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令晨@36氪出海 · 2018-08-17
看陈炳耀如何把 Grab 打造成提供日常服务的“Super App”。

编者按:本文作者 Chua Kong Ho & Zen Soo,原文标题 How Grab’s Ceo Steered It From A Garage In Malaysia To Southeast Asia’s Most Valuable Tech Unicorn

陈炳耀(Anthony Tan)曾和某出租车公司的老板约在菲律宾一家餐厅会面。眼见老板在一个个壮汉的簇拥之下进入餐厅,他就知道,此番商谈绝不简单。

陈炳耀是新加坡网约车公司 Grab 的 CEO 兼联合创始人。Grab 是东南亚市值最高的科技初创企业。他说:“我记得那时还有点困惑,为什么马尼拉这么热,他们在晚上都还穿夹克、戴墨镜?什么情况?”

原来,陈炳耀要和这位出租车业主签约,让他们入驻自己的打车平台。谈判进程过半时,有什么东西砰地一声掉到了地上。陈炳耀朝桌子下面瞥了一眼,隐约看见把机枪。

“我当时心想,天啊,你们已经赢了!”后来才知道,谈判桌对面坐的是当地最大的军火商之一。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陈炳耀(Anthony Tan)

在新加坡中央商务区的滨海盛景西座,陈炳耀笑谈着当初 Grab 刚成立的日子。要知道,他和在哈佛就读 MAB 的同学陈慧玲(两人并非亲属)创建 Grab 时,可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处逼仄的修车铺。如今,新总部占用两层楼,将丹戎巴葛港的繁荣景象尽收眼底。

成绩

创立近六年来,Grab 击退了 Uber 等众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手,在东南亚打车市场拔得头筹。根据《福布斯》杂志在其最近一轮融资前的估测,Grab 已然成为东南亚价值最高的科技初创公司,估值100多亿美元。陈炳耀的个人财富也飙升到3亿美元左右。

东南亚有约6.6亿人口。长期以来,科技公司都将其视为一片广袤的新大陆。2017年12月,谷歌和淡马锡控股曾发布一份针对东南亚互联网经济的调查报告,其中显示:到2025年,仅打车业务一项的估值就高达200多亿美元。

目前,Grab 的足迹遍布八个国家,225个城市,客户端下载量1亿多次。公司业务也从当初保障司乘双方安全的出租车预约服务,发展到今天的多元化经营,不仅可预约专车、自行车、巴士,还能够提供食品、包裹、杂货的快递服务。为了将众多服务统一管理,Grab 于2016年上线移动支付业务 GrabPay,让付费更便捷,并鼓励用户到实体店消费,以换取积分。2018年,Grab 的营收预计可达10亿美元。

起源

陈炳耀身着黑色保罗衫,深灰色休闲裤,温文尔雅,平易近人,话语中满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通用的方言俗语。这一副接地气的形象让人难以将他与其显赫的家世联系起来——在创立 Grab 之前,大部分人都只知道这位36岁的男人是马来西亚名门之后。

Grab 联合创始人陈慧玲(Tan Hooi Ling)说:“我是在(哈佛)商学院的一次活动上遇到炳耀的。他穿得非常体面,热情爽朗,该认识的人他都认识”。

陈炳耀兄弟三人,他排行最小。父亲陈兴洲是陈唱摩多公司的总裁,公司主要组装日产轿车,并分销到东南亚各地。尽管家底殷实,陈父却奉行“严厉教育”。陈炳耀早年做过流水线的工作,也看着父亲与难缠的工会领导你来我往,增长了不少见识。

“起初我还是抱有成见的(不过纨绔子弟而已)”慧玲说到。“但是对他有所了解之后,我被炳耀的工作精神深深折服。虽然家庭给了他天生的优势,但他是我见过的最有拼劲儿的人之一。”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Grab 联合创始人陈慧玲(Tan Hooi Ling)

Grab 的 B 轮融资1500万美元,由纪源资本(GGV)领投。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对陈炳耀的热情颇有几分好奇,因为他“含着金汤匙出生”,没必要证明给谁看。

Grab 这个点子是两位创始人在一堂 MBA 课上想到的,最初叫“MyTeksi”。当时 Uber、滴滴出行等打车公司集中火力优化打车供需匹配,而陈炳耀和陈慧玲则将加强安全作为切入点。

