到的快乐。”研究人员发现,这种沉思使他们的精神状态恶化。

在第二个实验中,202人在网上填写了两份问卷。第一个问卷的问题是,他们经历悲伤、焦虑、抑郁和压力的频率和强度。在第二个问卷中,人们被要求对句子进行评分,比如:“我认为社会接受那些感到沮丧或焦虑的人”——用来衡量社会在多大程度上期望寻求积极情绪,并抑制消极情绪给他们带来的影响。事实证明,那些认为社会期望他们永远快乐,从不悲伤的人会更频繁地经历压力、焦虑、抑郁和悲伤等消极情绪状态。

痛苦的时光还带来了其他的好处,让我们从长远来看更快乐。Bastian指出,经历逆境能增强人的韧性。他告诉我:“从心理上来说,如果你不需要应付生活中的艰难,你就不会变得更坚强。”同时,还他强调近期的研究发现不应该被误解。他说:“我的意思不是人们应该在生活中感到悲伤。关键是,当我们把悲伤看成是一个大问题从而试图避免悲伤,并追求永久的快乐时,我们实际上并不快乐,因此也不能享受到真正的快乐带来的好处。”

编译组出品。译者:刘麦麦 Jane,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究竟是因为北京人不爱MUJI导致MUJI开店时不能占据最优地段,还是MUJI没有出现在最吸引眼球的地段,于是北京人忽略了它的存在?

2018-08-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