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在哪个城市生活,决定了你拥有什么样的性格

胡小颖 · 2018-08-04
城市和人一样,也拥有自己的性格。

编者按:当代人也许会把旅行视作对无聊乃至痛苦的日常的一场逃离。然而你不知道的是,你所选择的目的地城市对于这次旅行的治愈效果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为,城市和人一样,也拥有自己的性格。如果你始终在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定居地,或是想要改写自己的生命轨迹,或者只是想从日常中逃离一段时间,不妨参考本文作者所给出的建议。本文编译自Medium原题为Geographical Attractors: How Personality and Place Affect Personal Flourishing的文章。

我们很多人都会把旅行浪漫化,我也不例外。

四年前,我辞掉了工作,把需要的东西装进一个小背包里,开始“环游世界”的旅行。

在哪个城市生活,决定了你拥有什么样的性格

罗马哲学家塞内加(Seneca)是我踏上旅途的灵感来源之一。塞内卡在他写给朋友的信《旅行不是治愈痛苦的良方》中,告诫他的朋友卢西利乌斯不要用旅行来逃避问题:

苏格拉底对一个怨天尤人的人说了同样的话——他说:“你为何总是感到环游世界的旅行对你没有帮助?因为那个驱使你逃避生活的理由始终伴随着你的旅途。”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来到新的大陆,游览各个城市和当地的名胜古迹时,你也无法感受到快乐。你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用。你会问为什么这样的逃离对你没有帮助呢?那是因为,你在旅途中始终带着你自己——包括你所有的烦恼。你必须放下心灵的负担,才能踏上旅途。除非你这样做,否则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你满意。

我知道,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一封关于“为何不去旅行”的信反而鼓励了我踏上旅途。但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像塞内卡所说的那样,智者无论在哪里都能感到满足和快乐,那么我想旅行应该不会影响我的幸福。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体会了无穷无尽的孤独,才意识到我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尽管我有独立自主的浪漫理想,但不同的旅游目的地确实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幸福感。

有些目的地(比如泰国和日本)就很棒,我会在那里待到签证过期;而另外一些国家则没有给我带来这样的幸福感——我还记得台湾二月份的一个雨夜几乎让我流下眼泪,于是我改了航班以便能早点离开。

你当然可以说我是个软弱的人,但事实证明有很多研究都认为,地方、环境和文化会对人的幸福感产生巨大的影响。

更有趣的是,一个地方对你的影响取决于你的性格。

上帝掷骰子吗?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因此人们会以不同的方式与世界互动,性格和地点相适合对于你的生活质量大有影响。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布莱恩·利特尔(Brian Little)在他的书《我、我和我们:人格科学和幸福艺术》(Me, Myself, and Us: The Science of Personality and the Art of Well-Being)中写道:

我们日常生活的软环境和硬环境对于生活质量起着重要的作用。一个人的生物学特征和ta所处的环境之间的契合度越高,就越有益于身心健康。

“生物学特征”指的是我们性格中遗传的、与生俱来的部分。显然,我们40%到50%的性格是遗传的——这个事实可能会使你感到惊讶,不过这部分人格对你是谁以及你的生命轨迹有着重要影响。

这本书还揭露了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我们可以在婴儿身上发现内向或外向性格的迹象:


……新生儿的个性特征在婴儿房里就可以被检测到。如果你在新生儿旁边大声交谈,它们会怎么做?一些宝宝会转向声源,而另一些宝宝会转过去。那些被声音吸引的人最终会发展为外向者;那些拒绝噪声的人更有可能成为内向者。

当然,内向型/外向型只是人格的一部分,但是让我们以它作为一个容易理解的例子,来理解地理位置和性格的相互作用。

城市与性格

正如我们在上面的例子身上看到的,内向者对来自环境的刺激更敏感。这些差异影响我们对世界的反应和看法——

外向者对奖励和机会高度敏感。当他们观察周围的环境时,他们会看到周围的积极可能性。与此同时,奖励对内向者没有太大的激励作用;如果他们同时也是神经质的,那么会对惩罚信号非常敏感。外向者和内向者可以在面对相同的事情时做出截然不同的解释。

有些人认为在乎自己的生物学特性是一种自我压抑和自我限制,但我认为这恰恰是达到自由的途径。

我的高中时代曾经这样度过——如果每周五晚上没有出现在当地的马维克剧院,就会感到自己道德败坏。我明明更喜欢呆在家里,但我说服自己——不喜欢和那些外向型的孩子们做同样的事情是有问题的。

而现在,我意识到即便自己不想去也没有问题。去他的派对和电影——我就喜欢呆在家里读关于人格心理学的书。

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时间

因为你的性格会影响你对环境的看法、感觉和反应,所以要认识到你的性格类型也会影响你对不同文化的反应,这不难理解。

我现在住在日本,它比其他国家更适合内向者。我不用和杂货店收银员尴尬地交谈,火车上也没人跟我说话。

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对内向者十分不友好。事实上,这是苏珊·凯恩颇具影响力的著作《安静:内向者在一个无法停止说话的世界里的力量》( 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的关键主题。

在评论凯恩的作品时,布莱恩·利特尔写道:

正如凯恩所描述的那样,许多教室都是为集体活动而设计的,我们都知道这对内向者是不利的。许多商业管理和相关领域的专业学院都非常重视外向型的互动方式:快速、激烈、喧闹。

当然,也并不是说日本的一切都对内向者友好。在上下班的火车上30分钟总是让我疲惫不堪,懒于应付接下来一整天的工作。

一场探索人格之旅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讨论了内向型/外向型人格。然而实际上,心理学家谈论的人格包括五种特征。