那时候,马来西亚出租车行业的安全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出租车司机中总有些败类,让整个行业蒙羞。陈炳耀说:“慧玲就有切身体会。她之前在麦肯锡做顾问,每天很晚才下班,必须假装跟她妈妈打电话(在出租车内的安全预防措施)。”

由于对只身出行危险的理解,Grab 能让乘客实时向他人分享自己的行程,以防出现安全问题。后来,Grab 学习 Uber 的做法,将司乘双方的电话号码加密,以保护用户隐私。

Super App 的成长史

7月初,Grab 借业务扩大之机向外宣布,公司将向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开放其平台,助力打造提供广泛服务项目的日常应用软件。

为了寻求开放平台的合作方,Grab 已成立风投部门,以期加强金融业务,为东南亚的非银行用户群体服务。公司甚至引进人工智能,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作,分析用户数据,摸索提高本地区移动性的门路。

现在,Grab 手里有一份股东名单,看起来就像是即时服务产业的“名人录”。陈炳耀可以从中选择软银集团的孙正义、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的程维、Uber 的 CEO Dara Khosrowshahi 等商业领袖,征求他们的意见。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Grab 轮融资一览表    资料来源:Grab,Crunchbase

日前,陈炳耀前往日本,会见为他企业注资10亿美元的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早期投资的风投企业包括总部位于旧金山的500 Startups,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旗下的祥峰投资。

Grab 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一位特别的投资人——陈炳耀的母亲许瑞华。创立 Grab 之前,陈炳耀在陈唱摩多担任营销主管。他把打造一款预约出租车 APP 的想法告诉了父亲,但是遭到拒绝。陈父还要求他就呆在家族企业。而母亲支持他,先是投了“几百万”帮助项目启动,公司成立之初又陪他一起会见投资方。

手握一份豪华的投资人名单,眼前是一片充满机遇的新领域。用陈炳耀的话来说,已“获得市场的认可”,谨慎地避开了“成功”这一字眼。他说:“怎样才算成功?事业没有终点。真想突破自己,总会有办法的。”

不过,陈炳耀的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问及遇到的挑战,他顿了顿,望着办公室另一边的公关团队说到:“每一天都是挑战”。

如果不问,陈炳耀应该不会提及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 of Singapore)日前对 Grab 的严厉斥责,指其在3月接管 Uber 在东南亚的经营后削弱了竞争。陈炳耀则称:“竞争已经很激烈了,我们将对委员会的罚款提出上诉。”

另外,与印尼 Go-Jek 展开搏杀的阴云也日渐浓厚。Go-Jek 的掌门人是他哈佛 MBA 毕业的同窗 Nadiem Makarim,陈炳耀雄心勃勃地准备将业务扩张到国门之外,必将与 Grab 狭路相逢。

竞争

这两家企业不但要抢投资人,也要抢客户——Grab 和 Go-Jek 的投资人分别是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滴滴出行和美团点评。最新一轮投资后,Go-Jek 估值已达50亿美元左右。说到 Go-Jek,陈炳耀搬出老一套说辞:“我们欢迎竞争、接受竞争。在竞争中再次确定方向对我们而言并非难事。”

陈炳耀和 Makarim 结识于哈佛大学,曾经走得很近。据说,Makarim 在印尼创立 Go-Jek 时,陈炳耀还想过对其进行早期投资。不过,由于明显会成为竞争者,两人渐行渐远。如今,若一方出席某个会议或论坛,另一方就很少派高管参加。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除了在印尼国内经营外,6月份,Go-Jek 还在越南和泰国成立了服务公司(分别为 Go-Viet 和 GET)。8月1日,Go-Viet 正式在越南运营。尽管 Go-Jek 的市场规模比不上 Grab,但其服务种类却比后者多。这就构建了一个颇有意思的选择:是先打造综合服务平台,再进军不同的市场;还是先在不同市场站稳脚跟,而后再铺开服务。Go-Jek 称,今年公司已经拨出5亿美元,征战越南、泰国、新加坡和菲律宾四国。

在问及对其与 Grab 的竞争有何看法时,Go-Jek 并未立即给予回应。

不过,对于像 Grab 这样成长到一定阶段的初创企业,他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或许是:如何维持当初迅猛的增长势头。

