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岭资本蒋晓冬:如何找到慢行业里的快公司?

熊乙 · 2018-08-13
“慢行业里面能快的原因,一定是在创新。”

文 熊乙

7月24日,长岭资本宣布完成二期美元和一期人民币基金首次交割,合计20亿人民币。其中,二期美元基金募集仅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2.65亿美元的募集规模也大幅超过原先目标。

资本寒冬下,长岭的逆势募集除了一期美元基金的实力表现,一定程度上还要归因于其专注的医疗赛道,后者以稳需求和弱周期著称。

医疗专科服务领域,肿瘤的社会关注度最高,这从《我不是药神》的热播也可以看出。长岭深谙此理,投资了零氪科技、海吉亚医疗、爱医传递等多家肿瘤医疗领域的明星企业,涵盖了肿瘤医疗的多个环节。某些时候,这些企业间还能产生协同效应——爱医传递在海吉亚重庆医院里,建了西南地区首家国际会诊中心,还开放美国最顶级肿瘤专家资源给零氪科技在银川设立的互联网医院。

选择最严重、花费最高的肿瘤病切入,是个不太冒险的决定。这意味着,市场需求和空间都有稳定持久的保证。长岭资本管理合伙人蒋晓冬告诉36氪,包括手术用药放疗、诊断检验,基因测序、保健养生等所有治疗方案在内,肿瘤医疗的市场至少有1万亿人民币规模,而其中大部分都还未被有效满足。

稳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慢。蒋晓冬坦言,医疗行业是一个慢行业,“行业发生整体、根本的改变,可能需要15年、20年。”因涉及民生,医疗与政策的关联度大,后者的变化周期较长,无法完全紧跟市场,其次,品牌和消费者的习惯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形成。

零氪科技和海吉亚医疗,都是蒋晓冬从老东家NEA(恩颐投资)继承的案子。蒋晓冬曾任恩颐投资全球合伙人、中国董事总经理,专攻医疗、消费赛道。在恩颐的十年里,蒋晓冬为LP 带来了超过5亿美元的现金回报,投出了微医、中信医药等医疗独角兽。2016年,当蒋晓冬选择自立门户创立长岭资本时,恩颐鼎力支持,双方不仅合作项目,恩颐还成为其首期基金LP。

长岭目前一共投资了28个项目,投资阶段大多集中在A轮。在医疗这条长跑道上,长岭聚焦服务端——明确不投新药研发,投资组合中的连锁肿瘤医院海吉亚、连锁中医诊所固生堂、心理健康服务平台简单心理、颈椎养护机构颈医卫、自闭症康复机构东方启音等等,也都是直接面对消费端。

选择离市场更近,也是为了降低风险。蒋晓冬对36氪说,自2010年来,国内药占比(药品销售占医疗总体GDP的比例)以一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下降,2017年已经跌至37%,对标美国的12%和日本的20%来看,未来医疗健康服务发展的市场空间很大。一家被北极光投资了A轮的医疗器械企业也告诉36氪,近两年做新药、仪器研发的初创企业数量有所下滑,取而代之的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应用项目。

慢行业里的快公司

蒋晓冬不喜欢称呼医疗为赛道,因为“没有赛跑的感觉”。这意味着,长岭不会和其他基金去抢风口,或者盲从大型基金押注一些热门项目,而是专注自己的领域,找到项目,然后等它跑出来。蒋晓冬将之比喻成“航海”和“冲浪”,而长岭要做的是更专注、更有计划性的“航海”。事实上,光是基金存续期这一点,长岭就比其他基金拥有更多等待的筹码——美元基金的存续期12年,人民币基金的存续期9年。

虽然行业变化很慢、周期很长,但长岭要找的却是慢行业里的快公司。如何定义快?蒋晓冬认为,公司的发展要快,而对于不断给出“惊喜”的企业,长岭会毫不犹豫地持续加码。

2015年3月,蒋晓冬还在恩颐期间就独家A轮投资了零氪科技,后者当时还没有完整的团队和成熟的系统,只和一家医院建立了合作。但九个月后,零氪不仅完成了团队搭建,员工规模上百,合作医院也拓展到了百家以上。同样的推广效果,其他医疗企业可能需要3-4年才能完成,于是蒋晓冬毫不犹豫地在B轮继续加码。同样的情况在之后的C轮和D轮再次出现,快速的发展也为零氪带去了中投这样的国家队投资人。