当你收集了很多与性格相关的数据,你会发现人们在五个不同的维度上存在差异。心理学家称之为五因素模型。(注:这是经过充分研究的东西,在谷歌学术中有超过25万的点击量。)

心理学家丹尼尔·尼特尔(Daniel Nettle)在他的《人格心理学导论》中这样说: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五因素模型从大量的研究中脱颖而出,看起来是目前分析人类性格最全面、最可靠、最有用的框架。这个模型的主要构想是通过五个主要的维度测量人的性格。因此,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五个维度的分数,这些分数将会预言很多关于他们未来人生中可能的行为方式的内容。

这五个维度很容易通过“独木舟”(CANOE)这个缩写词记住,当然你也可以用“海洋”(OCEAN)来记忆。

C:严谨性——有条理、可靠、自律

A:宜人性——更富有同情心和合作精神,而不是怀疑和对抗

N:神经质人格性——高度的焦虑、担心、恐惧,对消极压力的反应非常强烈

O:开放性——愿意尝试新事物

E:外向性——与我相反的极性

如果你想要更准确的定义,维基百科上有关于大五类人格特质的详细介绍。

对于我们的主题而言,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

首先,性格特征是可遗传的。双胞胎研究表明,你的五大类维度特征中大约50%是由基因决定的,其余的来自于成长环境(关于这个我们知道的太少了)。

其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性格特征会保持相当稳定。如果在10年多后再对相同一批人进行大五类人格测试,他们的得分也保持一致性——事实上就像你在10分钟后对他们再次进行测试一样。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格也会发生一些可以预见的变化。

现在,我们来到了本文的重点:事实证明,不仅仅是人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性格。

性格的地理位置

当你观察地图上性格特征的分布时,会有一些有趣的发现。以下是来自德克萨斯大学的伦特弗洛和高斯林的研究成果。

在哪个城市生活,决定了你拥有什么样的性格

注意具有不同人格特征的人们在哪里聚居。比如,纽约人有高度“开放性”和“神经质性”。

利特尔认为:

在开放性的维度上,东北地区的得分显著地高,尤其是纽约市,那里有大量的创意和艺术设计从业人员。这与我们所知的创意行业的人口统计学特征是一致的。纽约吸引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选择地来到了足够广阔的空间去追求大胆的梦想,还有其他支持这些追求的才华横溢的人。

在纽约定居的大量创意工作者和艺术家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城市有那么多神经质的人,他们往往情绪不稳定、感到焦虑和冲动。

(上图来自理查德·佛罗里达的《哪儿是你的城市?》。如果你想了解更多,这本书值得一读。)

为什么他们会群聚?

因为我们相信人格特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持稳定,所以城市不太可能改变人们的性格。

如果是这样,我们如何解释类似性格的人在某个城市或区域的集中?嗯,这是一种可能的解释——同时也是令人着迷的解释——人们倾向于搬到适合他们性格的地方居住。

这项研究对人格研究的意义在于,它展现了我们日常生活中潜在的一些不愉快的根源,以及生活在能与我们产生共鸣的地方可以带来的乐趣。我估计未来的研究会发现,对于那些生活在与自己性格不一致的城市里的人来说,搬迁的压力很大。一个移居纽约的和蔼、封闭、不神经质的人不太可能在纽约生活得很好,也许他飞到法戈要好得多。

或者,你也可以把城市想象成“吸引人的地方”,吸引那些具有特定人格特征的人。这并不奇怪——不同的职业会对不同的人产生“吸引力”。

搬家并不能解释一切。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是有意义的。比如,我喜欢这里的日本,没有离开的打算。

死于环境?

那么,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与我们的个性不匹配的环境中时,会发生什么呢?

实际上,长期扮演一个“不像你自己”的角色会给身体带来慢性的负面影响。

一个宜人性很高的女律师被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要求压抑她的愉悦感并表现出攻击性,她可能会经历身体觉醒反抗的信号——比如心率加快,出汗,肌肉紧张,以及更强烈的惊吓反应。如果律师事务所的文化是员工不应当谈论这些问题、发泄情绪是不专业的表现,那么,她待在这样的环境里的成本就会感到力不从心。

经常扮演“不像你自己”的角色可能类似于每周跑超级马拉松——在那里,你的关节承受的压力可能会让你患上关节炎,并在老年时变得步履蹒跚。

自愈与恢复

期待我们都可以搬到最适合我们个性的城市或文化环境中去只是一种美好幻想。生活、环境和责任感总是拦路石。此外,你可能还有很好的理由待在原地——朋友圈、家人、个人项目和现有职业。

幸运的是,利特尔分享了应对环境压力的方法。作为一个极度内向者,利特尔在魁北克省的皇家军事学院做演讲时总是感到崩溃。为了治愈自己,他做了如下的事:

我没有和军官们共进午餐,而是去阶梯教室边上的黎塞留河边散步。我的借口是自己对沿黎塞留河航行的各种各样的船只很感兴趣,但是,当然——我的主要动机更关键。我想降低自己的身体觉醒反应。

利特尔把这些能让我们“做回我们自己”的地方和活动称为“自我治愈地带”。

对于外向者来说,聚会和其他社交活动可以是自我置于地带的选择。勤奋、认真的人可能喜欢清理硬盘。其他一些人可能喜欢舒缓的音乐,等等。

就像利特尔一样,我最喜欢的自我治愈方法之一就是在我家附近的山上散步。如你所见,我现在就要去了。所以感谢你的阅读。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the-polymath-project/geographical-attractors-how-personality-and-place-affect-personal-flourishing-4611d8e363b9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有资质很重要,但没资质也没耽误造车

2018-08-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