“无论是 Facebook、腾讯还是阿里巴巴,每一家大型初创企业在成长的道路上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是自己发展、收买并购、还是寻求合作或投资。而要把这些事情处理妥当却并非一朝一夕之功。”500  Startups 的合伙人如是说。2014年,500 Startups 投资了 Grab 的早期阶段。“Grab 目前就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领导力

与经营斗志昂扬的初创企业不同,管理一家志存高远的跨国企业需要十八般武艺。回首当初,用陈炳耀的话说,人人都“知道谁去了厕所,一张桌子,就那么几个人。”而今,Grab 在整个东南亚的员工已有5000人。

说到招贤纳士,陈炳耀表示 Grab 需要具备四大品质的人才,即:不安现状、虚怀若谷、诚实守信,忠于内心,这同时也是公司发展的指导方针。“在招聘时,我们也出过岔子,但总结了经验,”联合创始人陈慧玲近日接受采访时如是说。“我们不需要才高八斗却不靠谱的人”。

2014年注资 Grab 的祥峰投资合伙人蔡裕福说,和许多企业创始人一样,陈炳耀有时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从外部吸纳经验更丰富的人才,职位高于部分元老。

“很多初创企业的创始人都没法走出这一步,但是陈炳耀做到了。”蔡裕福如是说。“他十分务实,真心想帮助底层民众。他是这个领域的创始人中少有的明白人,有能力团结大家(相信他的眼光)。”

最近,Grab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奔波。陈炳耀频频造访印尼——拥有约两亿六千万潜在消费者的群岛国家,一天内走访了18个商场,实地调研公司移动支付钱包 GrabPay 的使用情况。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来源:Grab

Grab 的投资方、商业伙伴和同仁有十来个,都自称“Grab 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们都提到一个话题——陈炳耀是他们认识的人里,最有拼劲儿的一个。祥峰投资的蔡裕福称:“只有在他晨练时,我才能遇到他。”

陈炳耀谈到,作为一个基督徒,个人信仰能够指引他的行为以及公司的运作。“服务型领导”理念是影响公司的核心力量。他说:“连耶稣都能为信众洗脚,我算哪根葱?”

对于竞争者,Grab 毫不手软。

首当其冲的,是由 Rocket Internet 支持的 EasyTaxi;然后是由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领导的、在美国之外咄咄逼人的全球出行龙头 Uber。就像 Grab 的股东滴滴出行一样,公司与 Uber 的对抗进入僵局,直至新任 CEO Khosrowshahi 走马上任,Uber 才调整了方向。三月初,双方达成协议,停止补贴大战,Grab 随后接管 Uber 在东南亚的业务。

在此之前,Grab 与监管机构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与之定期沟通,努力证明公司能够造福于社会。Grab 还根据当地市场推出了个性化产品。但是,新加坡的竞争监管机构目前正在调查 Grab。他们注意到,相比于 Uber 与 Grab 激烈竞争的时期,现在司乘双方受到的优惠政策大幅削减。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一位从业四年的 Grab 专车司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他过去每月可以获得1000新元(约735美元)的奖励,而现在已经减少到约200新元(约146美元),并且有更多附加条件。不过,他坦承:自己的工作还是要归功于 Grab 这样的打车 APP。

回首与展望

如今,陈炳耀和陈慧玲受到科技行业和媒体的热烈追捧。两人均位列《财富》杂志2018年“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40人榜单”。陈炳耀也跻身《快公司》(Fast Company)杂志评选的“100位最具创造力的商界人士”之列。

从吉隆坡修车铺的创业初期看现在,这一切似乎很遥远。陈炳耀回忆到,他们那时得一个个敲出租车窗户,试图说服来修车的出租车司机下载 Grab 的早期应用程序。

“大叔,给个机会啦,您的收入肯定蹭蹭往上窜呐!”他回忆道。“我们基本是在乞讨”,他说。“问10个人,大概有两个人会答应试试看”。

采访接近尾声时,我们问陈炳耀有什么退出策略。“没有退出这回事,我全身心投入,”他说。

“我出生在东南亚,这里是我的家。”


36氪国际站KrASIA出品,编辑:科壳可氪

“出海频道”已经在36氪app上开出来了!将为大家集中地提供出海的好内容(今年会特别聚焦东南亚)。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Grab 成长史:从修车铺启程的东南亚独角兽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饭团、拉面、烧烤...这里有日式小吃的一日三餐。

2018-08-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