“慢行业里面能快的原因,一定是在创新,”蒋晓冬告诉36氪。不同于互联网企业的流量逻辑,提高月活、降低获客成本对医疗企业的意义并不大。医疗企业想要跑出来,解决病患的切实需求才是关键,而后者往往需要创新才能实现。比如,医疗领域内获取结构化且高质量的数据很难,尤其是肿瘤数据,零氪通过技术研发,实现了数据处理量的几何式增长,由此建立了核心壁垒。“建立壁垒,然后守住它。”

除了创新,团队的狼性、韧性也是成就“快”的关键。零氪科技创始人张天泽曾为了劝说麦肯锡合伙人加入零氪,在被拒绝了1年后,深夜10点钟买了夜宵在麦肯锡楼下等,终于打动了对方。

为了捕获到医疗行业里跑得最快的那一个公司,长岭的做法倾向于瞄准,然后all-in。从第一次见张天泽到给零氪科技发TS,蒋晓冬只花了两天,如果不是见面时间在周六,时间或许还会更早。两个人聊了一个小时,蒋晓冬下意识觉得这是家好公司,当时的他无法完全预料到,零氪后面的发展会如此惊喜。因为基金的存续期很长,所以他很少给创始人盈利或者融资的压力,而是倾向于等待和耐心引导。

除了医疗,蒋晓冬认为时尚消费也是一个典型的慢行业,长岭则布局了电商平台OFashion迷橙。在他看来,时尚消费的电商化程度不到2%,品牌和供应链也都依赖于传统线下布局。这个领域的企业想要跑得快,核心在于供应链,而长岭看重的点在于:迷橙通过技术手段直接对接长尾设计师品牌的库存,不仅为买手店提供更多货真价实的虚拟库存,也便于消费者购买。

互联网巨头的医疗布局

巨头的存在很难忽视,即使在医疗这样的慢行业。近年来,BAT巨头或自建,或投资,都开始布局医疗领域。百度以大数据资源和处理能力为核心,推出了百度医生和百度医图,还布局了朗玛信息、医护网、拇指医生等;阿里巴巴以支付宝、天猫为平台搭建未来医院、天猫医药馆,投资了U医U药、华润万东,旗下的阿里健康更是自立门户,进军医药O2O;腾讯则是围绕微信,布局了微医集团、春雨医生、丁香园、企鹅医生、好大夫在线等多个项目。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巨头直接参与医疗的方式,更倾向于与自身业务结合,产品也多是流量类的服务平台,而通过投资间接参与的方式,虽然可以覆盖更多、更深入的医疗细分领域,但影响也相对有限。

蒋晓冬告诉36氪,在医疗这样的慢行业,巨头的力量比其他领域小很多。在TMT领域,依托巨头强大的渠道和平台,企业可以短时间内获得流量,成为“快行业里的快公司”。但在医疗领域,单靠流量无法跑出来,即使依靠流量导过来用户,如果不能解决问题,也会迅速流失,所以医疗企业对巨头的依赖性并不强。

互联网解决的问题是连接,而医疗要解决是病患最真实的需求,某种药剂、某个诊疗仪、某个深度解决方案。想要规模化解决医疗需求,并不是BAT巨头的长项,因为无论从技术层面,到业务层面,再到商业模式,都不再是互联网行业通行的那套流量逻辑,长期专注研究这个行业的企业反而会更有优势。

蒋晓冬认为,巨头参与医疗最好的方式,就是与这些企业进行开放式合作。拿腾讯来说,今年6月腾讯和零氪科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腾讯在社交生态和连接能力的优势,将和零氪在医疗大数据及医疗AI上的先进技术良好结合。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印度使用稳定币,目的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 RBI 的政策所产生的影响。

2018-08-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